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六章撒娇_姐姐宝贝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姐姐宝贝 > 第六章撒娇

第六章撒娇

 热门推荐:
    你是我的,

    亲亲小老公,

    你有你的孩子气,

    我也有耍赖的步数,

    相爱需要甜蜜。

    女人的男人应该是什麽样子的呢

    容许你撒娇任性,接纳你种种缺点,愿意替你承担一切,心甘情愿为你遮风挡雨;而且,只要你眼泪一挤出来,他就拿你莫可奈何,无怨无悔地把生命奉献给你,因为他眼中永远只有你一个。

    这就是女人心目中的理想男人吧

    大概是从在日本的最後一天开始吧融融常常在一旁默默地观察向阳,而後惊奇地发现,向阳似乎改变了很多,无论是在言语、个性上都是不应该说是她现在才真正看清楚向阳这个即将年满二十岁的大男孩。

    一个看似幼稚任性,其实满成熟但又很顽固的年轻人。

    也因此,她亦逐渐放开自己的女性面貌去面对他,利用女性优势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享受女性天生拥有的权利。於是渐渐的,她发现自己居然很喜欢这种男人与女人的关系。

    而向阳呢也开始用一种又惊奇又迷惑的眼光注视她,他不再像过去那样,在她面前总是利用任性发脾气来强调他的不满;当她以撒娇来取代过去的命令时,他就会以稳重来取代过去的任性;当她以任性来替换过去的讲理时,他就以容忍来替换过去的发脾气。

    两个人之间的角色似乎逐渐交换过来了。

    然後,在十二月二十日那一天,当丁宛宛举行过婚礼,准备和新婚夫婿出发到欧洲去度蜜月的同时,向阳和融融也准备到日本去工作了。

    「要好好照顾宛宛喔」邵萱对丁宛宛的新任夫婿这麽交代,而後转过身来也对向阳说:「要好好照顾融融喔」

    融融有趣地笑了。

    以往,邵萱总是吩咐她要好好照顾向阳,而这一次,邵萱却是要向阳好好照顾她,看样子,邵萱也发觉到他们之间的变化了。

    之後到了日本,他们特别要求让松原将吾来做他们的翻译,并且和他们一起住在饭店里。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增加松原将吾的工作量,而是要争取机会和他多亲近、多了解一点。

    「所以你放心,我已经跟老妈讲好了,等你一满二十之後,立刻到台湾来吧看你想念书或工作都可以,相信二姊,我们大家都会帮你的」融融肯定地说。

    「我相信,但是」然而,松原将吾感激的神情中却又掺杂了几丝犹豫。「我妈最近对我很好,她还说以後会多关心我一点,我」

    「你相信她」融融不敢相信地叫道。「二十年来没对你好过,现在突然对你演上一场慈母戏,你就相信她了你怎麽这麽呆呀再过不久,你就会是他们事务所里最大牌的红人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她只不过是在利用你而已吗甚至,他们说不定还想利用你来」

    「别急、别急,这种事不是用吼的就赢了,要慢慢跟他说嘛」

    向阳忙拍拍融融的手按捺下她愤怒的情绪,边噙著歉然的微笑朝餐厅四周望去,并向四周面有不豫神色的客人低声致歉,跟著才压下声音对松原将吾说:「将吾,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想要什麽先不管其他人,就只问问你自己,你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麽」

