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3-4_出差(全本及续集)_笔翠小说

3-4

 热门推荐:
    第3集

    研讨会过后,我又回到研究生那种枯燥无聊的生活,天天除了上课之外,打

    打电动、上网聊天、抓写真,偶而做做研究、写写报告,真的是怎么糜烂怎么过

    。

    那天要分手前,我曾鼓起勇气跟她要电话地址,以后好去找她,可是她却只

    有给我一句话:“有缘自会再相逢”,说什么也不给我其他讯息,我只知道,她

    是在比我更南端的大学唸书。

    我也曾经多次抽空南下,到她的学校去碰碰运气,但是始终无法找到她,我

    怀疑她是不是连在哪边唸书都是骗我的,可是看她的学姊唸的学校倒是如她所说

    。

    杨英,那个出差时的艳遇,也就像闪电般,一闪就过,不留痕迹。

    今年是一个暖冬,除了我到淡水出差的那三天之外,对于身处南台湾的我来

    说,整个冬天大部分都是穿着短袖,偶而才穿穿长袖或是薄外套,女生们当然抓

    住这大好机会,努力的秀出她们的身材美腿之类的,但是,都只能远观而不可亵

    玩,这让我时常回味着那天晚上,杨英压在我身上的感觉。

    我努力的从她那猛力撞击下的痛之中分离出女性身体的触感,然后加以放大

    ,反覆咀嚼。从昏暗的灯光下看到她的裸体映像中,仔细的增强影像,想从记忆

    的深处榨取任何一滴滴的细节,补足我映像中的画面。与她的二次见面、谈话,

    也不时的盘据脑海。

    外表上,我还是我,但是我知道,她已经在我的心中烙下了印记,无法磨灭

    。

    但是,如果就此结束了,那她永远只是个美丽的檞诟,成为我平平无奇的回

    忆中的一个小小山峰,在一大遍的平原中虽然显眼,但是却也是微不足道。“雄

    哥,偶们去垦丁玩玩吧!”志明跟我提议。

    “你秀逗啊?去垦丁?你不知道垦丁冬天有落山风吗?”我说。

    “就是要去试试看落山风的滋味嘛。”他说。

    “好好舒服的日子不干,你偏要去喝落山风,你是壳坏去了呦。”

    “嘿嘿,年轻人嘛,什么都要亲身去体验,亲身去尝试,这才有趣嘛。”

    我虽然中一直说不去,但是还是柪不过志明的攻势,连饭店都帮我定了,逼

    着我非去不行。我一方面无聊没事干,一方面也是被他说的心动,年轻只有一次

    嘛,就疯他一次吧!

    不过到了出发前三分钟我才发现,我被设计了!志明是跟他的女友花花一起

    骑一辆重机车,两人一路亲亲我我搂搂抱抱,天气再冷风再大也能忍受。

    而我一人单骑,跟在他们后面吃废气,吹冷风,当作万一他们的机车故障时

    的救护队,一天下来风景没看到什么,倒是第二次感觉到今年的冷。

    晚上我想到垦丁的街上晃晃,他们小俩口想当然尔的机会要好好的驱驱寒暖

    暖身,至于怎么驱寒暖身,不用我说你当然想得到是用什么方法了,你不会连你

    父母怎么制造出你这个猪头的方法都不知道吧?还不知道的人真是够猪头了。

    “ㄟ,雄哥,慢慢逛啊,回来顺便帮我们带点吃的跟喝的啊。”志明送我出

    门说。

    “你真是干~~得好啊!小心我下毒毒死你。”我说。

    “呵呵,雄哥别这样嘛,下次!下次我会帮你也准备一个,这次本来她的学

    妹也要来的,但是临时有事取消了,下次!真的!我不会让你失望....”

    我不想再听他那种没有诚意的乱开支票,也为了不让他精虫蚀脑,我迅速逃

    离他的口水攻击。

    走到街上我才发现,这么冷的冬天风又大,街上根本不似夏天时的热闹,一

    些像夜市的摊位,现在一个也没有,马路上冷冷清清的,除了路边几只流浪猫流

    浪狗还在垃圾堆中找寻食物,别说是游客,连个人影也没有,只有路边商店里的

    老板老板娘偶而以怪异的眼光看看我之外,没有人注意到路上还有我这个傻游客

    。

    唉,这种状况要我怎么混两个钟头再回去啊?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福华了,算了,到星际码头去玩一玩吧!

