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151-160_高干儿媳的艰难再婚路_笔翠小说

151-160

 热门推荐: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不是尊贵的人

    罗炎好不容易甩掉雷琼,甚至不惜谎称“身体有些不适”,才得以转回头来,可看见的居然是两人卿卿我我的场面。

    他瞪着陈思琪为何洁剥桔子的手,心情恶劣到了极点:这女人疯了,为了逃离我,居然连这种奶油小生也愿意嫁?除非我罗炎死了,否则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

    何洁在歌舞厅工作多年,自从罗炎回国,就没少见他四周包围各种辣妹出现。这会子看他的那个表情和腔调,若不是知道他属于那种夜夜可以歌舞升平、而绝不会对女人在意的男人,几乎会以为他在为陈思琪吃醋。何洁暗暗叹了口气,好友在其手下,即便他脾气再大,自己这等打工的,也得为她忍让三分啊:“罗总,你们谈公事,我上班也不能再耽误了。”

    陈思琪看着匆忙收拾工具的何洁,赶紧蹲下身子,帮他收拾起来。陈思琪对于何洁的感情,比对陈思爵还亲,从小学就开始一个班的他,没为她少打架,也没少照应他,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并不一定亲情是最深的纽带。大学打工期间,若不是何洁时时罩着她,她一个小女孩在歌舞厅混,如何能不吃亏而全身而退啊。

    何洁告别后,陈思琪满心复杂地望向罗炎,轻声说:“罗总,我这就好了……”

    罗炎此时早已双眸猩红,他瞟了眼四周,压低声音道:“别忘了你的*光碟!做任何事情前,动动脑筋,对身心有好处。”

    陈思琪听罗炎再次提起那光碟之事,内心重重地被击了一下,或许自己就是片漂浮的水草,只要路过,谁都能给她致命的伤害。她清清嗓子,冷清的声音响起:“不劳罗总费心,思琪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罗炎听着这不卑不亢的声音,更是气恼,牙缝里喷出句话来:“记住你不是什么尊贵的人,一会自己过去陪我睡觉。”说完,一刻也不停留,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陈思琪强忍屈辱的泪水,牙齿咬破了红唇,她走进宿舍,关上门的瞬间,泪如泉涌……她哭了良久,收拾了自己的小包,蹒跚地向公车站走去。她看着一辆辆进站的公车,脑海中构思着千万种解脱的死法,可每次都被脑海中闪过的父母那哀怨的面容拉回了现实,而最终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她木讷地上了车,又呆呆地下了车,机械地重复着下午走过的路,跌跌撞撞地来到了罗炎的别墅门口。

    罗炎已经在自家的院子里等了近两小时,火气、怨气都被黑漆漆的夜空折磨得无影无踪:“小东西,你怎么弄得这么脏?”

    陈思琪眼神迷离,被开门的罗炎牵着走进客厅,小心地搀扶在沙发边坐下。他缕缕她凌乱的头发:“你休息一会,我去放洗澡水。”

    “嗯。”

    罗炎担心地摸摸陈思琪的额头,感觉她并没发热,这才站起身,小跑着往楼上而去。

    陈思琪闭上双眸,靠到沙发背上,安静憔悴的神色如天亮前即将黯然褪去星辰。

    罗炎在浴室里布置好一切,冲回了陈思琪身边,轻轻地握住她的柔荑:“我抱你上楼吧!”

    陈思琪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底浮上朦胧的雾气……

    第一百五十二章  迟到

    陈思琪垂下迷离的双眸,摇晃地站起身,低声道:“我自己走。”

    罗炎点点头,双手小心地搀扶着她,陪着她慢慢地上了楼,只是嘴里念叨着:“小心台阶,对,小心啊……”

    他看着精神萎靡的陈思琪,那种担心她会随时消失的感觉,揪得他透不过气来。

    进了浴室,陈思琪看着浴盆里的温水,才想起罗炎在楼下时,说过给她放洗澡水,自己当时迷迷糊糊没有反对。现在倒让她有些为难了,她指指浴盆,咬咬唇,小声说:“对不起。医生交代过,至少半个月不能泡盆,说现在宫口是开的,会感染。”

    “哦?”罗炎认真地点点头,“那淋浴,可以吗?”

