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二)_绿情仙路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绿情仙路 > [](二)

[](二)

 热门推荐:
    作者:longlvtian

    字数:8673

    2019/10/20

    二

    清晨的微光从窗外照了进来,红木制成的大床之上,白夭夭轻扶着额头坐了

    起来。

    丝滑的锦被从身前滑落,露出了她嫩如白玉的肌肤,丰满的乳房也赤裸裸的

    暴露了出来。

    「呀!」还有些迷糊的白夭夭这才发现自己连贴身的肚兜都没有穿,竟是全

    身一丝不挂。

    脑海中关于昨夜的记忆这才涌现了出来。在那男子的大手之下,自己竟然快

    乐的连元阴都泄了出去,还晕死了过去,真是丢死了个人。

    「坏了!坏了!」白夭夭急忙运起了功来,检查着体内的修为。

    「啊!!」白夭夭兴奋的喊出了声,她修炼的本就是采阳补阴的功法,泄出

    元阴本该元气大伤,如今却不降反升,成功碎丹成婴,踏入了元婴期。

    「哈哈哈哈!」「哎呦!」白夭夭兴奋的笑着跳下了床,不料两腿之间酸痛

    的感觉却依然存在,连忙扶着椅子坐了下来。

    白夭夭突然瞥见了桌上摆放着的信笺,便拿到了手中。

    「姑娘,昨日多有冒犯,请多见谅,桌上有些整洁的衣物及盘缠,后会无期。

    苍云山,陆文涛。」

    白夭夭随手打开了桌上的包袱,里头正是崭新的衣物,不过却皆是白色。

    白夭夭穿上了衣服后转了转身子,轻笑道:「呵呵,倒还合身,哼!」却又

    想起了为何合身,冷哼了一声。

    「掌柜的,结账!」

    「姑娘,您的房间已经付过了七日房费,无需再付了。」

    「哦,好!」还挺细心的嘛,白夭夭想着不由得愉悦了起来,步伐轻快的出

    了客栈。

    上午时分的彭城还是颇为热闹的,无数的商贩在街边叫卖着,街上人来人往

    既有来这投军的侠士,亦有趁乱生财的商贾,也有逃难而来的农民。

    「让开让开!」严厉跋扈的声音惊扰了原本有序的街道。白夭夭走在路上微

    微皱起眉头,这优雅的情境被扰乱明显让她有些不满。

    马车飞驰而过,带起了一片沙土,路边的商贩明显习以为常了,将摊上的商

    品整理整齐以后,继续叫卖了起来。过路的人也纷纷从路边走了出来,暗骂着这

    跋扈之人。

    彭城北门,一名身穿华贵的公子哥站在城楼之上,一名奴仆为他撑着大伞遮

    阳,另一名奴仆为他轻摇着扇子。身后站着的中年人看这情形,微微皱眉。

    一名男子略微一看手中的清单,张口边说道:「税银十两!」

    「这,官爷,往常这些货物,最多也就是税三两,这是不是有些多了呀,」

    微胖的商贾说着掏出了一两白银,向着男子塞去。

    「你这是行贿,再罚五两!拿钱!」男子将他的手高高举起,将白银塞进了

    自己怀里,说道。

    「这,」商贾明显没料到这个状况,无奈下只好从怀中掏出整整十五两白银,

    递给男子。

    「好说好说,去吧。」男子收下了银两将商贾打发出了城。

    「出城费!五钱!」「啊?官爷,我没钱啊,那我不出城了。」「嗯?你消

    遣我是吗?」

    在后面排队出城的商贾及民众纷纷回头,不敢在此时出城,城门顿时冷清了

    不少。

    「刘公子,你怎地下来了呢,下面有我在就行了。」男子突然放下了手中的

    活计,向着城楼楼梯走去。

    刘公子看都没看他,挥了挥手示意他闪开,继续向着城门下走去。

    「小娘子,我们又见面了!」刘裕走到了在城门下排队的白夭夭,喝道:

    「我怀疑她是齐国的细作,把她拿下!」

    白夭夭前后的人如逃命般散开,城门附近的士兵也迅速靠了过来,将她团团

    围住。

    白夭夭低着头,思考着,到底是束手就擒呢?还是抵抗一下?

