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仙[](十三)_绿情仙路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绿情仙路 > 仙[](十三)

仙[](十三)

 热门推荐:
    作者:longlvtian

    字数:8516

    2019/12/31

    十三

    外头还闹腾腾的庆贺着战事大捷,民众们并不知甚正邪之战,只道是太子与

    几位王爷联手造反,今日已全数尽被镇压。

    而温暖的驿馆房间内,气氛却有些诡异。

    「清儿,」「哼!」

    慕容清双手环抱着胸口,坐在椅凳之上,侧着娇颜望着窗外,并不理会陆文

    涛。

    「夭夭!」「啊?」

    白夭夭躺在柔软大床之上,把玩着纤细的玉指,故作疑惑的应道。下身的玉

    腿交叠翘起,轻薄的裙摆之间,溪谷若隐若现,而陆文涛却也无心观赏。

    白夭夭这小妖女定然就等着看他笑话呢,要不然又怎会突然闯了进来,抱着

    他便是一顿乱啃,旁若无人的便开始宽衣解带。

    「清儿宝贝,」陆文涛走到了慕容清身后,环抱住了她的身体,在她的耳边

    柔声唤道。

    「坏人!」慕容清挣扎着恼道,显然有些被气得不轻。

    不过也确实如此,两人正当热恋之时,却被卷入了如此凶险的局中。万般凶

    险,苦难皆渡了过来,此时正是情热之时,却被人打断,还妄图插上一足。

    陆文涛的大手不知何时钻入了慕容清有些单薄的衣物里边,轻轻触碰着那未

    着亵衣的乳房。

    「别碰我,要碰你碰她去啊!」慕容清羞恼着将陆文涛得大手拉了出来,随

    手指着白夭夭便说道。

    「好呀,官人来呀,」白夭夭娇笑着轻掀起了薄被,一副扫榻相迎的样子。

    「不许去!」慕容清紧紧抓住了陆文涛的大手,嘴里轻声说道。

    「咯咯,」

    且不管白夭夭那边的动静,将慕容清搞定就可以了。

    「嘤咛!」陆文涛低下头来,便用力的吻住了慕容清,大手挣脱开了那并没

    多大力气的小手,在她的身上上下游走着。

    白夭夭躺在床上撇了撇嘴,明显感觉到了慕容清马上就要屈服在陆文涛的淫

    威之下了。

    果不其然,一番湿吻过后,慕容清早已分不清了南北东西,瘫软在了陆文涛

    的怀中。

    「嗯啊,师兄,」慕容清被陆文涛轻放在了床榻之上,这才迷离的睁开眼来

    轻声唤道。

    「清儿,我爱你,」说着陆文涛再次俯下了身子。

    「唔,我也,啊,爱你,师兄。」断断续续的话语从那正被肆虐的红唇中轻

    吐而出。

    而另一边,陆文涛的双手一路向下,慢慢解开了慕容清的衣衫,那美若白玉

    的纯洁玉体便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啊,」慕容清一声轻呼,绝美的俏脸之上满是羞耻的潮红。可玉首又被陆

