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三章无法自拔_姐姐宝贝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姐姐宝贝 > 第三章无法自拔

第三章无法自拔

 热门推荐:
    不愿承认,

    为了爱你,

    曾不择手段的留住你,

    但一切的缘由,

    都是因为太爱你,

    直到无法自拔。

    出院第一天回家,姨婆一见到向阳,立刻哇啦哇啦的叫了起来。

    「怎麽搞的医院到底有没有给他吃东西呀他怎麽瘦得跟猴子一样而且,我都有炖补品让你们带去给他吃不是吗都被谁偷吃了」说著,她怜惜地抚摸著向阳的脸颊。「可怜,脸色这麽难看」随即转身对邵萱命令道:「两个月之内不准你让他工作,知道吗」

    邵萱瞟向阳一眼。「遵命,姨妈。」

    姨婆这才满意地拉著向阳就走。「来,今天我煮的都是你爱吃的菜哟你要多吃一点啊」

    连招呼都没机会打,向阳便被推到餐厅里坐下了,小威威立刻兴奋的跳到他大腿上,可下一秒就被姨婆抓走了。

    「今天不行,小威威,今天要让你爸爸好好的吃一顿。去去跟你小阿姨一块儿吃,别来闹你爸爸。」

    没想到刚被流放到边疆地带的小威威,两脚刚一著地,立刻就一溜烟地逃回向阳的身边来。「小威威不会闹爸爸嘛小威威要跟爸爸一起吃啦」

    「不行,你已经会自己吃了,别老是要你爸爸喂」

    「好嘛小威威会自己吃嘛但是,小威威要跟爸爸一起坐嘛」

    揪著向阳的衣角,小威威扁著小嘴,两泡泪水哭兮兮地瞅著爸爸就是不肯赚向阳看得不忍心,正想把他抱过来,孰料两眼一花,身边的小可怜已经被丁淘淘抱走了。

    「来,跟小阿姨一起吃,小阿姨喂你好不好」

    「不要,人家要跟爸爸一起吃嘛」

    「明天再跟爸爸一起吃好不好」

    「不要、不要,人家现在就要跟爸爸一起吃嘛人家要跟爸爸一起吃嘛」

    哇居然开始耍赖起来了

    「闭嘴,小鬼,」融融陡然怒喝。「你想让妈咪揍你小屁屁是不是」

    原是要吓得他不敢作怪的说,谁知道,小威威先是惊得倒噎一声正如预期,旋即呜哇大哭了起来这个可就大出意料之外了

    「呜哇爸爸不喜欢小威威了,呜哇妈咪不喜欢小威威了,呜哇姨婆婆不喜欢小威威了,呜哇小阿姨不喜欢小威威了,呜哇大阿姨不喜欢小威威了」

    他一个个呜哇点名过去,听得大家又好气又好笑,丁宛宛更是猛翻白眼。

    「真是池鱼之殃,我又没干嘛说」

    「呜哇外婆不喜欢小威威了,呜哇」

    「简直是乱栽赃嘛」邵萱喃喃道。

    向阳终於忍不住离座去抱来呜哇个不停的儿子了。

    「好、好、好,小威威跟爸爸一起吃,可以了吧」

    小威威立刻好委屈似的偎在爸爸颈项边抽噎。「呜呜小威威好可怜喔,呜呜小威威最最喜欢爸爸了,呜呜」

    融融受不了地白向阳一眼,同时把幼儿椅搬到向阳座位旁。

    「这小鬼就是被你给宠坏的」

    「哪是」向阳高呼冤枉,并把小威威放到幼儿椅上後,自己再坐下。「大家都有份宠的嘛怎麽可以都推到我身上来呢」

    啧啧罪魁祸首谁要当,不推给你要推给谁

    接下来的时间里,姨婆忙著继续把菜端出来,坐在小威威另一边的邵萱则负责照顾小外孙,而融融就忙著叫向阳多吃点。不一会儿,姨婆也就位了,总算全员到齐,於是,大家开始边吃边谈笑,就如同往常一般。

    只不过,大家都很小心的不去提起向阳出车祸的原因,那是他们夫妻俩的私人问题,仅适合让他们自个儿关起门来开辩论研讨会,并不适宜端上抬面来公开招标,就算旁人想帮上一手,也只能躲到厕所里去讲悄悄话。

