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1-5_艳星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艳星 > 1-5

1-5

 热门推荐:
    豔星1(噩梦,np)

    1

    摄像机发出嗡嗡的声音,强烈的射灯正打在秦玉涛一丝不挂的身体上。

    耀眼的白光让秦玉涛看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只感觉到四周有很多双眼睛不怀好意地看著他,秦玉涛知道自己噩梦又来找他了。

    他的双脚很快就被男人们分开。

    他们用手抚摸著秦玉涛的屁股,把手指伸进秦玉涛的肠道来回抽送。先前被男人射入的精液从肉洞里缓缓地往外面溢出,秦玉涛扭过头,不去看这淫糜的一幕。

    一个光头的壮汉压住了秦玉涛,他喘著气,拉下拉练,毫不犹豫地挺枪刺入了秦玉涛的穴洞,秦玉涛痛叫了一声。

    他那条火热的炮管直送入秦玉涛肉穴的深处,秦玉涛觉得酸涨地厉害。

    “好爽!里面的肉还会自动的吸我!”

    光头一边干著秦玉涛一边大声的叫著。

    他扭动著屁股将他的阴茎在秦玉涛的肉穴里搅拌著,然後慢慢地往外抽出。长长的阴茎由於沾著秦玉涛的淫水,在灯光的反射下闪著晶莹的亮光,几个人的眼睛都看直了。

    光头用力的撞击著秦玉涛的肉穴,弄地秦玉涛浑身直颤。他把全身的重心都集中在那条阴茎的前端当作支撑,然後气喘嘘嘘地摁著秦玉涛的乳头揉搓起来。

    秦玉涛咬著牙忍受著从穴心里传来的压力,不让自己大叫出来。可下身的淫水却不受约束地喷泄著,以至把他的大腿都溅湿了,男人一面干著一面喘著气对秦玉涛说道:“贱人,和你做爱真的太爽了!”

    秦玉涛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奸淫著,耳里还传入叫人不堪的猥亵言词,心里顿时涌起几近绝望的悲哀。

    光头和秦玉涛的交合处不断的发出“唧唧唧”的淫汁声,他像拉风箱一样上下挺动屁股。

    几个人的眼光都看著秦玉涛和他的交合处,大量的淫水正缓缓的滑过臀沟滴落在桌子上。那湿淋淋的模样让他们的淫欲都起来了。

    光头把自己深深的插到了秦玉涛的肉体当中,炽热的炮管毫不留情地往秦玉涛的肠道深处猛烈攻击,每一下都深深地嵌进秦玉涛的两股之间。

    秦玉涛的肉穴急速的收缩起来,光头感到自己被一团高温的软物紧紧的包围著,一股黏液喷在龟头上,让他忍不住两腿颤抖。

    旁人见光头的屁股一挺一挺的收缩著,就知道他正在射精。

    男性灼热的液体冲击著秦玉涛,让他只能张著嘴大声的叫嚷著。

    好一阵子後,光头的精液终於全部射完了。他喘著气从秦玉涛的身上滚了下去。看来他是把力气都用尽了。他兴奋地对身旁的人叫道:“这男人真的是个尤物!和他玩真的是太爽了!大家赶紧上!”

    他的话音一落几个男人立刻就扑向了秦玉涛的身体,好几张嘴好几十只手指一齐在秦玉涛的身体上揉搓吮吸起来。秦玉涛被这突然的袭击弄得神智大乱,只能尖叫著扭摆著身躯。

    一个男人抢先扑到秦玉涛的下面,张嘴包住秦玉涛刚被干过的後穴来回吸舔著,刚才光头的精液也被他从穴心里吸了出来,他用舌头伸到秦玉涛的穴心里搅动著。

    每个人都抓著秦玉涛的一个部位蹂躏著,身体的每寸地方都布上了手和嘴,秦玉涛的身体被大字型架开,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被咬啮著、没有一片肌肤不是泛出豔红。

    秦玉涛的四肢都被人压制住了,只能扯开嗓音不断尖叫,这时的他已经轮为众人的泻欲工具。体内被注入的精液已经给那个刚才一个人吸干了,喷泄到他嘴里的却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的精液。