    进去之后,因为没什么人,玩了没多久就把有兴趣的都玩过了,一些太耗体

    力也不想玩,于是就到外边点了杯饮料闲坐。

    突然间,有人点了点我的肩膀。

    我回头一看,居然是杨英!

    “嘿,大色狼又见面了!”她说。

    “啊?”我愣了一下“那你呢?你算不算大色女。”

    “吼,我哪有色啊,不像有些人满脑子黄色思想。”她说。

    我耸了耸肩膀,两手一摊“没办法,有色女勾引我,我只好当色狼了。”

    “吼,愈说愈过分,你好色还是我的责任吗!”

    “当然!”我严肃的说“如果这世界上没有像你这样的美女,我才不想色哩

    。”

    “你...”她似乎被我严肃的外表所唬住,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这个色胚!你用这种话骗了多少纯情少女的心!快快招来!”她迅速的

    反击。

    “我是认真的!”我继续严肃的说,这话我说的可是真的很认真。

    “你...”

    “我很认真。”我又说。

    “你真的...真的..”她有点难为情的说不太出话。

    “我是真的真的很认真的..”我又加强语气的说“在骗你的!”

    “!”

    “哈哈哈”

    “哇!”“救命啊!”“别跑!”“噢!好痛!”“还跑!”

    一阵混乱,所有人都看着我们两个人。

    “停!”“停!”“噢!痛!”“停啊~~”

    我抓起她的双手,阻止她继续捶我。

    “停!为了你的形象着想,我们暂时休兵。”我偏了偏头,暗示她很多人在

    看。

    她也发现了,刚才她跟我吸引了多少人的注意力,因此也识相的停下来。

    “好了。”我说“不开玩笑了,停火了,ok?”

    “嗯,你给我记住!”

    我耸了耸肩,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其实我的内心在淌血啊!

    经过了这么久,居然能再次遇到她,心中的高兴是无法形容的,但是却又没

    有勇气说出真心话,说了出来还怕被拒绝,因此迅速转掉,这样的心情可是欲诉

    无门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我问。

    “我亲戚家在这里,我是来这边玩的。”她说。

    “喔,这么巧,我也是来玩的。”

    “呵呵,是啊,真巧。”

    “坐坐吧!”

    “嗯,好啊,你在喝什么啊?咖啡吗?”她问。

    “是啊,你也来一杯吧。”

    “好啊。”

    “上次我们也是喝咖啡耶。”她愉快的说。

    “是啊,不过口味不同。”我说。

    “口味不同?”她疑问“你不是跟我都喝一样吗?”

    “不同~”我故意拉长尾音“你喝的是温暖的热咖啡,我喝的是冰冻咖啡,

    那味道可不一样。”

    “吼,你好小气喔,还记仇。”

    “不然怎么说。”我笑笑的说“喔~不然这样说,我喝的是粉味的咖啡,你

    喝的是friday的咖啡。”

    “哇!说你色你还不承认,你现在不打自招了吧!还喝粉味的哩。”她说“

    嗯,不对不对,你是把我当作卖的喔?!”

    “啊?”我也一愣“绝无此意!纯属意外!”

    “哼。”

    “好啦好啦,不然你把我当牛郎,是我陪你的不就得了。”

    “哼,我才没你那么色。”她说“嗯...不过你要是有诚意的话,给你一

    个机会道歉。”

    “是是是,您说。”我装狗腿。

    “明天早上四点,载我到佳洛水。”她说。“我要去看日出。”

    “啊!你又要我当挡风板喔?”

