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221-230_高干儿媳的艰难再婚路_笔翠小说

221-230

 热门推荐:
    二百二十一章 掩饰的理由

    罗炎正随手关门,却被从后面赶上来的王强一把拉住。他转过头,看着对自己猛抛媚眼的王强,心里直发毛。

    王强刚张开嘴,就被罗炎直截了当地回绝道:“今晚我不参加任何聚会,也绝对不吃任何莫名其妙的东西。”

    王强皱着眉头,回想昨晚自己花了好大劲,才从家里弄出来的灵丹妙药:“可是罗炎,昨晚你吃后,效果斐然啊,再坚持一下,估计毛病就好了哦。”

    “效果斐然?”罗炎扫了眼*,大步向电梯走去,昨晚就差点没被他那药酒折腾得虚脱。

    王强疾走几步,抢在电梯门合上前,钻进了电梯:“去洗桑拿吧,我刚开的,你也是老板哦。”

    罗炎瞪圆了眼睛,他不记得自己有和王强合作过桑拿房:“我什么时候和你合作的?”

    王强眨眨眼:“今天早上啊,你不是给了我张空白支票吗?我已经让律师起草合同了,将最近的投资,从上个月的开始算起,都计你一份,惊喜吧?”

    罗炎脸部肌肉渐渐僵住,瞪着王强喜笑颜开的脸:“大哥,你填了多少金额?”

    “保密。”王强神秘一笑,大步走出电梯,“放心,我会带着你共同致富的。”

    罗炎摆摆手,向员工宿舍走去:“我去找财务,让他明天帮我查查你耗走了我多少钱。”

    王强轻哼一声,望着罗炎的背影,挥了挥手,大声教育道:“万丈高楼平地起,没听过吗?”

    罗炎听到身后王强的声音,嘴角一弯,这小子……有了王强那支票的启发,罗炎终于找到了个进入女生宿舍掩人耳目的借口,他毫无顾虑地疾步走进女工宿舍楼,堂而皇之地直接叩响了陈思琪的房门:“陈思琪,开门,我问你点事。”

    隔壁的女孩听到敲门声,“哗”的声拉开门:“罗总,陈秘好像不在。”

    “哦?”罗炎看看陈思琪紧闭的房门,将想好的敲门理由很自然地忽悠出了来,“问你也一样啦,财务部总监的宿舍在哪?”

    女孩思索了一会,含笑答道:“总监只有中午在宿舍休息,晚上都回家的。”

    罗炎点点头,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开了宿舍区。他钻进自己的车里,抬腕看了眼表,思索着掏出手机,拨打了别墅的电话。

    已回到别墅的陈思琪正擦拭着刚洗过的头发,便听见了座机铃声,她大步从浴室走出来,见是罗炎的手机号码,思索了良久,拿起了话筒。

    罗炎见电话接通,却没有人回话,轻声问:“是谁?”

    陈思琪随手放下毛巾:“我看是你的号码,就接了……”

    “你手机怎么没有开,我打了好久都是关机的。”罗炎挂上蓝牙,发动着汽车。

    陈思琪瞟了眼放手机的提包,憋憋嘴:“没电了。”

    “晚饭吃了吗?”罗炎看着路边的小吃店,放慢了车速。

    陈思琪挪挪身子,拿起枕边的杂志翻看起来:“去我姐姐家吃过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韦冰的课我都补过了啊。”

    罗炎“呵呵”一笑,绘声绘色地描绘着孩提时贪吃的往事,逗得陈思琪“咯咯”直笑……作者题外话:十点有事,更新提前。

    二百二十二章 两朵玫瑰

    陈思琪听着罗炎那些荒唐成年旧事,思索着走进厨房,张罗起他的宵夜来。

    同一片夜空下,吴俊基也在张罗着自己的宵夜。今天在陈思怡家的晚饭,吃得他很郁闷……陈思琪那个三十出头的姐姐,年纪轻轻却被生活压抑得与时代完全脱节,哥哥却打着兄妹聚会的旗号,见缝插针地打听“飞龙”有没有可以承接的工程。

    从他们兄妹的谈话中,得知他们出身知识分子家庭,可为何这些兄弟姐妹都这么奇怪?

