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21-30_高干儿媳的艰难再婚路_笔翠小说

21-30

 热门推荐:
    第二十一章 梦回从前

    “美女帮喝,我明天过来签合同。”男人撂下句话,引到围观的所有人一阵起哄。

    王强挤进人群,从吴俊基手里接下堂妹,看着焦点中的陈思琪,轻“啧”了一下。

    “一言为定!”陈思琪舔舔嘴唇,伸出手掌,“击掌为盟?”

    男人毫不犹豫地拍响了陈思琪伸到面前的手,“啪”的声音让人群霎时间安静下来。

    陈思琪看着五大杯啤酒,鼓起勇气,拿起扎啤杯,咕噜咕噜喝起来。

    她弄不清口里的滋味,也无心关注其他人的眼光,唯一的神志就在啤酒中。

    随着一只只空啤酒杯放到台面上,她的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紧绷的神经让她没有显出任何醉态,清冷得好像荷花池里一朵睡莲般纯洁。

    当第五只空杯蹬到台面上,吴俊基担心地移到了陈思琪身后,低声问:“还好吗?”

    陈思琪转头淡淡一笑,轻“嗯”了声。

    男人竖起大拇指,嘴角不利落地说:“我明天过来……”话未说完,人便摇晃得厉害,身边的下属连忙搀扶着离开了宴会。

    吴俊基捂着发疼的脑袋,交代身边的人:“找司机送罗总和陈秘回去。”

    陈思琪是怎么离开的,她完全没有记忆,凭借着意念,她和司机一起扶着罗炎走进罗家豪宅,吃力地将他放到床上。

    “陈秘,您住哪?”司机看着床上烂醉如泥的罗炎,点了支烟。

    罗炎突然从床上坐起身,叫嚷着:“水,我要喝水。”

    陈思琪咬着牙,环顾着房间,走到茶几边,倒了杯水,小心地扶起罗炎,喂了下去。

    陈思琪意思开始模糊,她咬咬唇,对司机说:“我们走吧。”说着,伸手用力扭了自己的大腿一记,疼痛的感觉,让她保持着神志的基本清醒。

    司机包里的电话响起,他接听电话,泪水涌了出来,哽咽地说:“妈,我这就回去。嗯,嗯……”

    陈思琪扶着墙,轻声问:“什么事?”

    “我爸他过世了。”七尺男儿泣不成声。

    陈思琪拍拍司机的肩膀,轻声说:“你先走吧,我坐两分钟,自己去打车。”

    后来的事,陈思琪已经没有任何记忆了,迷糊中的她回到了自己家,摸索着爬上床,沉沉地睡去。

    梦里,她摸到了丈夫的脸,在丈夫热情似火的带领下,她褪起了身上的缚束,坦诚以对,跟着心爱的人步入了天堂……一阵休息之后,丈夫再次抚摸她的身体,她伸手摸摸丈夫的胸膛,呓语道:“宇,你胖了!”

    丈夫没有多言,迅速覆上了她的唇……

    半晌后,他嘶哑地说:“你好美!”

    “老公,嗯……”陈思琪再一次沉迷……“老公?”

    “嗯。老公,怎么啦……”激情后的陈思琪蜷缩在丈夫怀里,话没说完,便迷迷糊糊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了“铃—”的振铃声,陈思琪费了好大力,睁开眼睛,一瞬间,她的嘴张得老大。

    第二十二章 酒醒之后

    同时醒来的罗炎看着怀中的陈思琪,艰难地吐出句:“你,怎么在这里?”