    “哼,看你的诚意喽。”她狡撷的说。

    “唉...,我好像不能说不喔。”

    “不行!”她说。

    “那,你还问我。”

    “我没问啊,我是命令你ok?”她笑着说。

    “好吧!谁叫佳人有约,要我挡就挡吧。”

    “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你到....”交代完明天见面的地点,她端着咖啡

    跟我道再见就走了,留下我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

    这到底算是我泡她还是她泡我?我也有点搞不清楚了,反正就这样莫名其妙

    的定下一个约会。明天天气.....会很冷吧!嗯....会出太阳吧!

    一大早,天还未亮,我就悄悄的起了床,静静的穿好所有防寒衣物,然后就

    出门赴约去了。

    她果然没有失约,远远的就看到她在路口等我。

    “嗨~~”她老远就跟我打招呼。

    “早啊。”我说。

    “快一点快一点,不然来不及看日出了。”她说。

    我们迅速的上车出发,目标佳洛水。不过才到龙蟠公园附近,就看到天已经

    微微的亮了,我怕还没到佳洛水太阳就先出来了,于是建议她就在龙蟠公园那边

    看,她却坚持要去佳洛水。

    “你骑快一点,一定来得及。”

    “小姐,落山风这么大,骑不快的啦!”我说。

    “不管,我一定要去佳落水看日出。”她赌气的说。

    “好吧,好吧,我尽快喽。”

    她一路上都抱得我紧紧的,这是第三次跟她近距离的接触了。

    这一路上我骑得有点东倒西歪的,一方面是风大,另一方面是她因为我不太

    能专心,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抱得紧,害我背部的感觉神经超载运作,占据了脑

    部的正常运作频宽,因此导致不够精神用再骑车上。

    不过这样有另一个好处,我愈是摇摆巅颇她愈是抱得紧,到后来我都分不出

    我是不是蓄意如此了。

    快到佳落水前要经过一座桥,我们就停在桥上,她搂着我看着旭日由海平面

    升起。

    完全不同于淡水观落日,或是玉山观日出,从海平面升起的太阳这是我第一

    次见到。不像在阿里山观日楼看日出,太阳总是在山陵先微微露出第一道光芒,

    从海平面升起的太阳仿佛是用跳跃的方式,一下子就跳出来,看不了多久就太过

    明亮,不得不收回视线。

    我想回头问问她接下来的打算,头才微微一转动,她却出声阻止我。

    “不准回头看我!”她说。

    “啊?”“为什么?”我硬生生的压下我的好奇心把头转回来。

    “没什么,你不要管。”她说。

    不过,毕竟靠得这么近,我隐隐约约感觉得出,她似乎是在哭泣。

    我并不想问她,毕竟才见没几次面,虽然曾经坦裎相见,但是她既然不要我

    看了,我还是不要碰这个钉子吧!

    过了好一会而,她才拍拍我的背,跟我说:“走吧!回去了。”

    我默默的掉转头,一路上安安静静的骑回垦丁街头。

    我带着她回旅馆吃早点,她红着眼睛一语不发,安安静静的吃完早点,当我

    跟她回到我跟志明、花花下榻的房间时,这才发现志明跟花花这小俩口,居然一

    大早就不见了,床头柜上一张便条纸,只说她们今天另有安排,要我自己好好玩

    。

    “天啊,真是有异性没人性,把我当作什么了。”我抱怨着。

    “怎么了?”她站在门口旁问我。

    我跟她说了说情况,“看来今天只好跟你约会喽。”我开着玩笑说。

    “约会?”她有点疑惑的说。

    “你...喜欢我吗?”她又问。

    ‘天啊!这算什么问题,白痴也知道我喜欢你,难道就你不知道?’这样的

    话我当然不能说,我说“嗯,喜欢”简单明了,又有诚意。

    “多喜欢?”她又问,一边靠过来。

    “很喜欢...非常喜欢。”我觉得我有点脸红。

    “真的?”她说完已经坐在我身边,“没骗我?”她几乎是靠着我的耳朵说

    着话。

    “嗯,我微微倾斜身子,半转过身面向她。

    “那你....想不像跟我...做..爱..”她又靠上来贴着我的耳朵

    说。

    我耳朵像是爆起了一声惊雷,‘做爱!’