    只是这餐饭,让他对陈思琪的冷清个性多了份体谅,多了份理解。当她哥哥说羡慕她的日子时,她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只是表面风光而已”,当时眼里竟然流露出无奈和苦楚。

    以前总觉得母亲的日子很苦,现在发觉陈思琪可能比母亲还苦啊……第二天一早,他刚到集团,就遇到了神清气爽的王钦。

    “早,吴助。”王钦大声冲他打着招呼。

    吴俊基“呵呵”一笑,和她并肩往大楼走去:“今天可能我还得陪她们去拍录像,你又得辛苦了。”

    王钦对路过的同事点点头,毫不介意地说:“本人干当绿叶,谁叫助理办生着两朵漂亮的玫瑰花呢?”

    “说什么呢?”林碧枝拎着刚从雷琼那弄来的新款手提包,走了过来。

    王钦瞟了眼雷琼前几天用过的手提包,淡淡一笑:“我们在说雷琼天香国色,是‘飞龙’的大美人。”

    吴俊基淡淡一笑,和王钦跨进了电梯:“早上罗总给我电话,说是要开个新部门,负责和王总集团的合作项目。”

    王钦微微一愣,嘴角抽了抽:“我们集团什么时候对小卖铺感兴趣了?”

    两人闲聊着来到助理办,刚坐到位置上,就见一脸无精打采的雷琼推开了门:“王钦,今天我要拍录像,你负责总裁室卡座的值班吧!”

    王钦收拾文件,站起身:“知道了。”

    雷琼看着了眼王钦离开的背影,拉开抽屉,轻啧一声:“吴助,我们拍广告的酬劳,是不是今天付?”

    吴俊基思索着点点头,打开电脑:“应该是这样,一会我帮你问问吧!”

    “帮我问问?”雷琼微微一愣,扫了眼低头处理文件的陈思琪,这小寡妇就不关心钱,少清高了!天天穿名牌,说不定全部家当凑起来,也不超过四位数。

    她清清嗓子,扬声道:“小陈,这次拍广告,王总是怎么跟你谈报酬一事的?”

    陈思琪手里的笔顿了顿,她清晰记得王钦嘱咐过自己不要透露薪酬的数字,敷衍道:“王总应该早想好了,没几个小时就该发了,何必去问呢?”

    雷琼不屑地瘪瘪嘴,这小寡妇还真是好对付,想起自己昨天给导演出的主意,不由乐得窃笑起来。

    作者题外话:有事,又来晚半小时,见谅!

    二百二十三章 “聪明”的肇事者

    雷琼见大家都开始低头办公,也不再说话,翻开桌上的文件,整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铃——”的电话铃声响起,雷琼抓起话筒:“您好,助理办。”

    罗炎看着文件,吩咐道:“给我杯绿茶。”

    雷琼还未回答,就听那头收了线,低头扬声吩咐道:“小陈,给罗总泡杯绿茶。”便继续工作起来。

    隔了一会,“铃——”的铃声再次响起,在她接起电话的瞬间,那头传来罗炎不耐烦的声音:“我的茶呢?”

    雷琼微微一愣,侧头看了眼陈思琪空着的办公席,忙说:“罗总,我这就送来。”

    五分钟后,她泡了杯茶水,来到总裁室门口,看了眼卡座上低头忙碌的王钦,叩响了大门。

    罗炎研究着王强传来的合作计划,大声应道:“进来。”

    雷琼挪出只手整整衣裙,这才推开门,迈着婀娜的步子,走进了总裁室:“罗总,您要的茶。”她正准备搁在办公桌上,却见低头办公的罗炎头也不抬地随意伸出手:“给我吧……”

    雷琼看了眼罗炎伸来的手,忽然灵机一动,她缓缓将茶盏递了过去,但在茶盏的托碟刚碰到罗炎的指尖时,便悄然脱了手,顿时茶盏翻了下去,茶水洒了半张桌子。

    罗炎一惊抬起头,见雷琼捂住手,一脸痛苦的模样,忙握住雷琼的手,送到眼前瞧了瞧,安慰道:“还好,只是手背有些泛红,没什么大事……”

    雷琼美艳的脸皱成一团,没大事?十指连心啊!为了得到你的一点温柔,我连自己的玉手都牺牲了……罗炎放开雷琼的手,拉开抽屉,取了盒酒杯口大小的烫伤膏,递到雷琼跟前。

    雷琼看了眼药膏,嘟着嘴:“帮我涂药好吗?我怕痛……”

    这时,门口响起“叨叨”地敲门声,罗炎扬声道:“进来。”说着,拉过雷琼那只没受伤的手,将药膏塞到她手里。

    陈思琪拿着财务部刚交来的文件推开门,正好见到二人的手握在一起,微微一愣,嘴角抽动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声音,眼中飘过一丝不自觉的落寞。

    罗炎缩回手,看了眼门口的陈思琪,微微点头:“有事吗?”