    文涛牢牢按住,用力的吻着。

    下体传来了奇妙的感觉,柔软,湿润。若是细想必能想到是什么东西,可又

    怎能细想呢。

    快感一阵阵的传来,强烈的羞耻感让她不住的想要挣脱开陆文涛。

    「啊,师兄,不要啊,要泄了啊,啊!」

    终于挣脱开了陆文涛的慕容清却立马一声悲鸣,颤抖着身体也同时登上了极

    乐。

    「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呢?」回想起刚才的快感,慕容清的身体还有些

    颤栗,嘴里不住的呢喃道。

    而两人又怎会如此轻易的放过她呢,无意识之间,慕容清又被陆文涛抱在了

    怀中,那火热又熟悉的肉棒对准了她的小穴。

    「唔啊,」潮湿的小穴早已准备好了,肉棒刚一插入,身体便不自觉的上下

    动作了起来,紧张的身体也慢慢柔软了下来。

    「啊,啊。」刚经历过一番高氵朝的小穴变得愈发的敏感,抽插间小嘴不由得

    轻声呻吟了起来。

    「唔!」玉脸突然被一双柔嫩的手捧住,口中也钻进了一条细滑的舌头,随

    之而来的还有带着一丝丝淫靡味道的口水。

    想要抽回双手,却发现双手早已被陆文涛牢牢抓在了手中,小穴中的肉棒也

    挺动得愈发用力了起来。

    一双细腻的藕臂抱住了她,胸前颇具规模的乳房也正遇敌手挤压在了一起,

    再加上下身不停传来的刺激感,一下子便让她迷失了。

    慕容清缓缓地顺着陆文涛的动作上下起伏,那丁香小舌也伸出了口中,任由

    面前那人肆意吸允把玩。

    「呃啊!」身前的女子突然娇吟了一声,让慕容清不由好奇的睁开了紧闭许

    久的眼睛。

    画面正如她想象的一般淫靡,白夭夭的容貌也是极佳,看惯了萧娴还有自己

    的慕容清细细看去还是有些痴了,俏脸微红,散发出来的媚态更是她不可及的。

    嘴角银色的丝线连接着自己的嘴唇,向下望去,两对同样饱满的乳房挤在了

    一起,颇为壮观。

    再往下望去,她的丰臀竟坐在了陆文涛的脸上,看着她那痴迷的神色,定然

    是在做刚才她做的那番事情,一时间竟被惊呆了。

    「你也要来吗?啊!」白夭夭突然睁开了眼睛,淫媚的问道。

    「啊,不不。」

    「等姐姐好了就跟你换哦,」白夭夭也不待她答话,便又张口吻了上来,慕

    容清也如中了邪般没有避躲。

    陆文涛也听到了白夭夭的话,心中邪念一动,精准的找到了白夭夭那肿胀起

    来的阴蒂,轻轻咬住,舌尖来回舔弄。

    「啊呃,」白夭夭被陆文涛的突然袭击搞得双腿一软,瞬间便到了高氵朝。

    「小陆子今天有点过分了哦,不过看在妹妹的面子上就绕过了你。」白夭夭

    高氵朝后趴在了陆文涛耳边轻语道,说着便跪坐了起来继续与慕容清湿吻。

    小穴中的肉棒已经抽出,陆文涛的身体在下面动作着,想着接下来的事情,

    慕容清的身体紧张的僵硬了起来。

    「啊!」陆文涛的舌头要比白夭夭细滑柔软的舌头来的粗糙上许多,可同样

    带来的刺激也更加强烈。

    且不说陆文涛的十八般口技,白夭夭也放开了慕容清的小嘴,任由她肆意的

    呻吟着,小嘴也一路向下,向着下身去了。

    「不,不啊!」慕容清感觉到了什么,低下头望去,只见陆文涛与白夭夭正

    争相舔弄着她的小穴,强烈的心理刺激,再加上积累已久的快感,让她的灵魂直

    上云霄,小穴中的淫水也喷涌而出,喷洒在了两人的脸上。

    「姐姐,」慕容清矮下了身子,轻声唤道,面带歉意的凑了过去。

    「好妹妹,」白夭夭从小便独自一人,也没有师门姐妹,也没有闺中密友,

    喊出口来倒是有种奇妙的亲切感。虽前阵子与刘研认了亲,但终究没有同房姐妹

    来的亲密不是。

    慕容清一点点将白夭夭的脸上舔了干净,两人一番湿吻将那淫靡的液体分别

    吞进了嘴里。

    「陆师兄,」慕容清伏在了陆文涛的身上,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爱意,微张

    檀口,陆文涛也由着她如此侍奉自己。

    「咕唧,咕唧。」陆文涛的脸上沾满了慕容清的口水,让她愈发的羞涩,享

    受着温情的气氛同时,后边传来了奇怪的声响。

    「还可以,这样,」回过头来,慕容清便看到了白夭夭正伏在陆文涛的下身,

    卖力的吞吐着已久硬挺的肉棒,火热巨大的肉棒一次次没入白夭夭那樱桃小口中。

    慕容清羞涩的看了眼陆文涛,便与白夭夭一起下了床,声若蚊鸣般轻声说道:

    「姐姐,教我,」

    「唔,好啊,」白夭夭吐出了嘴里的肉棒,俏声说道。

    「首先,要张开嘴巴,将相公的阳物含进嘴里,注意要收好牙齿,不要刮到

    了宝贝,」白夭夭说着便张开了嘴,熟练得将肉棒含进了嘴里,慢慢得吞吐着。

    「来试试,」

    慕容清红着脸,看了看眼前的肉棒,又看了看正一脸期待的陆文涛,闭上了

    眼睛,张开了嘴。

    巨大的肉棒充满了慕容清的口腔,浓郁的淫靡气味扑面而来,让她有些不适,

    但看着白夭夭还有陆文涛满意的表情,似乎也没什么不适了。

    在白夭夭的指点下吞吐了一番,慕容清便将肉棒吐了出来,原本不适的感觉

    此时却让她感觉异常的兴奋。

    「姐姐,怎么样?」慕容清面色潮红的问道。

    「这个你要问你夫君咯,」

    「唔,夫君,」慕容清有些羞涩,不敢开口。

    「很好哦,清儿很棒。」

    慕容清羞涩低下了头,低声说道:「姐姐,然后呢。」

    「然后呢,就是要用舌头来服侍相公的肉棒,」说着白夭夭伸出了舌头,只

    见这舌头不时舔弄着陆文涛的龟头,不时又如同游龙一般在棒身上游转。

    「熟练以后,就要学会边吞吐,边服侍。」说着白夭夭便将陆文涛的肉棒吞

    进了嘴里,从她的脸颊上便能看到其中灵活的动作。同时看着陆文涛享受的神情,

    慕容清有些神往。

    「我来试试,」慕容清嘴里默默尝试了几番,便开口说道。

    白夭夭轻吐出了口中的肉棒,说道:「来吧,」

    肉棒入口,却已经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了,反而身体变得有些敏感了起来,

    按照心中所想的一般,慕容清慢慢的吞吐着肉棒,口中的丁香小舌也笨拙的侍奉

    着。

    「唔啊,」慕容清还不知如何调整呼吸,未过多时便喘不上气来了。

    「很好,」看着慕容清希冀的望着自己,陆文涛摸了摸她的头,柔声说道:

    「不过如果清儿不喜欢的话,也没关系的。」

    慕容清摇了摇头,便转头问道:「姐姐,还有吗,」

    「再就是比较困难的咯,如果你不喜欢的话,这个坏人逼你你也不要同意,

    姐姐站你这边,咯咯!」

    「我有这么坏吗?」陆文涛轻敲了下白夭夭的脑袋,带着笑意骂道。

    「哼,谁知道你呢!」白夭夭继续说道:「这个呢,叫深喉,就是把这根坏

    东西插到喉咙里边去,」

    「这怎么可以!?」慕容清看着白夭夭放在喉间的手惊呼道。

    「所以,这个坏人要是逼你,你别理他。」「不,不会的。」

    看着慕容清的样子,白夭夭也不由想起了自己,「好好好,不会,不会。」

    慕容清再次羞涩的低下了头。

    白夭夭熟练的将肉棒含进了嘴里,硕大的龟头直接顶在了她的喉咙口,微微

    放松喉咙,再用力的将肉棒向里边插去,只见那粗长的肉棒一点点没入了白夭夭

    的口中,直到齐根没入。

    「哦啊!」陆文涛舒爽的高呼出了声音。

    「唔,」未过多久,白夭夭便将肉棒吐了出来。

    几人这么一折腾,已有近一个时辰过去了,而陆文涛却还未发泄。

    「你们两个小妮子,把夫君我的身体当什么了,快快跪下给我舔鸡巴赔罪!」

    陆文涛故作气愤的站了起来,怒道。

    「是,夫君,」两女顺从的跪在了陆文涛的身前。

    虽是如此说,但陆文涛又哪舍得让娇妻跪在冰冷的地上,便用双脚垫在了两

    女膝盖下边。如此既识情趣,又贴心的夫婿让两女的爱意都弥漫在了脸上。

    只见白夭夭将陆文涛的肉棒含进了嘴里,熟练的吞吐舔弄着,慕容清则在她

    的指点下舔着那小半还在外边的肉棒,还不时将两颗肉蛋含进嘴里。

    待到白夭夭累了,两人便换过了任务,交替着侍奉着。又或是两人皆伸出丁

    香小舌,在肉棒上四处游转着。

    看着同样如花似玉的两名娇妻跪在身下,争相舔弄着自己的肉棒,陆文涛心

    中亦是无比的满足,可内心深处,依然还有着更加伟大的目标。

    「呃啊!」陆文涛感觉肉棒挤进了一处极为狭窄的地方,顿时一震。而看见

    身下那绝美的容颜时,就再也把控不住精关了。

    「唔!」慕容清惊讶又有些惊喜的将肉棒吐了出来,唇边还有着些许白浊的

    液体,倒也顾不上了。

    「啊,」白浊的液体对着慕容清激射而去,瞬间污染了整个面容,惹得她一

    声惊呼。

    而陆文涛又岂是厚此薄彼之人,微转身子,接下来的液体都扑向了白夭夭的

    俏脸。

    如此来回数番,两女脸上便被敷上了厚厚的一层白精,还有些顺着脖颈流向

    了丰满的乳房。

    「好妹妹,这可都是好东西呢,别浪费了哦,」白夭夭凑到了慕容清的身边,

    轻轻舔舐着她的脸颊,淫媚的说道。

    「嗯,」慕容清也乖巧地伸出了舌头,一点点的将白夭夭脸上的白精吸入口

    中,吞了下去。

    确实如此,陆文涛的阳精乃是纯阳之物,不论是对于采阳补阴的白夭夭,或

    是纯阴之体的慕容清都是大补之物,可两人如今的行为却与那些无丝毫关系,只

    是为了取悦眼前的男子罢了。

    -------------------------------

    这东魏的皇室一脉一直便是道教的信徒,这才将白云观奉为国教,而如今的

    皇上更是每月必御驾登山奉香,虔诚地听取白云观众人布道。

    虽终究未登大道,但也沾染了不少灵气,延年益寿,不在话下。虽已过天命

    之年,但每日依旧容光满面,遇事而不惊,处事亦不乱。或许这也是太子造反的

    原因罢。

    太子府已被查抄,一切与太子亲近之人皆已被处置,至于辅佐作乱的几位王

    爷,秋后算账也是后话了。

    而如今,闲置的太子府临时被交由正道联盟议事驻扎所用,六位掌门之人正

    在殿内商议着这后续之事。

    「妖宗宗主已授首,鬼门门主重伤,阴阳宗宗主下落不明,魔门魔尊已死,

    副门主大长老亦是有伤在身,六大渡劫高手无一可战。不若趁此机会,一具铲除

    邪教,诸位认为如何?」天一真人坐在上首,首先说道。

    「不错,我等四人虽皆是带伤之身,但若只是镇守一方,应当无碍。还有天

    山派大长老,神女门刘门主两大渡劫期高手压阵,必能一举得胜!」太武乃是剑

    修,年轻时便是气盛之人,被人压在大殿之内打了二十余日,心头怒火一时难以

    平息。

    「但魔门中人大多诡计多端,如今受创必然藏头藏尾,不敢轻易露面。」潇

    湘子皱了皱眉头,说道。

    「定然如此!」太武愤愤不平,多次的正邪大战他皆有参与,一旦邪教落入

    下风,便销声匿迹。

    「诸位,」在座的皆是长辈不说,还皆是渡劫期高手,陆文涛恭敬地站起了

    身来,说道:「在下倒有些想法。」

    天一真人也站起了身,说道:「陆师侄,不必客气,坐下说罢。」