    我没来得及思考,更不可能说要不要想不想,她已经整个人趴在我身上,我

    们两个人就一齐滚到床上去了。

    我反射性的抱着她,亲吻起她。她温热的唇舌与我的相交缠绕,她的手在我

    身上到处探索,四处游移,我则是一转身,把她侧压在床上,一手支撑身体,另

    一手从她的背转到腰际,在往上到她的腋下,最后停驻在她的胸口,她丰满的胸

    部在我的手中起伏。

    我轻轻的慢慢的收拢手指,女性双峰柔软而有弹性的绝妙触感,像一股电流

    一般闪电灌入我的感觉神经,毛衣底下的胸罩,每次我稍稍揉捏一下,它便微微

    的离开她美妙的乳房,不知道我这样子按摩了多久,第一次如此掌握女性乳房的

    我,也似乎可以感觉出在衣服底下,双峰上的那一点小小微微的突起硬块。

    ‘她是不是兴奋了?’我想,书上不是都说,女性在兴奋的时候乳头会变硬

    吗?

    我的心跳急速的跳动,全身都热了起来,我贪婪的吸吮她的唇她的舌,双手

    不断的在她身上摸索,她胸部的手感,臀部的曲线,她的腰、她的背、她雪白的

    颈、肩,我仔细的一一摸索。

    她也是与我相似,两人同时互相吸吮的力道大的惊人,滋滋做响。她的手时

    而抱我时而抚摸我的脸我的胸。

    她开始脱我的衣物,第二次对我下手,似乎是驾轻就熟,很快的把我给脱光

    了,我迷迷糊糊的就这样被脱光了。

    对于她,我却犹豫着不敢下手,她似乎知道我的犹豫,自顾自的脱下她的衣

    物,毛衣、长裤、卫生衣等一一脱去,只剩下了贴身的内衣裤了。

    她穿的是有着很漂亮的蕾丝边的白色棉质内衣裤,胸罩包裹着她丰满的乳房

    ,挤压出一条颇深的乳沟,她年轻女性独特的光滑肤质晕染着勾人的光彩。下身

    的棉质内裤包裹着她浑圆的臀部,尤其是她跪坐在床上,一条完美的曲线从头颈

    、肩、背通过腰部,绕过臀部消失在她大腿小腿的交叠处。

    “你...不帮我脱吗?”她略微腼腆的问。

    “喔..好”我笨拙的回答,但是我知道,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为异性脱下贴

    身衣物,如果我错过了这一次,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幸好她细心的为我保留了着

    个机会。

    我绕到她的背后,试着解开她的背扣,手指不可避免的碰触到她的背,好滑

    好柔的触感。

    我解开的瞬间,反到犹豫了起来。

    “你...确定吗?”我问了极为愚蠢的一句话,但是我非问不可。

    “嗯”她轻轻点了点头。

    我这才放开手,然后轻轻拉开她的肩带,往前,松手。

    裸背、粉颈、秀发,光这些已经够让人心炫神驰了。

    她双手抱胸躺了下去,然后微微的抬起臀部,示意我继续下去,我伸出手去

    ,指尖轻轻扣着她内裤的上缘,我竟然觉得我的手在颤抖。

    她微微闭上的双眼一定也在看着我吧!

    我心一横,手上用力,迅速的脱了下来。

    震撼!激动!感动!兴奋!

    这都不足以形容我这时的感觉,内心的激荡,热血狂奔,都非言语可以形容

    ,写真、a片看得再多,也比不上亲眼近距离的看到,她完美的躯体,就在我眼

    前开放。

    她放开手朝向我伸出来,我看得呆了,似乎是过了一世纪之久,我才呼应她

    的招唤,趴在她的身上,抱起她,给她深深的一吻。

    她丰满的乳房在这样的压迫下,紧紧的贴在胸口,一种前所未有的触感,透

    过全身的皮肤,浪潮般的涌入,占据我所有的感觉。

    我的分身也被我两所夹,委屈的夹在我跟她的下腹部。

    “你的那个...。

    她大概是害羞吧,我这么想。

    “好吧,待会儿我去找你,你在哪边?”我问。

    “嗯,不了,我找你吧。”她说。

    “啊?这样喔”我犹豫着。

    说来奇怪,我真怕她又消失了。

    她看出我的犹豫,又说:“放心啦,我一定找你。”说完不给我反驳的机会

    ,头也不回的走了。

    “嘿嘿,雄哥你是真人不露像喔”志明在她走后说“什么时后?怎么认识的

    ?快快招来”

    “这个嘛,你请我吃饭,我就跟你说。”

    “好!没问题,这顿我请!”