    松原将吾欲言又止地叹了一口气,似乎他自己也明白是怎麽一回事,可是又不太愿意去正视它。

    「将吾,你并不欠你母亲什麽,不需要这麽顾虑她,你不会想要看她脸色过一辈子吧」

    松原将吾苦笑。「我当然想再念书,过一点正常年轻人的生活,但是」

    「那就到台湾来吧」向阳说。「我们一定会照顾你的。」

    松原将吾迟疑了一下。「让我再考虑考虑好吗」

    融融还想说什麽,向阳忙又阻止她。

    「好,可以,但是我要你转告你母亲,这次纯粹是看你的面子,以後若是你决定要留在日本,那我绝对不会再帮第二次忙了,明白吗」

    松原将吾似乎窒了一下,而後轻叹。「明白了。」

    谈到这里,公司的人来接他们了,他们只好匆匆结束早餐赶赴工作去也。之後在拍摄途中,融融好不容易觑到机会把向阳抓到一边去。

    「阿阳,将吾他」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交给我就是了」向阳胸有成竹地说。

    「可是」

    「不过你记住,要是有任何人要跟我们谈,你都不要管,全都由我来和他们谈,知道吗」

    其实这些话是多馀的,要是有人要和他们谈,向阳至少还能用英文和对方沟通,融融却只能靠翻译。

    「但」

    「嘘你看那边」

    嘎融融反射性地顺著向阳指下的方向看去,却发现叶田惠子又缠著松原将吾不晓得在嘀咕些什麽了。

    「我看那个女人这辈子大概从没有像这样用心在将吾身上吧」

    「她想干嘛」

    向阳耸耸肩。「想也知道,她现在才突然发现将吾居然是个宝贝,所以,正在下苦功笼络将吾罗而且」他冷哼。「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八成也想藉由将吾来抓住我。」

    「你」

    「不过你放心,这对我们反而是个好机会」

    「好机会」哈米碗糕

    「她想,别人大概也想」

    「别人也想」想什麽想跟他做爱做的事

    「所以,我要乘机反将她一军」

    「反将她一军」哪一军反抗军吗

    「到时候,我会让她乖乖的把将吾让出来的。」

    喂、喂、喂到底在打什麽谜语啊

    「啊轮到我了,老婆,乖乖等我哟」

    咦咦这样就要走了可是他还没有说清楚现在究竟是什麽状况呀

    融融满头雾水地看著向阳又跑回摄影机前,眼角一瞥,瞧见她仍然看著他,竟然还笑咪咪地抛过来一个飞吻,教她忍不住大翻白眼。

    这个死囝仔

    xxx

    前面五个工作天顺利完成,即使松原将吾有放不开或无法露出好表情的时候,不用导演吆喝,向阳就会先设法让他的情绪high到最高点了。而当所有的工作人员因为赶进度而呈现弹性疲乏状态时,向阳也会不顾形象地耍宝搞笑带动起现场的激昂气氛。

    三天後,向阳再度来回准备完成後半段的工作,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麽,这回他竟然把儿子也给带来了。

    那个憨憨傻傻不怕生的胖小子虽然只会鼓著嫣红的腮帮子对人傻笑,却已经足够迷死现场所有的女性工作人员了,就连导演都忍不住要小威威轧上一角,让他们合拍一张对比分明的海报。

    冷冷的酷哥、神秘的帅哥,再加上一个可爱到不行的欢乐小胖哥,形成一个超人气的组合。

    「好,小威威,就那个样子不准动了喔」

    「哦」

    喀嚓

    对於相机以及v8拍摄的声音,小威威早已经熟到不能再熟了,因为家里每个人都很喜欢帮他照相,或拍摄一些他出糗的镜头,所以,他也很习惯在照相机前面摆姿势和做各种动作。

    因此,他一听到按下快门的声音,立刻就回过身去,准备向爸爸邀功,说不定还能吃杯冰淇淋或捞个玩具什麽的。没想到才一看清爸爸,他却呜哇一声哭出来了。

    「呜呜小威威会听话,爸爸不要生气嘛」

    向阳愣了愣,随即失笑,赶紧把儿子抱起来亲亲。

    「不哭、不哭,爸爸不是在生气,爸爸是在拍照,人家要爸爸摆一个酷酷的样子给他们拍,所以爸爸就摆一个酷酷的样子给他们拍罗哪小威威会不会摆酷酷的样子啊」

    小威威噙著泪水瞅著爸爸老半天,确定爸爸不是在生他的气之後,才破涕为笑,先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下,再得意地猛点头。

    「会、会,小阿姨教过我,小威威会摆好酷的样子喔」

    「真的」向阳笑著把儿子放下去。「好,那小威威摆个酷酷的样子给爸爸看看吧」

    「好」

    一声应诺,小威威立刻摇著胖胖的小身子到照相机前,先扒开胸前的衣服露出白白胖胖的,又把裤子拚命往下扯到肚脐下好几公分,再把两手大拇指挂在裤腰上,然後眉一皱、嘴一嘟向阳在某张古龙水海报里的性感姿势居然被他偷学去了,不过嘿嘿好像有点变形的样子。