    就连他的双腿是如何痊愈的也没人问起,因为那也是个的话题,搞不好稍微一提,向阳就会翻脸了也说不定。反正起因、过程并不重要,只要他现在能走就好了,不是吗

    餐後不久,向阳便被赶回房里去睡午觉了,融融自然是跟在一旁伺候大少爷休息。然而,向阳却靠著床头一副还不太想睡的样子,只是看著融融忙著把旅行袋内的衣服、日用物拿出来整理。

    「怎麽不睡你不累吗」

    向阳没有回答,还索性翻身横趴在继续看著融融忙碌。好一会儿後,他才突然说:「以前我家啊小孩子出门上学都是专车接送的,因为这样才够派头。」

    融融奇怪地瞄他一眼。「哦」干嘛突然说这个难不成他是在暗示,以後小威威上学也要专车接送吗不是吧姨婆常常煮菜头汤,还有芋头西米露当作点心,不需要再添加什麽派头做配菜了吧

    「虽然我一直吵著要自己骑脚踏车上学,可是爸妈就是不准,说什麽骑脚踏车、坐公车那类事不是适宜向家这种高尚人家做的事,所以,我就拿零用钱自己偷偷去买了一辆来骑」

    对嘛、对嘛,这才正常咩

    「没想到,我第一天骑出大马路上就被车子撞了。」

    融融立刻丢过去惊讶的眼神。

    不会吧那麽逊

    向阳耸耸肩,把脑袋搁在交叠的双臂上。「还好我没受什麽大伤,只是脑震荡昏迷了几天。可是,除了我刚被送进医院里时,我老爸的秘书出现过一次之外,家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来看过我,直到我出院,也是我老爸的秘书来接我的。」

    融融简直不敢相信,哪有这种家人的耍酷吗

    「你知道我回家之後,我老爸说的第一句话是什麽吗」向阳眯著眼问。

    唔他会这样问,肯定是不太正常的话。

    融融蹙眉想了想。「不准再骑脚踏车了」

    向阳笑笑,同时阖上了眼。「不,我老爸一见我就开始破口大骂,说要是让人家知道向家的人骑脚踏车,向家会有多丢脸之类的。因为那时候是暑假,所以,老爸就罚我整个暑假都不准出门,我呢就是那时候开始学会逃跑的。」

    「哇你咧有没有搞错呀」融融一脸的不可思议。「真是儿子不重要,面子比较重要吗更何况,骑脚踏车又有什麽好丢脸的不会骑才真的会被笑呢」

    向阳似乎没有听到融融的抗议,「反正没有人欢迎我回家,」而且,他的口齿也开始有点含混不清了。「也没有人煮好菜安慰我,更没有人关心我的身体如何,他秘心的只是,若是有熟识的人提起这件事的话,他们该如何否认我是骑脚踏车被撞的」

    放下手中的衣物,融融悄悄地来到床边蹲下,怜惜的拂开他垂落脸上的头发。

    「反正老爸的儿子一大票,又不缺我一个」

    融融叹息著在他的身边躺下,他立刻像幼儿寻求庇护似的把头埋进她的怀里,他抱住她的腰,她则揽住他的脑袋。

    「我大哥还骂我说,为什麽不乾脆就那样被车撞死算了,因为我害他们那一年暑假不能出国去玩」

    倏地抱紧了向阳的脑袋,融融心疼地低喃,「忘了吧阿阳,那些都过去了,你现在有我们了不是吗姨婆和老妈拿你当儿子看待,大姊和淘淘也当你是兄弟,还有我和小威威,大家都这麽关心你,你感觉得到的,不是吗」

    好半晌後,向阳才轻轻「唔」了一声,跟著就睡著了。融融反手扯来被单为他盖上,而後无奈地把双唇贴在他的额头上。

    要多久他才能摆脱过去的阴影呢

    xxx

    在向阳住院期间,一些预定的工作自然得往後挪或乾脆推掉,但是,那些推不掉又有时效性的却不能拖太久,譬如中秋节广告。所以,向阳出院两天後,就被抓到山上去了,因为中秋节快到了。

    然而,不过是几个非常简单的镜头,谁也没想到居然会有那麽多「闲人」来报到。

    首先就是那个平常看起来明明很正经八百的样子,可三不五时却又有些幼稚爆笑的于导,自从那部宣导剧集拍竣之後,于导更是缠向阳缠得紧,要不就是磨在融融身爆希望融融能帮他说服向阳。

