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7-8_出差(全本及续集)_笔翠小说

7-8

 热门推荐:
    第7集

    这一天,我又无可避免的成为搬家公司兼地陪,专责帮杨英搬东搬西,张罗

    生活必需品,还好前两天已经帮宜静张罗过一次,现在可是驾轻就熟,一个早上

    就准备得差不多了。

    “喂,你那天为什么没来?”一直到中午跟她一起吃饭时才有机会问她这个

    问题。

    “嗯,想起来要问了喔。”

    “早就想问了。”

    “喔,真的喔,你那天等了多久?”她不答反问。

    “什么那天,我整整在那边找你找了两天!”我努力装出生气的脸,认真的

    说。

    “两天!真的喔,可怜的小呆瓜。”

    “是啊,我呆嘛,好骗嘛。”

    “呵呵,小呆瓜生气了。”

    “是啊是啊。”

    “跟你说喔,我跑去医院了!”她说。

    “医院!?不会吧?你怎么了?车祸?摔倒?”我忙问。

    “都不是”她说“你看我像是被车撞过还是摔断腿的人吗?”

    “那是为什么?这么严重,严重到来不及跟我说,就被送去医院住院?”

    “喂~,你很坏喔,你诅咒我喔!”她说。“我又没事,你干什么说我坏话

    ,诅咒我住院。”

    “耶?是你自己说的啊,你说~”

    “我说什么?”她气呼呼的打断我的话“我只有说我到医院去,我可没说我

    被送去医院喔!”

    “你!”我发现我真是太有想像力了,自己乱编故事了。

    “那你为什么要去医院?”我低声下气的问。

    “因为~~”她犹豫了一下说“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住院了。”

    “喔?谁啊?为什么住院?”

    “谁你不用知道吧,反正就是这样子,所以我失约了。”她闪烁的说。

    的确,我跟她也只不过见过几次面,上过床,但我算是她的什么人呢?我根

    本没资个深问,人家不说我有什么办法。

    “你别生气嘛,你生气蛮吓人的。”

    “我没生气。”我其实根本就是有气,只是无从发泄,也没有对象可生气,

    毕竟人家不是没原因爽约,也主动来找我了,我有什么资格追问人家的私事,我

    根本不是她的什么人,只是一个有一夜情缘的男生罢了。

    “还说没生气,耳朵又动了!”

    “没,你胡说。”我有一种被看穿的难堪。

    “呵呵,好啦好啦,对不起啦!是我不好,只是...我不想提他...”

    她的表情突然显得很忧郁,脸色都暗了下来。

    “哦”我忽然觉得似乎不该在此事上坚持,生气更是不成熟的表现。

    “哇!你好好骗喔!”她突然间大笑“哈哈哈”

    我又被耍了一次!真是的,可是看到她笑得那么开心,这次真的打从心底生

    不出气来。让美女取笑作乐是我这种丑男的天命吧!我真的这么想。

    不过,真的是骗我的吗?她的忧郁却是那么的深沉,真的是装的吗?

    自从两位女生跟我同住之后,我的生活改变程度比我预计的变化更大。怎么

    说呢,宜静真是温柔贤淑到极点,每天帮我跟杨英准备早午晚三餐,还一肩挑起

    打扫房子的工作,她说:‘不要吃外面的食物,不健康,家里面当然要打扫干净

    ,不然容易生病。’

    真是多亏了她,每天在外面兼差打工,居然还可以照顾我们的生活三餐,想

    想还真对不起宜静妈妈,交代我照顾她,反而现在是她照顾我。

    由于毕业在即,天天赶论文、写程式加上还是很喜欢玩game,因此,熬

    夜是家常便饭。可是自从两位女生进驻之后,跟以前比起来可真是差好多。

    先说杨英吧,她不用上课也不用上班,而且它也喜欢玩一些连线游戏,因此

    ,它不但弄了一条adsl来自己玩,连我也受惠不少,当别的同学们冒着寒风

    刺骨到实验室去上网玩连线游戏时,我却可以躲在家里抱着被子玩,偶而杨英还

    会抱着她的笔记型电脑过来我的寝室,同我一起上线打。

    天气冷的时候,她甚至就跟我包在一条被子里取暖。只是这样子我总是很难

    认真打好,男人嘛,很难不因此分心的。

    至于宜静,她简直是我的小天使一样,晚上熬夜有宵夜吃、有参茶喝,天气

    冷了会提醒我穿衣,下雨了提醒我带伞。有一次我去实验室,晚上要回家时才发

    现下雨了,正愁天气这么冷,冒雨冲回去淋湿了可不是开玩笑的,却发现,远远

    的一个熟悉的小小身影,正是宜静为我送伞来了。

    宜静因为打工的需要,因此常常有电脑使用上的问题会来找我,基于她这么

    ‘照顾’我的份上,我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帮她解决,把她教会,而她总是在我教

    她时帮我抓抓龙或槌捶背当作回馈。

    不过一个月后我跟杨英才发现,原来我们都被骗了!