    “罗总,财务部送来的急件,请你过目。”陈思琪目不斜视地径直走到办公席前,递上手中的文件。

    罗炎接过文件,将它搁在电脑的显示器上。陈思琪这才注意到桌上的水渍,微微一愣,难道是打翻了茶水?她不由侧头看了眼雷琼的手,见有几分红肿,暗自吐了口气,抽了张纸巾,擦拭起桌上的水来。

    罗炎对陈思琪摆摆手:“不用弄了,我自己来。你先出去吧。”

    “是。”

    罗炎看了眼陈思琪离开的背影,边收拾办公桌,边对一旁无离开之意的雷琼开口道:“雷琼,如果你不习惯自己上药,就去医务室吧!你的伤不严重,医务室的医生足以应付了。”

    雷琼深深吸了口气,明白此事只能到此为止了,她轻应了声“谢谢罗总关心”,郁闷地转身向外走去。

    二百二十四章 安慰受伤女主角

    罗炎没有留意雷琼离开时那一脸阴霾的表情,他收拾完桌上的水渍,正准备处理文件,就听门外传来了王强的大嗓门:“罗炎,怎么好像包拯一样,敞开大门办公啦?”

    罗炎微微抬头,看了眼研究着办公室大门的王强,解释道:“估计是雷琼忘了关门。”

    王强“呵呵”一笑,扭头走了进来:“计划书看了吗?”

    “嗯。”

    王强径直走到罗炎跟前,手撑着桌子,眨了眨眼睛,笑容灿烂地问:“我很有才吧?

    罗炎没有回答王强的话,抽了支烟送到嘴边:“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事?”

    王强摇摇头,从桌上拾起烟盒,见里面空空如也,叹了口气:“过来逛逛,还需要理由吗?”

    罗炎耸耸肩,扫了眼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指指与助理办相隔的墙:“你的模特雷琼受伤了,到那去打发时间,发挥你王子魅力吧!”

    “破相了?”王强瞪圆了眼睛,疑惑地问。

    “你想哪里去了?”罗炎懒懒一笑,打断道:“雷琼的手刚才被热水烫伤,不过倒是不严重。”

    王强吐了口气:“知道你很忙,不耽误你了。我还是去看望我的模特吧!”说完,打了个哈欠,离开了总裁室。

    他刚推开助理办的门,就听吴俊基的声音响起:“王总,罗总在总裁室。”

    王强整整衣领,挂上自己招牌式的斯文笑容:“俊基,我这是来探望受伤的琼妹妹的。”

    座位上的雷琼顿觉背脊发凉,最近一遇到王强她就成了“赔了夫人又折兵”,那次以姐姐祈福为借口,拖着罗炎出门,最后自己却当了会彻底的司机……今天她牺牲了自己的手,只博得了罗炎了几分钟的温情,却招来了这难缠的男人!

    王强径直走到闷声不语的雷琼跟前,小心翼翼托起她受伤的手,轻轻送到嘴边,吹了一口气:“好可怜哦,我的琼妹妹。”

    陈思琪抱着文件,路过雷琼办公桌边,看了眼王强那肉麻兮兮的表情,抿嘴一笑:“王总,今天还拍录像吗?”

    王强摆弄着雷琼的小手,无奈地说:“拍啊!不过,我得先安慰琼妹妹受伤的芊芊玉手。”

    陈思琪微微一笑,走到自己办公席旁,刚要坐下,手机“铃——”的响了,她随手接听起来:“哪位?”

    张婶拎着菜篮子,急急忙忙地赶着路:“陈姐,我还有五分钟到你们集团门口,你能出来一下吗?”

    陈思琪抬腕看了眼表,站起身:“吴助,我下去一趟。”

    雷琼看着陈思琪行色匆匆的背影,想起自己昨天对导演提的构思,暗自得意,她挑挑眉:“王总,您看如果让小陈单独拍后面的广告,应该也很出彩吧?”

    王强吐了口气,这雷琼每次开口都让他不快,想象着雷琼知道她自己提议的黑夜雨景换她做女主角时的表情,王强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一层:“琼妹妹这怎么行呢?你可是我的一号女主角啊!”