    说说笑笑的,三人走向餐厅用餐去。

    吃完饭我也把杨英跟我的故事说的差不多了。

    “真精彩”志明说“可以拍电影了。”

    我耸耸肩无话可说,因为真的太离奇了。

    “不打扰你们了,下午我跟我老婆自己去玩,你好好陪你的佳人吧!”志明

    说。

    “当然,有胆你跟来试试。”我笑着说,这时候的我真是得意极了。

    “喝,有异性没人性重色轻友的大色鳖,我们很识相的ok?”

    “走吧!别耽误人家的约会了。”花花拉着志明就走。

    “喂~别忘了付账啊!”我说。

    “放心放心,说这顿我请的....”志明边说边被花花拉远了。

    目送她们两离开,正好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过,志明跟花花不知道说了什么,

    花花抱起志明猛亲,这小子还真有一手,把花花这个大美女哄得服服贴贴的,我

    有机会可要跟他多学学。

    我叫了杯果汁,继续待在餐厅里等着佳人到来,只是没想到,杨英她这一去

    竟然没有再回来!

    我等了一个下午,到了晚上拜讬志明在一楼帮我看着,我再骑车出去找,但

    是,无论我如何找,到处问,始终找不到她的人,问不到她任何一丁点讯息。

    我,又被骗了。整整两天,始终没有她的讯息,我只好带着无限的疑问与遗

    憾离开垦丁。

    第4集

    从垦丁回来之后,我失神落魄的过了好久,我不知道我该如何想,我跟她算

    是一夜情吗?我不知道她是如何想,但是对我来说答案却否定的。

    深知内幕的志明跟花花并没有为我到处宣传,但是私底下却老是笑我,说我

    被当作‘活体情趣用品’,还是‘可抛弃式’的最新环保产品,耐操好用又好骗

    。

    对于这样的取笑,我也只能苦笑默认。的确啊!连我自己都会这样想,何况

    是别人呢,但是在我的心底却有一个声音,这声音虽然小但是却很坚定,她说:

    “我一定会找你”我相信她。

    这次,我并没有再南下找她,也许是赌气吧!反正是她说她要来找我的,害

    我在垦丁“你居然问我是谁!?”

    “你说过你长大以后要娶我的喔!”

    “啊!?不会吧!宜静?”

    “呵呵,想起来了喔。”

    “你是宜静?!”我反倒吃惊了。

    “是啊,你也太离谱了吧!我家离你家才不过五十公尺,你居然可以忘了我

    。”

    “你...变得好多...好漂亮!”我说。

    的确,眼前的宜静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

    我脑袋里几乎快要遗忘的角落里,关于宜静的部分又鲜活起来。

    宜静是我的邻居,她家离我家直线距离不到五十公尺,但是那只是空中直线

    距离,实际上是座落在不同的路上,从我家的后阳台可以看得到她家的后阳台。

    她跟我还是小学同班同学,中学同校,高中我唸和尚高中,她唸尼姑女中,

    从此很少再见面,上了大学之后,我更是从未见过她,倒是双方的家长们时常往

    来。

    我确实说过长大后要娶她,当时我只有六岁,是在玩家家酒的时候说下那样

    的话,亏她还记得。

    最后一次见到她已经是好几年前了,当时她满脸青春痘,干干扁扁瘦巴巴的

    身材,完全与现在眼前的大美女连不起来。

    她穿着一见大红色的外套,红色长裙米白色的毛衣,脸上略微话了淡妆,黑

    白分明水汪汪的一对大眼睛,这是唯一可以让我确认她的身分的标记。那一对会

    说话的眼睛,当年被我妈形容成迷死人不偿命,超级会放电的电眼,还是一样的

    让人一见就会被深深的吸引。

    我快速的上下打量着她,虽然她穿得不少,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她已经不再

    是当年那个干扁四季豆,现在前凸后翘皮肤好,五观分明脸蛋俏,标准的美人胚

    子。

    “谢谢赞美!虽然慢了点,但是我接受。”