    虽然向阳住院时他无计可施,因为向阳要求院方除了亲人之外,其他人都不见,但是,一听闻向阳出院之後,他立刻又黏过来了。同样的,向阳完全不予理会,于导只好又转向融融实行哀兵计画。

    「拜托,只要一支就好了」

    「我给你骗」融融不屑地哼了一声。「一支之後又是另一支,另一支之後再另另一支,谁不知道这个一支是没完没了的」

    于导窒了窒。「呃不不会啦,我说了一支就是一支,真的我我发誓,只要一部能够成为我的生平代表作的大戏就够了,我不会太贪心的啦,我发誓」

    「发誓男人发誓当点心,演艺圈的人发誓更是家常便饭,」融融更不屑了。「你就算发誓说你是男的,我都不给你信」

    「融二,不要这样啦你嘛帮帮忙嘛」

    而在田秀和向阳说过那些有的没有的话之後,向阳更是明显的和田柔画清界犀甚至还拒绝和田柔合拍广告。之後没多久,向阳就出了车祸,原本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没想到她却连探望的机会也没有。

    所以,她们一得知向阳出院了,而且有临时通告,她们立刻赶过来探班了。田柔来探向阳的班,而田秀则是来探于导的班,当然,这更让一些多事的记者们有可以天花乱坠乱掰的话题了。

    另外,还有一些是向阳同校的女孩子,当然,向阳迷和围观的群众等等更是少不了,也不晓得她们怎麽会这麽神通广大,居然能探知向阳的详细工作行程。除非临时调动行程,否则,她们几乎是每场拍摄必到,除了摄影棚内的作业之外,因为有守卫守著公司大门。

    不过,其中只有两位特别引人注目,也是这次临时通告唯一得到消息而匆忙赶来的人,一个是向阳的同系同学宫美莎,一个是有点疯狂的向阳迷赛妮。

    两个女孩子同样年轻漂亮,差别在於一个是健康知性美,另一个却是艳丽火爆;一个是自信大方,另一个却是任性骄纵,一个是聪明内敛,另一个却是刁蛮霸道。

    她们两个和田柔恰恰好代表三个典型、三种身分,好像打不死的蟑螂似的,一次次的从这边被赶,再一次次的出现在另一个方向,不屈不挠地围绕在向阳身爆却又免不了相互之间的明争暗斗,而得利的反而是旁观者光看她们不时的争执嘲讽,就是一场值回票价的戏外戏了。

    融融还真是有点佩服她们呢

    丢下兀自在一旁唠唠叨叨的于导,融融迳自迎向朝她这方向走来的向阳。而于导也很聪明,在这种时候通常都会很识趣地避开,免得招惹向阳更加地厌恶不爽。

    「怎麽不拍了」

    「我哪知啊说什麽剩下的要抓紧太阳刚降落,月亮刚升起的那一刻来拍,真是有够麻烦的」向阳嘟嚷道。「那个笨蛋要是说可以了,你再来叫我,我要上去睡一下。」话落,他就疲惫地爬进外景车里了。

    那三个原本急著凑上来的女孩子一见,半跑的脚步立刻扫兴的停下来,继而相互觑一眼、哼一声,就各自转头散开了。

    融融看得好笑,却又不免有些脸红。只有她知道向阳今天为什麽会这麽没精神,虽然大家都很体谅他是因为刚出院,所以体力不支,可只有她才清楚,其实是他昨晚太过「打拚」了,无论她怎麽抗议挣扎,他就是坚持要履行他「积欠已久」的纯老公义务,而且几乎是奋斗到清晨才倦极睡去。

    爱拚才会赢嘛

    「是喔昨晚那样希望不会又赢到特奖了」融融喃喃咕哝著转身,却一眼就看到田秀又在偷看她的行程表了。她立刻上前去,不落痕迹地把行程表收回来。「有事吗」

    田秀收回眼尴尬地笑笑。「没什麽、没什麽,那个向阳今天拍完这个就没事了吧」

    融融颔首。「是啊」

    田秀的双眼立刻兴奋地亮了起来。「那太好了,晚上有个派对」

    「卡」融融双手在胸前打个大叉叉。「除了工作上的不得已之外,向阳晚上通常是不安排行程的。若是私人邀约,拜托我这个经纪人不干涉他的私事,麻烦你自己去跟他说,ok」

    田秀眼珠子一转,又说了。「那下支广告」

    「stop」大叉叉仍然挂在胸前。「那是向阳自己决定的,我这个经纪人没那个权利,了了吧更何况,他才刚出院,除了这支是赶时间的之外,至少在两个月之内,他不会排任何工作,因为他需要休养一阵子。」

