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67-74_艳星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艳星 > 67-74

67-74

 热门推荐:
    豔星67(冷)

    67

    “嗒!嗒!嗒!”

    一阵敲门声把秦玉涛的思绪从深深的自我唾弃中带回。

    还蹲在地上的秦玉涛僵硬地转头,看到门上镶嵌的磨砂玻璃映照著一个人的侧影。

    “我把衣服放在门口,你洗好了就自己拿。”

    段衡的声音从门板的另一边传来,隔著哗哗的水声,显得朦胧而不真实。秦玉涛看见对方的影子做了一个弯腰的动作,很快就从玻璃上消失了。

    秦玉涛走到门边,旋开门。从半开启门缝里,他看见门角的地上摆著一个小板凳,上面整整齐齐的叠著几件衣物。

    那些衣服并不是很新,样式也很普通,可在昏黄的光线里照著,显得特别柔软。

    秦玉涛把视线从衣物上抬起,发现段衡已经不在客厅里了,但对面厨房的门却半拢著,里面隐隐的透著光。

    知道对方是顾虑到自己,所以才避的嫌。对於这种体贴,让秦玉涛说不清楚是什麽感觉。感激有,不好意思也有,甚至还有一些奇怪的空落落的感觉。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麽就跑到了这里来,也许是因为这几天太痛苦了,而那个人又总是那麽一次次的朝自己伸手,把自己拉出险境……所以,在潜意识当中,他就把这里当成了一个避风的港湾。又或许,他只是纯粹的需要一个无关的人来帮助他发泄这份痛苦……

    冰冷的空气顺著半开的门缝涌进浴室,秦玉涛赤裸的身体上立刻泛起了战栗。没有再胡思乱想下去,他从板凳上捏起衣服,穿了起来。

    那些衣服大概是段衡自己的,比起秦玉涛平日穿的要大了几个尺寸。犹豫了一下,秦玉涛咬著下唇抬腿把对方的内裤提了上去。因为衬衣的袖子和裤管都长了一截,秦玉涛只能把它们都挽了起来。

    洗过澡又换上了干燥的衣服,秦玉涛顿时就感觉自己身上暖和了很多。他穿上浴室门口早摆好的棉拖鞋,朝厨房走去。

    “洗好了?”厨房里正在摆弄著什麽的男人回头,看到秦玉涛呆呆的站在门口瞧自己,他走过去推秦玉涛。

    “去床上躺著,床我给你铺好了,被子里暖和。我煮点姜汤,马上好。”

    推著秦玉涛上了床,段衡用被子裹住对方的身体。就在他松手要离开的时候,秦玉涛抓住了他。

    段衡低头看他:“怎麽了?”

    秦玉涛掀了掀嘴唇,几次张嘴,但最後却还是什麽都没有说出来。

    “说不出来就别勉强。”把他的挣扎看进眼里,段衡在他的额头上拍了一下,“把头发擦汗,我就那麽一床被子,别给弄湿了。”

    从抽屉里拿出一条新毛巾,段衡把它兜在了秦玉涛的头上。

    “自己擦干。”

    被大毛巾盖了满头的秦玉涛看著段衡转身走进厨房,没过几分锺,他又拿了一个茶杯出来。

    见秦玉涛还在慢吞吞擦著,段衡把茶杯往床边柜子上一搁,干脆把毛巾盖住秦玉涛的整个脑袋狠狠地揉了一顿。

    “行了,把姜茶喝了。”

    把杯子硬塞进秦玉涛的手心里,段衡命令著。

    秦玉涛端著手里暖暖的茶杯,吸了下鼻子。生姜那腥辣的味道冲进了他的鼻腔,那气味刺激地他闭起眼睛撇开脸。

    “别光端著,趁热喝。不然,明天早上,你准感冒。”

    伸手顺了顺秦玉涛被自己揉地乱七八糟的头发,段衡低声催促。

    秦玉涛嗯了声,端起被子就灌了下去。那姜茶热辣辣地烫著他的喉咙,一路暖到了胃部。

    段衡接过秦玉涛手里的杯子,把人塞进被子:“你今天就在这里睡吧,反正我待会儿还要去医院。有什麽事,睡过一觉就好多了。我帮你锁上门,不会有人进来的。”

    “你要走?”听到段衡并不打算留在这里陪自己,秦玉涛抿著唇,脸上满满的都是失望。

    “我娘刚做完手术,这几天我要陪夜。”有些为难地看著秦玉涛,段衡低声安慰。

    其实他这次回来只是来拿些换洗衣服,谁知道正碰上秦玉涛。也算是对方运气好,若是自己今天晚上不回来……想到这个人有可能这样在门口等上一夜,段衡的心软了软:

    “你放心,我等你睡著再走。”

    “你娘的手术……”

    “托你的吉言,很成功。”

    “真的?”几天以来,秦玉涛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雀跃了起来,“太好了!”

    “医生说再过一个月就可以痊愈出院了。”

    看到段衡脸上温柔的笑意,兴奋过後秦玉涛忽然想到了什麽,面上的欣喜也沈寂了下来:“那一个月後你就要走了,是吗?”

