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 第二姐卷](第二章,纯爱,姐弟,无肉)_轻声呢喃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轻声呢喃 > [ 第二姐卷](第二章,纯爱,姐弟,无肉)

[ 第二姐卷](第二章,纯爱,姐弟,无肉)

 热门推荐:
    作者:yyzm001

    字数:7118

    2020/02/23

    第二章

    虽然提前预览了「罪之国度」春节特别活动的vr预告片,但当他在大年三

    十登陆游戏的时候,还是被换上节日盛装的城镇所震惊。通过应用次时代的分散

    式运算技术,「罪之国度」能够负担全球四千万玩家同时在线流畅游戏,但来自

    现实中不同国家的玩家往往会自发性地聚集在游戏世界里的不同区域,比如他现

    在所处的独林堡就是中国玩家的六座主城之一。

    为配合新春佳节的氛围,独林堡在一场特意降下的纷飞大雪后,被妆点成了

    一个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街道两侧也对称地悬挂着一对对火红的中国风灯笼。

    司毅沿着主干道一路走到城镇广场,看到街头巷尾都有代表新年生肖的卡通绵羊

    玩偶在撒欢奔跑,还有穿着唐装的npc在沿街售卖各种款式的烟花爆竹。

    登陆游戏后接到的第一条信息居然是天璇瞳发来的寒暄,在恶魔祭坛的任务

    链暂时告一段落后,司毅就把扣押她的装备退还给了她,不过她却没有立刻退出

    公会,偶尔会在公会频道喊人刷刷任务什么的。

    大约过了两分钟,他身边光芒闪动,身披漆黑披风的女法师就跨出传送门出

    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红包给你。嘻嘻,明年也请你多多照顾啦~。」

    天璇瞳递过来包装在大红色信封里的卡片,里面应该是相当于在春节活动期

    间专用收集品的东西,只要集齐特定的组合就能够兑换各种奖励。所以玩家之间

    交换或者售卖对于自己而言多余的卡片是很常见的行为,不过司毅向来不太在意

    那些平民玩家视若珍宝的兑换品,自然也就没有花时间和精力去收集这些卡片。

    「谢谢,但我没多余的卡给你啊。」

    「不要紧,反正也是富裕出来的卡。下次有什么好事记得叫上我就行了。」

    女法师满面笑容地摆摆手,似乎真的毫不在意一般,转身消失在了广场边熙

    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真是摸不清她的想法,特意传送回来就为了给我这个吗……」

    司毅有些困惑地自言自语道,正好又收到了一条新消息,他便随手把尚未拆

    封的红包放进了空间背包里。

    独林堡得名于城镇中心那棵独木成林的参天巨树,据说是上古泰坦战争前由

    森林女神卓凡蒂亲手栽种的榕树。尽管不如世界树那般高耸入云,但却比世界树

    更接近人们常识中对「树」的认知——正所谓能够感受到的巨大才更有压迫感。

    混杂在人流中,用游荡者特有的敏捷身法在行人的夹缝中钻过,顺便躲开了

    两个同行试图扒窃的黑手。在银冠巨木的附近,无数苹果大小的虚幻光球围绕着

    树干和树冠缓缓飞舞旋转着,在夜空中映出柔和的微弱光晕,远远看去犹如满天

    星河洒落地面。巨伞般的树冠下摆放着一排排晶莹剔透的冰雕,在光晕的照耀下

    熠熠生辉。这些雕像基本都是以游戏中人气较高的怪物和npc为原型制作的,

    也混杂着一些经典动漫中的角色形象。比起现实里的冰雕,游戏里展出的塑像可

    不是呆滞不动的摆设,它们不仅会迈开步子移动,还会摆出各自的招牌姿势,或

    者笨拙地模仿原型的经典台词。

    「怎么样,有没有吓一跳?和平时比起来,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人群里冷不丁挤出一株、不对,应该是一名体型高大的树人,粗糙的树皮外