    雷琼探究地望着笑容满面的王强,嘴角微微抽动,却不知该说什么。她迟疑了一下,拉开了跟前的抽屉。

    二百二十五章 午饭

    雷琼拉开抽屉,拿了前两天被表姐林碧枝敲竹杆的一张健身卡发票,在手上晃悠:“哎,我昨天拍录像不舒服,到我家附近的健身房走走,谁知耳根子一软……”她这些天观察罗炎,觉得他对自己向王强抬高拍广告酬劳的事,完全一无所知,所以这会便更无顾忌地向王强开了口。

    王强淡淡一笑,对于这拐着弯向自己要报酬的雷琼,他心中越来越不屑:“身体要紧啊!一会把发票给我吧!”

    不远处的吴俊基听着两人的对话,淡淡一笑:“雷琼,我去一下门市部,如果罗总找我,让他打我手机。”

    他交代完,拿着处理好的文件刚来到一楼,就遇到了拎着个饭盒迎面走来的陈思琪:“肚子饿了?”

    陈思琪摇摇头,她看了眼张婶趁着为婆婆家购买七月半祭祖香案的功夫,特意给自己送来食物:“家人送的。明天是七月半啊!”

    “啊?”

    陈思琪将饭盒向胸口拢了拢,里面暖暖的热气传到皮肤上,脸上浮现出少有的满足:“中午大家一起尝尝看,张婶的手艺很棒的。”

    吴俊基看着陈思琪开心的模样,不由替她欣慰:“好,好。”

    中午下班时间,从门市部处理事务回来的吴俊基一进助理办的门,就扬声道:“思琪,王钦,我们去吃饭吧。”

    王钦摇摇头,瞪着没完没了的工作:“算了,你们帮我拎盒饭吧,下午开会要用的文件,我还有好多没整理呢!”

    陈思琪拎着饭盒,走到王钦桌边,看了眼她跟前堆积的文件:“吴助,要么您去饭堂吃,帮我和王钦带饭回来?”

    吴俊基见陈思琪拿起王钦桌上文件翻看起来,温和一笑:“算了,我叫外卖吧!”说着,掏出手机,拨打了外送餐厅的电话。

    同一时间,一墙之隔的王强也在拨打电话——急招罗炎的电话。

    “又怎么啦?”在财务部查看上月海外分公司报表的罗炎随口问。

    王强将罗炎家女佣送来的饭盒一字排开,捏了根凉拌黄瓜送到嘴里:“你小子很会享受,开始进补了。”

    罗炎对身边的财务总监点点头,大步走出财务部:“你说什么啊,乱七八糟的。”

    王强咽下口中的黄瓜,盛了勺杂粮粥:“你的午饭很不错,我先开动了。”

    罗炎皱了皱眉头,暗骂:“该死!”随手挂断了电话。这家伙大早来了一趟后不是去他的超市忙去了吗?怎么吃饭时间又准时报到了?

    他调出陈思琪的电话号码,直接拨了出去。

    “喂。”陈思琪看着文件,抓起电话,看了眼来显。

    罗炎叹了口气,跨进电梯:“小东西,午饭你得自己吃了,女佣送来的食物,被狼偷吃了。”

    陈思琪微微一愣,看了眼端着食物走进助理办的王强:“好的,我也准备吃午饭了。”

    王强摆上食物,大声地招呼道:“俊基,思琪,王钦,别愣着,先吃点清淡的垫垫肚子,我还叫了外卖!”

    那头的罗炎听着王强借花献佛的吆喝声,瞪圆了眼睛,直接收了线,大步向助理办走去。

    作者题外话:事情太多,误了点更新,现在晚了两个小时补上。亲们,见谅!

    二百二十六章  各思所想

    罗炎推开助理办的门,一眼就看见了殷勤招呼大家享用午餐的王强:“王强,你还真是会做人啊!”

    王钦“咯咯”一笑,看着面前丰盛的食物:“不好意思,我哥把您的午饭拿过来……”

    罗炎看了眼低头喝粥的陈思琪,无奈地摇摇头。算了,反正就是想让她补补身体,虽是转了个弯,好歹还是没有耽误正事:“没事。味道还好吧?”