    “铃—”的手机铃声催促着,陈思琪随手抓起被角遮住身子,挺直背脊,接听了电话:“您好。”

    “我身体好点了,你今天晚上不用过来了。”电话那头的陈兴平看着早锻炼的人群,“呵呵”一笑。

    陈思琪揭开被子,赤脚站在地上,寻找着自己的衣裙,急促地说:“好。我知道了。”说完,立刻收了线。

    靠在床沿的罗炎悠闲点了支烟,将陈思琪落在床上的*递了过去,轻声说:“你想要什么……”

    裹着被角的陈思琪捡起递到自己面前的*,抓起晚礼装,急切地向卫生间跑去。

    陈思琪关上门的瞬间,全身控制不住地猛烈发起抖来,深呼吸了几次,才基本控制了发抖。她飞快地换上裙装,走出了卫生间,拿起自己的包,掏出电话,拨通了吴俊基的手机:“您好,我想请一小时假。”

    “嗯。”电话那头的吴俊基应了声。

    陈思琪蹲在地上系着鞋带,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吴助”,便收了线,头也没回地朝房门口走去。

    当了近十分钟隐形人的罗炎忍不住叫道:“你去哪?”说着,掸掸烟灰,捡起地上的衣服披在身上,走到门边,拉住了开门的陈思琪。

    陈思琪取下罗炎抓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微微行礼,冷淡地说:“去上班。”

    罗炎看着陈思琪脖子上的吻痕,眼前浮现着昨晚模糊不清地激情场景,咽了口唾沫,嘶哑地说:“你今天可以休息……”

    陈思琪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低声说:“罗总,我还在试用期。”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罗炎从不吃窝边草,绝对不在集团里搞暧昧。他的观点中就是一旦有点什么,小事往往变大事,弄不好那女人就着这点*,奏响集团里的风波圆舞曲。可床上激情似火,床下冷得结冰的女人,他平生也是第一次见识。

    他思索着钻回床上,枕头上残留的淡淡荷花香气,让他忍不住深深吸了口,酒醉与激情后的疲惫,趴上了他的眼帘。

    梦里的他感觉着陈思琪肌肤光洁的触感,正当激情燃烧时,他却一脚踩空,从床上掉了下来。

    猛然睁开眼的罗炎看着自己怀中的枕头,不屑地笑笑:“陈思琪?”

    陈思琪此刻刚在商场的女装部买了套包得严实职业套裙。她走到镜子前,看了眼自己新购的黑色衣裙,满意地点点头,打车赶到了“飞龙”实业。

    经过昨晚的宴会,许多其它部门的同事认识了这位来至集团总裁室的冷美人。从陈思琪今天踏进集团起,立刻迎来了同仁无数注视的目光。

    她微微点点头,一路疾走来到了助理室。

    吴俊基在她推门的瞬间,就大声喊道:“陈思琪,把这份文件拿去影印。”

    陈思琪微微行礼,走到吴俊基桌边,取了文件,直接向打印一体机走去。

    她刚忙完,回到自己的工作席坐下,揉揉因酒醉而发疼的额头,手机便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显号码,瞬间皱起了眉。

    第二十三章 冰美人搅起的怒火

    “给我送杯茶。”电话那头传来罗炎懒懒的声音。

    陈思琪屏住呼吸,轻应了声:“是。罗总。”

    罗炎听到如此清冷的声音,没由来地升起一丝不悦,沉声指示道:“加送一杯咖啡。”说完,撂下了电话。

    他随手将陈思琪昨晚遗漏在他卫生间里的化妆包放进抽屉,将身子靠到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叨叨”的敲门声响起,他扬声道:“进来。”

    陈思琪端着两杯饮料,径直走到罗炎的办公桌边,移了移他的文件,轻轻地放下了饮料,低声说:“罗总,请慢用。”说完,没有片刻停留,转身向门边走去。

    罗炎看着衣领包裹严实的陈思琪背影,悠悠地问:“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陈思琪忙转过头,微微行礼,轻声问:“罗总,您有什么吩咐吗?”

