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共享时代】第二章 【变数_共享时代(催眠)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共享时代(催眠) > 【共享时代】第二章 【变数

【共享时代】第二章 【变数

 热门推荐:
    作者:kmm1ss

    字数:6728

    2019/08/05

    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了,刘风紧赶慢赶总算没有迟到坐在座位上的他心思根

    本不在课上,昨晚的香艳体验就已经让他无法集中精神了,而第一节课又恰好是

    陈老师的课。陈老师今天穿着一件看起来有点透的衬衫下身则是包臀 a字裙,一

    双美腿被灰色的丝袜紧紧裹住脚上则是 6cm的高跟鞋,刘风看见陈老师又想起了

    昨晚的视频中陈老师的丰腴肉体,这下他根本没法想性以外的任何事情了。

    终于,下课铃响了憋了半天的刘风决定找个幌子干脆翘了今天的课,陈老师

    刚说下课,刘风风驰电掣般地立即冲向了厕所。他直接奔向了厕所隔间,把门关

    上插上了耳机,在确保万无一失后他打开了「滴滴性侣」 app。

    app的主界面就像和它同名的那个出行app一样,是刘风当前定位地图。地图

    之上,有提示栏表示刘风目前仍在服务时间内,距离服务结束还有14小时32分钟。

    刘风目前可以选择的操作有:提前结束服务、远程操纵、呼叫、信息和联系客服。

    刘风想了想,还是先选择了信息。他刚点下信息反而是曾美琳方先给了回信:

    「您好,现在我在上班状态中。之前的催眠命令已经解除,但我依然处于服务时

    间内,您可以通过信息给我下命令。提示:此消息为系统自动发送,为保障您和

    性侣的安全当您和性侣分离时 app会自动将你的催眠指令消除,您依旧可以通过

    信息联系到性侣,并向她下令。」

    「我肏,这app也太牛逼,太智能了吧。那我要试试这个远程操纵模式。」

    刘风的手指点入了远程操纵模式,地图变成了视频模式,视频之中是曾美琳

    穿着警服端坐在办公桌前办公,周围都是其它同事。此时app弹出提示:「app将

    提供您性侣实时状态,您可以通过信息下达指令,性侣会根据您的指令做出适当

    反应来满足您的指令。注意,任何可能导致性侣陷入危险或是过激的指令都不会

    在此模式中得到执行。」刘风看到这个提示后,细细一思考,慢慢打下了几个字。

    曾美琳早上从家里出来穿的是几件陌生的衣服,她虽然感觉有些异样,但是

    繁忙的工作接踵而来让她没有理由去思考这点小事,毕竟她经常会忘记自己网购

    了什么。曾美琳原本是刑警,结婚后希望可以从事文职或者清闲点的工作而来了

    派出所,结果因为人手不足反而成了片警,比当刑警时还操心。看着桌上这一堆

    报告和家长里短的案件,她不禁羡慕起了同样是刑警选择在市局当文职的姐妹王

    晓雪。不过自从去了王晓雪给她推荐的那家按摩店后,她感觉轻松了不少工作起

    来压力也减少了。正当她刚刚忙完了一件小纠纷回到派出所刚刚坐下一会儿时,

    手机突然响起,她抬起一看,上面是乱码一样的文字,然而刚刚看完她只觉得脖

    子后面一阵酥麻,随后她突然想在办公室里穿点什么性感的衣服。

    「说起来,老马前段时间你不是说辖区内老有几个色狼走夜路骚扰姑娘吗,

    你看要不我当饵去引他们上钩吧?」

    「你?算了吧老曾。虽然你看着年轻还身材保持挺好,但是你都四十了,趟

    这浑水干嘛。那就是街上几个小混混,过两天再祸害的时候一把就能揪出来。」

    「嘿,你别不信,我现在这样也能把人给唬住,不信我给你看看。」说罢曾

    美琳蹭得一下站了起来径直走向了档案室。这里搁着一点前两天扫黄时从小卖淫

    窝点查抄的些情趣服饰。档案室没人,曾美琳脱下了裤子与衬衫,里面的内衣是

    成套的黑色蕾丝,尺寸略显不合适毕竟这是刘风妈妈的。而内裤之外则是肉色的

    连裤袜。她穿上了查抄的露脐衬衣和齐逼短裙,踏着白色高跟鞋走回办公室,一

    脸媚笑对老马说:「你看我这样,那群小逼肯定着了我的道,百分百要中计。」

    此时的老马把椅子往里推了推,曾美琳看得出来老马这是在掩饰自己勃起了,

    她就坐在老马的桌子上看着老马,对他说:「不过既然老马觉得我年纪大了不行,

    我也就不帮这个忙了。加油把那几个小混蛋抓了啊。」边说边摸了摸老马的胳膊,

    又自顾自的出了门,换回了警服。

    学校厕所里,刘风通过了派出所各个角度的摄像头全程围观了这一幕,他不

    但因为刚才那香艳一幕惊呆还被这个app的能力惊到了,这个app竟然有能力把整

    个派出所的监控都实时掌握,如果自己干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一定会很快就被抓到。