    “ㄜ..”我有点不知如何应对。“喂~你发什么呆?”她说“想要追我吗

    ?”眨着她的电眼,还真是勾人。

    “啊~没啊!”我说。

    “没有!?太令人失望了,原来我对你还是没有吸引力。”

    我想起来,当年我几乎不把她当女生,呼来喝去勾肩搭背,完全是哥儿们似

    的。

    “啊..不是,你很有吸引力。”我说完又觉得不妥“不是,我是说..”

    “呵呵,你好好骗喔。”

    “....”

    “你来干嘛啦!”我发觉被她耍了,迅速回复以往对待她的方式。

    “啊,翻脸了喔”她不在乎的说“枉费我好心来请你去吃好料的。”

    “吃好料的?”我很疑问。

    “咦?你不知道你们全家都在我家吃火锅吗?”她讶异的问。

    “啊?是喔,难怪我都找不到人。”

    “天啊,你真是够离谱了,快点穿戴梳洗一下吧,你真是够邋遢了。”

    “喔,好吧,你进来等我一下吧。”

    “嗯,终于想到要请我进来了。”她趁机亏我。

    “不然你在外面等我好了。”我说。

    “嘿,你敢!”

    “我怕你这虎姑婆进来把我给吃了。”

    “嘿嘿,你还记得我演过虎姑婆喔。”她边说边从我旁边挤进屋里来。

    “记得,忘不了,不敢忘。”

    “呵呵,我还记得...”

    “停!够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要再说了。”

    “好,不说就不说。”可是她那一双眼睛不只会放电,还会亏人。

    当年幼稚园时,她演短剧扮演虎姑婆,我被她的装扮吓坏了,整整一个月不

    敢跟她说一句话,后来这件事变成我的一大弱点,常常被她拿出来亏。

    “喂,有没有女朋友了?”她问。

    “没有。”嘴巴说没有,可是我却想起了杨英,她跟我算什么呢?

    “喔~,哪你打不打算实现你的诺言呢?”她问。

    “什么诺言?”我在房间里隔着房门大声问。

    “娶我啊。”

    “娶你?”我没想到她说的是这事。“你疯了喔。”

    “没啊,我刚刚跟男朋友分手耶,那你又没有女朋友,不是正好。”

    “你真是疯了,待会儿我带你去荣总外科去看医生。”

    “外科?我去外科干嘛?”

    “动开脑手术当然找外科啦,你这种症状看精神科已经来不及了,直接开脑

    ‘桥一桥’比较快。”

    “吼,你好毒!难怪没有女朋友。”她大声抗议“老天有眼,罚你没有女朋

    友。”

    “你看你,你这么凶我哪敢要啊。”我反击。“你前男友是不是被你给阉了

    ,所以才分手的。”

    “吼,你很过分喔,对一个淑女说这种话,人家可是有气质的美丽淑女呢。

    ”

    “是是是,你美丽,你有气质,你是淑女,请有气质的美丽淑女带我去吃好

    料的吧,我快饿扁了。”我换好衣服,准备好好吃他一顿。

    火锅果然非常丰盛,好料特多,加上一堆人在一起时气氛总是特别热络,因

    此也会特别好吃。

    “明雄啊,你有没有女朋友了啊?”宜静妈妈问。

    “没有,我长的那么丑,人又笨,谁要我啊。”天啊,又是这种对话。

    “唉呦,你哪里丑了,你浓眉大眼,一脸书卷气,身材又高又壮,谁跟你在

    一起是她的福气喔。”

    天啊,一段话可以说出五种与我身上特质完全不同的形容,真是够了,我知

    道我眉毛不浓、眼睛不大,一脸痞子气,身材又矮又肥,可以了吗。

    “哪里啦,我儿子就是只会唸书,也不会去交女朋友,以后只能找高科技的

    公司去当工程师,以后看谁要嫁给他。”

    嘿嘿,还是老妈厉害,几句话点出我会唸书,以后可是高科技新贵,前途不

    可限量呢。

    “你家宜静呢?不是有男朋友了吗?”老妈反问。

    “喔,刚刚分手没多久,现在我是自由身。”宜静说。

    “真的啊,那不是刚好,给我们家大雄当女朋友,以后嫁给他当我的媳妇啦

    !”