    表上缠绕着碧绿色的藤蔓,绿叶间点缀着宝石般的球果,在应该是人类脖子的位

    置还围着一条憨态可掬的红色围巾。

    「确实。你变化也很大啊~。」

    司毅很诚实地点点头,从头到脚打量着路楠这身装扮——应该是商城推出的

    新春时装,但他不认识其他树人玩家所以无从确认。

    「好看吗?」路楠自然而然地靠在他身边,奈何她体型实在太大,把周围欣

    赏冰雕的其他玩家都挤得东倒西歪,「……主人。」

    最后两个字说得声音极轻,配合上微微含羞低头的表情,放在路楠这样的童

    颜巨乳的美女老师身上本应是堪称心灵重击的处男杀招,但用树人形象做出这种

    的姿势就只剩下搞笑效果了。

    「挺沙……可爱的,傻乎乎的,和你差不多。但不如你本来的样子有魅力。

    」

    「你吃过饭了吗?听说9点在镜湖上要举办冰船比赛,有没有兴趣,嗯,一

    起参加……?」

    「还没,家里今天包饺子,还没下锅呢。估计一会儿就要吃饭了。」

    两人并肩在冰雕展里闲逛,欣赏那些冰雪魔像手舞足蹈的喊出「我xx愿称

    你为最强」或者「人类为何要互相伤害」之类的中二台词。路楠此时虽然外表是

    树人的模样,但聊起天来司毅总是不自觉地把她当成那个身材娇小、长发及腰的

    温婉女子,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诶,那明后天你都不上线?我记得你们高一学生是从正月初八开始上课,

    开学前你还打算补补课吗?」

    「再说吧……」

    司毅心不在焉地接话道。他想起自己似乎自从上次聚餐以后就再也没吃到过

    路楠,想起在ktv里她一边捂着嘴呻吟、一边狂乱扭腰迎合的香艳场景,他就

    感觉下身的某个部位不受控制地膨胀起来。

    「那怎么行!过年玩上十多天,之前学的知识点就全都忘光了。必须要定期

    巩固才能加深记忆……再说了,你也好几、几天没……我了。」

    应该也没几天吧,前天不是才上过课吗。

    等等,她,这个女人,她刚刚是不是傲娇了。

    「你刚才说什么,几天没怎么了?」

    司毅如梦初醒地转过头,在脑海里努力拼凑刚才对话的内容。

    「我是说……主人,好几天没有……没有玩小母狗了……」

    感受到司毅的视线,路楠明显瑟缩了一下,语气也变得绵软柔弱,两米多高

    的树干之躯恨不得蜷成一团。

    「老师你啊,真是……绝了……」

    司毅顿时一阵无语,不知道是路楠与生俱来的拥有招人欺负的体质,还是自

    己心理阴暗,哪怕是简单的几句日常对话,总能营造出几分在调教她的凌辱色彩

    。

    「好啦,我知道了。在假期结束前再一起出来玩吧。我也会抽出时间安排补

    课的,到时候再联系你。」

    对了,还有苏想那个小丫头,答应过要带路楠过去给她玩的,干脆约个时间

    一起出去开房好了。要说起调教的花样手段,自己还真的只能甘拜下风。苏想手

    里各种道具玩法层出不穷,眼罩、皮鞭、拘束带,光是看着都刺激得上下两个头

    充血。

    路楠欣喜地应了一声,乖巧地跟在司毅身边,对主人给她规划的黑暗未来丝

    毫没有察觉。

    ================================

    陪着路楠在冰雕展区里随意逛了几圈,两人的心思都不在那些工艺精美的活

    动雕像上,闲聊的话题从游戏活动变成校园八卦,又跳跃到了高考志愿。路楠总

    是想要拿出拿出一些气势来、摆出老师的立场,但只要和司毅的视线对上就会立

    刻气弱下去,前后强烈的反差显得非常可爱。

    ——只是这个树人外观实在是过于出戏了。

    「……时间也差不多该吃饭了,再不退出的话估计要被老妈闯进房间拔电源

    了。」

    第三次经过某个魔人布欧造型的冰雕时,司毅无可奈何地打断了路楠像是小

    鸟般叽叽喳喳的倾吐。

    「嗯,哦,好吧……」

    路楠顿时沉默下去,垂着肩膀的样子让人联想到被遗弃的宠物犬。

    ——怎么心智越来越幼龄化了,还是说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虽然老师不至于会吃醋,但光是粘人这一条就让司毅感到有些吃不消。他想