    她竟然跟我们两个收伙食费跟清洁费!

    而我还比杨英多一条---营养费!

    天啊!早知道我就不让她帮我准备吃的帮我打扫,原来还是使用者付费的!

    但是杨英却大方得紧,二话不说,还主动多加五百,说她很辛苦做得好好,这是

    她应得的。我只好也是有样学样,乖乖的奉上工钱。

    不过,说真的,花那点钱,有人可以这样的照顾其实蛮不错的,一个月下来

    ,胃口早就被宜静给抓牢了,要我在吃外面的自助餐还真是吃不惯,天气冷的晚

    上总是期待着她的宵夜及热茶。

    杨英的背景,我一直不甚了解,只知道她是一个学音乐跟艺术的女孩,这跟

    我原先以为她跟她学姊一样是唸理工的差了十万八千里,那个它所谓的学姊,其

    实是她高中时候的学姊,她会跟她去淡水的研讨会,根本只是去玩,要不是遇到

    我,我要上台发表文章,她根本不会进去会场。

    难怪,我去她学姊的学校找过她,她的名字不对又不是唸理工,更不是那个

    学校的学生,当然怎么也找不到了。

    她是一个少根筋又浪漫的过头的人,常常突然抓着我要我带她去某个地方玩

    ,去海边看夕阳、文化中心喂鱼,或是更远的去泡温泉。反正常常都是有惊人之

    举,但是对于一些生活细小的事,却又有点智障。

    刚刚巧,宜静是个很细心的人,常常在旁边帮她打点,不然我看她可能洗澡

    连热水都不会开,洗衣服可以放半包洗衣粉,还是电费忘了缴,到了被断电了还

    当作停电。

    而她对于宜静之大方,也是少见的诡异,逛街买衣服一定不会忘了拉宜静去

    ,买了衣服饰物却从不让宜静出一毛钱。更不用说那三天两头拉着她跟我去吃好

    料的,直说宜静做家事太辛苦了,少作一顿饭吧,这顿她请这样的话。

    这又是另一个诡异的地方,她家似乎有钱的不像话,她每天吃吃喝喝玩乐不

    断,但是却不用打工赚钱,这其实也不算什么,但是问起她家的背景,她却是死

    都不说,被问得急了,她也只说:“我家有钱嘛,你们不用担心,我的钱不是抢

    的也不是偷的,反正我家跟你们没啥关系”像这样乱七八糟的话。

    似乎也因为这样,两个人感情好得不得了,简直跟姐妹没什么两样。两个人

    把我家当作她们家,我反而像是外人似的。

    大家可能都会猜想,我这样跟两个女生住在一起,一定有很多香艳的、火辣

    辣的、超级补的好画面跟好康的吧。

    没错!尤其一两个月后,天气转暖,两个女生一方面早已习惯这里的生活,

    另一方面简直把我当作空气一般,常常穿着薄纱式的睡衣,或是一些超级清凉的

    居家服饰,然后就在客厅看电视、喝茶、聊天,有时候睡衣较长时根本连内衣都

    没穿!薄薄的衣物跟本遮不了什么。

    例如有一次,她们两个就是穿着薄睡衣就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拿着副扑克牌

    在算命,真是要命喔!两个人都没穿内衣,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电视,哪有可

    能看得下啊!那睡衣不但是低胸的领口超大,而且两个的睡衣根本都是半透明的

    ,直接正面看大概都可以看得出乳晕阴部的阴影了,更不用说她们在地板我在椅

    子上,这般的居高临下,根本是一览无遗!

    当时我只能抱着抱枕挡在下半身,避免我的一柱擎天春光外泄,可是,这才

    是痛苦的哩!每天都是看得到吃不到,老二天天充血那么多次,只能靠五姑娘安

    慰,这样是多么的痛苦你可知道。

    眼中吃仙桃,心中如刀割。

    这就是我的真实写照。

    ‘男人天生就是有狼的性格’不记得谁说过这话了,反正他的意思就是男人

    天生就富有侵略性与征服性,另一方面也有流浪性,所以喜欢到处‘征服’女人

    ,一个换过一个,难以安定。

    对我来说,‘男人天生就有色狼的性格’,十个男人九个色,剩下的一个是

    特别色,色到不能再色的变态色。和尚不是男人,而太监则是死变态的色。

    这是我的金科玉律,也是奉行准则,因此我当然不能坐视她们两个对我的漠

    视。我一定要想办法突破的!