    陆文涛点头示意,便与天一真人一同坐了下来,说道:「想必,各大宗门必

    然有相交较好的武林山门吧?」

    此事倒也不算什么秘密,各大宗门皆需要些后备人员,从茫茫凡世间挑选,

    倒不如由武林俊杰中选拔而来,外门弟子也是如此存在的。当然也有似苍云阁这

    般一脉相传的,弟子皆是由师傅挑选而来,一代代传承而来,像是五庄观便是如

    此。

    「不错,」天一真人也便点头应下了。

    「那敢问联盟中除却八大宗门外,其他门派呢?」

    「自然也是如此,还有些宗门修道与修武并不分家,当然大道不精。」

    「那邪教呢?」

    「亦是不差,」

    「那若是我们联合武林中的正道之人,将这世间翻个底朝天来,那邪教还有

    藏身之地?」陆文涛继续说道:「就算还有,既没了布道之地,再没了武林魔教,

    这邪教只会日益衰弱,又有何惧?」

    几人相视间面面相觑,显然被陆文涛的想法所惊讶到了。

    正道联盟共有山门三十余,弟子也不过万人不到,茫茫世间何止万万人,邪

    教中人有心藏匿自然无迹可寻,但再加上武林门派,更有甚者动用各国军士,不

    必征战,只是寻人又有何妨呢。

    「阿弥陀佛,陆施主一言惊醒众生,我佛门入道之人不过百余,可寺庙遍布

    世间,僧人无数,皆可为联盟所用。」

    「多谢方丈,可有言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虽我等修道中人视钱财如

    粪土,可武林中人并非如此,我等还应立个章程,赏罚分明,再公布于众,也不

    枉他们尽力而为。」

    「不错,」正道联盟之内便是如此做得,天一真人立马便应道:「三日内,

    我便让门下立下章程,诸位便以此为证。」

    从太子府出来后,陆文涛独自走在了路上,脑海中思索着:「何为正,何又

    为邪?」

    此次邪教集四宗之力设伏围剿他们,无论是正邪,或是敌我,此次反击皆是

    必然之事,但若是未参与其中的宗门呢,又该当如何?

    不知不觉间,陆文涛便回到了驿馆之中,在房内继续思索了起来,脑海中略

    有思路,但又有些模糊,似有些不属于此生的记忆显现。

    ----------------------------------

    窗外的光线愈发黯淡,而喧嚣尚未停歇,此次大捷不仅大赦天下,还解了洛

    阳七日宵禁,举城欢庆。

    「小陆子!」「夫君,」两女归来,白夭夭又恢复了娇蛮的模样,而慕容清

    则眼神有些闪躲,羞声轻唤道。

    大大小小的包裹从白夭夭的须弥空间中取了出来,放在一边堆成了一座小山。

    「清儿,怎么啦?」看着白夭夭正对着大小包裹努力的样子,陆文涛笑着轻

    唤了声慕容清。

    「啊,夫君,没,没事。」慕容清脸色微红,低下了来惊慌的应道。

    「呵,」陆文涛看着慕容清的样子不由得走了过来,将她抱了起来。

    「夫君,唔,」

    慕容清被放倒在了床上,娇嫩的红唇被陆文涛大力吻住,大手也开始在她身

    上上下游走了起来。

    「啊,」「嗯?」

    很快,陆文涛的大手便从慕容清的裙底钻了进去。果然,裙底并没有亵裤的

    痕迹,反而湿润的泥泞不堪。

    陆文涛将慕容清轻轻抱起,让她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潮湿的小穴隔着裤子

    坐在了他的肉棒之上。

    「今天在外面做什么了?」

    陆文涛的大手隔着丝裙抚上了慕容清的丰乳,柔软的触感传来,里边果然没

    有胸衣。

    「只是,与白姐姐,逛了会儿市集。」

    「只是逛了会儿,便成了这样?」

    「不,不是,」

    「那还做什么了?」

    慕容清也未答话,俯下了身子,向陆文涛索吻。

    「咯咯!」两人的身边传来了一声娇笑声,直将慕容清羞得将脑袋埋进了陆

    文涛肩头。

    「小陆子你可别逗清妹妹了,她可不就是想问你是不是个绿毛龟咯!」

    「咳咳,」

    「清妹妹,夫君也跟你说过呢,我可没骗你哦,」

    「真的?」慕容清从肩头钻了出来,眼神中一丝担忧,一丝羞涩,还有一丝

    欣喜。

    「嗯!我怎么会骗你呢?」

    「今日,除了我跟白姐姐,还有几个俊俏的男子同行。」慕容清撑起了身子,

    看着陆文涛的脸色说道。

    「几个?」陆文涛眼神中异样的光彩也没躲过慕容清的眼睛。

    「七,七个。」

    「那你们做什么了?」

    「没,没做什么,白姐姐只说是下人,替我们拿着包裹。」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便去了酒楼。」