    屋里的淫欲气氛已涨到了最高点。一个又一个男人抱起秦玉涛那丰腴的臀部往前一送,无数根阴茎一次次没入秦玉涛的肉穴里了。

    脸上、嘴里、身下……秦玉涛的全身都被喷上了不同男人的精液,高氵朝快感都化成泪水从秦玉涛眼角缓缓流下。

    又一个男人捧起秦玉涛的臀部冲击著,秦玉涛的下面不时的松开又闭合,男人的阴茎在秦玉涛的体内来回的挺送,其它的人则伏在秦玉涛的身上一面吸吮抚摸,一面等待插入的机会。

    男人捧著秦玉涛的屁股一下下的干著,又热又硬的阳具来回捅向秦玉涛体内,大概是他过於的兴奋,一轮猛挺之後就伏在秦玉涛的身上不动了。

    其它人看到男人忽然加快速度又瞪大了眼睛不动就知道他不行了,因此就立即争先恐後地抢向秦玉涛的下面。

    喷射完毕的男人被推向一旁,一个胖子抢到了最佳的位置,他脱下裤子就把他的阴茎猛地插进了秦玉涛的肉穴里大力的动了起来。另一个人则贴上秦玉涛张大的嘴和他热吻。

    胖子一边冲击著秦玉涛的身体,一面欣赏著另一个人吮吸秦玉涛乳头的旖旎春色。 !

    干了几分锺以後,秦玉涛的身体又一次受到了精液的冲击。

    一个瘦高的男人立即补了上来插入,他翻过秦玉涛的身体让秦玉涛趴在桌子上,用背後位再度让龟头没入秦玉涛的体内。

    这时那个叫光头的男人又躺在秦玉涛的面前,把自己的阴茎塞进了秦玉涛的嘴巴。

    而下身的男人此刻也掰开秦玉涛那丰润的臀片,低头看著自己的阴茎在秦玉涛的臀沟里进进出出。

    光头躺在秦玉涛的身下,两手像拉橡皮般拉长秦玉涛的乳头,强烈的痛感夹杂著酥麻的快感冲击著秦玉涛,从他嘴角溢出的口涎沾满自了光头的阴茎,还有一个看不清楚的男人紧搂住秦玉涛的腰舔著他背部的肌肤。

    秦玉涛已经彻底地成了他们的玩物了。

    男人的龟头前端持续强力的挤压著秦玉涛体内丰富的蜜汁。下面的矮子掐揉著秦玉涛的乳头加速的吸出了秦玉涛的快感,光头的阴茎一下一下的起自己的大侄子,段远山满是自豪,“不是我吹,秦老师,这村里也就你可以和我那大侄子比比,你是文状元,他就是武状元!”

    秦玉涛被段远山的话惹笑了,漂亮的眉毛一扬,那唇就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从没听您说过他,当兵几年了。”

    段远山甩著鞭子:“秦老师你是三年前来的,当然不知道!那小子都五年没回家了!我妹子成天念叨他,老是任务任务的,娘都不要了!嘿,说实在的,今个儿去,我都怕不认识那小子了!”

    也就颠簸了一会儿,牛车就到了村口。张望了一阵子,秦玉涛忽然指著远处树上的一个黑影道:“是那个人吗?”

    他的话音未落,树上的黑影一晃就已经利落地跳下,两个扎著小辫的孩子欢呼著跑过去。

    豔阳下,秦玉涛只瞧见一个笔挺的侧影。男人正把手上的风筝递给跳跃著的孩子。

    “虎子!”

    秦玉涛听见段远山激动地喊了一声,那人扭了头。

    一瞬间,秦玉涛只瞧见一双漆黑的眸子朝自己看来。那纯粹的颜色让他心头一慌,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

    “舅爷。”过了一会儿,男人低沈的声音在自己身边响起,秦玉涛不知怎的被惊地立刻抬头。

    “你好。”秦玉涛看见对方朝自己友好地笑了一下,那笑容说不出的好看。

    “你好。”秦玉涛赶紧也笑了一下,搞不清楚自己在慌什麽。

    “臭小子,终於知道回家了啊!”段远山习惯性地想往他头上狠拍一下,但青年的身高让他放弃了,“切,没留神居然长那麽高了,军队里都吃的是什麽啊。”

    青年嘻嘻笑著跳上了牛车,秦玉涛想帮他把包裹拿上来,可包裹的重量却差点让他掉下车。

    “我来吧。”男人轻松地接过包裹,看著他,“你是?”