    段衡看著他没说话,秦玉涛紧紧地盯著他,感觉对方那双漆黑的眼睛里似乎是有话要对自己说,但就和自己一样,到了最後,段衡也只是说:

    “这个我还没定。好了,别说话了,睡觉。”

    “段衡……”

    “我在,你什麽都别管,睡吧。”

    身上的被子被人轻轻地塞好,秦玉涛缩了缩,用被子把脸遮住。

    “不要走……”

    一个嗫喏的声音从自己的喉咙里发出来,这任性的请求让秦玉涛羞耻地把脸埋地更深了。

    也许从前他能忍受这人的离开,可现在,这一刻,当他真的满心痛苦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舍不得。他知道自己说这话很自私,很不服责任,可是……他真的,舍不得这最後一点点地温暖离开自己。

    因为躲在被子里,秦玉涛看不见对方是一种什麽反应。他只是竖起耳朵,等著对方可能的回答。

    可是过了很久,直到秦玉涛控制不住地沈入梦乡,他也没听见段衡开口回答他。

    也许是因为压力太大,好不容易松懈下来的秦玉涛很快就睡了过去。

    梦里,他发现自己一个人站在舞台上,台下是无数的观众。脚尖上传来的疼痛让秦玉涛意识到自己在跳什麽。那是很小的时候,母亲教他跳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刺眼的聚光灯将他不断旋转跳跃的身体暴露在台下每一双探寻的眼睛里,而更让秦玉涛惊恐地是,他的全身居然一丝不挂,只脚上套了一双纯白的舞鞋。

    意识到自己的赤裸,秦玉涛羞耻地想把自己遮起来,可他的身体却完全不受他自己的控制。聚光灯下的他不停地舒张著白皙的裸体,在众目睽睽之下抬腿,露出下体,然後是一个个的飞跃、旋转、起落……

    最後一个动作,他全身脱力地倒在地上。

    一瞬间,嘘声、叫骂声……无数人的声音陡然合成一场声音的风暴,冲他卷来。秦玉涛畏惧地看著台下的人群像蚂蚁一般爬上了舞台,朝自己扑过来……

    “啊──!”

    秦玉涛尖叫著从这睡梦中醒来。

    屋子里的灯已经全暗了,秦玉涛睁了半天的眼睛才看清楚自己在哪里。

    这是段衡的家。

    屋子里空无一人,秦玉涛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

    黑暗里只有他自己急促地呼吸声在回荡。

    段衡回医院了。

    秦玉涛恍恍惚惚地想到。

    他要陪自己的母亲,自己算是他的什麽人,他又怎麽会留下来陪自己呢?

    嘲弄似的够了勾嘴角,秦玉涛抱住膝盖,慢慢地把额头埋在了两臂之间。

    寂静的黑暗中,寒冷在一点一滴地侵蚀掉他好不容易温暖起来的身体,秦玉涛感觉自己的眼眶很酸。

    那是一种深深的孤寂。

    到最後,还是谁都帮不了他。只有他自己……才会陪他到最後。

    身体冷了,连他的心都好像在这沈寂中冰冻了起来。外头的雨还在哗哗地下著,秦玉涛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住了,什麽都听不到,看不到,感觉不到……

    “哗──”

    陡然间,铁门被打开的声音让秦玉涛猛地抬头。

    一个浑身湿透的人影进了屋子。

    雨水反射著幽蓝色的光,让那个身影看起来都像是幻影。

    “啪!”

    灯光在下一瞬间将一切都照的真真切切。

    秦玉涛直愣愣地看著对方,泪珠子还含在眼眶里。

    豔星68(热)

    68

    段衡一进屋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全身都裹在被子里的男人睡一起的确没什麽,可是……

    秦玉涛张了张嘴:“你……”

    “行了,我在床边靠会儿就可以了。”

    看出秦玉涛的不自在,段衡说道。

    “这怎麽行!”

    哪有让主人打地铺的道理,而且之前段衡也说了,他只有这一床被子。这麽冷的天气,还下著雨,人睡在地上怎麽受得了。

    “没事,我以前露天都睡过。”

    见段衡已经开始拿床单了,秦玉涛著急地“哎”了声,自己往边上挪了挪,然後打开被子的一角。

    见对方没动静,秦玉涛垂下眼睛:“会……感冒的。我没有其他意思,你上来。反正我们都是男的,没关系。如果你不睡,那我也不睡了。”

    说完最後一句话,秦玉涛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什麽叫做睁眼说瞎话,自己这就是。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那个体贴的男人在地上过一晚。

    虽然大多时候秦玉涛是个十足的好好先生,可执拗起来也绝对是十头牛拉不回来。段衡看见他和自己僵持的样子,为难地皱了皱眉。

    “你……”

    “你上来,我们又不做什麽,一起睡又怎麽了。”

    秦玉涛说得理直气壮。这时候他真的什麽杂念都没有,只是单纯地不愿意对方因为自己受委屈。

    又等了一会儿,段衡终於叹了口气,妥协了。

    秦玉涛感觉边上的床铺被人压了下去,一阵寒气立刻随著对方的动作钻了进来。寒冷的感觉让秦玉涛的身体缩了一下,大腿一不小心就蹭到对方。皮肤相触的瞬间,秦玉涛的脑子一下就麻了。他急急地转头,却看到一边的男人正瞧著自己。

    “冷了?”

    男人低低地问。他结实的身体正包裹在一件半旧的t恤里面,露在布料外面的肩颈覆著一层健康的麦色肌肤,那突出的锁骨线条流畅硬朗,看起来性感迷人地要命。

    秦玉涛慌乱地眨了下眼睫,只敢把视线放在段衡下巴上。那上面一颗水珠欲滴未滴的,引得他不自觉地伸手去擦。

    他的动作让两个人都愣了下。

    指腹上粗糙的触感让秦玉涛理智瞬间回神,他抽了口气,赶忙缩回手。只可惜,他的动作慢了一拍,那只手就被人按住了。

    那瞬间,像被针扎了下。秦玉涛眼睫一抬,两人的视线就撞在了一起。

    段衡皱眉看著秦玉涛一脸惶惑地看著自己,那只被自己紧握的手甚至还微微地发著抖。

    “别乱动。”t

    沈默了一会儿,他开口低低地警告。秦玉涛的注意力顿时从那饱满地额头一直顺著鼻子到了两片不断煽动的嘴唇。

    注意到秦玉涛的视线,段衡的眼睛一暗。

    对方突然前倾的动作让秦玉涛的身子一震。他抬头对上男人那双黑的惊人的眼珠。

    “段衡……”