    抵抗一下应该更有趣吧。

    「咻!」一柄飞剑从天而降,插在了白夭夭身前,震起的气浪却将在场的人

    都掀翻在地。

    又来坏我好事!白夭夭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陆文涛从远方走来,不过轻微迈出三步,就到了白夭夭的身前。正是那道家

    法门,缩地成尺。

    「把他们给我拿下!」刘裕怒火中烧,大喊道。

    「慢着,」刘裕身后的中年男子走上了前,略带疑惑的问道:「阁下可是修

    行之人?」

    陆文涛略微一愣,伸手在空中画着,一个奇异的印记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这印记代表了他是魏国境内的正道修行之人,可在国内各地享受特权,以免

    与国家发生冲突。

    「恕我等冒犯,阁下请便。」中年男子低下了头来,恭敬的说道。

    「四叔!你怎么就放他们走了!」「放肆!他们可是修行之人,举手投足之

    间,便可毁天灭地!」

    彭城北门之外,陆文涛与白夭夭走在官道之上。

    「喂!他们怎么那么怕你?」

    陆文涛苦笑着说道:「他不是说了吗,我是修行之人,」

    「修行之人?那你有多厉害?」

    「啊?」

    白夭夭想了想,指着远处一片树林说道:「那你能将那些树砍断吗?」

    「可以,」

    「那你砍了!」

    「这,上天有好生之德,树木也有他们的生命,」

    「唔,那你去那树上给我摘个果子,我看你多久可以摘来。」

    「呃,好吧。」

    几个呼吸之间,陆文涛便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刚摘下来的果子。

    「不错哦,」白夭夭咬着果子,指着另一边的果树说道:「我要吃那个!」

    「唔,」白夭夭看着手中各式各样的水果,高兴的说道:「那你还蛮厉害的

    嘛。」

    陆文涛走在了前边,白夭夭吃着水果紧跟在他的身后。

    「姑娘,」

    「嗯?」

    「我是陆文涛,」

    「哦,我叫白夭夭。」白夭夭还在专心的咬着嘴里的水果,突然想起了什么,

    「什么!?你是昨天的淫贼?」

    「白姑娘,昨日我将你救下以后,替你化解药力,再将你送入客栈清洗身体,

    照顾你睡下后,还替你买来衣物。你不但不感激我,还说我是淫贼?」

    「我不管,你看了我的身子,你要负责!」白夭夭说着跳到了陆文涛的背上,

    无赖的说道:「你背我走,我就不计较了。」

    「好吧,」陆文涛苦笑道。

    陆文涛乃是纯阳之体,体内天生便蕴含着充足的阳气。白夭夭修行的乃是采

    阳补阴的功法,充裕的阳气让她可以肆无忌惮的修炼着。

    白夭夭很快就进入了入定状态,陆文涛摇了摇头,背着她继续向前走去。

    「白姑娘,」陆文涛将白夭夭放在椅子上轻声呼唤着。

    「唔啊?」从陆文涛身上下来后,白夭夭也从入定状态清醒了过来。「这是

    在哪了,」

    「龙城,今夜便在这里休息吧,明日再上路。」陆文涛边说着边将桌上的饭

    菜摆好,说道:「白姑娘先吃点晚饭吧,」

    「抱!」

    龙城的酒楼大厅当中,一名英俊的男子端坐在椅子上,一名身材惟妙的女子

    坐在他的怀中,紧紧的抱着他,男子正亲昵的给她喂着晚饭。

    若不是桌上摆放着的长剑,怕是不少人要去说上两句这伤风败俗的两人,不

    过大部分的人却是羡慕的看着陆文涛,恨不得是自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怀抱美女,

    卿卿我我。

    夜幕慢慢降临,陆文涛与白夭夭两人分住在了两件房中,陆文涛躺在床上,

    看着窗外的月光,盘算着接下来的路途,此去天山近八千里,如今出来两日行了