    “这是学校的秦老师,要去王大海家家访。这是我大侄子段衡,你叫他虎子把。我说虎子你包袱里都装了些啥呀,你舅爷就这一辆牛车,可别给我压坏喽。”段远山甩开鞭子让车子动起来,突然的颠簸让秦玉涛的身体往前一倾──

    “小心。”一只手掌有力地贴在了秦玉涛的腰际,让他止住了倾倒的势头,还来不及道谢,又一个颠簸就让秦玉涛一头扎进了青年的怀里。

    “舅爷,你赶车还是这麽生猛。”青年无奈的声音在头著,似乎快要忍不住了。

    秦玉涛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完全没听懂对方说了什麽。他泪眼迷蒙地看著眼前这张黝黑而粗糙的脸,感觉那人插身体里的东西开始挪动了。

    王大海忍著驰骋的欲望慢慢地抽插了片刻,身下的男人一直发出小动物般的低叫。王大海看著秦玉涛那双无比漂亮的眼睛,那里面的泪光看得他浑身发热。

    “乖,放松点……我弄完就出来……”

    王大海伸手握住秦玉涛萎靡的阴茎开始套弄,下腹的挑逗让秦玉涛睁大了眼睛。王大海觉得男人的反应很可爱,於是更使出了浑身解数去挑逗那根肉棍。这一阵子折腾下来,秦玉涛眼睛又迷离了起来。王大海试著移开了捂嘴的那只手,看著秦玉涛张了张嘴巴却吐不出声来。

    “很舒服吧,秦老师?”王大海慢慢地抽动著阴茎,感觉到包裹自己的肉壁在慢慢舒展开来,“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他双手撑在秦玉涛的头侧小幅度地挺著腰,粗长的阴茎不停地摩擦著秦玉涛敏感的肉壁,让秦玉涛充分感受它的存在。在一次又一次的抽撤中,那窄小紧致的肠道被粗粝巨大的龟头一点点地碾开,撑满。

    秦玉涛开始哼叫,大腿紧紧夹住男人粗实有力的腰身。酒精冲淡了身体的痛楚,他半睁著眼睛,模糊地感觉那个坚硬火烫的家夥被他的身体紧紧地绞住了。这种充实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像是过了许多年又重新尝到。有点讨厌,却也有点喜欢。

    抽插了一会儿,王大海觉得那肉道开始变得湿滑起来,便不再留力,一下下狠干起来。

    很快的,淫水就顺著秦玉涛的屁股流到了桌子上。

    “啊……啊!好舒服……不要停……”

    秦玉涛双手抓著王大海的膀子,气喘吁吁。下身的疼痛被一阵阵汹涌的快感湮灭,他开始放纵地低喊。大量的酒精麻痹了他的羞耻,让身体最真实的感觉浮现了上来。男人火热的阴茎充满著他的下体,让他控制不住地扭著屁股。他喜欢这种感觉。

    “小骚货,爽了吧……”王大海干地满头大汗,身下像打井一样插出道道水花,“这麽多水,操!”

    秦玉涛淫浪的反应让王大海欲罢不能,他干脆抱起秦玉涛的屁股站了起来。

    “啊!”身体猛然被插到最深处,秦玉涛短促地叫了声。

    “抱著我,别掉下去。”王大海把两个手臂都搁在秦玉涛的屁股下面,“我们来个更爽的!”

    秦玉涛整个身子都盘在王大海身上,双腿紧紧地缠著他的腰,因为怕摔下去,他的两只手臂也主动地搂上了王大海的脖子。

    秦玉涛乖顺的样子让王大海十分满意,他对著那张嘴又一顿猛亲,下身也跟著动起来。

    “啊!啊!啊!天哪……恩!好深啊……捅死我了……”

    身体的重力让体内的阴茎插得更深了,秦玉涛受不了地仰头大叫,身子越发紧地缠在王大海身上。他浑身只剩下一件白衬衫还披在肩上,下身都被剥光了,此刻只见两个白嫩嫩的屁股蛋儿上下颤动。

    随著他的屁股一起一落,王大海的肉棍就狠狠地插进那处销魂的洞穴。

    扑哧扑哧……

    衣衫不整的两个人在屋子里肆无忌惮地做爱。

    扑天的欲火把最後一点理智也燃烧殆尽,秦玉涛整个人悬空著,嘴里一声声浪叫。他勾著王大海的脖子,雪白丰腴的屁股上上下下地跃动,掀起一片肉浪。

    王大海似乎是插地极爽,托著秦玉涛的屁股干地又快又狠。他觉得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胯下的阴茎更是硬的出奇。怀里头的男人一脸春情,那双的醉眼迷离的眼睛射出勾魂的媚光,整个儿一个欲火焚身的浪模样!