    他轻叫了一声,垂下脑袋。

    一丝复杂的光焰从段衡的眼里闪过,他松开手,轻道:“快睡吧,明天要早起的。”

    “啪!”地一声,屋子里的光灭了。

    秦玉涛平躺在床上,睁著眼睛望著天花板。虽然身体不再感觉到寒冷,可一想到躺在身边的人是谁,他就睡意全无。刚才说的信誓旦旦,但真的和这人躺在一张床上,他还是免不了会胡思乱想。

    刚才,他是想吻自己吗……秦玉涛有些不可思议地想著。他难道喜欢自己?一想到这个可能,秦玉涛整个脑子都乱成了一片。

    不,不可能。

    想到自己和段衡相遇以来发生的事,秦玉涛就没办法想象这人会对自己有什麽好印象。。”狠狠地打断秦玉涛的插嘴,裴子俊站在门口,居高临下地看著台阶下的段衡。

    感觉到对方的敌意,段衡瞥了一眼被现在的情况弄得不知所措的秦玉涛。

    “我是秦玉涛的朋友。听说你之前有些麻烦,他找我来帮忙。不过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

    “朋友?什麽朋友?”

    像是对段衡的话十分不屑,裴子俊勾起嘴角冷笑,他恶意地嘲弄:“我看是‘炮友’才对吧!”

    “子俊!”没想到裴子俊会说出这麽难听的话,秦玉涛厉声喝止。缓了缓,他又在裴子俊耳边低声解释,“段衡是我求他来帮忙的,你别误会……”

    “我的家不欢迎你,你给我滚远点!”秦玉涛的话丝毫没有把三人间的气氛缓和下来,反而把裴子俊的火气给点燃了。

    见裴子俊似乎有冲过去揍人的打算,秦玉涛赶紧对段衡道:“段衡,你先走吧,我来跟子俊解释。今天真对不起,我改天再跟你道歉。”

    皱眉看著眼下混乱的情况,段衡沈声道:“裴先生,我和秦玉涛真的没什麽。他这几天因为你的事都快要崩溃了,他只是来我家住了一个晚上。如果你冷静下来了,可以再来听我的解释。”

    知道自己的存在只能刺激到眼前妒火中烧的男人,段衡听从了秦玉涛的话,转身离开。

    直到男人的身影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裴子俊才狠狠地抽回被秦玉涛紧抱的手臂,气冲冲地进了屋子。

    “子俊……”

    跟在裴子俊身後的秦玉涛简直一个头两个大,他猜到裴子俊大概是昨天晚上回的家。结果正碰上自己一夜未归,又穿著别的男人的衣服回来。这样的暧昧的情形,也怪不得裴子俊要嫉妒了。

    “昨天下雨我把衣服淋湿了,所以才穿得段衡的衣服。你别误会。”

    见裴子俊不理自己,秦玉涛干脆从身後抱住男人。

    “子俊……你不知道这几天我多担心你,好不容易你回来了,我们别吵架好吗?”

    昨天晚上他的确和段衡有过一次意乱情迷,可是,终究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虽然他承认,一直以来都对段衡怀抱著一丝渴望,但那只是隐藏在他心底的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眼下这个男人才是他决定共度一生的伴侣。梦和现实毕竟是不同的,他分得清谁对自己最好。

    “你相信我,子俊,我和他真的只是普通朋友。”既像是说给裴子俊听,也像是说给自己听,秦玉涛郑重地给自己和段衡的关系下了定义。是的,他们只能如此,自己不能再放任感情胡乱地发展下去。既然他已经做了选择,就要忠於自己的选择。

    也许是秦玉涛的柔情攻势奏效了,如此咕咕囔囔了好一阵子,裴子俊绷紧的身体终於软了下来。

    他转身,用力地把秦玉涛压抵在客厅的吧台边上。

    “秦玉涛,你不要骗我。”

    “我发誓,我绝对没有骗你。”

    仔细地端详著秦玉涛认真的表情,确定上面没有一丝犹豫,裴子俊一口咬住男人的两片的薄唇。

    “不许骗我,不然……”

    “嗯……子俊……我没有……骗你……”

    在唇齿间断断续续地吐著字,秦玉涛很快就被裴子俊强势的吻弄得气喘吁吁,感觉到对方的手掌探到了他的衣服底下。秦玉涛忽然浑身一激灵,醒了过来。

    “子俊!”

    “怎麽了?”裴子俊皱眉看著秦玉涛双手抵著自己的拒绝姿态。

    “你……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麽出来的呢……”用微笑掩饰住自己的心虚,秦玉涛握住对方那只游曳的手掌。他不能让裴子俊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至少现在他还没做好坦白的准备。刚才裴子俊对段衡的态度他也看到了,只是一点怀疑,他就能生那麽大的气。如果真被他知道……

    秦玉涛忽然不敢想象,到时候会是一种什麽样的情况。

    “还能是怎麽一回事,”谈起前几天的无妄之灾,裴子俊的脸色就阴沈了下来,“花了我一大笔钱,徐达那混蛋我早晚找机会收拾他!”

    “他收了你的钱?”一想到那天被徐达按在地上猥亵的情形,秦玉涛还心有余悸。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给他得逞,所以他就想在钱上捞一票?

    “我已经让私家侦探盯著那混蛋,等我抓到他的小辫子,就有他好看!”

    复仇的欲望像是蛛网那样笼罩在裴子俊那张英俊的脸上,那双眼睛里所蕴含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劲,让秦玉涛暗暗心惊。

    “子俊,还是算了。这事好不容易才了了,要是被他发现你查他……”

    “你太天真了!”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秦玉涛,裴子俊皱眉露出不赞同的神色,“那些人不会因为你的退让而放过你。我之前就是太傻了,还想好好地跟他去谈事儿,像他那种人,你根本需要和他说人话!”