    二百余里,还多了个拖油瓶。

    隔壁房间中的白夭夭刚运转完功法,将吸收的阳气全部炼化,如今实力已经

    稳固了下来。

    一股轻烟从窗外飘了进来,躺在床上的陆文涛毫无知觉的沉沉睡去,一道白

    影划过,落在了屋内,正是白夭夭。

    「这淫贼的体质必然不一般,若是能得到他的元阳,那我突破指日可待,出

    窍,渡劫,哈哈哈!」白夭夭看向陆文涛的目光如同狼遇羊一般。

    白夭夭轻脱下了衣物,仅着肚兜亵裤,爬上了陆文涛的床,看着陆文涛的俊

    脸,不由得脸色一红,想道:「唔,这淫贼人倒是不坏,便不伤他性命了,」

    单薄的锦被被丢到了一边,露出了陆文涛全身如刀削般的肌肉,自从修为提

    升缓慢后,陆文涛便有心锤炼身体,期望重新以武入道,窥得大道。

    脱下了陆文涛唯一穿着的内裤,一股浓郁的阳气散发了开来,让白夭夭有些

    迷醉。

    「这,这淫贼竟这么大!」看着眼前未勃起便有近半尺的肉棒,白夭夭不由

    惊讶的想道。

    娇嫩的柔荑颤抖着伸向了陆文涛的肉棒,不知为何久经性场的白夭夭有些害

    羞了。

    「好烫,」两只小手轻轻的套弄着肉棒,感觉到手上火热的温度,白夭夭不

    知为何侧过了脸来,不敢看。

    肉棒很快就硬挺了起来,尺寸更是达到了惊人的尺余,加上火热的温度,浓

    郁的气味,还有扑面而来的阳气,白夭夭都有些愣住了。

    两只小手一上一下齐套弄着,明媚的美目一眨不眨的看着肉棒,白夭夭的脸

    红的如同能滴出血来一般。

    「真是难伺候,淫贼!」小手都有些酸痛了,这肉棒却依然火热硬挺,丝毫

    没有要泄阳的迹象,「反正他也不知道,要不,」

    奇妙的思想在白夭夭脑海中冒了出来,如同燎原烈火一般越来越大,「便宜

    你了,」

    盘腿坐在陆文涛身下的白夭夭跪了起来,小手将秀发向耳后一撩,张开了小

    嘴略微比对了一番。

    「啊,」白夭夭伸出了丁香小舌在棒身上轻轻一舔,沾染的阳气却是比昨日

    满嘴的精液都要浓郁上几分,滚烫的触感更是让她心跳不已。

    「唔唔!」如婴儿拳头大小的龟头被白夭夭含进了嘴里,浓郁的味道充斥着

    她的脑海。也不知为何,白夭夭感觉私处都有些潮湿了起来。

    小手继续套弄着棒身,檀口慢慢的吞吐着巨大的龟头。余光中白夭夭看到了

    陆文涛微皱的眉头,不由的更加卖力了起来。

    「这淫贼怎得如此持久!」白夭夭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嘴角都有些酸了,

    心里暗骂道。

    「唔!哈,」晶莹发亮的肉棒从白夭夭的口中跳了出来,几条淫靡的丝线连

    接着白夭夭的檀口与那擎天柱般的肉棒。

    白夭夭羞着脸挥手将丝线打断,看着那肉棒出了神。

    「还不信邪了!我还收拾不了了这肉棒!」白夭夭轻念着深吸了一口气。

    「唔,」白夭夭张大了小嘴,将肉棒含了进去,调整着姿势让肉棒更加深入。

    硕大的龟头很快突破了白夭夭的喉咙口,来到了更深处。「好痛!」白夭夭

    心里哭喊着,却没有停下动作。

    曾经在某个恶绅家中当性奴的时候,他便甚是喜欢这深喉,每次兴起时就将

    白夭夭的喉咙当成性器般用力抽插,耻辱又兴奋的情绪充满了白夭夭的脑海。

    不过那恶绅的肉棒又怎能跟天赋异禀的陆文涛相比呢,婴儿拳头大小的龟头

    直接一点点撑开了白夭夭的喉咙。

    「唔,」白夭夭的鼻尖碰到了陆文涛的小腹,整根肉棒几乎全部被她吞了下

    去,白夭夭的心里满是满足,羞涩,甚至还有一些些,幸福的感觉。

    白夭夭想要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海,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只能