    “嗯。”

    “我在浴室门口等你,有什么事叫我。”罗炎摸摸她的小脸,退出了浴室。

    陈思琪望着掩上的浴室门,有些诧异地罗炎的情绪变化,疲惫的她来不及思考,打开了淋浴喷头。

    洗完澡的陈思琪刚走出浴室门,就被罗炎拦腰抱起,放到了床上。

    他摸着陈思琪长长的卷发,柔声问:“饿了吗?我给你去暖暖汤,喝几口不容易饿。”

    侧坐在床边的罗炎让陈思琪有些异样的感觉——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迷糊中,她眼皮打起架了……罗炎看着小猫样的人儿,嘴角一弯,掀开被子,坐了进去,将她揽入怀中:“困了吧?那就睡吧。”

    陈思琪听着罗炎“嘭嘭”的心跳,本就迷糊的意识彻底进入了休息状态……罗炎低头嗅着陈思琪身上那淡淡的荷花香,伸手关了灯,刚要抱着她躺下,就听睡眠中的她不安地梦呓:“啊!啊……”

    他不敢再动,轻轻拍着陈思琪的背,抓了个靠枕垫着自己的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陈思琪刚睁开了眼睛,罗炎那古铜色的胸肌便映入了她眼帘。她轻轻移开罗炎环住自己腰部的手臂,才坐起身子,就听罗炎的声音响起:“是不是饿醒了?”

    陈思琪整整睡衣,挡住自己春光乍泄的胸部,扭过头:“我不饿,昨天谢谢你了。”

    罗炎见陈思琪一觉起来,精神好多了,开心伸手拉住她的柔荑:“再睡会,天还没完全亮。”

    陈思琪被罗炎拖进怀里,忙伸手推开他:“我今天正常上班了,转车时间不短……”

    罗炎伸出手指,按住陈思琪的红唇:“睡吧,一会你跟我走我办公室的紧急电梯就好了。”

    陈思琪微微一愣,又被罗炎揽进了怀里,她折腾了许久,却不再能挣开他的怀抱。最后在罗炎的鼻气声中,不得不放弃……“铃——”的手机铃声响起,浅睡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睁开了眼睛,罗炎侧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摸索着枕头边的手机接起,才听了一秒钟,他就迭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差点忘了今天去看冰姐姐的……”

    陈思琪看着以风卷残云速度,穿好衣服离开卧房的罗炎,叹了口气。既然总裁都走了,自己就没办法搭乘什么总裁室电梯了。她一刻也不敢耽误,梳洗后,打车出了门。

    迟到了近半小时的她急匆匆地推开助理室的大门,就见位五十多岁、仪表不凡、气宇轩昂的男人端坐在里面,微微点了点头:“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男人点了支烟,悠悠地问:“小姐,你是这的员工?”

    陈思琪听着这句简简单单的话,却感到了一种无形中的威严,她望着男人那似曾相识的眸子,忙应声道:“是。”

    男人掸掸烟灰,站起身,走到陈思琪跟前,定睛地看着陈思琪,就听门“哗”的声被推开了,大步走进来的王钦一脸诧异地望着男人。

    第一百五十三章  罗大大董事长

    王钦疾步走到两人身边,碰碰陈思琪手臂:“去倒泡杯绿茶,送到总裁室来。”

    男人淡淡一笑,跟着王钦离开助理办:“钦钦,你在炎这里干得还习惯吗?”