    刘风不知道app为什么会选中自己,但是自己已经在这个app的掌心之中了,与其

    后悔慌乱不如享受它。

    刘风知道自己用 app下达指令曾美琳一定会执行,此时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家

    再次做爱,但是他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回到家里,他细细一想联系了客服。

    「您好,我现在在学校,我知道我的班主任是性侣之一,我想直接回家请问

    可以做到吗?」

    「当然可以,我们会立即为您传送信息,您只需要到她面前说想请假她会立

    即为您放行的。」客服回复的速度极快速,刘风想不到刚刚发送几秒钟就可以冲

    出隔间,他火急火燎得向教师办公区走去。

    「陈老师,我很不舒服。想请个假!」刘风实在着急,也没敲门就直接进了

    办公室,然而他推开门一看,陈老师却光着身子只着裤袜在桌上抚摸着自己的下

    体。刘风想可能是陈老师被下了什么命令。

    陈玲玉却像没事人一样,一边继续摸着自己的淫穴,还和往常一样教训着刘

    风:「刘风!多大……啊的人了……,还不知道……嗯啊……要敲门……嗯你快

    回家吧……不舒服,下次……啊……一定要记得敲门……听见了吗?」一边呻吟

    一边教训人的身姿让刘风下体几乎快射了。而陈老师或许是今天出了很多汗,办

    公室隐隐还有些脚臭味,刘风差点想当场下跪舔起来。但是想到曾美琳刘风只说

    了声谢谢老师就匆匆离开了,陈玲玉在高氵朝中目送着自己学生得离开。

    刘风出了校门就打了辆网约车,在 app上下令让曾美琳在一个小时后去家边

    上的网鸟网咖抓他,又输入了点什么指令便心满意足地将手机锁了屏。在副驾驶

    上闭上眼,脑内满是曾美琳和陈玲玉两人的美脚和身躯。「这次服务完了,我一

    定要再花钱把她们俩都搞一次。」刘风心想。很快刘风就到了目的地,下了车以

    后他连衣服都不换就走进了网虫网咖。这间网虫网咖看似是连锁,但其实是一间

    黑网吧,只不过随了最近的潮流改名叫了网咖。刘风刚进门,网管小丁就赶紧冲

    他挤眉弄眼,有些不悦地说:「嘿呦我的小老弟,你说你逃学上课好歹把校服脱

    了啊,你怎么还穿着校服来啊,你这不是给我找事呢吗。」

    「嘿丁哥,你放心,绝对没事。给我包间,千万别让人进来啊,知道了吧。」

    「行吧,反正你藏的好我也没事儿。谁叫咱俩熟呢。」

    刘风说罢走向了网吧最深处的包房,同一般的黑网吧不一样,网虫还是下了

    翻功夫装修的,小丁虽然说是网管,但其实他是老板的儿子,学校毕业没什么可

    干的事儿就来家里网吧当网管了,最喜好收留这些网瘾少年。刘风指定的这间包

    房就是小丁管事后,学那些电竞旅馆搞得。包房内的陈设同所有电竞旅店一样,

    两台机子一张上下床。刘风打开电脑随便玩起了几款单机游戏,他什么游戏都只

    玩了几分钟便无心继续下去,他只能选择在床上消磨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只

    听见一阵吵闹叮铃桄榔声音,他知道时候到了。

    他打开包厢门,往外看,只见小丁一脸心虚地对曾美琳赔笑,与刚才办公室

    不同,此时曾美琳穿着的是裙子。曾美琳一本正经地说:「我听人说那小子最爱

    来你这,我也不找你麻烦,如果今天找到他我也不说是在你这,我穿着这身衣服

    是上班,但你就当我是那小子的长辈。不妨碍你营业。」此时曾美琳突然一扭头,

    向包房内望去,「就是你,别跑!」

    刘风看到此景故作慌张急忙关了包房门,然而曾美琳已经冲到了包房门口,

    她扭头对小丁说:「你该干嘛干嘛去,我不给你添麻烦你也别给我添麻烦,我教

    训一下他就走。」小丁只能讪笑地离去,曾美琳打开包房门,大踏步的迈了进去。

    她进了门便锁了包房门,一脸严肃地说:「你就是刘风?」

    「嗯,啊,是,我就是刘风。」

    「我是你们陈老师的朋友,我刚才接到她电话说你逃学,想让我把你带回去。」

    「我没逃学!我跟她请过假了。」

    「那是因为你身体不舒服,不是让你逃学来网吧的!」

    「我确实不舒服,但是我没带钥匙,钥匙在我亲戚那里,他们上班我也拿不

    到这里有床。我来这里睡觉也不行吗?」

    「还嘴硬,看来不给你来点惩罚你是不会学好了。」说完,曾美琳一把抓住

    刘风压在身下,将他双手背后,用手铐铐了起来随后把刘风身子扳正,让他直直

    地坐了起来。

    「阿姨,阿姨我只是逃学,不是犯罪啊!」见到此情此景,即使是这么设定

    的刘风也感到有些害怕,双手束缚感直勾勾地袭来让他充满了不自在。

    「这是惩罚!」曾美琳对刘风怒目相视,冷漠地说着。随后曾美琳坐在了电

    竞椅上,用双手拉下刘风的裤拉链,将刘风还在害羞的小兄弟掏了出来,开始慢

    慢地搓揉起来。

    「阿姨你在干什么?」刘风用略微颤抖地声音说。

    「当然是在用惩罚你这种不听话的小孩最好的办法,抓住你们的命根子好好

    地套弄,把它们掌握在手里让你们不得不乖乖听话。」听到这些刘风在心里微微

    一笑。

    「阿姨不要啊,我感觉好奇怪啊。」

    「奇怪就对了,想要这种奇怪的感觉就得乖乖听话。」

    「嗯……嗯……啊,阿姨我听话,我听话!」

    「嗯,这还差不多,」曾美琳满意地看了看刘风,把他的小兄弟塞回了裤裆

    里,然后说「既然你已经逃学了,今天我就好好教育教育你让你长长记性。」

    「我可要带你做做公共服务来好好教育你。」随后曾美琳把刘风的手铐解开,

    帮他把衣服整理好后牵着刘风的手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房间。小丁一直在走道里偷

    偷瞄着电竞房门口,看见曾美琳拉着人出来,赶紧作揖说:「姐姐您可千万别查

    封我们这,这小子皮非让我给他开,您就绕我一次!」

    「行了,我说了不查你就是不查,你起开吧。」曾美琳头都没转,只冷眼一

    瞥拽下这句冷漠的话语就带着刘风走了,只留下畏首畏尾的小丁。

    曾美琳拉着刘风走了一段距离,带着他走到了市内前两天刚被查抄的知名风

    俗街。前几日这里还是白天也会有穿着暴露简单地女子扭动身体不断招揽着闲散

    人员入门的地方,如今已是户户大门紧闭毫无生气的一条街。曾美琳在街上看了

    看,随后手指着一家招牌色彩已经被风雨侵蚀到接近白色的小按摩店,对刘风说:

    「你今天就在这里服务了。」

    刘风故作唯唯诺诺,看了看小店就低头对曾美琳说:「是,是阿姨。」曾美

    琳从腰间的杂物包掏出了一大串钥匙转了转,拿出其中的一把把门打开随后示意

    刘风进屋。刚进门只能看见两张沙发和一张茶几,上面放着几本恐怖小说杂志,

    而桌上地上都有着一点灰尘表明有几天没人栽了。曾美琳走进屋里小房间转了转,

    喊刘风进去。

    曾美琳见刘风进了房间便把衬衫解开,露出了里面的胸罩。和裙子一样,现

    在的曾美琳穿的胸罩也变得不一样了,从一般的黑色蕾丝胸罩变成了夸张的黑色

    束带内衣,几条布料紧紧包住了双峰却唯独让乳头暴露在空气里。接着她把裙子

    拉起,露出了内裤,与内衣一样,内裤仅仅是套在了腿上,黑森林与骚穴一览无

    余。接着她坐在了小房间内的钢管床上,脚瞪了两下把平跟鞋踢掉,露出了昨晚

    被刘风狂舔玩弄的丝袜美足抬起双腿往后一靠变成 m开脚坐在了钢管床上。与淫

    糜的身姿不同,曾美琳表情一本严肃地对刘风说:「按照我市特殊条例,对于你

    这种逃学的不良少年要实施一次对长辈的社会服务的处罚措施,但鉴于你刚刚认

    错态度良好,不通知你家长了。」

    「谢谢阿姨!」

    「先别谢我,你还有社会服务要做。尊老爱幼是我们的传统美德,让不良少

    年对家长和长辈按摩当做社会服务是为了促进家庭和谐,也让你们报答养育之恩。

    现在我代替你的长辈接受这个服务,也是让你明白你应该踏踏实实做人,不多教

    育你了,首先用你的舌头对我的骚穴进行按摩。」

    「啊,阿姨这个骚穴怎么舔来按摩啊?」

    「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连这个最基础的按摩都不会啊,你在学校没学吗?」

    「陈老师不教我们啊!」

    「哼,那阿姨来教你。来,跪在阿姨的脚下。」刘风乖乖地跪在了曾美琳床

    前,曾美琳用左脚按住了刘风的背,右脚踩在了刘风的头上,两股娇小温热的肉

    脚在刘风身上肆虐让刘风的肉棒卡在裤子了难受。

    「哦,把你的那根按摩棒掏出来吧,别压坏了。一会儿还得用呢。「听到命

    令,刘风乖乖地脱下了裤子,让肉棒露了出来。

    「不错的按摩棒,看来你今天可以完成不错的社会服务。来,看阿姨的这里

    是肥厚的阴唇,从这里开始舔弄一圈然后舔弄上面尖尖的阴蒂,然后再伸入阿姨

    的骚穴让阿姨舒服起来。」

    「是。」刘风答完后,曾美琳就双脚用力让刘风的嘴鼻来到了骚穴附近,曾

    美琳的骚穴虽然略黑,但是对刘风这种熟女爱好者来说简直就是绝品美鲍,刘风

    深深地呼吸,将骚穴的骚气全部吸入鼻中,然后伸出舌头曾美琳的周边舔舐,曾

    美琳被刘风的舌头接触后开始慢慢发出呻吟。

    「xichuoxichuo……」刘风开始将舌头逐渐深入阴道之中,阴道不断流出的

    淫液让刘风的舔弄声音逐渐变大,水声在房间内荡漾着。

    「嗯……啊,你的舌头好长……伸的阿姨的里面了……哼哼……你以后来当

    ……志……志愿者……一定能做好的。」曾美琳的气息变得凝重起来,乳头也开

    始勃起,她双腿已经泄了力气,变成了搭在刘风的肩膀,弯下腰用双乳顶住了刘

    风的头顶,双手抱住了刘风的头。硬邦邦的乳头一直在刘风的头顶摩擦,刘风见

    状也环抱住她的腰,加快了舔舐的速率,他想起了以往在电脑上看的av画面,对

    着美鲍就是一阵乱钻,丝毫看不出他昨天还是处男。

    「啊……啊……刘风你的舌头好棒……啊……不好意思……阿姨已经舒服的