    慢慢的让肉棒在她的喉咙中慢慢抽插。

    「唔,唔。」白夭夭吞吐的同时,舌头也没有停下,不停的舔弄着陆文涛的

    肉棒。

    「啊,哈,哈。」狰狞的肉棒一点点的从白夭夭的嘴里出来,白夭夭不停的

    喘息着,缓解着刚才的不适感。

    「咳咳。」不明的液体被白夭夭从喉咙中咳了出来,鬼迷心窍的又咽了下去。

    白夭夭看着这硬挺的肉棒都有些想放弃了,也还好没有让这肉棒进了小穴,

    怕不是她将元阴又泄了出来这该死的淫贼都还不满足,白夭夭想着还有些庆幸。

    「这不泄阳,是不是对身体也不太好呢,」本都想放弃的白夭夭想了想,又

    坐了起来。

    将陆文涛的双腿放到了自己腿上,硬挺的肉棒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前,「只能

    委屈你们了,」白夭夭想着解开了贴身的肚兜,一双颇具规模的娇乳露了出来。

    「啊,」火热的肉棒烫到了白嫩的乳肉,白夭夭看着近在眼前的肉棒,张开

    了小嘴。

    柔弱的小手抓着掌握不住的乳房,紧紧的将粗壮的肉棒夹在了中间。上下起

    伏之间,硕大的龟头忽隐忽现,娇嫩的小舌轻舔着那吓人的马眼。

    手也乏了,嘴也酸了,丰满的乳房也在冒着汗滴,这该死的淫贼怎么还不满

    足啊!