    王钦推开总裁室的门,回头“咯咯”一笑:“罗叔,我从‘飞龙’组建,就在这混,哪有不习惯的。”

    王钦看着眼前的罗洪,想起当年他提出两个儿子谁能力强谁继承公司后,两兄弟互相谦让的事。而罗炎深知哥哥为人沉稳,善守财而不是创业,所以他从创业开始,就掩藏了自己的才华,希望将来罗氏能顺利地由哥哥继承。于是当罗炎在美国成立公司时,便以自己从罗氏集团最高领导者处借款不易批准为由,让罗烈出任“飞龙”名义上的董事长,实则是罗炎在美国遥控集团。而罗炎的心思,也只有王强知道,当然她作为当时的国内部第一助手,堂哥也暗中告诉了她实情。

    那时候她王钦可是白天在集团工作,晚上还得在网上和罗炎加班处理每天的遗留问题,那真是累得跟猴似的。如今这种常常度假,惬意的小日子偷着乐都来不及啊。

    罗洪坐到沙发上,“呵呵”笑道:“今天在这附近办事,上来坐坐,顺便看看罗炎这小子把他哥辛苦创建的集团,折腾成什么样了。”

    王钦将烟灰缸递到罗洪跟前,她保守当年与堂哥的约定,没有透露罗炎辛苦创建集团的半个字:“罗叔,小罗总做事很努力啦!比我那浑浑噩噩的哥强多了。”

    提起王强,罗洪也头疼,这两个宝贝从小混在一起,打架、喝酒、泡妞……各种花天酒地、惊心动魄的事,都一同参与,几乎向来秤不离砣,唯一幸运的是两人都平安地长大了,没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不过王强多少还是强过儿子点的,至少人家没有因打破别人的脑袋而进少管所。

    “叨叨”的敲门声响起,王钦侧头扬声道:“进来。”

    陈思琪端着茶水,径直走到沙发边,递到两人跟前:“请喝茶。”

    罗洪打量着陈思琪冷艳的样貌,骨感的身材,微微一愣:“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会在助理办工作?”

    陈思琪听着这冷不丁的问话,不解地望着王钦:“这位是……”

    王钦忙笑着介绍道:“罗总的父亲,罗大大董事长。”

    “您好。刚才失礼了。”陈思琪微微行礼,表情依然淡淡的。

    罗洪第一次遇到知道自己身份,却依然只是恭敬而不愿意亲近的下属:“你上午好像迟到了?”

    陈思琪一脸悔意,声音低低的:“对不起。”

    王钦回想起上班路上,接到的罗炎那通电话,交代的“陈思琪今天请假”,忙解释道:“其实今天思琪跟罗总请过假,估计是出差回来,担心集团事情太多,才来的。”

    陈思琪暗中舒了口气,没想到罗炎如此细心,微笑着离开了总裁室。

    罗洪看着陈思琪的背影,浓密微锁,他怎么会对儿子的下属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这女人在哪见过:“钦钦,刚才那个叫陈思琪,和你同事多久了,我上次没见过嘛?”

    而此时,给雷冰扫墓的罗炎一群人,也正说起了陈思琪……

    第一百五十四章  碑文

    王强给雷冰扫墓后,看了眼在雷冰墓前小歇的众人:“我去看看冰姐姐的邻居。”说着,向旁边的墓地走去。

    忽然,他指着旁边一墓碑,叫道:“起房子的,你来看,陈思琪!”

    罗炎一惊,快步走到王强身边,却见那墓碑上的几个小字竟然是:爱妻陈思琪。不由一时愣住了。

    这是陈思琪丈夫的墓地?他定睛看着那块冰冷的墓碑,“杨天宇”!真的是杨天宇!

    “天宇”这个名字,以前对于罗炎来说是陌生的,即便作为对雷冰墓地旁边邻居的回访,他也来送过荷花,但从未像今天一样,对这墓碑上的名字如此关注和震惊。

    今天的罗炎对杨天宇这三个字太熟悉了,那是陈思琪流产虚弱时叫过的名字,甚至和他在床上也叫过这名字,难道世界这么小?