    秦玉涛夹著王大海的腰,嘴巴里稀里糊涂地喊著。两个屁股被男人插地像装了弹簧似的,上上下下耸个不停。

    他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一直的坚持,被关了数年的欲望一旦开闸就再也关不上阀门。两个人从一个地方干到另一个地方,再顾不上会被人发现。

    这时候如果谁推开院门,就会看见两个光著身子的男人在主屋里疯狂地交媾。他们一个雪白,一个黝黑,明明看起来是如此天差地别,但结合在一起的身体却又水乳交融,万分和谐。

    王大海狠狠地捏著秦玉涛的屁股蛋子,粗大的肉根从中间一下下狠插。一道道淫水被插得飞溅出来,越来越多,最後滴得地上满是污迹。

    秦玉涛的下体宛如洪水泛滥,几欲成灾。在王大海的插拔下,一股一股的淫汁潮水一样喷溅出来。

    “好多水……这麽多水……秦老师你太淫荡了!”

    王大海激动地低喊,下身爽到了极点。他的命根子被秦玉涛紧紧地咬住了,又湿又热的感觉让他几乎当场泻出来。他动著腰,一路干著把秦玉涛抵到了墙上。粗糙的大手抓著秦玉涛两条汗水涔涔的大腿,把它们分开压往秦玉涛的头侧。

    秦玉涛背抵著墙,身体被压折成了两半。他整个身子都凌空了,只靠著王大海两只强壮的手臂支撑著。如此高难度的姿势带来的快感也是前所未有的,秦玉涛被王大海干地高氵朝迭起,下腹的器官射得都疼痛了。

    最後,王大海索性把秦玉涛压在地上又狠干了一场才嘶吼著射了。男人又热又浓的精液射进秦玉涛的体内,终於结束了这场热火朝天的纠缠。

    段远山站在王大海家门前。

    上午的时候秦云涛和他说好了要回学校,但他在家里等了又等,却不见秦玉涛回来。这不天都快黑了,他只好亲自来催。

    正打算喊门,王大海家的大门却唰地一声开了。

    一个身影从里头踉跄地走出来,正是秦玉涛。

    “秦老师。”

    段远山喊了一声,却见秦玉涛吓了一跳似的,差点跌倒。

    “段……段大叔。”见到是段远山,秦玉涛赶忙扯出一个笑,“有事吗?”

    “我来接你啊。” 段远山奇怪地看著秦玉涛慌张地神色,想这秦老师怎麽糊涂了,不是说好了要送他会学校的吗?

    “秦老师,你怎麽了?脸色这麽不好。”

    “哦,没什麽。”秦玉涛摸摸自己的脸,强笑道,“我刚在王大海家喝了点酒,有点不舒服”

    “大海这家夥怎麽能让你喝酒,真是不像话!我去说说他!”

    “不!不用了!”秦玉涛的神色越发惊慌失措,竟整个身子都挡在门口,见段远山疑惑的样子,他解释道,“他喝醉了睡著了,我们……我们先走吧。”

    “大海让丫丫回去上学啦?”段远山被秦玉涛拉著走了两步,好奇的问。

    秦玉涛胡乱地点头,手上更用力地拉著段远山往前走,那样子简直像後面有洪水猛兽在追他。

    “秦老师你够厉害的啊,那王大海可是个刺儿头,村长都不敢管他!”段远山还在絮絮叨叨地说些什麽,但秦玉涛已经什麽都听不见了。他耳朵里有一个人正在嘶声力竭地哭叫,秦玉涛竭力控制住自己的神经,不让自己崩溃。

    在王大海家醒过来的时候,他正光著身子躺在地上,旁边是王大海同样赤裸的身体。下身的疼痛让他知道自己经历了什麽,秦玉涛捂著嘴巴,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麽。两腿间那片白花花的黏液像是一个巴掌扇在自己脸上。那一瞬间,旧时的噩梦又重新降临到了他的身上,秦玉涛浑身冰凉,手足无措。等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穿好衣服,跌跌撞撞地跑出门去……

    “秦老师,回去赶紧好好休息。你这样子真叫人担心。”段远山一边赶著车子一边关心地说,“这山里头的酒不比城里的,烧人身啊!”