    了想,在聊天框里给路楠飞快地打了一行字。

    「诶?!这不行吧?太乱来了!万一要是……」

    「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压低声音,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司毅径自掏出新买的传送海螺启动了转移魔

    法——应付姐姐和老师这类年上系的女孩子,软磨硬泡往往都有不错的效果,但

    对于路楠弱气又粘人的性格,拿出强硬的态度总是能让她迅速屈服。

    传送的目的地是商业都市、有「自由贸易城邦」之名的翡翠城,最高的安保

    系数和很低的贸易税使得这里成为了聚集生活系玩家和商人们的天堂。他准确地

    在繁华的中央大道现身,街道两侧都是林立的商铺和拍卖行。在店铺门前的人行

    道上聚集着许多不愿付交易手续费的玩家小摊,比起系统开设的商店或者在拍卖

    行里交易的货物,个人摊贩的价格往往更加低廉,但数量和品质都有波动,能不

    能买到物美价廉的好东西就看顾客的眼光和运气了。

    「哟,新年快乐。」

    懒得费工夫慢慢找人,他激活了自己的职业能力,下一刻就

    在人群中锁定了自己想要寻找的对象。幽灵般地绕到对方身后,轻轻拍了一下她

    血红色的肩甲。

    「哇啊——什么嘛,是你啊。新年快乐,怎么没去打活动,反而跑到这儿来

    了?」

    毫无防备的猩红缎带吓了一跳,连尾巴上的毛都竖起来了。回过头看到司毅

    ,狠狠剜了他一眼,抖了抖毛茸茸的猫耳说道。

    「今晚没时间玩游戏了,特意上来和小伙伴们说声新年好。来,虽然没到大

    年初一,但先把红包给你。」

    司毅本来没想过要送什么红包,但就这么尬聊似乎有些刻意搭讪的嫌疑,于

    是灵机一动、把从天璇瞳那里收到的红包借花献佛地送了出去。

    「这是活动的集换卡吧,谢谢……嗯?这里面……」

    女战士道谢后接过了红包,随手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卡牌,但一张樱粉色的

    留言条同时飘落出来,少女旋即弯腰拈起来凑到面前。

    「lm73406……是社交网络的账号吧?但男孩子可不会用这种颜色的

    信纸,是不是去勾搭上哪家的小姑娘了?」

    「没有没有、饶了我吧。我公会里一个妹子给的,我应该是不小心错手放进

    去了。」

    司毅瞬间满头黑线,尴尬得只想转身狂奔、把这个犹如凝固般的场景丢在脑

    后。幸亏罪之国度的系统还没有细致到能够如实反映出玩家的面部颜色,不然他

    现在的脸颊一定比煮熟的螃蟹还要红。

    「对了,说到公会……我建了一个小公会,平时几个朋友在里面一起做做日

    常什么的。你现在有公会吗,要不要也加入进来?」

    不想再在这话题上纠缠,司毅连忙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公会我倒是有加,不过会长好久没上线了,平时也没什么人活动……我估