    亿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让他遇到了?他呆呆地看着那墓碑上杨天宇年轻英俊的脸,看着他和善的笑容……是上天安排的巧合,还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无论是爱,还是性,中间都忌讳第三个人存在?而他就机缘巧合下,遇到了这第三个人,或许说自己充当了第三个人……混乱像千斤重的石头压在他心头,连呼吸都变得困难……疾步跟来的雷琼见罗炎发愣,忙望了眼墓碑,原来陈思琪是个寡妇……罗烈夫妻俩抱着刚睡醒的小家伙,走了过来。“陈思琪是谁?”罗烈见弟弟和王强都反映这么强烈,不解地问道。

    “新来我们公司助理办的同事。”雷琼轻描淡写地解释着。

    “哦。”罗烈和李芳菲瞧了瞧墓碑上的碑文,点点头。

    李芳菲逗逗女儿,对盯着墓碑出神的两个大男人道:“两位帅叔叔,我们要回家喽!”

    罗炎缓过神,沉默地跟着众人离开了墓地,心却被那冷冰冰的墓园牵绊……罗烈看了眼钻进车厢的妻子,将脑袋探出车窗,对众人嚷道:“一起午饭吧?”

    王强刚拉开自己保时捷的车门,一听提议,忙点头附和道:“我新开了家餐馆,味道很地道……”

    发动汽车的罗炎摇下车窗,简单地说了句:“我有事,先走。”便没再理会众人,一踩油门,消失在路的尽头。

    “嘟嘟”两声汽车喇叭声,雷琼驾车追上罗炎,冲着他喊道:“罗总,您怎么啦?”

    罗炎看了眼雷琼被风吹起的长发,调转车头,驶上小径,将她的车远远地抛在身后。

    第一百五十五章 父子相聚

    罗炎驾着车,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集团,此时他要找陈思琪确定一件事,一件和自己没有太大关系,却又非要弄个水落石出的事。

    他大步走进集团,对路过的员工勉强点点头,便直奔助理办,推门的瞬间便喊道:“陈思琪,你过来一下……”

    品茶的罗洪端着茶盏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看着罗萨般面孔的儿子,打断道:“陈思琪做错了什么,午休时间,你用得着使这么大劲吼吗?”

    罗炎定了定神,走到父亲身边,他斟酌不透这罗氏最高统治者登门的意图,忙满脸堆笑:“爸,您怎么不到总裁室坐会,让王钦给我打个电话?”

    罗洪指指跟前的小沙发,为儿子斟了一小杯工夫茶:“坐了,可又没见你回来,很无聊。再说王钦那丫头要给我看她旅行的照片,所以过来坐坐。对了,刚才科室有事,钦丫头和小陈出去了。”

    罗炎带着满心的疑问赶回来,却介于父亲在场,只得勉强压抑着,坐到父亲指定的座位上:“爸,最近你好像挺忙的哦!”

    罗洪听着儿子这白开水般的开场白,端起小茶盏,送到鼻子前嗅了嗅茶香:“你好像很久没有回家了嘛?”

    罗炎小心地洞察着门口的脚步声,在父亲提问不到一秒后,立刻给出了答案:“前个月五号在家吃了中饭,上个月十二号送了芒果……”

    罗洪听着儿子精确得汇报,缓缓地转过头,吃惊地说:“有这么多次,我怎么一次也没见到你?”

    罗炎回想自己那巧妙地避开父亲的惊险场面,满脸堆笑地岔开话题:“爸,我请您吃午饭吧!”

    罗洪摇摇头,浅尝了口淡绿的茶汤:“不了,我坐坐就走。”

    “哗”的一声,王钦拎着饭盒,走进办公室:“罗叔,我给您买了饭……”她话未落音,便看见了罗炎,嘻嘻一笑问道:“罗总,您们不是扫墓去了?怎么回来了?对了,我哥呢?”

    罗炎见王钦回头张望,解释道:“你哥这会,正美他的小吃店呢!”

    王钦吐了个舌头,不留口德地啐道:“说不定这会,我那神奇的哥哥正在哪泡小妹妹呢!”