    吴俊基给罗炎递了双方便筷,就听王强发表演讲起来:“就是太清淡,好像女人的美容餐,吃了这么多,我都没感觉有东西下肚。”

    陈思琪微微一笑,夹了筷芦笋送到嘴里:“是很清淡,不过我觉得挺开胃的。”

    罗炎见陈思琪似乎胃口不错,便欣然拿了个一次性杯子充当小碗:“喜欢就多吃点,一会再叫些外卖……”

    “先生,请问你们是不是叫了外卖?”一个拎着饭盒的服务生叩了叩助理办虚掩的门。

    吴俊基忙站起身,应道:“是。进来吧。”

    王强侧头看了眼服务生,继续对付着手里的虎皮凤爪:“俊基也叫了外卖?早知道我就不叫了,直接享受就是……”

    罗炎看着吴俊基摆上了清淡小菜,夹了一筷塞到王强嘴里:“来,让你彻底享受一下,我喂你!”

    王钦看着嬉闹的两人,想起小时候常常跟堂哥抢玩具的情景,玩笑道:“哥,等你和罗总都有了小孩,干脆对成亲家好了。”

    罗炎不自觉地瞟了眼陈思琪的小腹,她曾经怀过自己的孩子,只是当时自己并不知情,如果当时没有打掉,现在该有几个月了吧?

    王强想象着自己与罗炎的翻版在骑马打架的情景,看了眼跟前的堂妹,低头默默地喝了勺汤。

    吴俊基将送来的外卖,和陈思琪家人送来的饭盒一起摆上桌:“罗总,等王总这广告拍完了,我想请几天假,送我奶奶回国,不知道方便吗?”

    王强猛地点点头,应声道:“广告的事,最迟明天就完全搞定,俊基你放心送奶奶回国。”

    陈思琪手里的筷子停了停,此时她并不知道王强新改的广告拍摄设计,脑海里还是那个让她在雨中奔跑的构思,她对此多少有些恐惧,但既然答应了,总该认真完成:“王总,我一定会按要求尽量做好的。”

    王钦没有留意陈思琪的话,含糊地打趣道:“哥,其实你根本不需要拍什么广告。开业那天,你和罗总只要往门口一站,绝对能引得一船的辣妹挤爆会场……”

    王强脸色异常难看,伸手捂住王钦的嘴:“我们两个英俊绅士,被你说得好像牛郎一样……”

    罗炎侧头看了眼陈思琪,站起身作势要掐王钦的脖子:“你这丫头,嘴怎么越来越不饶人?”

    “哗”的一声,助理办的门被雷琼表姐妹推开了,眼前的情景让二人微微一愣。

    王强见王钦面色潮红,笑着指指她的头:“王钦,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王钦接过罗炎递来的水杯,笑呵呵地啐道:“你别把罗总带坏了,他可是我心目中的优秀男人!”

    雷琼微微一愣,走进助理办,小心谨慎地看着王钦对罗炎那甜美的笑脸,心里“疙瘩”一下。

    二百二十七章 白日里的拍摄完成

    王强望了眼走进助理办的雷琼两姐妹,笑着邀请道:“两位美眉,一起吃点吧?”

    林碧枝“呵呵”一笑,刚要说话就见表妹递来的眼神,忙闭上了嘴。

    雷琼拿着份文件,含笑向王强摇摇头,这小子天天来,不会是希望给自己堂妹和罗炎牵线搭桥吧?虽说王钦就相貌而言是配不上罗炎,但如果拉上家世这层,也还真的门当户对……这天午饭后,陈思琪在王强的安排下,独自跟着吴俊基赶到拍摄基地,完成了所有阳光下的单人镜头,由于没有雷琼的参与,敬业的她多半的拍摄都是一遍通过的。

    导演看着拍摄完的录像,笑容满面地称赞道:“陈小姐,这次拍摄真的太顺利了,如果晚上的雨景也是你拍,我就该偷笑了。”

    吴俊基微微一愣,不解地问:“雨景换人拍了?”

    导演看了眼布置场景的同事,解释了王强的构思,末尾还感叹道:“雷琼小姐比较难入戏,我特意多安排了辆救火车,水洒得厉害些,拍摄质量多少会有些保证!哎,一切都是为了拍摄啊。”

    吴俊基忙掏出手机,拨通了王强的电话,在了解到一切属实后,他拍拍陈思琪的肩膀:“你的拍摄任务完成了,王总说等雷琼今晚拍完,就合成制作。对了,现在离拍夜景还早,我先回集团处理些公务,也顺便送你回宿舍吧!”

    陈思琪抬腕看了眼表,微微一笑:“我也回办公室吧!”