    「唔!」白夭夭正想着,舌尖却舔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液体,「要来了!」

    温热的口腔将龟头含在了嘴里,柔软的舌尖在马眼上下舔弄着,娇柔的小手

    套弄着暴露在外的粗壮肉棒。

    「唔唔!」一股腥热的液体从肉棒中喷射了出来,打在了白夭夭的口腔中。

    「唔呃,」源源不断的精液很快灌满了白夭夭的小嘴,白夭夭连忙吞咽着,

    浓郁的精液味道充斥着她的脑海,口腔还有胃里。

    「啊,」最后一股精液从肉棒中喷射出来时,白夭夭也到了高氵朝,淫靡的液

    体打湿了她的亵裤。

    疲惫不堪的白夭夭勉强将浸湿的亵裤脱掉后,便昏睡了过去。

    「唔,」陆文涛从昨日的淫梦中醒来,昨夜他梦到在那苍云山巅,古树之下,

    明亮的月光里,师姐娇羞的趴在他的身下,替他做着那口舌之事。

    不知过去了多久,他的心神一恍惚,藏在他内心最深处的秘密也展现了出来,

    师姐的身后正有一名凶恶的男子扶着她的翘臀,粗长的肉棒贯穿着她的身体,嘴

    里的污言秽语不断。

    而他却越来越兴奋,男子的身后又出现了更多的男人,长长的队伍望不到尽

    头,一根根巨大的肉棒正等待着,而他也控制不住的射了出来,再而就失去了意

    识。

    「嗯?」陆文涛刚想起来,手中却传来了娇嫩的触感,下意识的大手揉捏了

    一番。

    「嘤咛,」怀中的白夭夭也醒了过来,低头看去,娇嫩的双乳正被陆文涛紧

    紧的抓在了手中。

    白夭夭跳下了床,大喊着:「啊啊!淫贼!」双手遮掩着身子,却显得更加

    诱人了。

    「白姑娘,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你房间在隔壁,」陆文涛苦笑道。

    昨天怎么就睡过去了呢,白夭夭想着红了脸颊,焦急的说道:「那你闭上眼

    睛,别看!」

    「好,好。」陆文涛说着转过了身子,面对着墙壁,听着身后悉悉索索的穿

    衣声。

    「淫贼!」白夭夭跑出了房间还不忘骂道。

    龙城比起那彭城只能算是芝麻小城,两人很快就出了城门,白夭夭也美其名

    曰赔偿,爬到了陆文涛的背上吸收起了他身上散发的阳气。

    昨夜吸收到的阳气乃是过阳之气,还不如白天吸收到的阳气,更不是最精纯

    的元阳,也让白夭夭多了几分怨气。

    接下来几日间,两人途径梁郡,汴州,荥州,来到了都城洛阳。白夭夭每日

    缠在陆文涛的身上,晚上两人也同处一室,俨然如同出游的小夫妇般。

    洛阳城外,陆文涛背着白夭夭走在官道之上,远远的就就看到了前方路边的

    驿馆。

    繁华的洛阳城让两人多停留了一日游玩,昨天更是赏灯游街直到四更天才回

    到客栈休息,今日自然也多歇息了一会儿,出城没多久便到了午饭时间。

    一步踏入了驿馆中,陆文涛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最里面的三人,身穿白色道袍,

    手中各持一柄长剑。

    三人也注意到了进来的陆文涛。颔首示意后,陆文涛便随意坐了下来,叫上

    了几个小菜。

    「夭夭,」陆文涛轻声唤醒了白夭夭,便准备用餐。

    「妖女,纳命来!」星点寒光从侧面亮起,一柄长剑飞过陆文涛的面前,向

    着白夭夭直飞而去。

    陆文涛斜里出手,将飞剑牢牢的抓在手中,「嗡,嗡。」颤抖的飞剑似在挣

    扎,似在悲鸣。

    「哼!莫在这里,扰人营生。」陆文涛将长剑向地上一插,便站起了身来,

    将一脸呆滞的白夭夭背到了身上,大步走了出去。

    陆文涛走出了驿馆,便使出了缩地成尺的法门,两步间便到了一里之外。

    「这位道友,」为首的男子正想说些什么,陆文涛便开口说道:「来吧。」

    男子闻言便也不再言语,一挥手,边上两人便冲了上来。

    结丹期!两人竟都是结丹期实力,如此年纪想来必是名门大派弟子。陆文涛

    却丝毫不怯场,碧玉的长剑飞到手中,持剑与两人斗了起来。

    「嗯?」战斗结束的有些轻松,陆文涛定神内视,体内原本灰色的结丹如今

    已经变成金色,代表着他已经踏入了金丹期!

    「道友,在下白云山白云观青阳子。三年前,妖女的师傅杀害我师傅,年前

    妖女谋害我师兄,请道友将她交由我处置。」

    「笑话,」陆文涛冷笑着双手合十,碧玉的飞剑飞射而出。青阳子也毫不示

    弱,身后飞剑一分为三,迎着陆文涛的飞剑飞去。

    碧玉的飞剑灵巧而又有力,以一敌三反占上风。陆文涛挥手之间,飞剑将青

    阳子的三柄飞剑齐齐击飞了出去。

    「哼,看来要手下见真章了。」飞剑三合为一,出现在了青阳子的手中。

    「正有此意,」陆文涛也毫不示弱。

    青阳子一手白云剑法炉火纯青,精妙的剑招让下面两名师弟纷纷称道。而陆

    文涛虽身背白夭夭,一手剑法也是丝毫不弱,灵力却是更胜一筹,逐渐占了上风。

    青阳子转守为攻,使出一记剑气如虹,长剑直指陆文涛胸口。陆文涛手中飞

    剑一松,双手合十夹住长剑,身影随着青阳子的步伐快速向后。

    「嘿!」双手劲道一运,长剑停在了胸前一寸,无力再进。半空中的飞剑直

    斩而下,正对着青阳子的上方。

    青阳子无奈弃剑后退,「技不如人,甘拜下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呵,承让。」陆文涛将青阳子的长剑丢了回去,说道:「阁下口中的妖女