    看著那双透著狠厉的眼睛,秦玉涛终於感觉到了男人的改变。

    从前的裴子俊虽然行事狂放不羁,但旁人感受的只是一种不受约束的自由潇洒。可是,现在从这个人身上所透出的锋锐却让秦玉涛深深的不安。他不知道是他对男人了解地不够深,还是最近的经历让他改变了。

    “子俊……”

    “放心,”把秦玉涛抱进自己的怀里轻轻安抚,裴子俊用一种让人战栗声音说著,“吃过一次亏没什麽,只要你能从失败中吸取教训,而不是任人摆布,总有一天你会成为那个摆布别人的人!”

    谢谢大家送的礼物,今天赶早把文发了,祝大家新年快乐!

    豔星71(抉择)

    71

    深夜,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让秦玉涛猛地从床上惊跳起来。

    一把拽起电话,秦玉涛胆战心惊地看了一眼身旁还在睡梦中的裴子俊。

    “喂?”

    他轻轻地答了声。

    电话那头传来的男声,让秦玉涛痛苦地闭上眼睛:“是你。”

    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裴子俊,秦玉涛悄悄地下了床,来到楼下。

    “你究竟想怎麽样?”

    他愤怒地冲那话那头的男人低吼。

    “别这麽激动,”男人的轻笑声从另一头传来,“你难道不想解决一下我们之间发生的事?”

    “我们之间没什麽好谈的,宋黎辉!你别来缠著我!”

    “口气别这麽绝,你难道不怕我把我们的事告诉裴子俊?”

    宋黎辉的一句话让秦玉涛痛苦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你卑鄙!”

    “是你自己耐不住求我的,怎麽?下了床就不认人了?”

    男人慢条斯理地用言语折磨著秦玉涛的神经,他笑:“明天来我的别墅。”

    “不!”

    秦玉涛再怎麽傻也不会自投罗网,他立刻断然拒绝。

    “你不来我就把手机里的照片传给裴子俊。”

    “什麽照片?”男人话里透露出来的讯息让秦玉涛整颗心都凉透了。

    “你说呢?可惜啊,那时候你爽晕过去了,我只能自娱自乐,搂著你随便拍两张了。”

    “你……你怎麽能……”秦玉涛的声音越来越抖,最後嗓子都哑了。

    “记好了秦玉涛,明天下午两点,我在我们的老地方等你。如果你不来,後果自负!”

    也不等对方的回答,宋黎辉立刻就挂断了电话,独留下秦玉涛一个人愣愣地听著电话里传来的僵冷的“嘟嘟”声。

    任由手里的电话掉到地上,秦玉涛双手抱住头,整个人陷入了绝望的深渊中──他该怎麽办?

    “是谁的电话?”

    猛然间,身後传来男声像炸雷一样,吓得秦玉涛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子俊,你、你醒了?”秦玉涛一脸苍白的看著身後不远处站立的人影。

    裴子俊站在楼梯口,身上披著睡衣。他深邃的五官在黑夜中犹显冷俊,他冷冷地看著秦玉涛:“我问你呢,是谁的电话?”

    “是……是打错的!”

    在那样冰冷的目光下,秦玉涛有再多的话都说不出来。他只能慌乱地掩饰一切。

    “那你还特意到客厅来接?”他的话显然不能让裴子俊信服。

    秦玉涛看著他朝自己走过来,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他脱口而出:“我、我下来喝杯水,才接的电话……”

    “是吗?”站定在秦玉涛的面前,裴子俊琥珀色的眼瞳像野兽般危险地眯了起来。

    “子俊,我……我……”秦玉涛的脑子现在一片混乱,他很想现在就和裴子俊坦白一切,可一对上那摄人的目光,他的喉咙就像是堵住了,什麽都说不出来。

    “回去睡吧。”

    沈默了很久,秦玉涛听见裴子俊最後这麽说了一句。

    没有再逼问下去,裴子俊冷淡地转身上了楼梯。

    在他身後,秦玉涛张嘴努力想说什麽。可是看著男人决然离去的背影,他最终还是黯然地垂下了头。

    一夜无眠。

    身心备受折磨的秦玉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无法成眠。直到早上裴子俊离开的时候,他才敢把紧闭的眼睛睁开。

    他知道宋黎辉是想报复自己,那个男人虽然表面看起来斯文温和,但实际上却是个睚眦必报的主。自己那时候的背叛深深地刺伤了他的自尊心,现在他有了把柄,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折磨他。他不相信宋黎辉会只满足於肉体上的征服,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完事後就把自己扔在酒店。他要的肯定是拆散他和裴子俊,要他们後悔背叛自己。

    如果这次他屈服於他,那麽第二次、第三次的折磨肯定就会接踵而来。到那时候,他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自己的异常,裴子俊一定已经看在眼里。昨天晚上他虽然没有说什麽,可是那冰冷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他的怀疑。再这麽下去,别人还没做什麽,他们自己就把两人的感情断送了。

    想了整整一个早上,秦玉涛终於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他必须和裴子俊坦白!