    “阿丘!”刚跨进电梯的王强,正想对身边的陈思琪开口,就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来势之急使他欲捂住嘴的手,都还没伸到嘴边。

    “王总,您感冒了?”陈思琪掏出纸巾,递了张过去,又取了张,擦着被他喷到脸上的唾沫星子。

    王强尴尬地接过纸巾,一时心里别扭得厉害,他一向处处维持着良好的绅士风度,更是很少在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跟前如此丢脸,如今这叫什么事嘛?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堂堂小卖铺老板啊,多少要有点风度吧!

    电梯门在王强的万般思绪中,“哐”的一声开了,他这才想起抬手用纸巾拭了拭嘴角,在门关上的前一秒钟,冲出了电梯。

    他追上快走到助理办的陈思琪,拉住她的手臂,刚说了句“要不,你去洗洗”,就被一高昂的女声吓了一跳。

    作者题外话:亲们,小爱今天大早出门办事,刚到家,二更来晚了。抱歉。晚上8点左右三更。今天没有准时更文,对不起了。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敢深究的往事

    “哥,你不能诱拐我同事啊!思琪很单纯的……”从助理办里正好探出头来的王钦,夸张地对王强大声叫着。

    陈思琪刚想解释,就听罗炎的声音从助理办里传来:“陈思琪,到我办公室来。”

    王强看了眼手中的纸巾,噘着嘴解释道:“救命,我一个喷嚏将唾沫星子喷到了思琪脸上,我让她去洗……”

    王钦看了眼堂哥伸到自己跟前展示的纸巾,吐了个舌头,将脸别开:“咦,脏死了!谁叫你成天像个妇女主任,是个女人都要泡。”

    陈思琪没理会这兄妹俩的斗嘴,径直走到罗炎身边,对罗洪微微一笑,跟着罗炎向总裁室走去:“罗总,您找我?”

    罗炎在陈思琪走进总裁室的瞬间,关上了门,一把拉着她坐到沙发上:“告诉我,你丈夫是不是叫杨天宇?”

    陈思琪猛地挺直背脊,不解地问:“您怎么知道的?”

    罗炎瘫靠在沙发背上,深深地吸了口气:“墓碑上是不是有刻着荷花?”

    陈思琪挪了挪身子,思索着:“你去过天宇的墓地?”

    罗炎点点头,解释道:“去给一个朋友扫墓,无意看到的。”他见陈思琪瞬间眼眸中蒙上一层雾气,轻声问:“看他照片,好像过世的时候很年轻?”

    陈思琪微微抬头,将几乎夺眶而出的眼泪抑住,喃喃地说:“是我害死他的……”

    陈思琪耳边回荡着丈夫那日边开车,边和自己通电话,讨论当晚庆祝结婚纪念日的温和声音。那是他们结婚两周年的日子啊,可就在二人电话还未挂掉之时,她听见了那头激烈的碰撞声……罗炎看见陈思琪的脸由红转白,由白发青的模样,不由得心提到了嗓音。他轻轻碰碰她的手臂,才发现那玉腕已冰冷发抖,忙将她拥进怀里,低声安慰道:“过去了,都过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罗炎不敢深究,更不敢多问,从陈思琪的极度反应中,他已感到了她的悲哀和不安!

    他静静地拥着瑟瑟发抖的陈思琪,直到她呼吸平稳,才轻轻地松开自己的怀抱:“你太累了,要么回去休息吧?”

    总裁室的门把响了声,陈思琪忙推开罗炎站起身,刚要往外走,就见他指指更衣室:“进去避一避。”

    罗炎看着陈思琪关上更衣室的门,这才大声问:“谁啊?”

    罗洪在助理室等了许久,也不见儿子出来,便寻到了总裁室。他在罗炎打开门的瞬间,奇怪地问:“大白天的,门关这么紧?”