    罗炎看着神情淡漠的陈思琪,完全感觉到了她划得分明的界限,招招手说:“关于昨晚,你和我……”

    陈思琪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酒后乱性的事,她深深吸了口气,打断道:“罗总,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罗炎握紧了拳头,咬紧牙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并不是希望和这么个小寡妇有任何牵扯,但对于今天一上午,这女人的冷淡却也气愤填膺。

    掩门的轻微响声,在他的耳里格外刺耳,气急败坏的他随手一扫,将桌上的咖啡杯揽到了地上。

    “哐当”的瓷杯破碎声,让坐在外间的雷琼惊觉地坐直了身子,她看了眼总裁室的大门,整整衣服,走了过去。

    雷琼轻轻地扣了扣门,柔声叫道:“罗总?”

    罗炎不耐烦地低吼:“进来。”说着,跨过脚边的狼藉,走到沙发上坐下。

    雷琼谨慎地走进总裁室,飞快地环顾房间,刺眼的碎片让她眼中闪过一道阳光,清了清嗓子:“需要重新泡杯咖啡吗?”

    罗炎摊靠在沙发上,揉着发疼的额头,微微摇头问:“吴俊基来了吗?”

    雷琼抬腕看了看表—十点十分,回答道:“正在与客户谈承包集资建房的事。”

    罗炎放下额头上的手,侧头看着收拾瓷杯的雷琼,思索地问:“客户不是还要考虑吗?”

    雷琼将碎片扔进垃圾桶,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昨天新来的陈思琪和客户斗酒,客户一高兴就……”

    罗炎没有听完雷琼的话,站起身,大步走出了总裁室。

    他路过助理办时,微微停了停,手指不由得伸到了门把上。突然他不羁地笑了笑,举步朝会议室走去。

    “罗总。”他刚走到会议室边,几个路过的员工抱着文件走了过去,殷勤地和他打着招呼。

    他微微点头,“哗”一声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正与吴俊基聊得十分投机的男人一看罗炎,立刻笑着站起身,热情地招呼起来:“罗总,你们小吴说您还没来。”说着,取了支香烟递给罗炎。

    罗炎接过香烟,“呵呵”一笑,指指椅子说:“坐啊!”说完,擦然火机,为两人点了烟。

    忽然陈思琪甜美的嗓音让吐着烟圈的他,**皮疙瘩落了一地。

    各位,俺厚着脸皮求长评来了。另,如果您看得开心,请多多收藏!谢谢了!

    第二十四章  代价

    罗炎抬起头,只见陈思琪正端着个茶杯站在面前。她对客户微微一笑,将绿茶放在那男人面前:“您的茶。”

    男人对陈思琪温和地笑笑,竖起大拇指夸奖道:“罗总真是强将手上无弱兵啊,三个秘书可谓集团里的三朵花喽!”

    罗炎眼角的余光扫了扫陈思琪消瘦的背影,含笑地说:“愿闻其详。”

    男人边在谈妥的合同上龙飞凤舞地签着大名,边感叹着:“一个美艳孤傲,一个热情似火,现在又多了个冰清玉洁的冷美人。有福气啊!”

    吴俊基听着客户对几个下属的评价,“呵呵”一笑,合上签订好的文件草本:“您说得好像我们这里成美人窝了,我怎么现在还是个光棍啊?”

    男人抖抖衣服,站起身,指指悠闲的罗炎:“你们罗总都给你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好好把握哦!”

    吴俊基陪着客户在集团里兜了小半圈,才送走了这发觉“飞龙”实业美人的客户离开。

    他刚搭乘电梯,刚来到二十三层,就遇见扶着墙,直冒冷汗的陈思琪,忙走到她身边,试探性地扶住摇摇欲坠的她。

    他正准备开口,陈思琪感到旁人的体温,猛地一抖,提防地看了看吴俊基,取下他扶在自己肩上的手,吃力地说:“谢谢吴助,我没事。”说着,用手摸索着向前走去。

    吴俊基不放心地疾走几步,来到陈思琪身边,小声问:“你要不要去医院?”