    自己再这麽逃避下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与其让裴子俊发现自己和宋黎辉的情事,不如自己告诉他。

    如果那人不肯原谅自己,那麽这就是自己的命。

    即使痛苦,但那也好过三个人一起相互折磨。

    要是子俊还肯原谅他的蠢笨和无知,那他一定会用他的余生来爱这个男人,偿还自己的错误。

    这是最後的机会,他必须当机立断。

    把一切都想明白後,秦玉涛决定去赴宋黎辉的约会。他的确需要和那个男人谈谈清楚。长久以来,对宋黎辉的畏惧让他一直不敢和那人正面交锋,而总是躲藏在裴子俊的庇护之下。现在,他算是想明白了。那一段自己织造的孽缘必须由自己去斩断。他不能总是逃避,只有当他学会勇敢地去面对那个男人的时候,他才能真正走出那片阴影。

    他这次去不是迫於对方的压力,而是想光明正大地告诉那个人,他的决定。他不会害怕他手里的东西,也不会听命於他。他要告诉宋黎辉,自己已不再是他手心里的一个玩具,而是一个人,和他一样的人。

    “子俊,今天晚上你回来吧。我有话想对你说。”用手机给裴子俊发了条短消息後,秦玉涛义无反顾地出了大门。

    过渡过渡~~~~

    豔星72(旧日幻影)

    72

    香山别墅。

    再次来到这个阔别已久的地方,秦玉涛的心情不可说不复杂。回想著自己在这里发生的种种,感觉都已经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他看著雕刻精美的大门,鼓起勇气按响了墙上的门铃。

    “请进。”

    从电子喇叭里传来的声音让秦玉涛微微地有些颤抖,但随即他就告诫自己不可以露出畏惧。

    随著那两扇雕饰精美的大门缓缓开启,庭院里那些茂盛的枫树也映入秦玉涛的眼帘。那些缠绕在树枝间的红丝带宛如流动的火焰,随风飘荡,美不胜收。

    那情景让秦玉涛有些恍惚。

    一幕幕画面像是时光倒转那样重现,秦玉涛恍然记起自己曾和一个人在树下许愿,每一根妍丽的丝带上都寄托著自己的美好心愿。他曾经在那上面写上白头偕老、永浴爱河的甜蜜爱语,也曾和那个人在树下交颈吮吻,情浓无限。

    到底是什麽时候,这一切都变了呢?

    秦玉涛的眼里透出哀伤。

    或者,从一开始,这一切就都是假的吧?

    一步步踏进这个昔日居所,秦玉涛的心情也似乎染上了过去那种爱恨交织的矛盾。

    尽管他一再避免去回想,可毕竟在这里也曾发生过一些美好,一些难忘。他爱过一个人,在这里,很深很深地爱过。他彻彻底底地给出过自己的一切,无比盲目地投身进一段不道德的欢愉中。为那个人,他流过泪,伤过心,冷过情。爱越深,恨越深,所以当一切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烟消云散,他恨上了那个人,无比的恨。

    直到那天晚上,看到男人惊怒交加的脸,他的恨才纾解。而这,却又是那人恨的开始。

    仿佛一个又一个轮回,他和他,无休无止,永远的互相伤害……

    该结束了。

    秦玉涛在心里对自己说。

    无论爱,无论恨。在今天,他们都必须做一个了结。

    拧开那扇门,一阵悠扬的乐声就此飘了过来。

    秦玉涛僵在门口,那是《恶欲》的主题曲,是他们孽缘的的。

    里头的男人正站在窗口听著曲子,听见动静,他转过头来。

    “你来了。”

    宋黎辉穿著一身简洁的白色休闲服,难得的打扮,看起来就像个温文的王子。他朝秦玉涛走过来,俊雅的脸上带著久违的微笑。

    温柔的,像是鸟类的羽毛,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柔软温暖。

    “你……又想做什麽?”

    秦玉涛皱眉看著他,男人反常的让他紧张。

    “这麽紧张?我曾经强迫你做过什麽吗?”他的话让宋黎辉的脸上露出受伤的表情,“我一向不喜欢强迫别人。”

    他还是笑。

    见秦玉涛僵立在门口,他招招手:“过来,陪我看电影。”

    秦玉涛原本来是打算和他打场硬仗的,但宋黎辉此刻的表现却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了。

    看电影?这是干什麽?难道是约会吗?

    犹豫了一下,秦玉涛还是走了过去。

    算了,不管对方甩什麽花招,自己坚定想法就好了。他甩花枪,他就单刀直入。

    “宋黎辉,我来这里是想跟你讲清楚的。”

    他站到沙发前面,一本正经地看著男人。

    “嘘──你挡到我了。”

    宋黎辉挥挥手,见秦玉涛一动不动,他干脆扯了秦玉涛一把,把他拽到身边的位置。

    秦玉涛一见他来抓自己就紧张,但看到男人毫无异色的表情,他就没有用力挣扎。

    眼前的屏幕上果然放的就是那部《恶欲》。

    秦玉涛看著宋黎辉坐在沙发上闲适地看著电影,忍不住又开口:“宋黎辉,不管你今天甩什麽花样,我都要告诉你──没有用!我已经决定好了,我们的事我会和子俊坦白,就算他不原谅我,我也认了。我不会让你捏著把柄威胁我的!”

    他的话终於成功地让宋黎辉转头。

    秦玉涛看到男人看著自己,以一种叹息的神色。

    “你真的变了。”

    宋黎辉指著一边的屏幕。

    “你看,那时候的你。无依无靠,就像只找不到家的鸟儿,让人看著就忍不住怜惜。只要我一张开怀抱,你就会情不自禁地飞过来。可现在,你却像只刺蝟,竖起尖刺就想戳我几下。”

    “宋黎辉,这次来我就是想和你把以前的事谈谈清楚的。”没有理会宋黎辉莫名其妙的话,秦玉涛开口道:

    “我承认是你在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我感激你。”

    “那时候我们那段感情,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也有错。我不该昏了头,和你搅在一起。你是有家室的人,我太感情用事了。一见有人对我好,就什麽都不管了。”

    “和你在一起那段时间,我也不是全然作假。你为我做的那些事,我很感激。那时候我口不择言刺激你的确是太偏激了。但是爱和恨总是一体两面。我那时候那麽恨你,都是因为……因为……”

    “因为你曾经非常非常地爱我。”

    宋黎辉缓缓地接过秦玉涛的话头,那句怎麽也说不出来的话被男人平静地说出。秦玉涛松了口气。

    “你明白就好。我不想我们再这麽斗下去了,之前的那段感情之所以会失败,我们都有错……”

    “现在呢?”