    好样的,就不要给我机会,我....

    ‘主人啊!机会是要自己创造的!’拿着叉子的小家伙突然冒出来说。

    ‘干!老子在想事,你吵什么吵,看我用平底锅把你扁到你妈妈都不认识你

    !’

    ‘主人,我没有妈妈啦!我是...啊~~~’

    ‘他*的!老子说的话你敢纠正!去死吧~~’这天,杨英很难得的弄来两

    瓶洋酒,要宜静跟我陪她一起喝,宜静准备了几样下酒菜,我们就一起在客厅喝

    酒聊天了。

    “今天什么日子啊?居然有酒可以喝。”我说。

    “耶?你不知道啊!”杨英讶异的说。

    “不知道啊!”我说“是什么日子啊?你的失恋纪念日?还是...嘿嘿你

    的失身纪念日”我故意用邪恶的语气说。

    “喂!你太离谱了吧!”杨英说“你居然不知道今天是静妹妹的生日!亏你

    还认识她这么久,我都知道了你居然不知道。”杨英一副就要一脚踹过来的狠样

    子。

    原来今天是宜静生日,我跟她从小到大,今天还是第一次帮她过生日哩,她

    们两感情这么好,难怪杨英会弄来了酒要帮宜静庆生。

    想想,我小时后还真的对宜静不太好哩,算得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人,

    我居然没帮她庆生过,没送过生日礼物,反而是每次我生日,最少她都会送我一

    张卡片。

    “那怎么没蛋糕?”我问。

    “有啊!我定好了,就等你这句话,拜讬你去拿喽。”杨英得意的奸笑。

    “啊?我真是多嘴。”我装做无辜可怜的样子。

    “呵呵,杨英你真是爱整他,大雄我陪你去吧。”宜静说。

    “嘿嘿,还是宜静好,走喽走喽。”我得意的斜眼对杨英说。

    “去去去,得了便宜还卖乖。”

    出到门外,原来下着毛毛雨,难怪杨英刚才匆匆进门时,头上还有些湿,看

    来她也不是故意设计我吧,大该是下雨不方便,要我有车的人开车去拿吧。

    取了车,跟宜静一起上了车,我突然想到,我还没有准备礼物呢!要送什么

    好呢?

    “大雄”

    “嗯”

    “你这是第一次帮我过生日耶!”

    “呵呵,是啊是啊”我尴尬的笑笑。

    “我都二十四岁了....”宜静出神的看着车窗外。

    我决定了,这次要送就送好一点的!

    一路不再有交谈,她只是默默的看着窗户上的水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记不记得,你曾送给我一个生日礼物?”临停车前,她突然又说。

    “啊?有吗?”我没帮她庆生过,何时送过她生日礼物了。

    “有喔,那时候才国小六年级,我同学要帮我庆祝生日,我刚出门在路口就

    遇到你”她出神的、淡淡的回忆着说“你遇到我,啥都没说,拿了一个易开罐的

    拉环就套在我的手指上,就说‘送给你’,然后就走了呦。”

    “我当时吓了一跳,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努力的挖掘回忆,可是实在想不起来。

    “结果,我后来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拉环是一个中奖的拉环,上面写着再

    来一罐!哈!”

    “你一定不记得了,可是我把它当作你送我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呦。”

    “啊?有这样的事喔。”我尴尬的说。

    “是啊,你什么都没送过我,但是就只送我一个拉环戒指,而他,什么都送

    了,除了戒指....”

    我知道他说的‘他’是谁,一时不敢接口,也不知该说什么。

    停好车,看看雨还在下着,于是要她留在车上看着车。

    我很快的取到蛋糕,临出门时看到隔壁店面,突然灵光一闪,我知道我要送

    什么礼物了。

    “哇!聪明聪明,还会买汽水零食,待会而可以调**尾酒喔。”杨英看到我

    们手提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时说。

    “那当然,凭我的脑袋宜静的智商,这么小的事哪值得您大惊小怪啊!”

    “呦~~,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房啦!”她怪声怪调的说。

    “静妹妹这是他付钱还是你付钱啊?”杨英故意气我的问。

    “呵呵,他付钱的啦!”宜静笑着说“也是他想到要买的啦!”

    “听到了没!听到了没!”我得意的说“狗眼看人低。”

    “妹,你真是不合作,没默契,不好玩。”杨英装出一副超级失望的脸。

    例行性的工作先做,点蜡烛、唱歌、许愿、吹蜡烛、切蛋糕,然后送礼物、

    拆礼物。

    杨英送的是一瓶高级香水,而我的是一盒首饰。

    “哇!大雄你大手笔喔!送了这么贵的东西。”杨英惊讶的说。

    没错,我送了一套完整的首饰,项炼、耳环、手链到脚链,整整花了我半个

    月的生活费。

    “可是,不对啊!怎么没有戒指?”杨英说。

    “嘿嘿,那还不是全部嘛。”我从我的口袋掏出另一部份。“另外一半是这

    个。”

    一罐易开罐!