    「那三个月後有出单元剧」

    「哦拜托,你知道向阳不拍电视、电影的不是吗」

    「可是」

    「喂、喂你干嘛偷跑啊」远远的,另两位花痴级骚包终於发现赶过来了。「你太诈了吧你,田秀,居然叫你妹妹在那边绊住我们,自己就在这边鬼鬼祟祟的,你姓奸啊」赛妮大叫。

    「哪有」

    「还没有」宫美莎瞟一眼随後跟来的田柔。「你妹妹还真是厉害啊不亏是演员,看起来一副人畜无伤的样子,其实比谁都狡猾,不知道向阳知不知道呀」

    田柔涨红了脸。「我才没有」

    「是喔、是喔你去骗男人吧我们同性免疫。」

    「你们在鬼扯什麽呀我妹妹很乖的耶」

    向阳浑身一颤,立刻警戒地眯起了双眼。「干嘛」

    丁淘淘见状,不由得愣住了。

    怎麽法宝用太多次不灵光了吗

    也不对,这两个月向阳在住院,她根本没用过半次呀呃不过,好像出车祸前,他就不太甩她这一套了,难道那时候就已经快失灵了吗想到这里,丁淘淘不觉懊恼地拍了一下脑袋。

    早知道就省著点用

    可是只不过一眨眼,她马上又振作起精神,以更谄媚的笑容送到向阳面前去。

    「呃二姊夫,能不能你能不能每个月给我三十张签名海报呢」

    哇嚷每个月三十张干嘛,糊壁纸吗

    向阳狐疑地瞟著她。「你要那麽多干嘛」

    「嘿嘿」丁淘淘的笑容更深了。「一张一千元,很好卖的哟」

    向阳刚吃惊地睁大了眼,丁宛宛就先叫了出来。「哇你强盗抢钱啊一张一千元」

    「她们愿意的嘛」丁淘淘无辜地眨著眼。「谁教阿阳从来不接受采访,也不肯替人签名,连海报都是限量的,所谓物以稀为贵嘛她们情愿买,那我就卖罗」

    融融听得直叹气。「拜托,你不会要告诉我,过去你叫阿阳签的那些签名版都是要卖的吧」

    「没错,不过」丁淘淘不认为有什麽好隐瞒的。「刚开始只有三百块,最後涨到一千块还供不应求了呢唔海报加签名,或许应该涨到一千五了吧,啊对了,居家照片说不定可以卖到两千块喔」

    「我咧那你不削翻了」丁宛宛忍不住叫了起来。「阿阳,别理她,这女人简直是吸血鬼嘛」

    「喂、喂有没有搞错啊」丁淘淘立刻叫了回去。「我又不是削你的,你心疼什麽你没听过吗挡人财路不得好死喔」

    「乱掰」丁宛宛嗤之以鼻。「你是财迷心窍啊你」

    「你管我,我照我的相,卖」

    「你想侵犯肖像权吗」邵萱突然冷冷地出声了。「你要是敢随便拍阿阳的照片出去卖,就算是母女也要告你到底」

    丁淘淘顿时傻了眼,好半天後,她才嗫嚅地道:「好嘛不拍照,那海报」

    「最多十张。」邵萱面无表情地说。

    「咦才十张那怎麽够,我」

    「不要拉倒」

    丁淘淘一惊忙道:「要要当然要十张就十张罗唉景气不好钱歹赚喔」她低低咕哝。

    「好,本议题到此结束。再来是」邵萱转眼望著向阳。「阿阳,直到十二月四日之前,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特别是你的左手,我看好像还有点不顺,要不要到医院去做一下复健」

    「不必,我去练一练跆拳,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咦练跆拳可跆拳很激烈的不是吗你的身体才刚好,要小心一点比较好吧」邵萱警告。「不要又手折脚断的被送进医院里去了」