    「用了晚膳?」

    「嗯,在一个雅间里,然后白姐姐,就问我,说,师兄有没有告诉过我他的

    秘密。」

    「什么秘密,」

    「就,就刚才说的那个。我就说有。」

    「然后呢?」

    「然,然后,姐姐就让他们服侍她用膳,还差了个书生服侍我,」

    「哦?怎么服侍的?」

    「就,就是替她吹凉了,递到她口中,还替她,按摩,扇风,后来,」

    「后来呢!」

    敏感的下身感觉到了身下异样的火热,慕容清也有些迷乱了起来。

    「后来,他们便越来越放肆了,饭菜酒水都嘴对嘴送进姐姐嘴里,还替姐姐

    按摩那种地方。」

    「这里?」陆文涛的大手开始轻揉起了慕容清的娇乳。

    「嗯,还有。」

    「这里?」陆文涛的手又伸向了她的裙摆。

    「嗯,」

    「你个小妮子怎么光说我啊!」旁边的白夭夭一听不太对劲,连忙说道。

    「哪,哪有,」

    「那那个书生都怎么伺候你了?」

    「没有伺候,我,我自己用的膻。」

    白夭夭又听不下去了,问道:「那你有没有解开领口?」

    「那,那是热的。」

    「奶子都露在外面了,还热的?」

    「哪有!」

    「那你说那李风浪看到你的宝贝没?」

    「应,应该没有。」

    「还没有,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故意把勺子丢地上的?」

    「不是,我看到他们用嘴给你喂酒水的时候吓的,」

    「哎呦!小妮子,」白夭夭走了过来,说道:「那他在下面捡了快有一盏茶

    功夫的勺子?」

    「唔,」慕容清无话可说,只得将脑袋躲进了陆文涛怀中。

    「那家伙的手上功夫不错吧,一盏茶时间就让你的小溪谷漫水了?」

    「没有,用手,他没有碰我。」

    「那就是用那勺子掏的水咯。」

    「唔,」

    「你这个小暴露狂,让你师兄好好满足你吧,」白夭夭替陆文涛解下了长裤,

    只见下身之处早已湿透了。

    一柱擎天的火热肉棒顺畅的进入了那湿润的溪谷,让慕容清顿时身体一颤。

    白夭夭见状褪下了身上的衣物,与慕容清面对着面,跨坐在了陆文涛腰间,

    双手抱住了慕容清,便向她吻了上去。

    「唔啊,」迷离的慕容清被白夭夭抱着上下动作着,嘴里的小舌头也早已被

    她擒住,肆意舔弄着。

    陆文涛的双手用力的抓住了白夭夭的乳房,手心手背被同样柔软的乳肉夹在

    了中间,舒爽至极。但两女同时坐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无法用力的挺动腰肢,只

    能让两女自己动作着。

    「白姐姐,唔,」慕容清美眸微睁,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双手用力的抱住

    了她,呢喃唤道。

    感觉到了慕容清有些情动了,白夭夭的小手便顺着她的美背一路向下,来到

    了两人交合之处。

    「啊,姐姐,唔啊,慢些慢些!」

    纤细的玉指拨弄着那娇嫩的红豆,与陆文涛带来的感觉完全不同,让慕容清

    不由惊呼道。

    「唔,姐姐,我要到了,啊!」

    随着慕容清的惊呼,白夭夭用力的将慕容清的身体向下坠去,肉棒贯穿了她

    的身体,也让她同时到了绝顶高氵朝。

    慕容清美眸一白,竟被肏晕了过去,身体软软的向后倒去。

    白夭夭也顺着慕容清的身体伏了下去,压在了她的身上,两人的玉腿交杂在

    了一起,美不胜收。