    「好了」

    几秒的静默後,骤然爆起一阵轰然大笑,每个人都笑到弯下腰去,融融更是又笑又气又瞪眼的跑过去。

    「你啊,真是个小笨蛋天气已经冷得快结冰了,你居然还给我把肚子露出来,你想得肺炎是不是」她笑骂著把小威威的衣服穿好。「那个混蛋丁淘淘竟然教你这个,看我回去不修理她才怪还有你这个小笨蛋,真不晓得你老爸那麽鬼,怎麽会生出你这麽个笨儿子来呢」

    可是她唠叨她的,小威威却只顾著扭头去问爸爸,「爸爸,小威威酷不酷」

    向阳也已经笑到快没气了。「酷酷比比爸爸还酷」

    小威威立刻得意洋洋地咧开小嘴呵呵傻笑,融融受不了地把他抱到一边去,没想到导演却又透过翻译来要求再拍几张小威威的照片。

    巩琪突然很诡异地眨眨眼,再瞄了向阳一下,同时暧昧地笑了。

    「其实也没什麽啦只不过嘿嘿嘿,向阳的初恋情人就是本人我罗」

    xxx

    这一晚的晚餐桌上,大概是丁家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最最沉闷的一顿晚餐。从进大门开始,融融就很努力的保持最高品质静悄悄,即使坐到了餐桌爆她依然默不吭声地埋头苦吃。

    邵萱狐疑地看著好像在跟饭碗战斗的融融,再询问地望向了宛宛,丁宛宛愣了愣,立刻朝丁淘淘看去,丁淘淘也呆了呆,又往姨婆瞧过去,姨婆马上瞥向向阳,向阳则尴尬地笑笑,而後垂首猛吞饭。

    「妈咪,小威威要吃虾呃」小威威傻眼地瞪著碗里那只张牙舞爪的大草虾,旋即无助地瞄向父亲。「爸爸」

    向阳忙抓过草虾来剥壳。「爸爸帮你剥。」

    餐桌上依然保持著令人窒息的气氛。

    「呃小威威」小威威怯怯地偷觑妈咪一眼。「小威威想吃鱼啊」

    不待儿子求救,向阳赶紧把小威威碗里那条大鲤鱼恭请回盘子里去。

    「爸爸帮你夹。」

    餐桌上仍旧弥漫著教人食不下咽的不安。

    「呃小威威小威威想想吃菜噎呜哇爸爸」

    这回不等向阳解救大队出马,姨婆就跳起来把小威威抱到客厅去坐,再回来另外装了一碗饭、夹了一盘菜回去喂小可怜,而其他人则仍然呆呆地瞪著小威威原来的那碗饭融融竟然把整盘芥兰菜一古脑儿全给倒进去了

    带著淡淡油水的菜汤缓缓顺著桌面滴落到地面上,众人面面相觑,随即当作没看到似的各自埋头夹菜吃饭。直到融融扔下碗筷回房去,向阳才默默地起身收拾融融丢下的一团乱。

    「融融到底是怎麽了」邵萱悄声问。要是在以往,邵萱肯定会立刻揪出造成全家低气压的罪魁祸首痛骂一顿。

    不爽就不爽嘛,不会自己去撞汽车、跳摩天大楼,干嘛一定要拖累其他人也跟著不痛快,对吧

    但是今天不行,因为每个人都看得出来融融是真的、真的、真的很不爽丁家的女人要是真的很不爽的话,全家人都得跟著遭殃,这是丁家的惯例。所以,不要说是开骂了,大家连多喘一口气都不敢。

    可是,对於邵萱的追问,向阳却只是苦笑著继续抹桌子,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麽解释才好。

    那能怪他吗

    他哪知道巩琪干嘛要莫名其妙的冒出那句话来,更没想到巩琪在跟著一句「对吧,向阳」之後,竟然会用力扳下他的脑袋,重重的啵了他一下,再若无其事地说:「好了,欠你的还给你罗」