    秦玉涛没有回答,他茫然地坐在车上,看著眼前日头开始慢慢落下。而在那一刻,他的心也似这残阳一样,慢慢的落到无底的深渊中去……

    豔星4(病中缠绵,h)

    4

    当天夜里秦玉涛就病了。

    酒後宿醉加上纵欲过度,秦玉涛整个人病得昏昏沈沈。他一个躺在床上,身上一阵阵寒气泛上来。他知道自己这是发高烧了。後面被干出了血,又没有处理,肯定是发炎了。

    他心里悲痛,头也痛地要命,手脚都冷得直打哆嗦。小小的宿舍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像挺尸一样躺著,秦玉涛凌乱地回想自己这麽多年东躲西藏,苦不堪言。好不容易在这里扎了根,却又酒後乱性做出了这麽不要脸的事情,还不如就这样病死算了

    一想到在王大海家醒过来时的情形,秦玉涛就心乱地不知道怎麽办了。

    他昏昏沈沈地烧到後半夜,连眼睛也睁不开了。迷迷糊糊中,秦玉涛觉得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应不出声来,秦玉涛只呀呀地从嗓子里扯出几声干哑的呻吟。

    那人倒了水给他喝,秦玉涛却连吞咽的力气都没有了,喝进去的水都顺著下巴流到了身上。

    最後,那人干脆用嘴巴含著水喂他。温热的开水从那人的口里一次次地度来,秦玉涛被动地咽了几口,嗓子瞬间就舒服多了。

    他强睁开眼睛想看看是谁,但连聚焦都出了问题。只隐约的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那人迥然发亮的眼睛直瞅著自己,让秦玉涛想起村口见过的那个青年。

    那人的嘴唇又贴了上来,秦玉涛这次有些激动地张开嘴。一股既酸楚又委屈的情绪忽然涌了上来,秦玉涛眼角泛湿了。

    是你吗?是你吗?

    他喃喃地问著,嘴里却只发出含混的轻哼。嘴里的液体早已吞下,秦玉涛的舌头却挑上那人。他小心地吻著,双手依恋地抚摸著男人宽厚的脊背,呼吸急促。

    那人拉开秦玉涛双手,帮他把汗湿的衣服脱下。温热的毛巾沿著身体缓缓地摩擦,让秦玉涛的皮肤一寸寸地舒展。秦玉涛舒服地咕哝,对著正在擦拭的男人扭了扭腰。

    看到对方直愣愣地看著自己,秦玉涛羞红了脸,但心里却有一种更加放纵地冲动。他想要青年来抚摸自己的身体,想被他狠狠地占有。

    一想到青年那双漆黑的眸子正看著自己,秦玉涛就浑身燥热。他慢慢地挪动双腿,摆出一个曲起的姿势,然後膝盖朝两边拉开,露出下身的入口。他知道这是一个淫荡的姿势,但这时候的他早就烧糊涂了,只想著要留住对方。秦玉涛看著男人高大的身影,低低地喊了一声。

    “来……”

    他很冷,很寂寞,想要有个人给他温暖。

    病痛中的秦玉涛越发地渴望有人能给予他温存,他顾不上自己有些恬不知耻了。他想要这个男人,从见到的第一眼开始,就喜欢他。

    顿了一会儿,一个滚烫的身体终於贴了上来,秦玉涛满怀欣喜地抱住了对方。

    男人粗喘著吻著他的眼耳口鼻,最终堵上了那张等待已久的嘴唇。

    秦玉涛的鼻子里哼出悠长的一声叹息,四肢软软地缠上去。对方滚烫的身体让浑身发寒的秦玉涛舒服极了。他抱著对方,嘴里呜咽著:

    “不要走……不要走……我……喜欢你……喜……喜欢……”