    「小陆子,这两天可替你好好伺候了一番你的小师妹哦,是不是要奖励一番

    奴家呀,」

    「那要小的如何伺候娘子大人呢?」

    「今日就由你的小鸡巴随意服侍下好了,明日我可要去找我的奸夫们了!」

    「好啊,那小的便来了。」

    「来吧,啊!」

    陆文涛站在了床边,双手抓住了白夭夭愈发丰满的翘臀,那粗如儿臂的阳根

    便径直突入了那不知经历多少人依旧紧窄的小穴。

    「在下的小鸡巴可让娘子大人满意?」白夭夭的惊呼声让陆文涛有些意气风

    发,得意的问道。

    「还算行吧,肏过我的人里,能排进前百了,嗯,」白夭夭强忍着快感,故

    作平静的说道。

    「哦?」陆文涛瞬间便激动了起来,肉棒也涨了几分,卖力的挺动了起来。

    说说倒是容易,可像陆文涛这般天赋异禀之人天下又能有几个呢,陆文涛也

    知白夭夭痴迷淫事,奋力挺动下竟没过多久就将她送上了高氵朝。

    「娘子大人,可还满意?」陆文涛缓慢的抽插着,让白夭夭享受着高氵朝带来

    的余韵。

    「还不错,可有前九十了。」虽然身体十分满足,可白夭夭也知陆文涛的癖

    性,便略带讥讽地说道。

    「好的,那小的便继续努力。」

    「应当的,啊!」

    两人便斗着嘴,便疯狂的交合着,约莫有过了半个时辰,陆文涛将白夭夭送

    上了足足四次巅峰,终于让她求饶了。

    「夫君大人,奴家错了,啊,夫君大人的肉棒最厉害了啊,饶了我吧,」

    与其他人交合,更多的是心理的刺激,那种堕落,淫荡的感觉充满内心,让

    人性奋不已,但与陆文涛交合,身体都被肏弄得承受不得,不由地求饶道。

    「这就对了嘛,」陆文涛又用力抽插了两下,便将肉棒抽了出来,娇嫩的小

    穴已经红肿了起来,周遭满是白色的泡沫,流出的春水也在抽插间干涸了。

    「夫,夫君,」感觉到了自己的后庭正在被大手轻轻的分开,白夭夭惊慌的

    唤道。

    「啊!」「前面受不得了,还有后面呢。」

    陆文涛腰肢一挺,润滑的肉棒便一点点的进入了白夭夭的后庭之中。

    陆文涛的抽插也不似之前那般狂风暴雨,变得缓慢而又有力,每下突入都似

    顶到了白夭夭的心口,没几下子就让她感受到了快感。

    「嗯,啊,」「啪,啪!」

    昏迷有一阵子的慕容清醒了过来,耳边传来的呻吟声,与那一下下有力的撞

    击声音,让她一下就知道了正在发生什么。

    「唔,」慕容清笨拙的吻上了白夭夭,而激情之下,很快便熟练了起来。

    看着白夭夭的俏脸,想起这两日来她对自己的照顾,慕容清想到了些什么,

    笨拙的小手颤抖着向下伸去,来到了白夭夭的两腿之间。

    火热的温度还有那润滑的触感一下子就让慕容清明白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伸

    出小手轻揉了起来。

    「唔!」那红肿的小穴如何敏感,突然被娇嫩的玉指突袭,让白夭夭两眼一

    怔,差点便泄了身子。

    慕容清看着白夭夭的眼睛,小手继续卖力了起来。

    「唔?」慕容清的手指似乎碰到了空虚之处,陷了进去,有些疑惑的又伸出

    了一根指头,三根,四根。

    好奇的四根玉指钻进了白夭夭的小穴中,看着愈发兴奋的白夭夭,小手轻轻

    抽插了起来。

    「啊!」白夭夭哪受得住如此刺激,挣脱开了慕容清的小嘴,惊呼着泄了身,

    瘫软在了慕容清的身上。

    小手被蕖蕖春水打湿,也让慕容清反应了过来自己的手指在抽插的竟然是白

    夭夭的小穴,那陆文涛呢!?

