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番外一:初情记何非木1_男女那点事(丧家犬)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男女那点事(丧家犬) > 番外一:初情记何非木1

番外一:初情记何非木1

 热门推荐:
    我三十二岁的男人,一个在五光十色的黑道上却已经打滚了二十年,由一个小喽罗慢慢的爬上成为一个第一大帮派的暗帝,很多的男人都说我是一个极其残忍的变态,又有很多的女人说我是一个极其无情的人渣,但是我却是很不在乎他们对我的看法,为什麽呢?因为他们对我趋之若逾,男人是看上了我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财富,而女人却知道我不但能满足她们物质上的贪婪,还能满足她们身体上的空虚,

    没有一个很我上过床的女人不认为我不是一个好情人,但是她们也很惧怕我的抽身无情。

    当我对一个女人腻味的时候,我就会象甩破布一样的甩了她们,不管她们是死缠烂打还是威胁恐吓,那都是对我无效的,因为我没有兴趣了就是没有兴趣了。谁都不可以勉强我,哪怕是我的义父也不可以,但是有一天我却被一个女人,甚至於可以说不是一个好女人的女人从我身上偷去了一样东西。於是我拼命的拼命的想要要会我那被她偷走的属於我的重要东西……

    第一次我遇见了她,那时候她还是问帮帮主的情妇。一个目光看起来很贪婪的女人,但是眼神却怎麽看都是那麽的忧郁,顿时我的心就象被人用尖刀狠狠的刺了一下,很奇怪,没有痛楚,却只有麻木,於是我就忍耐不住的想要逗逗她,终於她落了单,我轻轻的走上前去,奚落道:“黝,怎麽今天乐大帮主带出来的美女这麽幼齿啊。”

    但是没想到的是,那个叫陶砉的小娼妇,回过头来并没有对我微笑,而是努力的想要隐藏她那对我很是讨厌的目光和感觉,甚至於她在和我跳过舞後还要偷偷跑到角落去擦拭她那被我抚摸过的手,这真是一个很有趣的发现,渐渐的我在舞会上看到,她的这个洁癖不但在我身上会显露出来,而且还会在我们问帮的帮主乐为席的身上,那个她的大金主的身上,

    这真是勾起了我想要她的欲望。

    是的向来都是女人来倒贴我,我从来没有主动去想要一个女人,甚至於是觉得一个女人会有多麽的有趣,而这个女人却给了我一个其他女人都没有的感觉,媚到每一层皮肤,却冰冷到骨子里,多麽的可笑啊,一个游走於花丛的女人,却被一个交际花给迷去了心窍。当然这些是後话,於是我对她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而我的好兄弟乐为席却是早就看出了我的想法,於是很是爽快的就将这个女人给了我,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突然发现自己也是很喜欢她的,也就这麽糊涂的就将这个女人交到了我的手上。我很是好奇这个女人居然能表现的那麽的平静没有忧伤也没有喜悦,更没有怒骂和撕打,平静的叫我十分的好奇。

    那一天我把她带回了我的家,也就在那一天我和她上了床,不可否认,这个女人的身体真是很吸引我,但是没过多久,这个该死的女人却又在一个宴会上去勾引那个已经差不多将她遗忘的乐为席,我还真不知道她是打的什麽主意,但是有一点我是骗不了我自己的,那就

    是我爱上了她,一个做交际花的女人,但是没有多久,我就发现她不单单是一个高级的妓女那麽简单,原来她是陶蓟布在我们问帮的一颗棋子。

    哈哈,我突然想到自己还真是可笑,一个混迹於脂粉堆的浪子,却被一个演技异常蹩脚的小娼妇给摆了一道,於是我就萌生了想要报复她的念头,想要报复她不单单是她欺骗了我,又或是对问帮有威胁,主要是她从我这里偷走了一样我最宝贵的东西,然後装做很不在乎的将它狠狠的践踏、蹂躏,还要装做很无辜的样子在我面前,对着浑身血淋淋的我耻笑着。

    宴会上我尾随着她和陶蓟到了三楼,亲眼目睹了她对陶蓟的勾引,也看出了陶蓟那个明明对她有情,却还是死不承认的样子,同时我也亲眼见到了她和陶蓟那忘我的水ru交融,那种她在我身边看不到的投入。看到这里我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墙面,以至於流血而不自知,但是这件事情却还没有完,这个女人到底招惹了多少男人,我那被她偷走的东西该怎麽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