    “喂,大雄~你搞什么啊?”杨英问。

    “你不懂啦!”我说“现在这个饮料有开瓶送礼喔!其中有一样就是金戒指

    喔!”

    “啊?你....”杨英似乎傻了。

    “哇!哈哈哈....”杨英接着狂笑。“你真是怪人一个,没钱买了就说

    嘛,装阔,哎呦~~快笑死了,哈哈哈....”

    不过,我知道宜静知道我的用意,因为她拿着易开罐发着呆。

    “还有喔。”我又说。

    “还有?”杨英止住笑问道。

    “要是她真的拉中金戒指,我就负责她的下半辈子,如果没人要就嫁我啦!

    ”我超级正经的说。

    “哇哈哈....”杨英笑得更厉害了“哇,受不了了,认识你这么久,现

    在才知道,你真是个怪胎耶!还是个冷面笑将!这种话你这么能这么的正经八百

    的说出口。哈哈....”

    “妹,快点!拉开看看!要是真的中了金戒指,我看他怎么办!”

    “不!”妹阻止杨英来抢易开罐“我不开!”

    “啊?”杨英楞了一下。

    “万一真的中了....我该怎么办?”宜静说。

    “ㄜ..哇哈哈....”杨英这下快笑岔了气了“听到没...我妹她.

    ..她不敢嫁你...不敢嫁啦....哈哈....”

    “嘿嘿嘿,不然你开!”我又说“要是中了换你嫁我!”

    “哇~~救命喔~我才不要。”

    ‘嘿嘿,我老早就想好了,宜静是一定不会开的,那我这一说你也不会开,

    这样我说的话就不用负责了!’我心底暗暗偷笑。

    接着我搬出调酒的工具,一个超大玻璃海碗、一根长汤杓,当场调了一大缸

    子的**尾酒来。

    谁都知道,把女生灌醉是最容易把女生骗上床的了,我酒量不错,有此机会

    哪会放过,频频对她们两个灌酒,东劝宜静多喝一口,西跟杨英干一杯。

    那个头戴甜甜圈的老学究,闻到酒味,早就醉得东倒西歪了,而长角的小家

    伙可乐了,酒对他来说正是兴奋剂,愈喝他是愈高兴。

    ‘老板啊!快快在灌一静一杯吧!你看她,在两杯,两杯她就一定醉倒了。

    ’长角的小家伙说。

    ‘不~~可~~以~~啊~~’似乎好像可能是那个老学究的声音吧,不理

    他!

    果不其然,没两下子,宜静的脸就红通通的,最眼惺忪好可爱!

    另一边,杨英说话也颠三倒四,前言不接后语,还频频找我跟宜静干杯。

    不过我也好不到哪里,喝了这许多酒,一个人要灌两个女生还是有点难度的

    ,很快的第一缸**尾酒喝光了,杨英又开了第二瓶要我再调一缸。

    ‘太好了!这杨英真是太帮忙了!一瓶灌不醉两个,她还多准备了一瓶’小

    家伙又说‘这叫做自投罗网啊!待会儿还不是一箭双雕,来个双响炮,恭喜主人

    啊~’

    “喝啊喝啊!宜静再喝一杯吧!”杨英说。

    “喔,好...”宜静已经在醉倒边缘了,不用再喝也撑不了多久了。

    “干杯!”杨英又跟我们干了一杯,宜静跟我都跟着喝了一杯。

    “好耶!好高兴啊!”杨英算是最兴奋的了。

    而我则是冷静的等待机会。

    “唔~~”宜静果然第一个倒下去。

    “唔~宜静醉了喔。”杨英说“大雄,你把她抱回去睡觉吧!”

    “喔,好。”得此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

    宜静趴在桌上,我从后面穿过腋下要抱起她,我趁杨英没注意,当然是顺势

    就是一把抓,满手握,好好的捞它一把。

    跟上次黑暗中比起来,这时候的宜静全身发热,隔着薄薄的睡衣强力的发送

    出来,又热又软,好棒的感觉啊!跟上次一样的香味,发丝在我的鼻端撩拨,熟

    悉的味道,说不出的好闻。

    扳过她的身体,刚刚被我抓过的酥胸,还隐隐留有几个红指印,透过低开的

    领口,我看见了自己方才的杰作,偷瞄一下杨英,她应该是没看见。

    我才把宜静抱回她的房间,刚刚在床上放好,杨英的叫声又起,害我还来不

    及多吃一点又要出来应付她,看来不先把她也给灌醉是难以得逞的。

    “喂,大雄,你别在里面偷吃我静妹妹的豆腐!小心我海k你喔!”杨英说

    。

    “呵呵,我哪敢啊,你是大姐大,我哪敢偷吃你妹的豆腐啊。”我陪笑的说

    。

    “不敢?你骗谁啊!”杨英邪恶的笑笑“那刚才为什么抓我静妹妹那一把那

    么用力啊?”