    「啊!」慕容清探头望去,正好看到陆文涛的肉棒从白夭夭的后庭中抽了出

    来,通红的龟头显得那般硕大,狰狞的棒身上满是肿胀的青筋,显得那般可怕。

    「师,师兄,你怎么可以这,这样对白姐姐,」

    白夭夭对陆文涛的爱意早已充满了心里,阔别许久见他还是这般痴迷自己的

    身体,心里欣喜都来不及呢,哪会有什么想法,看着慕容清紧张自己的样子,心

    里有了几分异样的欣喜。

    「妹妹,这都是闺房之乐呢,旱道也别有一番风味呢,」白夭夭凑到了慕容

    清耳边,轻声说道:「要不要夫君也让你尝试一下,」

    「不,不要了吧,」话是如此,可慕容清看向陆文涛那娇羞的模样,想必也

    是迟早之事吧。

    「两位娘子,为夫可还没有满意呢,接下来轮到谁了呢?」

    看着陆文涛炙热的眼神,慕容清伸了伸脖子,说道:「我来吧!」

    「好啊!」陆文涛身子一沉,肉棒便对准了慕容清的小穴。

    慕容清又哪是正在兴头之上的陆文涛的对手,几百肉棍之下,便惊呼着到了

    高氵朝。

    「谁来?」

    「恶霸休要辱我妹妹,冲我来!」

    「好啊!」

    「坏人,快放了我姐姐,」

    「哈哈,好!」

    夜色已浓,春意满屋,姐妹二人奋力斗淫贼至深夜,最终两败俱伤,姐妹两

    人的喉咙都喊得嘶哑了,才让淫贼缴械投降,将一切赃物平分给了两人体内保管。

    -----------------------------

    齐国境内,人迹罕至的密林之中,一座矮山之内有一个庞大的山洞,山洞下

    更有着数条地道通向密林各处,此山洞正是魔门的总坛所在。

    「可恶,可恶!」一名中年男子坐在石凳之上,拍着身前的石桌大声喊道。

    「阴阳宗宗主白彦希!若不是此人背信弃义!我等五大渡劫期高手到场,何

    至于拖至那日!早就可将他们一网打尽!」一名白发老者站在一边,话语间满是

    阴狠。

    「还有那宇文辉与无名!罗天都已经死了多少年了,竟然还妄图阻碍我当上

    门主!此次计划万无一失,竟然还不愿意出手!硬要死守那耽搁了十几年的计划!」

    魔尊罗天在位之时,便定下了走向正面的计划,当时的魔门拥有魔尊罗天,

    大长老,副门主,再加上仅有罗天知晓的无名四名渡劫期高手,左右护法,剩下

    三大堂主,五名出窍期,再加上元婴期十数名,实力可谓是天下第一。

    原本试图一击击杀苍元子,夺回那燃血计划中唯一成功的萧娴,种下魔种,

    再用精血使魔种速成。入魔之后,便奉为魔门圣女,魔门弟子但与她交合,便可

    如同窥得真魔,实力大增,倒是便是与天下正道相抗衡,也无所畏惧。

    几大高手纷纷盯住了正道其余高手,由魔尊亲自动手,不料那老道虽修道不

    久,但实力强劲,且法宝秘术无数,竟与他斗得两败俱伤,到头来虽种下了魔种,

    但竟让他身上曾有的纯魔血裔消失殆尽,实力尽失,被萧娴藏于苍海山数年,最

    终身死。

    两人正是从洛阳逃脱的魔门大长老及副门主两人,此次前去洛阳,仅有他们

    两人与左护法带着些喽啰去了。

    「我道是谁在此大放厥词,」

    「谁!」

    一团黑影从外面飞了进来,浓郁的魔气充裕了整个山洞之中。

    「魔尊,罗鸣。」

    虽然在罗鸣身上只感觉到了出窍期的实力,不过那威压,那气息与罗天如出

    一辙,竟是真魔血裔觉醒了。

    一切的魔功对于真魔都是无用功,两人不仅奈何不得罗鸣,反而下意识地臣

    服了,这便是真魔的可怕。曾经的罗天便试图在萧娴入魔后,借用血裔的威压将

    她降伏,不料却被她所知,死于垂成之时。

    「我闭关几日,你们去将那女人带来见我。」

    刚刚还大放厥词的两人此时跪伏于地上。

    「是!」

    -------------------------

    来了来了,这章黄色搞完下章搞绿色,搞完准备完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