    忽然听见宋黎辉插口,一直在组织语言和解的秦玉涛停了下来:“什麽?”

    “现在你还爱吗?”注视著秦玉涛的眼睛,宋黎辉轻轻地问。

    “我现在爱的是裴子俊。”脑海里闪过无数句子,但最後秦玉涛还是选择这一句坦白的话。

    “最开始我的确是利用他离开你,可现在,经历了这麽多,我已经放不下他了。”

    “我不想他因为我受伤,所以我今天来找你。”秦玉涛深吸口气,他没有想到今天的谈话会这麽顺利。从刚才开始,宋黎辉一直平静地倾听他的叙述。包括他对他的感情,这让秦玉涛感觉到事情也许是有转机的。

    “我来不是为了掩饰什麽,而是想把我们三个人的关系来个了断。”

    “我明白你的意思。”宋黎辉点点头,他用一种温柔的表情看著秦玉涛,“你和裴子俊已经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我这个魔王应该功成身退了是吧?”

    宋黎辉的比喻让秦玉涛愣了一下。虽然对方的意思和自己的差不多,但这话里明显的讽刺意味让他感觉到不对劲了。

    宋黎辉的上身慢慢地朝秦玉涛倾过来:“刚刚我还说你变了,你怎麽还是那麽天真?”

    他的脸上又露出了那种温柔到极点的表情。

    “为什麽我要看著你们幸福地在一起?为什麽只有我要一个人呆在阴影里看著?就只是一句我曾经爱过你就结束掉一切──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连更啊,我这麽努力,要求表扬~~~~~~~~~~

    豔星73(真相,黑暗,慎)

    73

    “该说的我都已经和你说清楚了,你的想法我不能控制。”面对宋黎辉的嘲讽,秦玉涛选择冷漠以对。

    他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所以当谈判失败,他没什麽特别的失望。

    “你手里的东西随便你怎麽处置,我不会再任你摆布了。”

    站起身,秦玉涛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

    “等等。”

    “你还有什麽事?”

    只想早点离开这里的秦玉涛不耐烦地回头。看到他的表情,还坐在沙发里的宋黎辉阴沈下脸色。

    秦玉涛看见他眼里的情绪几度变换,最後,似乎像是在克制些什麽,宋黎辉低问:“如果我说,我们重新开始呢?”

    这仿佛示弱一般的话让秦玉涛呆了一呆:“宋黎辉,这不像是你说的话。”

    “你只需要告诉我答案。”

    秦玉涛脸色复杂地看著那个男人。

    如果,那一天……宋黎辉重新来找他的那一晚,他能这样和他说这一句,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吧?以当时他爱他程度,他一定会心软。可是,到了现在,在经过了那麽多事情以後,他这句话对自己已经再没有什麽意义。

    虽然他知道,在这一刻,宋黎辉是真的为他放下了架子……

    秦玉涛深吸口气:“对不起,覆水难收。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我们没有任何可能了。”

    凝视著男人无情地眼眸,宋黎辉忽然笑了,他摇了摇头:“秦玉涛,你真够绝情。我真怀疑,当初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秦玉涛挥挥手,再无留恋地转身。他记得对方曾经赏给自己的无情的耳光,也记得酒店的大床上,他那些极尽侮辱之能事的话……他们之间仅有的情分早就被这桩桩件件磨得精光,剩下的只有不堪。

    正朝向门口走去的秦玉涛听到身後的宋黎辉关掉了电影,就在他松了一口气,以为事情就这麽结束的时候,屋子里却陡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淫声浪语。

    听到里头的男人正妩媚地叫著自己无比熟悉的名字,秦玉涛震惊地回头。

    大幅的液晶画面上,两个赤裸裸的人体纠缠在一起。躺在下面的男人画著一张无比妖媚的脸,他正绞著双腿夹紧身上的男人,那张涂满鲜豔口红的嘴里正饥渴地吐著对方的名字──“子俊……”

    一瞬间,秦玉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浑身一阵阵发抖。半响,才从那宛如噩梦的画面上移开视线──

    “……是你!”他难以置信地看著沙发上嘴角嗜笑的男人,“是你让王大海绑架我们的!”

    “这你就说错了。”宋黎辉站起身面对秦玉涛,刚才的那些温柔与深情终於从那张脸上彻底地不见了。他冷笑地看著秦玉涛,“他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只是派个人给了他所需要的一切,至於他要干什麽,我就管不著了!”

    “你这个畜生!”大吼了一声,秦玉涛朝宋黎辉猛扑了过去!

    “我从来就没有让他们干这一切,这不过是人心而已。”轻松地扭住秦玉涛的双臂,宋黎辉邪恶地低语,“是你自己种下的祸根!我只是轻轻地推了一把而已!”

    “你放开我!我要和你拼了!”秦玉涛疯狂地挣扎了起来,他血红著眼睛,那模样简直想吃了宋黎辉。

    “别急,精彩的还在後面呢!”用力地捏住秦玉涛的下颚,宋黎辉让他的脸正对屏幕。

    原本剧烈挣扎的秦玉涛,一看到眼前的画面,忽然整个人傻住了。

    只见画面上淫靡的性交画面已经完全变了味道,那个让秦玉涛无比熟悉的男人正狠狠地掐住身下人的脖子,一脸的狠戾。

    秦玉涛张大了嘴看著那个浓妆豔抹的男人由红变青的脸色,随著画面上那只手重重地一垂,他的心也彻底堕入了深渊。

    宋黎辉松开手,任由秦玉涛瘫坐在地上。他笑:“看见了没有,这就是人心。你好好看看,他在做什麽?”