    “啊!”被她看到了喔!

    “啊什啊?男子汉大丈夫,敢吃就要敢认。”杨英说。

    “喔,是啦是啦!”我悻悻的说,看来这下很难吃到好处了。“你眼睛利害

    ,再来喝一杯吧!”我试图转移注意,看能不能把她灌醉。

    “嘿嘿嘿,你很贼喔!”杨英笑着说。

    “你别想把我灌醉了,好打我静妹妹的主意!”她又说。

    真是的,刚才看来她已经也醉得差不多了,现在怎么又这么精。

    “不行不行,我也快不行了,不能让你得逞!我想想办法...”

    “是是是,你慢慢想,先喝一杯再想吧!”我说。

    “唔,好,你也喝”她又喝下一杯。

    “啊!有了!这样看你还有办法欺负我静妹妹吗!”杨英突然说。

    “啊?什么办法?”我被她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

    “就是....呵呵...你过来一点...我跟你说...”

    我小心的靠过去。

    真的要小心!酒醉的女人也是一种可怕的动物,尤其是还没醉到睡着以前。

    “唔”“嗯”

    突然间,杨英欺身过来,一下子就把我推倒在地板上,然后趴在我身上,嘴

    巴对准我的口亲了下去。

    “你!?”

    “就是这个办法!”杨英得意的笑着说“我先把你给榨干,看你怎么还有精

    力找我静妹妹!”

    天啊!酒醉的女人果然是危险的动物,尤其是杨英这种常常似乎少根筋的女

    人,酒醉之后想出的事情竟是这么的匪夷所思,难以置信啊!

    但是,怎么这么合我的心意啊!

    上帝啊!太谢谢您啦!“啊门!”我悄悄的说。

    ‘主人啊!不是上帝啦!是我的总管大人撒旦啦!’长角的又出来邀功‘啊

    ~~’

    ‘干!这时候谁理你是谁的功劳,看我一脚把你踢到北极去滑雪,死冷场高

    手’

    “什么门?”杨英迷迷糊糊的说。

    “喔,我是说,我们去你房里关起门来做吧!”我说。

    “是吗?...你有说这么多吗?...”

    “是啦,你说好不好?”我说。

    “唔”她不置可否,又对我吻了起来,趴在我身上的香软女体来回磨蹭,已

    有五分醉意的我哪能受得了,当场翻起她的睡衣,双手不客气的到处抚摸揉捏起

    来。

    她主动的做起身脱去睡衣。

    天啊!她居然里面什么都没穿!刚刚我就看出来她没穿胸罩,没想到,下半

    身也是一样空空如也。

    她的肌肤原本就蛮白的,现在喝了酒之后更是添上了一抹红晕,在我的醉眼

    里简直就是会发光的莹玉,双手一摸,细致的皮肤带点少女特有的似油非油的滑

    嫩,轻轻一柔指尖划过她乳首一点。

    “啊~”她立刻发出一声愉悦的叹息。

    我轻轻揉捏双乳,乳首在我指缝间突出,我一边揉一边用指头轻夹那两粒突

    起。

    她挺起上身往后仰,享受着我的温柔攻势。另一方面,她前后移动着她的臀

    部,最私密的私处来回的在我的老二上摩擦,隔着薄薄的运动短裤,高挺的老二

    似乎是半坎入她的秘穴似的,隔着布,她私处的高热毫无阻碍的透了过来,更加

    刺激我的身经。

    “来吧。”她轻轻的趴在我耳边说。

    “嗯”我把她放倒在地毯上,迅速的脱光短上衣、短裤以及内裤。

    重新跪在她的两腿之间,双手磨娑她那双健美修长的双腿,眼里看的是她丰

    满的胸部,耳中已经听到她的轻微喘息声。

    酒,果然是最好的春药!