    陈思琪摇摇头,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流了下来,她舔舔唇:“我是昨晚的酒喝太多了,有一点点胃疼。”

    吴俊基伸手想扶住陈思琪,可想起她刚才那敏感的一抖,忙放了下来,陪着她往办公室走:“你上午说请一小时假,也为这个?”

    陈思琪无法解释早上为了消除昨晚留宿罗炎家豪宅,而请假到商场买衣服的事,只好赶忙加快了脚下步子。她想象着如果当时回婆家遇到顾大全的尴尬,不由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从脚心穿入。

    吴俊基看着陈思琪满脸的**皮疙瘩,叹了口气,为她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你休息一下,早点下班吧!”

    陈思琪沉默地走回自己的办公桌,伏案闭上了眼睛。

    “给。”王钦的声音从陈思琪的头?”

    陈思爵听着妻子的喊叫声:“这日子没法过了……”,心烦意乱起来,飞快地说了句:“你过来一下。”便收了线。

    他将手机塞进口袋,走回客厅,看着为钱和丈夫怄气回娘家的大妹陈思怡,问道:“你老公为什么不给家用?”

    陈思怡理理乱蓬蓬的头发,哭哭啼啼地说:“他说我和孩子一年要一万多,他没钱了。”

    陈兴平气愤地拍拍大腿,质问道:“你不是做些手工活,每月也有三百来块……”

    一旁的陈母见丈夫火气冲天,担心他刚下降的血压再次升高,忙劝解道:“她爸,别动气,慢慢说。”

    陈思怡抽了张纸巾,解决了鼻涕:“燕燕要读书,他给的那点钱幼儿园都要收去八千多,我哪有钱啊……”

    陈母心疼地看看二女儿那爬了不少皱纹的脸,走回房间,拉开抽屉,取了四百元家里的备用钱,塞到二女儿手里。

    沙发上的刘娟本就因为丈夫薪水减少,埋怨得厉害,这次看着婆婆拿着钱给二姑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指丈夫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挨千刀的,饿死我算了……”

    陈氏一门的吵闹声,传得老远,陈思琪刚走进教工宿舍,就含糊得听见父亲的吼声。

    拎着菜篮子经过的邻居拽拽陈思琪的胳膊,几句话后,她拔腿就往楼上跑去。

    第二十七章 家庭会议

    陈思琪耳畔不停回响着邻居的话:“陈老师昨晚被120送到医院,今早血压刚降下来,就回了家……”

    她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径直地走到沙发上呼吸困难的父亲身边,担心地说:“爸,我们去医院吧?”

    陈母哽咽着开了口:“今年的医保都用完了,怎么去啊!”

    陈思爵拿着药丸,在母亲的帮助下,就着水给父亲服下:“爸,要么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陈兴平看着身边愁眉苦脸的家人,微微摇头:“我这是老毛病,没什么事的。”说着,手撑住沙发背,吃力地想站起来。

    陈母伸手抹了把眼泪,赶忙扶着丈夫站起身,在儿女们让出的通路中,向卧房走去。

    半小时后,陈兴平血压渐渐回落了些,由陈母代为组织的家庭会议,在老两口的卧室召开了。

    刘娟甩开丈夫拉扯自己的手,率先发了言:“妈是内退,退休金又不高,思爵奖金一分都没有,岗位补贴又泡了汤,这种日子你们说怎么办?”

    陈母见靠在床上的丈夫呼吸急促,伸手放到他胸前顺着气:“我们两老口的事,不用你们操心。”

    陈思爵看看挨着床边坐的小妹,思索着开了口:“思琪,你婆婆那边怎么说?我的工作能不能帮着调调?”