    见身下人没了声息,画面上的男人像是从梦中惊醒那样甩开手。他沈默地看了床上的男人,忽然就下了床。但没过多久,他就回来了。这次他手里多了个白色的塑料桶,他开始往地上浇著什麽……

    是汽油!秦玉涛混乱地想起那场惊心动魄的火灾……原来是这样!那场火居然──

    “这是小陈暗地里装的摄像头,没想到最後竟拍到了这样的东西。那天看到传来的东西,你知道我有多吃惊?秦玉涛啊秦玉涛,你的眼光实在是太差了,选来选去,最後竟然选了个杀人犯!”

    宋黎辉俯视著秦玉涛:“现在,你还告诉我你爱他吗?”

    看到秦玉涛完全傻了的样子,宋黎辉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脸颊:“东西看完,你可以走了。”

    “你……要做什麽?”

    瘫坐在地上的秦玉涛忽然一脸惊惧地抬头看向宋黎辉。

    “你不是什麽都不在意了吗?杀人偿命,这难道还要我来教你?”宋黎辉的眼里有著冷酷的光。

    “不!”秦玉涛一把拉住宋黎辉的裤管,失声道,“求求你,不要!”

    “怎麽,到了现在,你还要为他求情?”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秦玉涛忽然大叫,“他都是为了我!”

    突如其来的真相让他战栗,也让他恐惧,可是他清楚这一切的源头。那时候裴子俊和小春发生关系,都是为了自己不受折磨──他是替自己受的罪!

    无论那个男人做错了什麽,都只是因为他……

    “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趁著宋黎辉朝自己弯下身,秦玉涛一把揪住宋黎辉的袖子,“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别找他……”

    秦玉涛神经质的喃喃让宋黎辉的眼神又温柔了起来,只是那种温柔却透著一股不寒而栗的阴气:

    “那麽给我看看,你能为他付出些什麽?”

    他捏著秦玉涛的下巴著迷地低语:“我真的很想看看,你对他的爱能坚持到什麽时候。”

    豔星74(代价,h)

    74

    秦玉涛跪在地上,努力用嘴含著男人的yin茎。

    深插在喉咙里gui头,让他的不住地干呕著,但他还是讨好地揉著对方的肉囊,把脸深深地埋进男人的胯间。

    “嗯──唔!”

    一个猛插,秦玉涛眼里的泪水终於淌了下来。

    被含弄地兴起的宋黎辉一把扯过秦玉涛,把他推到客厅那面巨大的落地窗前。

    “唰!”地一声拉开窗帘,宋黎辉让秦玉涛面对著外头,伸手去解他的皮带。

    “不!”

    秦玉涛低叫著按住宋黎辉的手。虽然香山别墅位於半山腰,几乎人迹罕至,可是,看著外头茂密的树林,秦玉涛还是有一种随时被人观看到的恐惧感!

    “有什麽好害怕的,以前更危险的地方我们不是都做过!”身後男人微热的声音里透出一种邪气,“先声明,我不强迫你,你随时都可以喊停!”

    他狠狠地扯下秦玉涛的长裤,把秦玉涛压在透明的玻璃上。

    “你不是说为了裴子俊可以付出一切吗!现在是你表现的时候了!”

    宋黎辉的手指探进秦玉涛的短裤里轻轻揉捏,熟悉对方身体的他很快就让背对著他的男人发出阵阵吟哦。

    “不要……不……不要在这里……”

    秦玉涛带著哭腔的声音简直在催情似的,惹得宋黎辉干脆一把扯掉他的短裤。

    日光下,男人两个圆滚滚的臀丘像羊脂白玉般的柔滑细嫩。那细细的腰身下陡然突出的弧线丰满迷人。从林间散落的阳光让他的整个下身都被镀上了一层美丽的柔光。

    宋黎辉忍不住伸手握住秦玉涛的两瓣屁股。

    “啊!”身前的男人双手颤抖地撑著玻璃,宋黎辉忘情的触摸让他的屁股往前一缩。

    “恩……”秦玉涛微翘的yin茎顶上毫无温度的玻璃,那渗著黏液的顶端在上面画出了一道湿湿的弧线。

    “还是这麽美,秦玉涛……你的身体真是件艺术品。”

    宋黎辉看著秦玉涛那对饱满的臀肉从指缝间被挤压出来,柔软而有弹性的肉感让宋黎辉赞叹出声。

    他掰开那两瓣肥嫩雪臀,露出里面隐藏的秘所。

    “这里……已经被多少男人尝过了?”宋黎辉的指尖嵌进那个被自己侵犯过无数次的rou洞中央,“你这个朝秦暮楚的贱货!到底要勾引多少男人才能满足!”

    他用手指狠狠地穿刺著那个xiāo穴,引得男人不断发出呻吟。

    见到越来越多的yin水从那个被穿刺的孔穴里渗出,宋黎辉终於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拉链。

    “秦玉涛,你还有最後的机会。”

    他掏出已经发硬的欲望顶在秦玉涛的肉穴上。

    “我数一二三,不走,你就再走不了了!”男人带著喘息的声音让秦玉涛浑身颤抖,他泪流满面地趴在落地窗前,嘴里惊恐地抽噎著。

    “一!二!……”

    “三!”

    “嗯──!”

    猛然的冲力让秦玉涛的下腹全部贴在了落地玻璃上。他滴著精水的yin茎挤贴在光滑的玻璃面上,冰凉的温度刺激地他那根rou棒更加胀大。

    “救救我……”

    他夹著股间的yin茎喃喃,十指分开地在落地玻璃上抓滑著。

    宋黎辉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从下身紧窒的肉感体会到男人心底的无助与恐慌。

    “……救救我……子俊……不……”

    “你叫!随便你叫!”宋黎辉开始飞速挺动下身,让自己反复地埋进男人的身体里,“现在只有我在这里,是我在干你,没有裴子俊!没有!”