    我不待提示,腰一挺,老二就顺利钻入她那湿润已极的肉穴。

    好棒的感觉!热、湿、滑、紧,这是被肉穴紧紧包覆的感觉,至高无上的感

    觉。

    “啊!”真是值得赞叹上帝的杰作,可惜现在没空赞叹。

    我先是徐徐抽出然后又徐徐挺入,好好的感受着与合体处的每一丝一毫的最

    真实,最刺激,最细腻的感觉,每每在抽出时,可以隐隐感觉到一股吸引力,吸

    住我的老二,不让她退出,而挺入之时,却又是有着一股阻力,让老二必须推开

    片片嫩肉,才得以登门入户。

    “嗯~~”杨英微微发出呻吟声。

    ‘滋~~唧’接触的部位随着每次的进出,发出一种很有趣的声音。

    “呵呵...”杨英笑出来“好奇怪的声音喔~~”这时候的她,完全没有

    心防,说起话来比起平常还多了三分黏腻与慵懒,软绵绵的拖个尾音,真是让人

    听得热血沸腾,眼框充血。

    我忍不住开始加快动作。

    ‘噗滋~~唧滋~~噗滋噗滋~~’加快的动作带来不同的声响,间歇会有

    空气进出的声音,发出像是放屁的声音。

    “哈哈...哈好有趣喔~~”酒醉的杨英,猫咪般的声音,更加的让我兴

    奋。

    我把速度提高到最高。

    “哼~哼~~喔~喔~~哼~~”杨英她不再是嘻笑相对,取而代之的是一

    声声的呻吟,以及双手用力紧抱,在我的背后用力的抠抓。

    她的双脚缠上了我的腰,把她的下体更完全的暴露,更容易与我贴近,而我

    当然是更用力、更快速、更深入的与她接触。

    ‘趴滋~趴滋~趴滋~....’不再只是先前的肉柱进出小穴的声音,现

    在还有每一下我用力挺入,与她的肉体用力冲击的肉博声。

    难怪从前人家形容a片叫做?妖精打架?,原来这样跟打架还真像,一下一下

    的肉与肉的冲击,跟打架也差不了多少。

    “喔~~啊~~喔~~嘶~呜~~~啊~~”杨英更加倍的呻吟声,完全忘

    记了我跟她现在是在客厅,要是太大声把宜静给吵醒了,那可糗了。

    不过,我当时是没想到的,事后想起来才想到,当时真是太大胆了,就在客

    厅中间就做了起来,连宜静的房门似乎都没有关哩。

    “呜~嗯~~啊~啊~”我忍不住了,在杨英体内一泄如注。

    奋起最后余勇,我以最快速度再次冲刺了几下,突然感觉到小弟弟传来一阵

    紧缩感,杨英的小肉穴居然一缩一缩的咬着我的老二,可惜,我的小兄弟已经弃

    械投降,才刚刚感觉到这样的特别状况,已经稍稍软了下来,她的肉穴一缩,我

    的分身却挤不进去了,难以好好尝一尝那滋味。

    “喔~~~喔~~呼~呼~”杨英又呻吟喘息了许久。

    “呵呵...”隔了一会儿杨英笑了“好棒,可惜....”

    “可惜什么?”我赶紧问,男生最怕床上被女生说可惜了!

    “可惜,你不能是我老公。”

    “啊?”我楞了。

    “真是可惜。”杨英看来很认真的说“你不能当我老公。”又说一次。

    “为什么?”这种问题我倒真的没想过,老公,多遥远的名词啊,男朋友还

    差不多,我是很愿意当她男朋友的。

    “这个嘛...你不用知道。”她的神色有点黯然。

    “不过”她突然又兴奋的说“现在可不能这样放过你!”

    她一翻身,竟然用嘴巴含着我的分身,认真的吸吮起来。

    “我要榨干你~~”黏腻的声音,听得心好痒。

    “我看...a片都是..这样..对不对...”她一边吸一边口齿不清

    的说。

    “嗯...是吧...”

    我讶异于她怎么还不醉倒,还记得要榨干我。

    “哇哈哈,它长大了耶!”

    真是不负美女所望,小弟弟又再度长大成人了。

    “来吧!”我说,这次我不再客气,把她扳过来趴在沙发上,分开她的两脚

    ,一挺腰,长枪直入,直捣蜜穴。

    有了前一次的刺激余韵,她的肉穴滑溜异常,当然这其中还有我前次留在她

    体内的精液,所以滑溜得很。

    我双手扶着她的腰,配合我的腰部动作,一下一下的拉过来我笨!靠!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不知道

    我的厉害。

    “那是因为没有诱因啊,没冲劲”我不知为何打出这句话。

    “喔?要什么诱因?”

    “比如说,要是我赢了,晚上你过来陪我啊...”原来是好色因子的蠢动

    ,男人只要色心一起,什么话都敢说了。

    “喔?陪你唸书吗?”

    嘿嘿,来这套,你会不知道我的意思?骗鬼啊。

    ‘报告主人,鬼才不会被骗哩,这么浅的技俩..啊~~’好烦人的黑家伙

    ,不用你跟我报告,给我有多远死多远吧,吃我的无影脚!