    想必实力高强,不过我这内人仅有地阶实力,想必是阁下认错了人吧。」

    「这,」青阳子看着白夭夭仔细感觉了一番,确实没错,那妖女也是金丹期

    实力,便说道:「那便是我等认错了人,不知兄台高姓大名,改日登门致歉。」

    事情已经结束,陆文涛便转身走了,说道:「在下陆文涛,登门致歉便不必

    了。」

    「陆文涛?倒是有些耳熟,」看着远去的陆文涛,青阳子默念道。

    「苍云山那废材就叫陆文涛,」

    「是了!」青阳子也曾与师傅师兄去过那天山论道,刚才倒是没有想到此人

    就是那苍云山陆文涛。「那此行有意思了!」

    「你不怀疑我嘛?」

    「呵,你要是元婴期高手,还能被那群山贼抓着了?」

    「你,淫贼!」

    白夭夭趴在了陆文涛的肩头,正思索着什么。

    -------------------------

    苍海山乃是云台山脉中最靠东的山峰,放眼望去西边是苍茫山脉,东边便是

    汪洋大海。此处距离云台山脉的最高峰苍云山也不过仅仅十里。

    临海的悬崖之下,有着一个常人所不能及的山洞,山洞中一名满脸髯毛的中

    年男子随意的坐在地上,身边的地上到处是凌乱的干粮,男子的手中抱着一坛酒

    向嘴里倾倒着。

    「唔,啊!」「哐当!」酒坛已空,男子随手将酒坛甩到了石壁上,炸裂了

    开来,「酒!」

    「哐啷,哐啷。」男子站起了身来,四处走着,如成人手臂粗细的精钢锁扣

    牢牢的固定在他的脖子上。锁扣连接的铁链深入这石壁当中,若是无法解开锁扣,

    他就被死死的关押在了这山洞中。

    「啊啊!」男子狂躁的用硕大的拳头击打着石壁,打到累了便瘫坐在地上。

    无声之中,倾泻进山洞的月光中出现了一个倩影。

    「呵呵呵呵!」男子看着洞口的身影,咧开肮脏的大嘴,笑着说道:「每次

    都要拖到最后一日么?酒都喝干了!」

    挥手间,洞内凌乱的酒坛,干粮全部消失不见,地上又出现了几坛美酒,几

    袋干粮。

    男子转过了身来,敞开了双腿,淫笑着说道:「来啊,还在那里站着做什么!」

    月光之下,倩影的衣衫滑落,露出了纤细的身姿,一缕白绫滑落,饱满的乳

    房一跃而出,全身不着片缕,漫步向中年男子走来。

    走到近处,便能看到那动人的仙容,一头灰白色的长发,正是肖娴。

    肖娴慢慢的跪在了地上,俯下了身子,整整一个月没有清理过的肉棒散发着

    一股浓烈的异味,让她不由皱了皱眉头。

    「别看了,赶紧舔吧。」

    肖娴没有说话,张开了小嘴,将这肮脏的肉棒慢慢的含进了嘴里,腥臭的味

    道布满了她的口腔。

    「啊,苍元子那老头也有些门道,教出的徒弟这舔鸡巴的功夫也真是不差!