    要去了……喝下阿姨的汁液吧……」随后曾美琳全身发软,如潮般的热汁全部涌

    入了刘风的口中,刘风差点呛到,为了不被怎么样刘风只能大口喝下。虽然臊腥,

    但是刘风的肉棒反而流出了许多前列腺液。曾美琳高氵朝后直接瘫在了床上,双脚

    虽然还搭在了刘风的肩上,双手则是向两边侧平展开在床上,她对刘风说:「该

    第二项服务了,用你的按摩棒插入阿姨的骚穴这个穴位,不断抽插让阿姨舒服。」

    刘风听话地站了起来,将曾美琳的双腿继续抗在肩膀上,一手抬着曾美琳肉感十

    足的大屁股,一手扶着肉棒插入了湿淋淋地骚穴。

    「嗯……啊……好棒的按摩棒……阿姨的骚穴都被填满了……」

    「阿姨,看来我有按摩的天赋呢?」

    「是……是啊……你以后要是做志愿者,给……那些阿姨按摩……她们一定

    会很满足地继续投入到工作中的……嗯,顶那里……骚穴里有个 g穴……顶那里

    ……啊……就是那里……啊啊……嗯……对心肺很有好处……啊啊……嗯」

    「是啊,顶那里就会增加呼吸心跳,怎么可能对心肺不好。」刘风在心里暗

    笑想到,果然这种常识置换有意思啊。曾美琳一本正经地推荐自己去做志愿者,

    难道去给那些丑女抚慰肉穴吗。

    「阿姨,虽然陈老师没教我舔骚穴,但是告诉我可以摸乳峰穴和舔弄乳尖穴

    来预防乳腺癌,我帮您吧?」

    「嗯……嗯」曾美琳在年轻肉棒的抽插下逐渐开始失去了神智,其实这是ap

    p的一个功能,增加性侣的敏感度和性爱过程中的思考能力让雇主可以更加满足。

    在这样的设定下,这时候的曾美琳就像一头母猪一样。

    刘风低下了身子轻轻咬住了曾美琳的乳头,曾美琳被刺激到后开始发出哼哼

    的声音,曾美琳的身体柔韧程度很不错,即使身体几近折叠也丝毫没有不适感,

    反而让她下体的泥泞程度更加,刘风在这样的温柔乡下交出了自己的弹丸。

    「呼……哈……哈……刘风……你按摩技术真好啊……」刘风射精后,曾美

    琳也达到了高氵朝,她大口喘着粗气,胸前的双峰不断地抖动,对于内射的刘风她

    立即从腰间的包内掏出了另一项道具——塞子。曾美琳让刘风拔出肉棒,然后赶

    紧用塞子塞向肉穴。

    「阿姨你这是干嘛?」

    「当然是保存你按摩棒的精华液,一来这东西美容养颜,二来也要作为你完

    成了社会服务的证据。」

    「原来是这样啊!那阿姨这要怎么保存。」

    「在我的骚穴内保留24小时即可。」

    「那可真是辛苦阿姨了!」

    「哼,本来这种工作是要你妈妈来做的,但是现在我执行了就由我来保存了,」

    曾美琳从高氵朝中恢复后,就坐了起来把衣服整理好接着对刘风说「好了,任务也

    完成了,来吧跟阿姨回家。」

    「是!」这条红灯街离刘风家其实并不远,时间是刚过中午,街上的人并没

    有多少,对于这样的学生警察从红灯街走出并没有引起什么人注意。但刘风还是

    有点害怕,怕被人曝光,曾美琳仿佛看出什么了,对刘风说:「团队是专业的,

    能执行你的命令就不会有风险。」

    「嗯?」对于突然起来的话语,刘风感到了一丝恐惧。

    「不好意思,这里是客服团队,我们在借性侣的口与您直接联系。您的服务

    还有六小时,到时性侣将直接离开,您请注意。」

    「哦。」刘风又一次感觉到了这个app的恐怖之处。但是既然已经入了火坑,

    就不能反悔了,毕竟面对庞大女色的诱惑,自己活在监控下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路上两人无言,很快就到了刘风家楼下,正当刘风准备把曾美琳带上楼的时候,