    “唸书?是啊,唸健康教育嘛”我回她。

    “唉呦!你好色喔...”

    “色?还好啦,比你差一点。”这话倒是不假,从我第一次见到她开始,每

    次都是她主动的。

    “我?我哪有色”

    唉,不承认是正常的,会承认才有鬼哩,我想谁也不期望她会承认吧。

    “是啦,你最清纯了”

    “哼,你好假喔”

    “嘿嘿,就这样说定了喔!”

    等了一下子没有反应,我正要为自己的鲁莽后悔,没想到....

    “好,就这么办!”她居然回我这句话。

    “好极了!来战吧!”

    接下来,我可是卯上了十二万分的集中力跟意志力,把我所知道的技巧绝招

    全都用上,以超强的韧性,火力全开。

    滑鼠在桌面上狂奔飞舞,左手五指翻飞,拼命敲着热键,恨不得老二长常一

    点,也当一跟手指用,看看能不能加快反应。

    不过真是奇怪,不知道是我最近程式写多了缺乏练习,还是今天被教授钉得

    精神不济,连带的战斗力都降低许多,否则怎么不但是打不赢,现在可是一路咬

    牙苦撑,几度战败边缘如果不是靠几座炮塔防卫住了,加上她的攻击也到了极限

    ,我老早就吞下今天的第八败绩了。

    苦苦支撑,度过了四五次危机之后,我一肚子的气更是难受,色欲薰心,决

    定做出最后的一击,放弃所有防守,所有军队全部一次派出,连几十个农夫也一

    次冲出,冲到对方的核心盖起了三座炮塔,利用我炮塔攻击距离远的优势,再她

    的中心地带给开了一个洞。

    这样孤注一掷得烂招居然凑效了!她本来稳占上风,一路追打我好惨的优势

    ,被我这意外的怪招给搞得大乱,待要重新生产军队时,一堆兵营马厩的都被我

    的炮塔给轰了,剩下的军队又不够穿越我原先的防线,农人死光光,至此胜负已

    定,我的烂招居然让我绝地大反攻了!

    “嗯,你赢了”她丢过来这一句。

    “嘿嘿,知道厉害了吧!”

    “哼,算你狠,农民全出,本部放空城你也敢”

    “嘿嘿,置之死地而后生嘛!”我说。

    “要不是我疏于防守,你这招也不成的,下次,下次我绝对不让你得逞”

    “嘿嘿,我管你下次勒,今天晚上....”我色心大起。

    “知道了啦”她隔了好久才丢回这句话,然后就下线关机了。

    接着听到隔壁的房门打开,接着大门也开了,她居然出门去了。

    这是干麻?就这样?不是该过来陪我吗?唉.....我忘了,不是有人说

    过:说话不算话是女人的专利。我怎么忘了呢,看来今天晚上是没有好康的了。

    我又去洗了个泡澡,还加入了上次杨英给的温泉包,好好的在家享受一下泡

    温泉的乐趣,顺便看能不能泡熄我的欲火,泡完出来时宜静已经回来做好晚餐。

    “哈哈,还是宜静最好了,我肚子刚好饿了,你就来解救我了”

    “嘻,你别这么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好不好,去拿双筷子啦”她捏起我的

    ‘人肉随身方便筷’--手指,要我去拿筷子。

    “哇!好痛!”我吃痛叫着“放手啦,我去拿啦!”

    “哼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这样用手抓”她得意的说。

    “吼~你好狠喔,你看都肿起来了”我装痛。

    “真的喔”她拉起我的手来看。“啊!”

    我趁她看我的手,一指点向她的鼻尖,她吃惊大叫,头立刻往后仰。结果,

    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后倒下。

    “哇!”“好痛”

    我赶紧扶她,没想到她因为重心不稳而手臂乱挥乱抓,结果一拐子就顶到我

    胸口,手掌还顺势给我一巴掌。唉~~真是的,人真的不能做坏事,色心起,惹

    得杨英不理我出门去,逗逗宜静更惨,一拐子加一巴掌。

    “对不起,对不起”宜静赶紧揉着我的胸口跟脸,满口的对不起。“我不是

    故意的啦!”

    “唉~~你不是故意的,我是啊”我无奈的说“是我自作自受,罪有应得啊

    ”我装出一副可怜样,博取同情。

    ‘喀啦’大门开了,杨英回来了。

    “嘿,有饭吃喽,谢谢静妹妹”杨英一回来,理都不理我,迳自添饭吃了起

    来。

    “对不起啦,晚上我会补偿你的”宜静偷偷在我耳边丢下一句悄悄话。

    “轰!”我脑门似乎被雷击中了!宜静说晚上要好好补偿我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说是我的机会来了?