    陈思琪摇摇头,看了看对面哭得稀里哗啦的姐姐:“市委组织老干部活动,半个月后才回来……”

    陈思怡随手擦着眼泪,羡慕地说:“他们真有钱,又是领导,什么好事都占尽了。”

    “是啊!思琪你是有福之人哦,不像我们都快揭不开锅喽。”刘娟憋着嘴,微微摇晃着脑袋。

    陈思琪想起婆婆那一家人,垂下了头,还没开口,就听母亲的声音响起:“今天我和你爸打听了一下,‘飞龙’实业是家不错的房地产公司,你要好好干啊!”

    陈思琪猛地抬起头,看着父亲那鼓励的目光,回想起那份准备明天递交的辞呈,咬紧了牙关。

    陈兴平见女儿的模样,以为是发奋图强的前兆,挪了挪身子:“思琪,你做事要勤快点,别挑三拣四的。”

    陈思爵走到床的另一侧,整了整父亲的靠背,接了话:“工作不好找,像你这种一个月拿四千块的薪水,更加是凤毛麟角……”

    刘娟一听这么高的薪金,立刻表现了十二万分的激情,“呵呵”一笑,一拍巴掌说:“哎,问题解决了。”

    陈母看着媳妇这冷不丁地发言,心里直翻腾:“什么意思?”

    刘娟满脸堆笑地挥了挥手,开心地解释:“思琪如今虽然没有了天宇,不过也可以管得了家里啊!”她看着众人不解的目光,清清嗓子:“她每月拿个千把块回来,即可以帮着开销家用,又可以管管二妹啊!”

    一席话,让陈兴平气愤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时间满脸发青,刚刚下降的血压直线升高。

    陈思琪看着忙乱的家人,大步走回客厅。

    第二十八章 补贴家用方案通过

    “思琪,你干么呢?”陈母翻找着抽屉里的医保卡,扬声问客厅里的陈思琪。

    陈思琪取出自己的银行卡,看了看:“找东西。”

    陈思爵为父亲穿上鞋,和二妹一起将他搀扶着下了床,指挥靠在一旁的妻子道:“回我们房间拿点钱啊!”

    刘娟斜了斜眼睛,嘟着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陈思琪拎着包,正帮母亲收拾着些住院日用品,一听大哥此言,忙侧头说:“我带了钱,先送爸去医院吧!”

    一家人浩浩荡荡地来到医院,在忙碌了三小时后,陈兴平终于在病床上平稳地睡着了。

    陈思爵望了眼帮父亲整被角的小妹,倒了杯水,走到母亲身边,低声说:“要么就按娟娟家里说的,让小妹每月拿点钱回来?”

    陈母摆摆手,看了看丈夫,拉着儿子,放轻脚步走出病房。

    陈思爵掩上房门,看着一脸阴郁的母亲,无奈地说:“妈,娟娟现在怀着孩子,都已经两个月了,您也为您的孙子想想吧!”

    陈母对第三代人的到来,没有这几年日盼夜盼的喜悦。她一屁股坐在走道的凳子上,悠悠地问:“什么时候知道的?”

    陈思爵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就今天,娟娟刚告诉我怀孕的事,二妹就回来了。”

    陈思怡见两人许久没有回病房,担心家里的猪没有人喂,又挂记着女儿,也不敢和妹妹说什么,拿着提包,蹑手蹑脚地走出了病房。

    “思怡,你这么晚要去哪?”陈思爵看着二妹急匆匆的背影,扬声问道。

    陈思怡忙转过头,看了看过道里的两人,走了过去:“我家里有事,现在也晚了……”

    陈母看了眼自己这没出息的女儿,憋过头说:“走吧,你回去跟老公好好说说:女儿他也有份,一万块一年的家用不够的。”

    陈思琪听到走道了嘀嘀咕咕的声音,看了看父亲的点滴液,估摸着该为守候的家人张罗点晚饭,拿了块毛巾给父亲擦了擦脸,走出了病房。

    她开门的瞬间,就听到了姐姐的声音:“我们成才整天都嫌弃豆豆是个女儿,还要他多出点钱,我开不出口。”

    陈思琪柳眉微锁,大步走了过去,拍拍姐姐的肩:“生儿子,还是生女儿,他也有份的。”

    陈母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身上落下的三个儿女,抹了把眼泪:“他去年的工程款,什么时候结得回?”