    「安啦、安啦这边的人没那麽脆弱的啦」向阳满不在乎地说。

    「是喔」丁宛宛讥讽地瞥他一眼。「不晓得是谁刚出院的喔」

    当作没听到,向阳兀自笑咪咪地催促邵萱,「继续继续」

    邵萱无奈地摇,然後拿起行事历瞄了一下。「寒假时你要去欧洲出半个月外景。」

    「可以,不过,只能去一个星期。」向阳毫不犹豫地说。

    「为什麽」

    「因为我不爽去太久。」

    「阿阳」融融马上顶给他一肘。「正经一点」

    「我很正经啊」向阳无辜地说。

    「那就说出理由来嘛」

    向阳哼了哼。「你们明明已经知道了还在问,我才不想那麽久见不到儿子的面,他要是忘了我怎麽办」

    「哇嚷你也太夸张了一点吧」丁淘淘不敢置信地盯著他。「半个月不见,你儿子就会忘了老爸没想到你儿子不但呆,记性还差得很,简直跟猪没两样嘛」

    向阳淡淡瞟她一眼。「很抱歉,丁三,你的海报上不会有签名了。」

    「咦」丁淘淘一听,神情一垮,马上又变成慈禧太后身边的小李子了。「对不起,对不起,二姊夫老佛爷,我刚刚都是在放屁,你大人有大量,请原谅我胃肠不好老是在放屁。其实啊」

    无视众人的爆笑声,她搓著手、涎著笑脸一副小人样。「小威威大人不但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而且天资聪颖、灵敏慧黠,简直就是武林不世出的天纵大英才、iq三百的超级大天才、宇宙无敌的大奇才,前无古人、後无来者的大鬼才」

    「还有还有天地无双的大蠢才,」丁宛宛捧著肚子笑出眼泪来了。「霹雳劲爆的大笨才、至高无上的大烂才」

    向阳忍著笑,故意猛一瞪眼,丁淘淘就慌慌张张地猛摇双手忙著撇清罪嫌了。

    「不是我,不是我是那个那个全新无刮痕的大棺材说的」她指著丁宛宛告状。

    最後的大棺材一「现身」,每个人都笑得东倒西歪再也说不出话来了,连主角小威威也都跟著呵呵傻笑不已。

    「哇小威威好厉害喔有那麽多才耶不过,小威威还是最喜欢做爸爸和妈咪的小笨蛋。」他对著融融和向阳嘻开了小嘴讨好地说。

    霎时,冲天而起的爆笑声险。震破玻璃,每个人都又疼又爱地凑过去猛亲小威威,这些综合口水大概足够洗一次脸了。良久後,大家才抱著肚子著慢慢停下笑声。

    「好了,别胡扯了。」邵萱擦著眼泪。「阿阳,那个企画相当庞大,一个星期恐怕不够拍完呀」

    向阳想了想。「顶多十天,这是我最後的让步。」

    看他神情够坚决了,邵萱也只好跟著退一步。「好吧十天就十天。接下来是」她揉揉小威威的小脑袋。「小威威早该上幼稚园报到了,我知道你很想送小威威去上幼稚园,可是你也要考虑到现实问题吧」

    向阳凉凉的耸耸肩。「我早说过我不在乎让人家知道我已婚的嘛」

    邵萱摇。「错了,我说的不是你的问题,而是小威威的问题。你要知道,一旦让人家知道小威威是你的儿子之後,你以为媒体会放过小威威吗到时候恐怕他就会失去现在这种自由快乐的生活了」

    不在意的神情瞬即消失了,「会吗」向阳迟疑地问。

    「不会吗」邵萱立刻反问回去。

    向阳皱眉沉思片刻,而後怀疑地瞄著邵萱。

    「喂老妈,你不会在幼稚园的学生基本资料上写说小威威是父不详吧」

    「你少鬼扯了,我怎麽可能会那麽写呢」邵萱否认。「园长是我的老朋友,所以,我只让她一个人知道,基本资料也由她特别收藏起来。而在联络资料上则只填上融融的名字,很多人都这样,譬如那些父亲在远地工作的小孩子,所以这麽做并不奇怪。」

    她停了停又说:「就像你的学籍资料,我也是特别去和你们学校教务处沟通过,为了避免影响你家人的生活,请他们把你的资料另外收起来不要轻易泄漏出去,就连电脑中的资料也删除了。」