    可惜了当年将他打死,没能多教几个徒弟出来,哈哈!」

    肖娴没有搭理他,上下吞吐着他的肉棒,嘴里的肉棒越涨越大,上面的污垢

    也越来越少。

    「你与你那师弟应当是两情相悦了吧,他可知道你在这舔着我魔尊罗天的鸡

    巴?」

    「噌!」肖娴直起了身子,雪白的长剑出现在了手中,架在了罗天的脖子上,

    冰冷的说道:「你再妄言文涛半句,我便杀了你!」

    罗天微微一愣,说道:「你若想杀,那便动手吧。」说着罗天闭上了眼睛,

    一副引颈受戮的样子。

    「好,好,我不说便是了。」感觉到长剑始终贴在脖子上,没有反应,罗天

    光棍的说道。

    「迟早,我会杀了你。」

    长剑消失不见,肖娴也变得面无表情,弯下了身子,重新将罗天的肉棒纳入

    了口中。

    「哦,」罗天伸出了沾满污迹的大手,放在了肖娴灰白色的秀发上,抓住了

    她的臻首,下身快速而又有力的挺动着。

    紫红的肉棒不停的贯穿着肖娴的小嘴,而她的脸上却始终没有任何表情。

    罗天将肖娴的身体轻轻的抱到了自己的身上,那娇嫩的小穴正对着他直顶着

    的肉棒。

    「这就是我的杰作吧,」罗天轻抚着肖娴小腹上黑色的印记,面带虔诚的说

    着:「我来喂饱你吧,」

    粗长的肉棒直接撑开了肖娴的小穴,插入到了深处,带有浓烈酒味及恶臭的

    大嘴伸到了肖娴的眼前。

    「唔,」肖娴厌恶的转开了头,罗天却毫不在意,带着恶臭的大嘴在肖娴的

    俏脸上亲吻着。似乎还不过瘾,罗天伸出了舌头,沿着她的俏脸向下,粉嫩的玉

    颈也沾满了罗天的口水,然后再往下。

    饱满的双峰被罗天抓在了手中,罗天巨大的双手都抓不住这丰满的乳房,柔

    软的乳肉从大手的指缝中渗透出来,粗暴的双手留下了一道道血红的印记,嘴巴

    也自然不会闲着,含住了一颗乳头便用力的吸允了起来。

    肖娴轻咬着下唇,强忍着身上强烈的快感。而罗天却还不在意这些,双手抓

    着她的腰肢用力的上下动着,身体的重量全部都落在了小穴中的肉棒上面,让肉

    棒可以深入她的身体,带来强烈的快感。

    长的如此硕大的乳房本就让她感到十分羞耻,此时更是被人抓在手中肆意把

    玩,柔软的乳房被揉捏成了各种淫荡的形状。两个敏感的乳头被吸允的红肿了起

    来,微风吹过都能感觉到一丝快感。

    「啊,啊!」久旷的身子加上身体的状态,被如此玩弄之下,肖娴很快就仰

    着头,伸长了脖子,悲鸣着到了高氵朝。淫靡的液体从小穴中倒流了出来,无力的

    趴在了罗天的肩头,强烈的快感让她的身体不时的颤抖着。

    「唔唔,」罗天趁着肖娴还迷离的时候,张开了大嘴亲上了肖娴的嘴。无意

    识的肖娴很快就被罗天攻陷了,肥大的舌头在她的小嘴里肆意舔弄着,肖娴的小

    舌头也被吸到了他的口中用力吸允着。

    肖娴被翻了个身,无力的趴在了地上,比起寻常女子较高的身材比起罗天却

    显得有些娇小了,纤细的双腿被分开,硬挺的肉棒从她的背后,慢慢的挤进了小

    穴中。

    罗天抽插的同时,肖娴的身体也在这石板地上前后动着,丰满的乳房被压在

    了地上摩擦着。「啊,」碎石不停的摩擦着肖娴娇嫩的皮肤,引起了她一声声的

    娇呼。

    肖娴想要撑起身子来,却被罗天狠狠的按了回去。「爽吗?被自己的死敌按

    在了地上爆肏?」「啪!」罗天的大手狠狠的打在肖娴丰满的翘臀上。

    「爽吗?」「啪!」罗天说着又是狠狠的一巴掌。「唔,」肖娴奋力的挣扎

    着,不过她娇弱的身躯又怎能挣脱开来呢。

    「哈哈,给你来个爽的,」罗天说着双手分开就在眼前的翘臀,娇嫩的菊花

    暴露在了眼前。罗天两指并在一处,用力的捅向了肖娴的后庭,刚一进入,就感

    觉到了她后庭的紧窄,定是还未经人事。

    「啊,啊!」随着两根指头的扣弄,肖娴大喊着再次到了高氵朝。

    粗长的肉棒将她的小穴撑开,缓慢的浅浅抽插着,罗天嬉笑着问道:「肖仙

    子,这滋味如何啊?」见肖娴不搭理他,罗天也不甚在意,继续慢慢的抽插着。

    「嗯,」到了两次高氵朝的肖娴身体却更加的敏感了起来,「快些,」肖娴如

    蚊子叫般轻声说道。

    「什么?」罗天明明清楚的听到了,却故意大声问道。

    「快,快些,」颤抖的声音此时已经清晰可闻。

    「好啊,」罗天说着加快了下身的速度,不过却依然浅浅的抽插着,近半的

    肉棒还留在了外边。