    这哪能怪他呀

    巩琪真的是他的初恋情人嘛而且,巩琪真的欠了他一个离别之吻啊这是事实嘛就算他要昧著良心否认,也不能当著巩琪的面否认吧

    然而,最糟糕的是,当他拍照完毕要离去之前,巩琪居然又拉住了他,还兴致勃勃地告诉他,「其实啊当年我的确是满在意你比我小的事,但是,我会拒绝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要到日本去了,就算我答应和你交往也没用了吧所以,才会那麽乾脆地拒绝你。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所以嘿嘿怎麽样,要不要重来一次呀」

    天哪当著纪德和融融的面,她就这样大大方方地讲出来,简直就是直接判决他死刑嘛

    之後融融就一直是这副死人样了,这能怪他吗明明是她自己不准他透露她是他老婆的嘛否则,他早八百年前就拿扩音器来公开事实真相兼登报宣传了,哪还轮得到她来摆脸色给他看

    这明明就应该怪她的呀

    不过他没那麽大的胆子去怪她,还是想想该怎麽去安抚那只愤怒中的母狮子比较实际一点吧

    十分钟後,向阳回到房里,融融已经进浴室去洗澡了。向阳考虑片刻,随即也脱衣,随手抓了条浴巾进去会合了。融融连看他一眼也没有,向阳也没有去碰她,兀自在她身边洗自己的澡,只不过有意无意地总是会把自己身上的伤疤在她面前晃来晃去而已。

    直到洗完澡出去,融融脸上的怒气果然如他所预期般地消失了一些,向阳这才轻轻地把她揽入怀里,柔柔地在她耳边低语。

    「我爱你,融融。」

    融融没有反应,但也没有强行挣开。

    「我告诉过你我在国一时曾有过一段短短的初恋,不是吗哪就十琪,我喜欢过她,但不过四个多月而已,她就到日本去了。跟你一样,那都已经数去的事了,根本没有在意的必要呀」

    「除了一件事」融融冷冷地开口了。「我们俩很像不是吗」这才是她最在意的事。

    哪个女人愿意做别的女人的替身呀

    「咦是吗」向阳似乎很惊讶,「这样说起来的话嘛」他蹙眉苦思半晌。「嗯你们在某些方面的确很相似,譬如你们都比我大,个性也都一样那麽爽朗大方,甚至连身高曲线都差不多,不过」

    他用力抱紧正欲挣开他的融融。「她是个很精明能干的女孩子,甚至还有点狡猾;你却刚好相反,不但做起事来常常是事倍功半,没事还会凸槌一下。她的好胜心很强,而且太过强悍,有时候会让人觉得也许做个男人会比较适合她:而你不管如何强硬、如何粗鲁,却依然是个十足的女人。」

    温柔地抬起她的下巴,他深情地凝视著她的双眸。

    「如果当年是她怀了我的孩子,她肯定会偷偷的去把孩子拿掉,甚至连告诉我一下都不会。因为,在她的想法中,只有她自己才能决定自己的未来,那种突如其来强要她接受的孩子,必定会扭曲她未来的命运,她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他俯首轻啄了她一下。「但是你不同,在你的心目中,你所深爱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你深爱的人能得到幸福,你愿意重新塑造你的生命。融融,我承认你们确是有某些地方相同,事实上,刚开始也是那些地方吸引我的,但能真正掠夺我的心的却是你那些与她不同的特质。我曾经喜欢过巩琪,但我爱的是你呀」

    融融垂眸沉思片刻,而後悄悄抬眼。

    「如果如果当年她没有到日本去」

    「就算当年我们有交往,到後来还是会分开的」向阳断然地说。「当年我太幼稚了,我以为我能够容忍她那种强悍的个性。但现在我就很清楚了,交往的越久,我越会觉得我们比较适合做朋友,因为我欣赏她,却无法真正爱上她那种个性的女人。」