    听到他的话,对方显然是有些激动了。他铁钳般的双手猛然抱起秦玉涛的上身,两只手托在秦玉涛的後背及脖颈,把秦玉涛整个抱在怀里猛亲。

    秦玉涛无比配合地张开嘴,让那人的舌头毫不费力地在他嘴里进进出出。湿热的大舌在秦玉涛口里翻搅扫舔,只把秦玉涛勾挑地更加动情。

    最後,气息不稳的男人把他放回了床上。

    “嗯……”忽然离开了热源,浑身赤裸的秦玉涛不满地出声,费力地伸出一只手朝对方递去。

    男人粗糙的大手包著了秦玉涛汗湿的手掌,然後,一根黏黏的东西触到了秦玉涛的掌心。

    知道那是什麽,秦玉涛羞地发出呀的一声,手掌却越发紧地握住那根硬如铁棍的物什。

    男人让秦玉涛扶著自己的阴茎,慢慢把它些什麽!你说是吧?”

    王大海激动地说了一大堆。他活了四十多年,头一回有人暗恋自己。而这个人居然是这麽个俊俏的大男人,这著实让他吃了一惊。

    昨天他喝醉了酒把秦玉涛给干了,醒过来之後就不见了对方的身影。说实在的,当时他是有些怕的,左思右想,也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酒後强奸。秦玉涛是读书人,被一个男人给上了,说不定会想不开自杀什麽的。想到这里,王大海赶紧连夜下山,去了秦玉涛的宿舍。

    结果,正碰上秦玉涛发高烧。

    大概知道秦玉涛这病是自己引起的,王大海难得愧疚了。他给他喂水、擦身,却没想到男人在迷迷糊糊中居然说喜欢自己!

    这可把王大海吓了一跳。他和秦玉涛做那事是酒後一时兴起,以前可从没对什麽男人动过心思。可是,看著床上的男人软绵绵的勾引自己,王大海还是忍不住和他纠缠在了一起。

    酒醉那次他算是是糊里糊涂把人给占了,而这一会却是十足的清醒。情事里,男人狐媚的样子比起村里任何一个女人都要诱人,王大海听他抽抽噎噎地说喜欢自己,清瘦的身板死死地缠住自己不放。这滋味,真是难以言喻。一通狠干下来,身下的那根老二立刻被秦玉涛收得服服帖帖。

    把秦玉涛里里外外都狠狠吃了一遍,王大海越发觉得意犹未尽。既然这个人喜欢自己,那自己又为什麽不好好享受呢?

    累趴在秦玉涛的身上,王大海终於决心搞他一回同性恋。

    有这麽个尤物陪著自己,他下半辈子值了!

    他这麽自以为是地想下来,倒真被秦玉涛感动了一颗老男人的心。

    眼下见秦玉涛一脸苍白又悲痛万分的样子,王大海的心肝立刻融化成了一滩水。

    “你滚!你滚!”秦玉涛觉得自己一定是又做噩梦了,他歇斯底里地大叫,死命推著身上的男人。

    “唉,我这不知赔不是了吗?别气了,小秦。”秦玉涛的反应倒没激怒王大海,他只当对方在恼他这麽久都不解风情,不由拿出当年哄老婆的手段,在秦玉涛的耳朵边细啃:“我喜欢你,小秦。这辈子头一回这麽喜欢一个人,比……比我那婆娘还要更喜欢!”

    秦玉涛被耳朵上的小动作弄得手脚无力,更加推不开这个粗鲁地庄稼汉子。他听见那人在自己的耳边一遍遍地说著喜欢,原本黝黑的脸都涨红了。

    “我不要什麽儿子了,我只要你,小秦!我会对你好!我们以後,都在一起!有我一口就有你一口!哪怕你要我对全村人承认我们的关系我也愿意!”

    “不要!”听见王大海要对全村人坦白关系,秦玉涛怕极了。他想起多年前,他被揭发是同性恋,那时候媒体的报道,人们厌恶地视线……都成了他的噩梦!如果再经历一次,他肯定受不了的!