    “不……”

    “贱货……我干死你!恩……”

    感觉到男人的肉壁把自己侵入他体内的大家夥牢牢地裹夹起来,宋黎辉抽了口气,忍著欲望被吸吮的快感逼问:“说!是谁在干你?”

    他的yin茎紧紧嵌在了秦玉涛的臀股中央,被男性粗大的器官撑满的的感觉让秦玉涛的喉咙都哽住了。

    “呜……不──别插了……”秦玉涛大口地喘著气,腰肢微微发抖。他的一条腿被宋黎辉架了起来,整个人只能单腿站在地上。

    “啊!啊!不要……好深……哦!不行……不要……不要……要被捅穿了!啊──!”

    体内充实而火烫的酥麻快感让秦玉涛战栗的同时也带来了无尽的羞耻。那条不断肆虐的长蛇将他的下身搅了个天翻地覆。在晃晃惚惚之间,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声嘹亮的哭求。他们的喘息和肉体的拍打声缠绕散播於客厅之内,久久不绝。

    “唔!玉涛……你夹得……夹得我好紧……”

    俏脸酡红的秦玉涛在男人不停的侵入下已达到欲望顶峰,无论他有多麽抗拒对方的淫辱,但他的身体还是渐渐攀向了高氵朝。他白皙光滑的身体不停的抽搐著,两腿间柔嫩诱人的mi穴也随著这灵欲的顶峰而不停收缩。到了最後,他下腹耸起的欲望更是狂喷出乳白色透明而黏黏的蜜汁,喉咙里无意识地叫唤著:

    “啊……啊……不要干……不要再干了……停下来,嗯!哦……好深……哦……你太强了……唔唔……插得我好深哪……啊……呜呜……”

    “我是谁?”

    “你……啊……不!饶了我吧……”

    “不对,看著我说!我是谁?”身体被猛地一转,秦玉涛被迫正对著宋黎辉。

    “我是谁!”用耸立的yin茎顶著秦玉涛的腹部,宋黎辉再一次逼问。

    “宋……宋黎辉……”秦玉涛抖抖索索地回答,他闭上眼睛,全身赤裸的他羞耻地几乎要昏过去。

    “很好……知道刚才是谁把你干射了?”

    宋黎辉的问题让秦玉涛痛苦极了,可他知道自己不能不答。

    “是你……”最终,秦玉涛还是咬著嘴唇,羞愤欲死地回答。

    男人可怜又屈辱的表情让宋黎辉的欲望更硬了。他抱住秦玉涛,让他盘在自己的腰际。这个姿势两人做过很多次,所以宋黎辉很快就把自己重新插了进去。

    “嗯──啊!”难耐地挺著脖子,秦玉涛紧闭上眼睛,身体内部被yin茎摩擦而过的感觉是如此清晰可怕。

    “记住了!是我在干你!不是裴子俊,也不是其他的男人!”缓缓地抽动起插在男人腿间欲望,宋黎辉喘息著道。

    “不……子俊……”双手搂著男人的脖子,双腿缠在对方的腰间,这淫荡的姿势让秦玉涛感觉到强烈的羞愧。他哭叫起来,“子俊……不要……我不要……”

    “你叫什麽!”

    狠狠地朝上深插进那个湿滑的甬道,宋黎辉一下把秦玉涛顶死在玻璃墙上!

    “唔──!”被欲望和羞耻夹击的秦玉涛简直要哭出来了,他涨红了脸无助地喊道,“黎……黎辉……不要这样……”

    “贱人!”

    感觉到yin茎被狠夹了一记,宋黎辉低骂一声,开始抽动他那根被秦玉涛xiāo穴紧箍著的大rou棒。随著他腰力挺动的速度不断加快,交合肉击之声顿时是不绝於耳。

    秦玉涛被摆成了个悬空的姿势操干,他的屁股和脊背都贴在落地玻璃上,随著一下下的抽动,秦玉涛的小腿不停地晃动著。

    “不……呜……我……我不行了……”

    快频率的抽插把秦玉涛最後一点羞耻心也击破了,他攀著宋黎辉,下身控制不住地开合吸吮,尽情地裹夹住对方的粗壮。

    宛如狂风暴雨的性爱让秦玉涛和宋黎辉都失了神智。男人越来越迎合的动作让宋黎辉放开了手脚,他全心全意的用力去娈身上美豔淫浪的男人,客厅里各种声音重叠在一起,男人的尖叫声,水声,肉体的撞击声……

    “啊──!!”一次深插到底的动作後,秦玉涛脖子一挺,整个人死死地抱住宋黎辉。

    “啊!唔……贱人……你夹得……我好紧!嗯──”

    宋黎辉低哑地叫著,感觉到秦玉涛的肠道深处,似乎有一道粘稠的蜜汁喷涌而出,炽热的浇在他的gui头上。一瞬间,滚热jing液立刻不受控制地由马眼冲射进了男人温热的花芯之中。宋黎辉咬牙紧紧地抵住秦玉涛的肉心──

    “啊──”

    秦玉涛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本能的大声喘著,下身飞溅的jing液流的彼此满身都是。他空蒙地睁著大大的眼睛,恍惚感觉自己正顺著背後的玻璃墙滑坐到了地上。

    腿间粘稠的感觉让秦玉涛半响回神过来,他看著地上那摊污迹,整个人彻底地傻了。

    “下面的事情,你该知道怎麽办。”

    站在他身前的男人慢条斯理地整理著自己的著装,对比秦玉涛的全身赤裸,他只是拉上了裤链,掸了下衣服就恢复如初。

    “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让我等太久。”把擦拭过下身的手帕扔在秦玉涛身上,宋黎辉斯文俊秀的脸上露出胜利的表情,“这是你自己选的路,希望你别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