    此时的雷琼终于接到了今天第三次来“飞龙”报到的王强的通知,得知自己成了雨景中的女主角,震惊地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陈思琪搞的鬼?不,她没这么能耐,是谁?她揣摩着,思索着……直到完成白天拍摄任务的陈思琪和吴俊基走进助理办,低头对着文件发呆的她,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铃——”的电话铃声响起,卡座上的王钦随手拿起电话:“您好。”

    王强将总裁室的门拉开小小的缝隙,透出半个脑袋,望着王钦的背影,装模作样地对电话说: “亲爱的妹妹,晚上聚聚,去我新开的酒廊?”

    王钦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翻了个白眼,挂断电话,收拾着办公桌:“谢了,敬爱的哥哥。我累趴了,回家睡觉。”

    “王钦,好了吗?”陈思琪拎着包,走了过来,她看了眼笑嘻嘻倚在门边的王强,“呵呵”一笑,“王总,您还没走啊?”

    “我们王强,就差晚上住这了,怎么会轻易离开呢?”罗炎从总裁室走出来,叹了口气,懒洋洋地调侃道。

    王强也不在意,“嘻嘻”笑着,搭上罗炎的肩,和两位女士向电梯走去。

    “王钦,说真的,我带你去桑拿吧!放松一下。”王强按下电梯键,侧头看着王钦疲惫的样子,再次提议道。

    从后面赶上来的雷琼,嘴角微抽,瞟了眼第一个走进电梯的罗炎背影,含笑道:“王总,您还真是关心王钦啊!”不过,心里却说了后半句:“难道想把她调整好,和罗炎配对?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王强刚要答话,吴俊基便跑着步冲进了电梯,他一见雷琼马上问道:“雷琼,遇到你正好,否则得给你电话了。晚上十点拍外景,我上哪接你?”

    作者题外话:因为待会事情很多,所以此更提前半小时。下午三点的更新,可能会延迟,若来得及5点一定更新,但如果实在赶不及,会在晚上8点前更新。最近单位和家里事情太多,更新无法保证准时,小爱实在很抱歉,请亲们谅解!

    二百二十八章 看不清自己感情的人

    雷琼听了吴俊基的话,暗暗吐了口气,看着王强那喜笑颜开的脸,脑袋里灵机一动:若是王强亲自去看拍摄,首先自己可以借机多提些劳务费,其次自己承受不了那洒水的强度而倒下时,以他的个性,也不会再强求拍摄……她瞟了眼站在电梯角落一声不吭的罗炎,对王强妩媚一笑:“王总,这么重要的拍摄,您不要去看看吗?”

    王强看着笑容不及眼底的雷琼,估计这女人又要玩花样了,吴俊基怕是奈何不了她的:“俊基,晚上放你假了,琼妹妹拍摄,我来客串一回护花使者吧!”

    正说着,电梯停到一楼,门“哐”的开了,吴俊基第一个大步跨出了电梯:“那辛苦王总了。”他刚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问王钦和陈思琪道:“对了,两位小姐,我得去趟‘帝豪’,你们有谁要过去吗?”

    陈思琪感激地看了眼为自己姐夫的烂摊子,忙得下了班都没空闲的吴俊基,由衷地说:“我跟你去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罗炎这两日从王强口中,得知了吴俊基和王钦在帮陈思琪姐夫收拾“帝豪”那搞砸工程的事,他知道陈思琪感激他们也是自然的,可一听到陈思琪对吴俊基说话时那感激又温和的语调,他还是浑身不舒服:“王强,你去‘护花’,我走了。”说完,大步向停车场走去。

    他现在越来越搞不懂自己的情绪,起起伏伏总是不在计划之中。难道我爱上了小东西?不,他随即否定了自己的设想。他向来的择偶标准是清纯美少女,那种带点纯真,又有着揉进骨子里浪漫的女孩。陈思琪是个不错的女人,不过气质太成熟,个性内敛而不浪漫,太不符合自己的标准。而且两人认识还不到三个月,曾经女人无数、*潇洒的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快爱上谁吧。想必是自己活了二十八年,身边一直没个固定的女人,所以也就将和她在一起的习惯搞成了自然状态……傲气而自负的罗炎天南地北地混想着,驾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乱转,不知不觉却来到了“帝豪”门外。他将车泊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摇下车窗,看着门口进进出出的宾客,点起支烟,吞云吐雾起来。

    忽然,出现在“帝豪”大门口的何洁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小子不会是等陈思琪吧?

    何洁抬腕看了眼表,对身边的熟客笑笑,掏出手机,拨了出去:“思琪,到哪里了?”