    罗炎“呵呵”一笑,他就知道是父亲,一般哪有人对“总裁室”三个字视而不见,不敲门就伸手扭门锁?他往沙发上一靠,懒懒地说:“有点中暑,躺了会。”

    罗洪叹了口气,看着这叛逆的儿子:“早点回去休息吧!”

    罗炎见父亲转身要走,忙跟着他出了门:“爸,我送你!”

    躲在更衣室内的陈思琪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这才嘘了口气,推开了更衣室的门。可就在她踏进屋子的瞬间,总裁室的大门开了。

    第一百五十七章  穷人的节约

    陈思琪看着折回来的罗氏父子,僵笑着:“罗总?”

    罗洪清晰地记得儿子刚才那句“有点中暑,躺了会”,那怎么睡觉都有秘书陪着?而且还从更衣室出来?他费解地看着衣衫整齐的陈思琪,清清嗓子,刚想开口,就听儿子严厉地问:“我让你将更衣室整理成文件室,弄好了吗?”

    陈思琪微微一愣,罗炎的吼声再次响起:“别让我一会看见一丝不整齐,我最憎恶凌乱……”

    罗洪对儿子的火爆脾气素来了解,见他自从看见陈思琪,就没个好脸,忍不住打断道:“罗炎!”

    罗炎偷偷对陈思琪眨眨眼睛,扭头对父亲说:“爸,我去给您拿落在办公桌上的火机。”

    陈思琪这才缓过神,侧侧身子,离开了总裁室。

    她刚回到助理办坐下,就听忙碌的王钦大声喊道:“思琪,刚才你的手机快被打爆了,您快回个电话吧!”

    陈思琪忙拿起手机,翻查来显,轻“哦”了声,七个未接来电——陈思怡,姐姐出什么事了?怎么找得这么急……脑海中各种姐姐两夫妻吵闹的场面冲刺着神经,她深吸一口气,回拨了电话。

    “思琪,你哪里去了?我打了你好几个电话。”陈思怡看着在“飞龙”门卫椅子边玩石子的女儿,唠叨着。

    陈思琪听姐姐口气正常,舒了口气,轻声问:“你找我什么事?”

    陈思怡捂住话筒,走出警卫室,压低声音:“我听人家说了个来钱好快的门路,想来找你商量。”

    陈思琪摇了摇头,翻开桌子上的文件:“姐,我现在有事,晚上给你回电话……”

    “我在你们单位警卫室,你下来帮我看看资料,行不?”陈思怡拉住走到身边的女儿,踢踢踏踏地向附近的小卖铺走去。

    陈思琪忙站起身,对王钦交代了声“我出去一下”,便直奔集团大门而去。

    陈思怡拿着雪糕,急急咬了几口,才将雪糕递给女儿。她见妹妹跑过来,含满冰凉雪糕的嘴含糊不清叫道:“思琪。”

    陈思琪几步来到姐姐身边,看着她节省的模样,心疼得微微皱眉:“我再去给你买一个吧!”

    陈思怡摇摇头,拉着女儿阻止道:“不用,我就吃两口,有点热。”

    陈思琪跟着姐姐来到角落里,正要开口,就见姐姐从兜里掏出份折成豆腐块大小的纸递到了自己跟前,展开的瞬间,她叹了口气。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这是传销

    陈思琪看着上面金字塔似的参与者获利图解,轻声问:“姐,这是推销什么啊?”

    陈思怡放下女儿,说了声“别乱跑”,这才回过头,使劲回忆着村里妇女告诉她的内容,慢慢地说:“说是卖一种八十多元的按摩垫,我介绍十个人买,每个人我能收三块钱,如果他们每人再介绍十个人买,我又能从新买垫子的人手上抽到一块钱,照此类推下去……”

    陈思琪看着这连外文都拼不通的商品名字,打断道:“停。姐,首先,我没有听过这种按摩垫,其次,照你们这样收钱的做法,这东西也肯定不好用。”

    她看了眼听得云里雾里的姐姐,浅显易懂地解释道:“姐,这是传销,电视、报纸上大力打击的传销。”

    “传销?”陈思怡对这两个字不陌生,她迟疑着,“我们那种郊区,也搞传销?”