    计也差不多要解散了。嗯,我看一下吧,要是现在这个公会解散,我就加入你的

    公会好了。」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妈叫我吃饭,我就先下了。」

    「等一下,把这个收好,这可是女孩子给你的心意,随便乱丢可不行哦。」

    猩红缎带把樱色信纸叠好、放回到红包里,重新递还给他。司毅只觉得刚刚

    套上一条裤衩的尊严又一次被全裸拖出来鞭尸,接过信封就直接点击了退出按钮

    。

    =====================

    视野瞬间黯淡又重新转明,已经习惯这种切换的司毅摘下神经接入头环,推

    开门走出了房间。

    空气中弥漫着煮饺子的诱人香味,还夹杂着茴香和韭菜的味道。等到他走下

    楼梯的时候,才发现父亲和母亲都已经坐在桌边了——老爸一如既往地盯着平板

    电脑上的新闻,母亲更加夸张,十指在面前的笔记本键盘上交错跳动,噼里啪啦

    地飞快打字。

    「妈,这都除夕夜了,你就把工作先放一放嘛。」

    他往厨房瞟了一眼,果然看到凌霄正站在冒出滚滚热气的煮锅前忙碌个不停

    。司毅一边半真半假的抱怨着,一边走进厨房里,从洗碗机里拿出一摞碟子递到

    姐姐手边。

    「儿子说得对。小遥你就别折腾了,推迟两个小时不会误什么事的。」

    司远征放下手里的平板电脑,笑呵呵地看着儿子把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餐桌

    ,开口对着桌对面落座的妻子提醒道。

    「对了,小毅跟我说,下学期就不带饭去学校了,他俩在学校吃食堂。凌霄

    也到冲刺阶段了,我让人联系了一个司机,以后凌霄要上夜自习就让司机接她回

    来——女孩子家走夜路不安全。家教课结束也送老师回去,别显得咱们家不懂礼

    节似的。」

    「行啊,都听你的。」

    童路遥微微一笑,合上手里的电脑,目光盈盈地看向自己的丈夫。虽然常年

    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历练出了精干的气质,但她在家里、尤其是老公面前却总是展

    现出如水的柔和,只有偶尔训斥姐弟俩时才会表露威压感的冰山一角。

    「嗯,凌霄你想报哪所大学?」

    尽管父亲只是看似漫不经心地随口一问,凌霄正要拿过压蒜器的手却立刻一

    僵,犹豫了几秒钟才低声嗫嚅道:「东……东南政法大学……可以吗?」

    声音小到距离只有半米的司毅都听辨得非常吃力,但坐在餐厅里的司远征只

    是点了点头,仍然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留在本市挺好的,可以走读。我公司之前和他们做过校企联合项目,跟法

    学院、管理学院的领导都吃过饭。」

    「你啊,满脑子就想着走门路。孩子都被你给宠坏了。」童路遥笑道。

    「这不叫门路,能不能考上还要靠她自己。可以少走点弯路就没必要去吃苦

    头,我一向是不赞成什么在挫折里成长的——人这一辈子就那么几次改变命运的

    机会,错过就没了,哪有成长的余地。」

    大概是受到年夜饭全家团圆气氛的感染,司远征的谈兴比平时高了不少,说

    话也不像惯常那样简洁而冷淡。

    司毅偷偷瞄了一下姐姐的表情,看到她紧绷的面孔如解冻般放松下来,虽然

    嘴角抿着看不出变化,但眼底确实闪动着雀跃的神色。就在他打量凌霄的同时,

    少女也心有灵犀地向他投来视线,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接触了一瞬间就各自逃开。

    凌霄慌乱地将蒜泥倒进醋碟,快步端到餐厅的桌上。

    「别忙活了,饺子都要凉了。小毅,赶紧过来吃吧。」

    童路遥夹起一个饺子,向厨房里唤道。与此同时,屋外传来噼啪作响的鞭炮

    声,宣告着马年最后一个夜晚的到来。

    =====================

    一家人吃完年夜饭,司远征和童路遥放下碗筷就去观看春节晚会了。虽然随

    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兴起,各大媒体都推出了自己的虚拟实景live,但司远征

    这一辈的中年人还是更偏好于欣赏全息投影,为此还特意将地下室改造成了一间

    小型全息影院。

    「小毅,帮我收拾一下吧。」

    「嗯……?好啊。」

    正准备回屋打游戏的司毅被凌霄叫住,虽然家务平时都是姐姐包办,但他还

    是很乐意帮姐姐分担一些负担的。用温水将碗碟稍微冲洗一遍后,再整齐地码放

    在洗碗机里,在这个过程中,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错觉,近在咫尺的凌霄似乎有些

    紧张。不时会察觉到从她那里偷偷投来的视线,但只要循着视线转过头的话就会

    看到她受惊般移开眼睛的样子。

    明明是主动叫我留下来帮忙的,是有什么悄悄话想对我说吗?这么说起来,

    姐姐不太擅长隐藏心事呢……

    既然如此,司毅也就不打算探究少女的小心思了,装作浑然不觉地清洁完餐

    桌后向楼上的房间走去。但是,在他即将踏上最后一级台阶之前,少女的声音终

    于从身后传来。

    「……小毅,那个,稍等一下。我有件、礼物,想送给你。」

    湿漉漉的双手无处安放似的在毛衣下摆擦了又擦,少女站在楼梯下仰头看向

    他,小脸羞得艳若桃花,偏偏一双眸子却灿若星辰,带着恋爱中少女递出礼物前

    特有的忐忑和期待。

    「啊,谢谢……」

    礼物?给我?