    “何洁,我们马上就到了。”陈思琪瞧着手里的外卖餐盒,回道。

    何洁听见电话那边隐约传来吴俊基的声音,“呵呵”一笑:“不急啦,我刚才去包厢看了,装得非常好。我是想问你要不要晚上一起吃饭?”

    话音没落,吴俊基的车便驶进何洁的视线,他微微一笑,收了线。

    陈思琪推开车门,拎着饭盒下了车:“何洁,我们带了晚饭,一起吃吧!”

    何洁接过陈思琪的小包,对开车的吴俊基笑笑:“我们先进去了,你泊车后到包厢来找我们。”

    不远处的罗炎瞪着陈思琪和何洁有说有笑、并肩往“帝豪”走的背影,眼眸猩红,嘴角微微抽动……二百二十九章 罗烈探虚实

    罗炎一直望着何洁和陈思琪消失在“帝豪”的大门里,沉默了一会,掏出了电话,可就在拨通陈思琪电话的瞬间,他却挂断了。掐灭香烟后,他发动汽车,驶离了停车场。

    罗炎在街上兜了四十多分钟,终于向自己的别墅驶去。快到小区时,他远远看见似乎是哥哥的车正行驶在前面,不禁有些疑惑。是罗烈吗?可罗烈怎会来这,找我?他思索着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炎,我快到你家了。你在家吗?”罗烈看了眼来显,挂上蓝牙。

    罗炎一听哥哥的话,直接收了线,加大油门赶上了罗烈的车。他将车驶到哥哥的车旁,摇下车窗:“烈,你找我?”

    吹着傍晚徐徐微风开着车的罗烈,正纳闷弟弟怎忽然又收了线,便听见了叫声,扬声道:“炎,你也才回?”

    五分钟后,兄弟俩走进了罗炎的别墅,坐在沙发上,闲聊起来。

    罗炎递了支烟到哥哥跟前,拿起茶几上的火机:“烈,你算是稀客了,来也不事先打个电话,知会一声。”

    罗烈摆摆手,没有接弟弟递来的香烟,环顾着客厅:“你也少抽点。”

    罗炎吐了个烟圈,好奇地打量着哥哥:“有问题吗?”

    罗烈想起妻子上次七夕第二天来弟弟家,回去说在罗炎卧室发现了玫瑰花,他就估计是弟弟的艳史罢了,妻子却疑神疑鬼地说得煞有其事,害得母亲信以为真,磨了他许久,硬让他过来一探虚实。他吐了口气,靠到沙发背上:“没什么。一定要有问题,才能来你这?”

    罗炎掸了掸烟灰,琢磨着哥哥话的真假:“一起吃饭吧!”

    罗烈摸摸肚皮,站起身:“走吧,被你一说,我还真感觉饿了。”

    罗炎大步向厨房走去,拉开冰箱,看了眼女佣准备的净菜:“煮面条,还是做饭?”

    罗烈瞪圆了眼睛,乖乖!弟弟什么时候转性,进厨房不是为了水和啤酒了?难道妻子的侦查不是空穴来风?

    他震惊地看着罗炎摆弄着厨房里的家当,虽极不熟练,可他居然分得清调料,比在美国那几年全靠女佣打理时,强出百倍,他瞪圆眼睛问道:“罗炎,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的隐私?”

    罗炎侧头看了眼背着手看热闹的哥哥,指挥道:“帮我拿两个**蛋,不然我们得吃素了。”

    这晚,罗烈一直到坐上自己卧室的大床,脑海里还反复出现着弟弟那谈不上熟练、却煞有其事的家务劳动情景,忍不住一个劲地傻笑。

    李芳菲看着靠在床沿、呆呆出神的丈夫,伸手在他眼前晃晃:“烈,你中邪了?”

    罗烈“呵呵”一笑,刚想说出弟弟的转变,又担心妻子那激动的小女人个性,会一时间让全家人所皆知,掩饰地说:“没,今天看了部录像,情节很有意思。”

    李芳菲憋憋嘴,钻进被窝:“我还是早点睡吧,一会该起来给丫头喝奶了,你自己继续回味就行了。”

    罗烈整整妻子的被角,伸手关掉壁灯,心里说了句:“炎,你一向莽撞又糊涂,我会给你时间的,到时候等着你的好消息。”

    被罗烈念叨的罗炎,耳朵发烫了近一个晚上,他看着床上睡熟的陈思琪,琢磨着哥哥那怪异的表情,喃喃自语:“他发现什么了?难道我有女人的事暴露了?”