    「啊,再大力些,」

    「肖仙子可是要我大力些肏仙子的淫穴?」

    肖娴的神色稍微纠结了一番,闭着眼说道:「是,」

    「是何?」

    「是要你大力些肏我的淫穴!」肖娴说着感觉到了莫名的刺激,小穴也变得

    敏感了起来。

    「好啊,」罗天应着也加大了力度,如同之前一般用力的肏弄了起来。

    「啊,好美,啊,用力肏我!」肖娴愈发用力的撅起了翘臀,配合着罗天的

    抽插,淫言秽语一旦开了口便止不住了。

    肖娴的身体被扶了起来,双手撑在石壁之上,罗天站在了她的身后,双手伸

    到了她的身前,抓住了那一双让人爱不释手的爆乳。下身的肉棒自然也没有闲着,

    继续用力的抽插着身前的佳人。

    「再大力些,肏死我了啊,啊!」肖娴白嫩的肌肤上泛着红光,再次泄了出

    来。强烈的快感让她撑着石壁的双手的软了下来,上半身靠着罗天的双手支撑着。

    「嘿嘿,肖仙子满足了吗?」罗天没有缓下动作,嘴里淫邪的问道。

    「呃,呃。」肖娴的嘴里早已说不出了话,翘臀下意识的迎合着罗天的抽插,

    明显还未满足。

    灰白色的秀发被罗天束在了一起,抓在了手中,用力拉扯着让肖娴只得高仰

    着头,挺着前胸,另一只手用力的抓着她细腻白嫩的玉颈。

    「哈哈,肖仙子在我这里只有被肏成婊子的份,怎么样啊,爽不爽啊!」

    「呃,」强烈的快感还有窒息的感觉让肖娴悲鸣着。

    「肖婊子!老子肏死你!竟敢废我武功,还将我关在这里!看你这淫贱的样

    子,还想跟师弟双宿双栖,可笑啊,哈哈!」

    「呃!」听到罗天说到了陆文涛,肖娴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不过很快,想

    象着自己这下贱的样子被师弟撞见,他指着自己大骂荡妇婊子母狗,莫名的快感

    充满了脑海,肖娴到了强烈的高氵朝。

    收紧的小穴也让罗天再也把持不住了,硬挺的肉棒中射出了肮脏的精液。射

    完后的罗天再没有那嚣张的模样,默默的坐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肖娴如同被玩坏的玩具一般被丢在了一边,粉嫩的小穴被肏成了一个小洞,

    红肿的穴肉翻在了外面,玉颈丰乳上满是红色的指印,灰白色的秀发杂乱不堪,

    俏脸上也沾满了淫靡的口水。

    片刻时间,肖娴便站了起来,白嫩的肌肤上,小腹上黑色的印记显得格外显

    眼。

    挥手之间,罗天脖子上的锁扣自动解了开来,肖娴一把提起罗天,从这近百

    丈高的山洞中跳了下去。轻轻的落在了海边的大石之上,肖娴将罗天丢进了海里。

    五年之前,师傅苍元子受到这魔尊罗天的袭击,两人大战后皆身负重伤,两

    年内苍元子重伤不治,驾鹤仙去。而罗天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实力受到重创。

    得知苍元子仙去,罗天便差人送信上了苍云山,挑衅的话语让肖娴气急寻来。

    气急的肖娴中了罗天的陷阱,被他施下了道心种魔之法,修行的根本元婴上被种

    上了魔种。

    这魔种需每月喂养一次,每次需百人之血或是百人之精,亦或是修魔之人的

    精液。对肖娴来说只剩下的最后一个选择,还好罗天受创后并未恢复,不是她的

    对手,被她废掉了全身功力后关在此处。

    再有两月,魔种便会长成,到时若是无人可收复这魔种,必然会生灵涂炭。

    「时日应当够了,」

    微寒的夜风中,肖娴坐在海边的沙滩上,潮起潮落的海水冲刷着她的娇躯,

    身上的污迹被渐渐洗去。

    「长夜漫漫,肖仙子若是空虚寂寞,我倒是可以充实你一番,哈哈。」罗天

    向着肖娴走来,下身巨大的肉棒毫不遮掩,随着步伐抖动着。

    肖娴冰冷的目光望来,毫不在意的看着罗天。

    「得,当我没说,夜也深了,我要回去了。」

    「哼,胆小如鼠,也不知你这厮凭甚当上的魔尊。」罗天也不搭话了,坐到

    了肖娴的身边。

    「要肏便肏,哪这么多的废话!」

    一个多时辰过后,肖娴在山洞中穿好了衣服,御剑向苍云山飞去。想着夜里

    她主动寻欢,她的脸颊也不由的红了起来。

    罢了,反正下次便是他的死期了。

    肖娴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