    「难怪没人相信我已婚。」向阳恍然,随即又想到「咦那户籍资料呢」虽然他的身分证可以证明他的已婚身分,但是,因为融融不许他让人家知道她就是他老婆,所以,他也不能拿身分证出来证明,不过,户籍资料应该也是可以查得到的吧

    「呵呵呵呵这就是我厉害的地方了,佩服吧」邵萱以手背掩口,笑得跟巫婆一样。「其实,申请户籍资料不应该那麽容易的,而恰好我们这边的户政事务所所长年轻时代曾经追求过我,所以,我就去拜托他帮一下忙,请他命令属下严格把关,无论有什麽申请时,都要先知会我一声,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没出过什麽问题吧」

    丁淘淘暧昧地眨眨眼。「嘿嘿嘿搞不好对方也是个鳏夫或单身贵族什麽的,而且到现在还想追你吧老妈所以,你还可以警告他,如果有什麽资料泄漏出去了,以後就甭想再诮想阿母你老人家了,对不对啊」

    「呵呵呵呵」又是一阵巫婆笑声後,邵萱蓦然地板起脸。「不关你的事」旋即又转向向阳。「好,现在你的决定有没有改变了」

    向阳面无表情地盯著邵萱片刻。

    「那我改装总行了吧」

    「不行,你要是」

    「不行拉倒」向阳飞快地接道。「那你也别想让我接欧洲那支广告,反正我都还没,你也拿我没辙。」

    邵萱一听便皱眉了。

    老实说,这支广告诗司成立以来接过最大宗的一项企画案富然也是因为有向阳的关系才接得到的不但是欧洲知名厂商,而且制作费庞大,甚至还会同时在亚洲、欧洲推出。而且,如果这支广告能成功的话,明年那家厂商的跨季广告肯定跑不了了。

    想到这里,权衡轻重之下,邵萱终於低头了。

    「好吧那」她双目一凝。「你什麽时候开学」

    「大後天。」

    「不对,是下星期一」融融更正。

    向阳愣了愣。「咦我记错了吗」

    融融嘲讽地横他一眼。「大後天是一年级新生训练,你是新生吗」

    向阳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嘿嘿当然不是。」

    邵萱一面在行事历上做下记号,一面说:「好,那你明天带小威威去报到,这样可以了吧」

    「ok」

    「哦还有」邵萱小心翼翼地抬眼觑著向阳。「你大姊来找过我」

    「别说,」向阳立刻举手阻止。「我不想听那些。」

    「可是阿阳」

    向阳蓦然起身,邵萱立刻噤声,默默地看著他走过去抱起小威威,在众人的愕然注视下迳自走向游戏室去了。邵萱只好以眼神向融融示意,融融会意地起身随後跟去了。

    追上向阳之後,融融也没有立刻跟他说什麽,只是和他一起陪小威威疯狂地玩。好一会儿後,向阳突然退开去坐在小溜滑梯,融融也若无其事地叫小威威自己玩积木,然後盘膝坐到向阳面前的地毯上。

    但是,她依然没说什麽。

    好半晌後,向阳才开口,「其实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是我现在出名了,他们觉得这样的我对家里有好处,所以才想叫我回去好好利用一下。」他停了一下又补充道:「听说我大哥想要竞选议员,对他来讲,我应该是一个最好的宣传工具。」

    融融知道他说得没错,所以她才一直默不吭声。

    「如果不甘心被他们利用的话,最後还不是又会被赶出来;可若是随意他们驱使,我以後的日子八成会过得非常痛苦。想来想去,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回去算了」

    「她们也去找过你了」融融颇意外地问。怎麽她都不知道

    向阳颔首。「我出院前两天,大哥来医院找过我。」

    「哦难怪。」融融恍然。「那他说了些什麽」

    向阳静默了几秒,继而以手支颔,眼神戏谑地瞅著她。「他说我爸爸愿意原谅我了,只要我立刻和你分开。」

    「咦」融融不但惊讶,更觉好笑。「他真这麽说那你的宝贝儿子呢」

    向阳耸耸肩。「爸爸已经替我找好一个十全十美的未婚妻,将来就可以再生一个十全十美的儿子了」

    「是喔真是十全十美的计画啊」

    「是啊」

    融融也沉默了,片刻後,她才噗哧失笑。

    「真笨」

    两三秒後,向阳也笑了。

    「是很笨」

    两人相视,笑得更开心了。

    他们以为他一出名就会想要抛弃糟糠「老」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