    陈思琪点点头,抬腕看了眼表,简单地劝解道:“姐,实在点吧,天上掉馅饼的事不太可能的……”

    陈思怡笑笑,回想昨晚自己算了一整夜的钱,叹了口气:“我也是想多赚点钱,你压力太大了……”她看了眼蹲着地上玩耍的女儿,对妹妹摆摆手:“我走了,警卫室里我放了两个西瓜,自己种的,我知道你也舍不得买的。”

    陈思琪回想起读书那时,姐姐骑近两小时的自行车,给自己送去一捆甘蔗的场景,忽然觉得眼里润润的,她冲陈思怡抱着豆豆的背影喊道:“路上小心点……”

    “嘟嘟”汽车在她身后鸣响了喇叭,她缓缓回头,见是罗炎,刚想让开,就听他喊道:“过来一下。”

    陈思琪走到车边,轻声问:“罗总,有事?”

    罗炎上下打量着陈思琪,低声说:“我在捷运站等你,下班就过来吧!”

    他从反光镜里目送着陈思琪消瘦的背影离去,才发动汽车,向捷运站驶去。

    “铃——”的电话铃声响起,他随手挂上蓝牙:“您好!”

    电话那头的王强侧靠在吧台,对眼前放电的辣妹微微眨眼:“罗炎,出来混,今天周末。”

    罗炎脑海里全是刚才问陈思琪丈夫的事,她那痛苦地表情,只觉得心揪得难受,随口拒绝道:“谢了,我今天有事。”

    王强扬手打了个响子,诱惑着:“今天可是个特别的日子,你一定要出来。”

    罗炎对王强这种故作神秘地态度,全然不感兴趣:“你每天都是特别的日子,算了吧。”

    王强轻啧一声,解释的瞬间,罗炎调转了车头。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七夕的玫瑰

    忙得昏头转向的罗炎终于明白了今天是“七夕”节,虽说和陈思琪关系有些特别,但总得有所表示吧。买花?太普通。送衣服?那女人只喜欢黑色;带她出来吃饭?万一遇上熟人怎么办……算了,给她张卡吧!既然跟了自己,总得有点表示,但卡的价钱多少呢?他发愁了,放纵,他给两三千……算了,还是先买束花,反正一夜漫长长,到时直接问问她不就行了。

    半小时后,他买了束花放在车上,刚来到捷运站,就看着了陈思琪消瘦的身影,忙摇下车窗:“小东西,这里。”

    陈思琪四处看看,见附近没有熟人,径直走到罗炎车边,“哐”的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罗总……”

    罗炎转身从后座上取了一束娇艳的玫瑰,递给她:“送给你!”

    陈思琪微微一愣,迟疑地接过花:“这是……”

    “今天七夕。”

    陈思琪第一次过东方的情人节,天宇生前只和她庆祝“二月十四”,或许是意外,或许是过分惊奇,她沉默地接过花,轻轻抚摸着玫瑰上的水珠。

    罗炎定睛看着陈思琪那安静娇美的模样,心底忽然觉得很柔软很舒适。他喜欢她不带刺的表情,和谐、安详、平静……他信手打开车载音响,驶入车河,和着音乐,轻叩着节拍……罗炎清清嗓子,柔柔地问:“我们去吃饭,你想吃西餐,还是中餐?”

    陈思琪很少出来吃饭,结婚那两年里,丈夫每天都要开两个多小时的车回家,婆婆又不停地唠叨,二人世界对她来说就像“井中月,水中花”:“我不太清楚,你定吧!”

    罗炎超喜欢乖巧的陈思琪,至少他此刻心中一片阳光灿烂,脑海中飞快地闪过无数个情调不错的餐厅,最终他选择了临海的“碧云港湾”,征求道:“去吃海鲜,你身子弱,我们吃熟的,以后再吃赤身?”