    陈思怡摇摇头,一问三不知的她动了动塑料凉鞋里的脚丫,沉默地低下了头。

    陈母闭上眼睛,无奈地说:“思琪,能不能每月补贴家……”话说到一半,她哽咽得说不下去。

    陈思琪看看身边期待的哥姐二人,抱着哭泣的母亲,点了点头:“我以后每个月给您六百补贴家用,哥哥、姐姐各家三百吧!”

    陈母伏在三女儿身上,泣不成声:“妈对不起你……”

    “你们是陈兴平的家属吧?”一个推着针剂车的护士,在几人身边停住了脚步。

    陈思爵忙点点头,应声道:“是。”

    陈家人听完护士后面的话,急急忙忙地朝病区的尽头跑去。

    第二十九章  钱是不嫌多的

    陈思琪耳畔回荡着护士的话:“有个叫刘娟的孕妇肚子疼得厉害,她说要把看病开药的费用挪到住院的陈兴平身上……”不由地加快了奔跑的脚步。

    五分钟后,陈家母子四人赶到了急症室,分头寻找看病的刘娟。

    陈思爵闯了两间诊室后,终于冲着被二妹搀扶着的母亲喊道:“妈,娟娟在这里。”

    身后的陈思琪疾步越过哥哥,抢先走进急诊室,看了眼躺在诊床上整理衣服的嫂子,问一旁*方的医生道:“我嫂嫂怎么样?”

    医生边写处方,边回答道:“她有点营养不良,我开些药,回去注意调理。”

    陈思爵忙扶着妻子,坐到凳子上,担心地问:“现在哪还不舒服?”说着,掏出纸巾,小心地为她擦擦嘴边吃东西时,留下的粉末。

    “舒服?我哪天舒服过啊!”刘娟白了眼丈夫,不依不饶地唠叨起来。

    医生听见刘娟数落丈夫对自己漠不关心,不由地皱了皱眉,敲击着键盘,开了药单:“回去注意控制情绪,不然对胎儿不好。”

    “谢谢。”陈思琪接过医生的处方,道着谢,离开了急诊室。陈思爵看了眼妹妹的背影,赶忙跟了出去。

    当刘娟看着丈夫划价领药回到自己身边时,重复着医生的话:“营养不良!我怎么有钱吃饭,还顾得上肚子里的孩子哦!”说着,在其他病患的注视下,双手捂住脸,干哭起来。

    陈思爵对身边的人微微点头致歉,凑到妻子耳边说了妹妹答应每月补贴三百元,给自己小两口过日子的事。

    刘娟霎时间放下搓着眼睛的手,四处张望:“怎么没看见思琪?”

    陈思爵低声解释道:“陪妈回爸那去了……”

    他话没说完,就被妻子一把拉着向住院大楼走,担心的他不止一次地提醒:“娟娟,别走那么快,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刘娟在丈夫反复的劝阻下,说出了句“打铁趁热”的奇语,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公公的病房。

    守在丈夫身边的陈母见儿子夫妇进来,忙拉拉小女儿:“思琪,看你嫂嫂也没事了,你就和思怡一块走吧!”

    陈思怡点点头,立刻拿起提包,说了句“我明天再过来”,便开门离开了病房。

    陈思琪看着掩上的房门,摇摇头,对身边的母亲说:“妈,您身体也不好,要么让哥陪您去吃点东西,回家休息吧!”

    陈思爵被小妹这么一说,才发觉肚子空空,刚说了个“我”字,就听妻子的声音响起:“思琪,你出来一下。”说完,大步向门边走去。

    陈思琪拍拍母亲的肩,跟着嫂子来到走道上,不解地问:“嫂子,您是不是有什么要求?”