    王大海看著那张泪水横流的俏脸,心头彻底软成了一团浆糊。

    他一边亲一边低声下气地哄著,不是他耐心好,而是底下那人哭泣的样子确是我见尤怜,风情万种。王大海觉得自己的小心肝就这麽被勾到了秦玉涛身上。

    “连哭都哭这麽好看,小秦,你可真迷死我啦!”王大海抱著秦玉涛的身子磨蹭著,胯下的阴茎又硬了。

    尽管秦玉涛又哭又挣扎的,但王大海还是强行把阴茎插了进去。经过昨天的几次结合,秦玉涛的身体似乎已经认识了这根大家夥,很容易就把整根都吞了进去。

    王大海爽地长叹了一口气,压著抽抽噎噎的秦玉涛又结结实实做了一场。这下子,秦玉涛不哭也不闹了。他躺在床上,只剩下喘气的力气。

    “以後有我就有你,我们好好过日子吧。”狠狠地满足了下面那根兄弟,王大海抱著瘫软的男人乐呵呵地笑了,全然不知怀里的秦玉涛心里有多绝望。

    秦玉涛觉得自己和王大海的事简直像一场闹剧,男人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对他一往情深,完全不肯再听自己的解释。

    他被王大海折腾地下不了床,学校的课业只能请人看著。而罪魁祸首还每天都出现在自己的宿舍里嘘寒问暖,一有机会就把他压在床上蹂躏一番,被他这麽一搅合,秦玉涛的身子拖了一个多星期还不见好。

    这十几天里,他人也被占了,心也麻木了。

    秦玉涛觉得自己窝囊极了。他不敢报警,怕那些人找到他。他也没有逃走,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躲了近十年,已经没有了那股重头开始的勇气。每次被王大海压在床上操干,秦玉涛都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他曾经抗争过,努力过,但最後还是这麽一个结局。

    他的身体早年就被调教过,丝毫经不起挑逗。每次做到最後,他都被王大海弄得神魂颠倒,一脸淫浪。不是自愿的?他自己都不相信。

    就这麽断断续续地被强迫了一个多月,秦玉涛最终屈服了──他成了王大海的秘密情人。

    村里没人发现他们两人关系的改变,只是发觉秦玉涛去山上的次数多了,而且每回都是去王大海家家访。

    大家都暗暗称赞秦玉涛有责任心,劝服了王大海让丫丫上学後,还主动地到他家去帮忙家事。

    恐怕谁也不想不到,每次秦玉涛来王家,王大海都把丫丫锁在里屋,自己抱著‘美人’在炕上耕耘地起劲。

    这一天因为下雨,王大海半哄半强迫地把秦玉涛留在自己家里过夜。

    因为怕被邻居发现,两个人每次办事都跟打仗一样,让王大海很是不爽。这次借著天气的原因,王大海打定了主意要狠狠地干一次彻底的。从早上秦玉涛进他家门开始,王大海就没让他下过炕。

    没了时间约束的男人,就像是不知满足的野兽,把炕上的秦玉涛摆成各种姿势操干。什麽老汉推车,观音坐莲,王大海统统在秦玉涛身上试了个遍。

    两个人从早上一直干到傍晚,从後面干到前面,到最後秦玉涛整个人像是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都是黏答答的精液。王大海抱著浑身散发著精液味道的男人,心里和生理都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值了……值了……”王大海干地脑子昏昏沈沈,只咬著秦玉涛的乳头啧啧称赞。他的下身机械性地在秦玉涛的身体里抽插著,里头射的满满的精液滴滴答答地往外流。

    秦玉涛趴在炕上,身上嘴里淌满了王大海的精液。他的阴茎已经再射不出什麽东西,只反射性地撅著屁股摇动。

    “我是淫奴……是主人的小淫奴……来干我……主人快来干淫奴的骚穴……”

    他毫无感情地说著王大海教他的话,一双眼睛再没有一丝光彩。

    看著扭腰腰臀的男人,王大海呵呵地傻笑。

    “极品……呵呵……真是……骚到了极品……我……我可干回本了……哈哈哈!”

    他把阴茎往那销魂的洞窟里一捅一顶,趴跪著的男人顿时缩紧了屁股低喘:“我要……快给淫奴……淫奴……淫奴要主人的精液……”

    王大海做梦也没经历过如此香豔撩人的性事,顿时被秦玉涛叫地精虫冲脑,嘴里赫赫地大叫:“**你个兔子精!贱男人!老子插爆你的骚穴!”

    他大开大合地干起来,把身下的男人当成杀父仇人一样狠插!

    一阵狂动後,他在秦玉涛肠道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到了秦玉涛的身体里。秦玉涛被他射地浑身不停的颤抖,趴在炕一动也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