    出乎意料的展开,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收到女孩子礼物的司毅完全不知道该

    作何反应,只能呆呆地道谢。大概被他憨厚的样子逗乐了,凌霄忍不住莞尔一笑

    ,走到他面前递过来一个鼓鼓囊囊的纸质提袋。

    毛茸茸,马赛克花纹,天蓝与纯白相间的——

    「围巾?」

    从纸袋里掏出来的,是一条厚实得有些过分的羊绒围巾,抓上去仿佛手指都

    会陷入到毛线的包裹之中。围巾两端的针脚疏密有些不太均匀,反映出编织者手

    艺的不纯熟。

    「我第一次织这个。怎么样,喜欢吗?」

    「嗯,看起来就很暖和,姐姐你真好~。不过……其实你不用特意准备礼物

    的,把自己送给我就行了。」

    满满的恋爱气息正中司毅的好球区,为了掩饰自己的动摇,他坏笑着调侃道

    。不过凌霄并未像他预料中狠狠一个白眼丢过来,或者佯怒的冷哼一声,只是羞

    涩地轻轻合拢了眼睑——就算司毅再怎么迟钝也不至于理解不了这个动作的含义

    。

    「唔嗯……」

    四唇交叠,少女的身形微微摇晃了一下。她自然而然地用双手搂住弟弟的腰

    际,让身体尽可能地贴在司毅的胸膛上,同时吐出溜滑的小舌头、热情地款待唇

    齿间略显粗鲁的入侵者。不同于初吻时的生涩,两人的舌尖驾轻就熟地纠缠在一

    起,少女的鼻息渐渐急促起来,身体也仿佛要融化在弟弟的怀里。司毅偷偷睁开

    眼睛观察着凌霄近在咫尺的俏脸,只见她弯弯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似的微微抖动,

    细细的眉梢舒展成欢快的弧度,全身心地投入到与弟弟的拥吻之中。

    将姐姐的樱唇和舌尖品尝了个尽兴,司毅才退开一步,把手里的围巾绕在自

    己的脖子上,笑着提议道:「戴起来挺舒服的,谢谢姐姐。一会儿外面应该有烟

    花,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

    「嗯……什么,哦,烟花啊……好呀,那我先去换衣服。」

    凌霄的大脑正因为多巴胺激增而晕晕乎乎,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连忙小跑

    回房间换羽绒服。司毅随便套了一件防风冲锋衣就站在门厅里等凌霄出门,透过

    玄关的玻璃幕墙可以看到夜幕中伫立的一栋栋别墅外,家家户户都悬挂着红色灯

    笼和鞭炮外形的彩灯,给冷清的夜晚增添了一些过年的喜庆味道。

    趁着姐姐还没下楼,他掏出手机给苏想编辑了一条祝福消息——好歹也是自

    己名义上的女朋友嘛。点击了以后,他想了想,又给她发了一个四位数

    的红包。

    【谢谢,也祝你除夕快乐~!对了,我听说南郊新开了一家滑雪场,过两天

    有没有兴趣去滑雪?】

    很快,苏想的回信就到了,还附上了一个卖萌的表情包。司毅回忆了一下过

    年期间的日程表,似乎除了玩游戏和路楠的家教课以外就没什么其他安排了。

    想到路楠,他略一犹豫,也编辑了一条消息发送给路楠。还没等他收到回复

    ,裹得像个粽子似的凌霄已经步伐轻快地从楼梯上现身了。

    两人换上冬靴走出家门,夹杂着火药燃烧后的硫磺气味的寒风立刻扑面而来

    ,吹得司毅一个激灵,连忙把新围巾重新紧了紧。而一旁的凌霄则把脖子全部缩

    在哑白色羽绒服的毛领里,看起来活像是一只换上蓬松冬毛的雪兔。他向姐姐递

    出一只手,少女温顺地把小手塞在他的掌心,两人十指相扣着揣在他外套的口袋

    里,慢悠悠地沿着小路向住宅区外走去。

    因为周围都是别墅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关系,物业公司特意在住宅区域

    外申请了一块空地作为集中燃放点。住在附近的业主都是小有身家的中产阶级,