    一个意外的声音让刘风打了个寒战。

    「刘风!」这是一个温厚的成熟女声,语气中带着惊慌与气愤还有些温柔,

    刘风一听就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他的妈妈柯燕。

    柯燕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底下则是窄筒的粉色西裤,脚踩 6cm的黑色

    尖头高跟皮鞋可以看见脚面的黑色丝袜。柯燕是个标准的女强人但并非男人婆,

    中短发的她散发着坚强的气息,面容并没有多少岁月的痕迹,但也有着成熟的气

    质。胸部虽然不大但也绝非一手能掌握得住的,也是撑起了衬衫的程度。身材可

    以说是健美,西装裤紧紧包裹着蜜臀和纤细的美腿。

    「妈妈,你怎么回来了?」刘风看着妈妈的回来是又惊又喜,惊大于喜,惊

    得是妈妈提前回归,自己对曾美琳的玩弄必须停止,喜的是妈妈的丝袜内裤又可

    以玩到了。

    「你还问我怎么回来的,你怎么让曾警官带回来了?!」柯燕严厉地质问着

    刘风。

    「不是啊妈妈,我没带钥匙,请曾阿姨看看能不能帮忙找人开锁。」

    「对的,刘风妈妈。今天刘风不舒服请假回家,结果没带钥匙请我来看看能

    不能找开锁公司。」

    「哦哦,原来是这样。小风身体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啊?」

    此时的柯燕顿时态度软了下来,从那个坚毅的气场强大的女强人变成了一个温柔,

    对自己孩子十分担心地良母。

    「没什么妈妈,就是肚子有点疼,可能是这两天吃东西,吃坏了一趟一趟跑

    厕所老师让我干脆回来吧。」

    「哦哦,那你先上去吧,妈妈和曾警官聊两句,钥匙给你。不行带你去医院。」

    「嗯嗯,好的。」刘风拿着钥匙赶紧跑了上去,进了家以后刘风跑进了厕所,

    拿出手机点开app发现app显示服务已经结束。刘风赶紧发消息给客服:「为什么

    服务结束了?」

    「您好,系统检测到意外因素不得不结束服务。对您造成的困扰团队表示抱

    歉,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咨询的吗?」

    「你们不是特别专业吗?为什么这种问题会出现。」

    「因为您的母亲并不是可控因素,她的日程变更会导致服务出现变数。本ap

    p 并没有对她进行监测。」

    「行吧。我没什么问题了,结束咨询吧。」刘风只能自认倒霉,原本还有三

    天才能回来的妈妈居然现在就回来了,这可真令人沮丧。刘风从厕所出来拿了两

    片止泻药扔进了马桶,然后走了出来,坐在客厅等待妈妈上楼。他刚坐下,柯燕

    就打开了家门,柯燕进了门第一句话便是:「小风身体好点了吗?」

    「嗯,我吃了两瓶药没那么疼了,应该没事。有事我再和妈妈说吧。妈妈你

    不是三天后才回来嘛?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哦,谈判很顺利所以就直接回来了。小风,这次出差结束后,妈妈的公司

    已经稳定进正轨了,到你高考完妈妈应该都不会再出差了。」

    「啊?」

    「怎么了?妈妈陪你不高兴吗?」

    「没有没有,这个消息太冲击了,让我消化下。」

    「哈哈,那你先消化。妈妈去洗个澡休息下。」

    「嗯嗯,我也回屋休息了。」等妈妈进了浴室,刘风忐忑不安地走进了屋里。

    「好不容易有了这个 app,才享受了不到一天就要没有机会了,这可怎么办啊?

    等等,既然 app可以控制那么多人,那我为什么不……」一个黑暗的想法在刘风

    的心中逐渐燃起。

    刘风又打开了滴滴性侣,点了下左上角的个人中心,果然他看见了两个他猜

    想到的功能——「成为车主」和「个人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