    “呵呵,好啊,他以前就说过要娶我喔。”她似乎是打趣的说着。

    “真的喔?大雄你真的说过喔?”老妈问我。

    “嗯。”

    “啊,那就最好了,待会儿你们就给我去约会。”

    “是啊是啊”宜静妈妈也这样说。

    “啊?”我张开口不知该如何说。

    “好啊,我们去看电影。”宜静笑着说。

    就这样,我没有反对的余地,吃饱了就早早的被赶出来,陪宜静去看电影。

    她选了一部好莱乌大卡斯的片子,看电影的钱当然是我出了。

    “老早就想看这部片子了,可惜我没钱看。”她说。

    “吼,你今天是故意陷害我,要我当冤大头请你看电影喔。”我说。

    “嘿嘿,你现在才知道,算你还不笨。”

    “哼,巫婆就是巫婆。”

    “喂喂喂,好歹我也个是漂亮美少女耶,陪你看电影你出个钱买票也不吃亏

    啊。况且是你妈妈要你请的,大不了你回去请款喽。”

    “哼哼,算你狠。”明知道我母命难违,这样设计我。

    “好啦好啦,快去买票啦,我去买零食。”

    结果,我的荷包再次失血,最后连买零食的钱都是我出的,因为她故意拖时

    间,东挑西捡,硬是ㄠ到我买玩票过去找她,在店员的怪异眼光下,由我出钱付

    帐。

    过这个年,我真是亏大了。

    电影看到一半,坐在左边的她竟然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原本是因为前面

    的人长得高,因此偏头靠在我肩膀看电影,没想到,居然看到一半就睡着了。

    我只好一动也不动的当她的临时枕头。

    最近不知道走得是什么运,似乎老是当人家的‘活体工具’,我又想起杨英

    ,那个与我有合体之缘的女生,她到底在哪里呢?

    “you must e bae.”电影萤幕的主

    角正好对女主角说这句话。

    靠再我肩膀的宜静动了一下,居然双手抱住我的左臂,我的手臂就靠在她柔

    软的胸部上,而手掌更是尴尬,正好停在她下腹部的地方。

    这下我整个人都绷紧了,一方面是因为女性柔软胸部给我的刺激,一方面是

    因为姿态尴尬,要是她醒过来了可是很难说的清楚,我到底该继续保持这样的姿

    势呢,还是小心的抽离呢?

    内心中的天使与恶魔开始了大混战,一边要我当个君子,不要占人家便宜,

    一边又说没关系,天降艳福不受逆天,况且是她自己靠过来的,不是你主动的。

    天使又说,天啊,你难道把从小到大唸过的圣贤道理都忘了吗,你怎么可以做这

    么无耻的事,快快回头是岸啊。

    ........@$#&?!...%@!!$#....

    两边势均力敌,我不知道该听谁的,但是手臂紧贴在她的胸口却未曾移动。

    因此,看来恶魔只要不输就是赢了!

    宜静又动了动,柔软的胸部更是包裹住我的手臂似的。

    碰!天使被恶魔一脚踢回天堂去了!

    灯光乍亮,原来电影结束了。宜静也放开我的手,伸伸懒腰,一副没事的样

    子。

    “ㄜ,演完了喔”她说“你的肩膀真好睡,你有没有偷吃我豆腐啊?”

    “ㄜ,我哪敢啊。”我说。

    “喔,那就好,走吧!”

    “嗯”

    天知道,该死的电影太早结束了吧!手机用户访问:m.heb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