    我愈是想愈是可能,什么样的补偿非得要晚上不可呢?想当然是不能让杨英

    知道的补偿喽,既是这样,那么也就是说可以来个‘炒饭’(注)。

    趁着添饭的机会,偷偷跟宜静咬耳朵。

    ‘你刚刚说的补偿是什么?炒饭吗?’我低声说。

    ‘你说呢?’居然不正面回答我,看来可能性已经高达80%了。

    “可以吃炒饭吗?”我大声的说。

    “大雄你也太刁了吧”杨英听到骂我说“有饭吃就好了,还要吃炒饭,静妹

    妹别理他,要吃叫他自己炒”

    “喂~杨英啊,又不是要你炒,你管那么多。”我说“宜静拜讬啦”我意有

    所指的说。

    “好啦帮你炒啦”宜静脸红红的说。

    ‘咻~~碰帕’我的心里放起烟火了。

    ‘主人啊,不要忘了喔,杨英说晚上要跟你嘿休嘿休喔,你今天惨了喔!强

    碰啦’

    讨厌的小家伙,话不好听,说得却是实情,这下可惨了。

    ‘主人啊!’白衣服的老学究好久没现身了‘你可千万别想要一箭双雕喔,

    上帝说:好色是....啊~~’

    ‘谢谢你了老家伙,你教了我人生的大道理了,去跟上帝邀功吧!我就用无

    影脚帮助你重回上帝的怀抱吧!看脚!’

    哈哈哈,就是这主意啦,一箭双雕,一箭双雕啦!我上次的未完成大业,这

    次有机会啦!哈哈哈....

    这一顿饭吃得真是愉快,左看看宜静,她立刻低头猛扒饭,又看看杨英,她

    倒是很镇定,一点也看不出有何异状。

    不过要是两人同时来,恐怕事情会搞砸吧!想到这一点,我这才真正担心起

    来,千万不要一箭双雕没实现,反而一点甜头也吃不到。这该怎么安排呢?

    一前一后该如何错开呢?宜静那么害羞,一定不能跟她明约时间,杨英又是

    那副样子,跟她定时间?别傻了,直接搞砸。

    现在杨英跟宜静都在客厅看电视剧,我则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

    她们该不会都在等对方先去睡吧?这么晚了,两个都还在硬撑着。

    我左想右想,想了不下十几条计划,但是没有一条确实可行。时间愈晚,我

    愈是担心,竟然可以急出一身冷汗!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客厅传来声音。

    ‘咦,好晚了,我要去睡觉了’是杨英率先提出要睡觉的提议。‘你是不是

    也该睡了?’

    ‘哇,真的好晚了’宜静很惊讶的声音说着。

    ‘快去睡吧,晚安喽’

    ‘嗯,晚安’

    不一会儿,客厅变静悄悄黑漆漆的了。

    ‘碰.碰.碰.碰.’我居然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是紧张吗?是

    吧,我一方面担心着两人会强碰,另一方面却又期待着看谁会先来到我的房间。

    ‘哗啦,哗啦...’隔壁传来杨英洗澡的水声。

    看来,杨英一时不会过来了,那宜静呢?她会不会先过来了?要是她来了,

    杨英又跟着来怎么办。

    我愈等愈是心惊,真是来也不是不来也不是。

    我想起一个故事,故事说:有一个人深夜在游荡,遇到了警察,警察问他,

    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不回家而在外面游荡?那个人说,因为我怕回去了会被我太

    太骂。警察又问,你太太为什么要骂你呢?那人说,因我我太晚回家。

    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现在我愈耗下去,危机愈大。几度想要开门出去跟

    一个人取消约会,但是却又怕另一个没有睡的发觉,不只两头落空,恐怕以后还

    会成为‘拒绝往来户’,从此别再想一亲芳泽。

    有了!打手机吧!杨英在洗澡,那就打宜静的好了,跟她取消吧!可是心底

    深处却又深怕跟宜静这万年难得的机会擦身而过,几度犹豫,还是打吧!

    但是!电话不通啦!她习惯回来后就关机的,我怎么忘记了呢。惨了,要是

    她现在进来了,我连打电话给杨英延后或取消的机会都没有。

    杨英似乎洗完澡有一会儿了,要是她先过来了也不稀奇,她一向是蛮主动的

    。不过要是她先来了,那静妹妹绝对不会再进来的,反而要是静妹妹先来了,杨

    英再来,搞不好还可以玩玩3p!

    真是劣根性深植,这时候了居然还可以幻想可以3p,真是无可救药了。

    ‘扣扣扣’来了!是谁过来了?

    (注)‘炒饭’一词为台湾综艺节目中,‘做爱’一词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