    纤手悄悄滑过他胸前的疤痕,融融低低地问:「你真的只爱我一个」

    「除了你我谁也不爱」

    「就算我比你先老,你也不会改变」融融紧追著又问。

    向阳无奈地叹息,「如果那次车祸我毁了容,甚至残废了,你会不再爱我了吗」他反问。

    「当然不会」融融不悦地横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什麽样的女人呀」

    「那就是了,既然你不会因为我残缺了就不爱我,当然我也不会因为你的外表改变了就不爱你呀又不是玩玩具或者玩游戏,高兴就玩,玩坏了就不要了,这是用心去谈感情耶哪能说变就变的」

    融融瞅著向阳半晌,继而又垂眸思索片刻。

    「对喔如果真是用心去谈感情的话,」她喃喃自语。「就不可能那麽容易改变吧」

    最重要的是,向阳既然说得出这种话,那麽,或许他也是用心在爱她,而不是幼稚的迷恋罗

    xxx

    老实说,对於巩琪的豪爽大方,融融还真是自叹不如。

    不说她每次见到向阳就勾肩挽臂,一副不晓得他们多亲密的样子,也不说她没事就哇啦哇啦到处宣传自己是向阳的初恋情人,更别提她竟然在下班後还特地跑到向阳的学校或工作地点去,说是只想看他一眼就好,然後又匆匆忙忙地赶到纪德那儿去了。

    最令人难以应付的,是她竟然当著大家的面和向阳「交换条件」。

    「喂向阳,这样好不好我跟你交往,你让老师拍写真集,如何」

    向阳不敢相信地瞪著她。「嘎」

    巩琪却很大方的笑了。「老师跟我说他好想拍你的写真集,但你都不肯答应,所以,如果你肯看在我的面子上让老师拍的话,老师一定会对我另眼相看的。怎麽样,帮个忙吧」

    拜托这种事普通人会讲得这麽白吗

    向阳不可思议地直,巩琪却会错了意。

    「当然啦我并不是完全为了刚刚说的原因才愿意跟你交往的,其实,我本来就很喜欢你了,当我再次跟你碰面时,我头一个想到的就是我终於可以跟你交往了,真的,不骗你」

    哦饶了他吧

    「喂到底怎麽样嘛拍一下写真集又不会死,还可以跟我这个初恋情人交往,多罗曼蒂克呀你还在犹豫什麽嘛」

    哪是在犹豫啊看不出来他是在头大吗

    向阳头痛地揉著太阳,不满的双眸也悄悄地溜向融融那边。

    就是你为什麽你就是不肯让人家知道你就是我老婆呢否则,我一句话就可以堵住她的嘴了呀

    而就在融融接收到向阳眼中讯息的那一刻,她终於做下某个重大的决定了

    隔两日,向阳又因为工作需要来到纪德的摄影,但是,这一回融融却叫他自己来,害他被纪德和巩琪烦得差点发疯了。然後,就在他工作完毕准备回家,但是,纪德和巩琪却死缠著不让他走之时

    「爸爸」

    所有的人包括向阳,全都惊愕地朝门口望去。

    「爸爸,抱抱」

    「小威威」向阳简直不敢相信地弯腰抱起像火箭一样射进他怀里的小威威。

    「你你怎麽来了」

    小威威憨笑著亲了亲向阳。「妈咪带小威威来的啦爸爸,亲亲嘛」

    「哦」向阳忙亲了亲小威威,同时双眼询问地瞥向跟在後头的融融。「融融」

    融融却若无其事地耸耸肩道:「小威威说你欠他一个玩粳所以,我就带他来向你讨债罗」

    「是吗我欠他玩具吗」向阳说著深深看了融融一眼,旋即笑开了。「是啊我是欠他的没错。」继而转身面对那两个目瞪口呆的人。「我早说过我结过婚了,但就是没有人肯相信我,不过现在」他又亲了一下儿子。

    「你们总该相信了吧我连儿子都有了喔还有,融融就是我老婆,可是她不喜欢引人注目,所以死都不准我说出去。好了,我可以回去了吧我儿子说我欠他一个玩粳我得还债去了,拜拜罗」语毕,他就抱著儿子和融融离去了。

    纪德和巩琪难以置信地呆立在原处面面相觑。

    骗人,他真的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