    刘娟摇晃着身子,坐到病房外的椅子上,叹了口气说:“我现在怀的是陈家的命根子,如果有什么闪失……”

    陈母看着姑嫂俩离开后,眼皮就开始跳个不停,忙站起身,走到门边,就听见了媳妇这要钱的开场白。

    气愤的她推开门,质问道:“你想要多少,天宇在世那前几年,没少给你东西。如今你妹妹还要过日子的啊?”

    刘娟对婆婆的数落倒不在意,翻翻白眼,直接说了个她这小家需要补贴的数字。话一出口,陈家母女顿时说不出半个字来。

    第三十章 疲惫

    刘娟见母女俩一声不吭,活动着肩膀,站起身:“我也是个苦命人啊……”说着,嚎嚎大哭起来。

    母女俩还没劝阻让刘娟安静下来,被惊动的值班护士已经大步走了过来,厉声道:“小声点,这么吵,病人还怎么睡觉啊!”

    陈思琪边拉着哭闹的嫂子往楼梯走,边迭声向护士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经过嫂子的一番歇斯底里的折腾,陈思琪在母亲的恳求下答应每月多给哥哥一家人三百元营养费。

    身心俱疲的她送走家人后,独自守在打完点滴的父亲床头,不安稳地睡去。

    天蒙蒙亮时,陈母便拿了些稀饭来到了病房,心疼地看了眼伏在丈夫床边小睡的小女儿,尽量地将饭盒极轻地搁在了床头柜上。

    浅睡的陈思琪却还是被耳边轻微的悉索声吵醒了,她使劲睁开眼睛,抬头看着立在床边的母亲,轻声问:“妈,怎么这么早来了?”

    陈母见丈夫不安地在床上翻了侧去,朝旁边的空床弩弩嘴:“这双人病房反正空着张床,你去躺会。”说着,伸手将丈夫露出被子的胳膊,小心地放进被里。

    陈思琪看了看父亲的心电监护仪,点点头,轻轻地躺到空床上,和衣睡下。

    一晚上只睡了不到三小时的陈思琪,两眼乌黑地来到了单位上班。她手撑着头,看着文件上重重叠叠的小字,不由得哈欠不断。

    王钦泡了杯茶,路过陈思琪的办公桌,见她头几乎撞到了桌面上,轻敲敲她的头,提醒道:“去洗把脸,如果被罗总看见了,你会吃不消的。”

    陈思琪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对王钦微微一笑,举步走向卫生间。她用水反复冲着自己的脸,好容易清醒了些,抽了张纸巾,拭拭脸向门口走去。

    陈思琪回到办公桌边,正噼噼啪啪地敲击着键盘,赶工着因困倦而耽误的文件,桌上的电话“铃—”的响了。

    她拿起电话,微微扭动着脖子:“助理办,您好。”

    “泡杯茶过来。还有,把促销计划也送过来。”电话那头的罗炎手拿着高尔夫球杆,飞快地吩咐完,便收了线。

    他仔细看了看自己摆放的室内高尔夫滑道,比划着漂亮的进球挥杆动作。

    “叨叨”的敲门声响起,他一个不留神,球杆碰到了方位很好的球,看着滚动的小球,他无奈地摇摇头道:“进来。”

    陈思琪走到拿着球杆干瞪眼的罗炎身边,小心地将茶放到茶几上,轻声说:“促销计划我还没有打好,一小时后……”

    罗炎气愤地甩去手上的球杆,径直走回自己的办公席,叫嚷道:“什么?一个早上你都干什么去了?”

    陈思琪看着罗炎怒火中烧的表情,不由声音发颤:“真的对不起……”

    罗炎转过身,反手狠狠地捶着桌面,吼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去打文件!”

    陈思琪被吓得瑟瑟发抖,慌不折路地往前走,不料脚下一滑,踩到了颗滚离室内高尔夫球群的小球,冷不丁地向前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