    陈思琪微微一笑:“听你的吧!”

    罗炎忘了遇到熟人那种千分之一的可能,忘了与陈思琪的定位,这夜他们玩得很开心,他听到了她的笑声,像晚风中的银铃,像林中欢唱的夜莺……第二天,两人睡到快中午时间,才姗姗睁开眼睛。陈思琪刚下床,就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忙推推靠着床头吸烟的罗炎:“是不是有人来了?”

    罗炎伸手刮了刮陈思琪的鼻子,打趣道:“你以为我这儿是菜市场,什么人都来?是女佣啦!”

    陈思琪舒了口气,就听门外传来王强的喊声:“罗炎,看我给你带谁来了?”

    罗炎猛地跳下床,不顾一切地向门边冲去……

    第一百六十章 躲进浴室

    陈思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王强近在咫尺,声音是那么清晰,下一刻可能就是推门而入。

    罗炎飞快地将卧室门下了暗锁,冲着门外回道:“王强,你们先坐,我擦了澡就出来。”

    “噢,斯文起来。”王强靠着门,随手重重地锤了几下,扭头对李芳菲说:“还是嫂子有面子,这小子准是预感到美丽的女士光临,起床就收拾形象。”

    李芳菲微微一笑:“炎,你别着急,我们等你。”

    罗炎哪能不着急,他急得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疾步走到发愣的陈思琪身边,拉着她向卫生间走去:“小东西,委屈你避一避,我嫂子会进我房间的,特别是又有那个多事的王强……”

    陈思琪神色紧张,只要留宿的事情不曝光就好,其余的她来不及多想:“我在这,他们不会来吧!”

    “不会。”罗炎紧张地环顾着浴室,却一时找不到个可以给陈思琪藏身的地方。

    陈思琪一把拉开洗手池下的柜子,刚将里面的备用纸巾、毛巾往里挪了挪,就被罗炎猛地抓住了手臂:“不行!太窄了。”

    “一个人刚刚好。”陈思琪此时心“嘭嘭”跳得厉害,她哪里顾得那么多,只要能躲过去就行。

    罗炎犹豫地望了她两秒钟,还是点了点头:“小心些。”

    “嗯。”陈思琪答话间,人已弯腰蜷进了柜子里,对正蹲下身的罗炎摆了摆手:“你去吧,久了,他们会起疑心的。”

    “那我出去了。”罗炎走到门边,又转过身来,冲陈思琪抱歉地笑笑:“我会尽快打发他们走。”说完,打开浴室门出去了。

    陈思琪看着他离开了浴室,赶紧小心地将柜子门掩上,只留了道小小的缝透气。

    罗炎走到卧室房门边,拉开门的瞬间,就被王强靠在门上的身体猛地倒过来,不由地“哦”了声。

    王强扶着罗炎的肩膀,控制住脚步,啐道:“开门也不说一声,差点害我失去斯文王子的头衔。”

    罗炎狠狠地瞪了眼成天标榜自己“斯文王子”王强,侧头问站在门边的嫂子:“丫头没有来?”

    李芳菲跟着罗炎走进卧房,“呵呵”一笑:“我看你昨天走得匆忙,趁丫头睡觉过来看看。”

    王强倒上罗炎的大床,舒服地躺成个“大”字,接话道:“我正好在门口遇到嫂子停车,就把带进来了,惊喜吧?”

    罗炎坐到王强身边,狠狠地用胳膊撞了撞他的大腿,心中暗骂:惊喜?惊吓差不多。好好的小卖铺不打理,成天就搞花招!

    王强挪挪身子,随手抱起个枕头垫着头,嗅着陈思琪留下的淡淡荷花香味,也不跟罗炎计较那大腿处传来的疼痛:“你小子,品味提供不少嘛!懂得用这种空气清晰剂,闻起来真舒服。”

    坐在贵妃椅上的李芳菲环顾房间,见一大束娇媚的玫瑰放在矮柜上,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