    实现了财务自由之后也不缺凑个热闹的闲钱,每年除夕都有不少人专程开车去郊

    县甚至邻市买来大量的组合焰火。虽然现在才刚过10点,空地边已经聚集了十

    几辆后备厢门大敞四开的suv,衣着厚实的人们兴冲冲地围在空地周围,看着

    车主一箱箱搬出足有旅行箱大小的大型烟花。

    「来得正好,要开始了。」

    司毅刚牵着凌霄在广场边缘找到一个位置,就看到两名身穿风衣的年轻男人

    抬着一箱烟花走到了场地中央,拆开防火封膜后,用香烟点燃了引线。

    咻——嘭!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哨音,一团金红色的光火拖着长长的焰尾直冲夜空,在暗

    沉的天幕上绽放出一朵绚烂的花朵。无数噼啪作响的火星组成了它的花萼,聚集

    在一起闪耀着夺目光彩的焰影形成了它的花蕊——纵然只有一瞬,但那盛放刹那

    的美丽已经深深烙入了司毅的眼底。

    咻、咻、咻——

    嘭、嘭、嘭、嘭!!!!

    灿金、翠绿、玫红、浅紫,更多的是无法描绘的色彩,交织成华丽的光幕;

    圆形、星星、桃心、笑脸,以深蓝色的夜空为画布,火焰尽情地描绘出转瞬即逝

    的图案。

    更加精彩的是,爆开后的焰火并没有迅速转为黯淡,而是宛如花朵凋谢般缓

    缓散开,火星悠然飘落。旧的尚未消散,新的已然绽放,当最后一个烟花爆开,

    所有散落的火花组成了一幅覆盖穹宇的瀑布,犹如九天星河飞坠一般,缓缓落向

    地面。

    不满足于让年轻男人的烟花专美,立刻就有人抬上了新的焰火。在一阵阵弥

    漫的硫磺烟雾中,一团团火焰开启了它们生命最初也是最后的征程,摆脱纸筒和

    重力的桎梏,将身体燃成一篇华美乐章中的一个音符。随着一道道焰影直冲天际

    、再炸成一朵朵礼花,人们在过去一年里积累的郁结似乎也被带向那深邃的夜空

    ,在除夕夜的寒风中吹散于无形。

    交错闪耀的光芒之下,司毅转头看向身边的凌霄,她正举着手机聚精会神的

    录制着视频,颜色各异的焰火映在她的镜头里,也跳动在她的瞳孔深处。

    「嗯……?看烟花啊,看我干嘛?」

    凭借第六感察觉到了弟弟的视线,凌霄维持着高举手机的姿势,丢过来一个

    不解的眼神。

    「因为你比烟花好看啊。」

    司毅不假思索地接话道,然后就连他自己都被这句话的肉麻程度震惊了。凌

    霄听到以后明显楞了一下,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

    「小毅,你这也太土味了吧……?光会这些油嘴滑舌的,你在学校里到底都

    学了点什么啊。」

    司毅尴尬得笑了笑,逃避般地将视线转向空中的焰火,但冷不防一只小手伸

    过来抱住了他的胳膊,然后肩头微微一沉,少女顺势将小脑袋侧靠了过来。姐弟

    二人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在烟花绽放的爆炸声中一心一意地注视着夜空。

    =====================

    跨年的烟花虽然精彩,但户外的低温是实打实的难耐。

    司毅和凌霄回到家里时,双手都冻得失去知觉了,脸部肌肉僵硬到连做表情

    都吃力的地步。司远征和童路遥已经回房睡下了,姐弟俩互道一声晚安,就蹑手

    蹑脚地溜回了各自的房间。

    用热水洗了把脸,又接了一杯温茶猛灌一通,司毅总算觉得身子回暖了一些

    。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0点36分,已经是大年初一的早晨了,但他

    还没有睡觉的打算——和姐姐暧昧积蓄的冲动盘踞在心头,他可不打算在跨年夜

    独守空房。

    手机无声地震动起来,路楠的回信只有简单直白的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