    陈思琪侧了侧身,呓语了句:“韦冰,上课前要预习。”

    罗炎“呵呵”一笑,伸手理理她枕边的卷发,俯下身子,在她额前吻了一记,嘴角却微微抽了抽,啐道:“该死的王强。”说完,大步向卫生间走去。

    作者题外话:小爱知道亲们最近追文非常辛苦,今天加更一章。四更到!谢谢亲的支持!

    二百三十章 和谐之音

    一个翻身下了床的罗炎,大步走进浴室,“哗”地打开了喷头的凉水阀。他抬头看了眼喷头里洒出了凉水,无奈地钻到了水雾下,叹了口气:“小东西,睡在你身边,还真考验人啊!”

    其实,这事的罪魁祸首当数王强,自从喝了他那遭瘟的壮阳酒,罗炎就没睡好过。这几个晚上都靠冲凉水,耗尽体力,才悻悻然闭上眼睛。

    他淋浴了许久,浇灭了下身的燥热,裹着块浴巾,走出了卫生间。他刚坐到床边,看了眼陈思琪甜美的睡脸,就又感到了下身的紧绷。

    他深深吸了口气,拿了个枕头,踱到沙发边,侧卧着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床头的闹钟叫醒了酣睡中的陈思琪,她伸手关了闹钟,坐起身来,惊奇地看着睡在沙发上的罗炎。

    罗炎在闹钟响起那刻就睁开了眼睛,听到床上窸窸窣窣的声音,转过头见陈思琪已经靠到床沿,便一个翻身坐了起来:“醒了?”

    陈思琪点点头,看着罗炎滑落的浴巾,脸上泛起两朵红云:“早。”

    罗炎“呵呵”一笑,*着身子走到床边坐下,回想起陈思琪梦里的呓语:“给学生补课很累?”

    陈思琪用被子盖住罗炎的身体,深吸了口气:“还好!我看见自己的学生有进步,特别高兴……”

    罗炎看着陈思琪眉飞色舞的表情,心情大好,伸手刮了刮她的鼻梁:“算了,你也别在‘飞龙’做了,喜欢就帮孩子补补课,打发时间吧。”

    陈思琪微微一愣,脑海中闪过娘家人的脸,环顾了眼自己以性伙伴身份住进的这间卧房,将话岔开:“时候不早了,该上班了。”

    罗炎点点头,掀开被子,扫了自己一柱擎天的*:“我还是先去洗洗吧。”

    陈思琪把被子捂住嘴,暗笑着闭上眼睛:“那你先吧!”

    这天早上罗炎刚来到办公室,兜里的手机便“嗡嗡”的震动起来。

    “妈,早啊!”罗炎掏出手机,看了眼来显,有些不解,这老妈怎的这么早就念叨自己了。

    罗母看着喂奶的媳妇,“呵呵”一笑:“炎啊,今天是七月半,晚上回家吃饭哦!”

    罗炎对这种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日子,向来没有概念:“什么节目?”

    罗母站起身,拿了身边的公事包递给要出门的丈夫:“祭祖啦!”

    罗炎对于罗家的祖先来说是个报应,这种传统的节日,他从小都是能躲则躲,因为父亲总难免在祖宗面前将他教育一番,当然那时他也确实有太多要被教育的话题。

    他正为难着,就听母亲说:“你出国这近十年,现在总算回来了,得给罗家的祖宗好好拜拜。”

    罗炎知道躲不过去,“呵呵”笑道:“知道了。晚上我下班就回去。”

    他和母亲随便聊了几句,便收了线,思索着拨通了陈思琪手机,待接听的瞬间,交代道:“晚上我要回我妈那边吃饭,可能会耽误些时间。”

    陈思琪看着桌上的台历,眼眸中浮现着淡淡的雾气:“知道了。今天我也得回去吃饭的。”

    罗炎摸摸脑袋,刚想开口,就听王强的声音传来:“罗炎,看我带什么来了?”

    陈思琪也在同一时间,听到了王强响亮的嗓门,赶紧说:“你忙吧!我挂了。”

    吴俊基抬起头,扬声喊道:“思琪,王钦让你去卡座拿份文件。”

    陈思琪将电话塞进口袋,应了声:“来了。”说完,站起身,大步走出了助理办。

    她刚走到总裁室卡座边,便瞧见了王钦手里的相框,不由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