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6章----第纯爱、无绿、恋母、后宫)_收香记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收香记 > [](第6章----第纯爱、无绿、恋母、后宫)

[](第6章----第纯爱、无绿、恋母、后宫)

 热门推荐:
    作者:surandl

    字数:4663

    2020/02/15

    第六章

    已经是下一周的星期三了,我像往常一样在学校里学习,不过最近却多了张姨时不时把我叫到办公室这一情景。

    现在是第二节课下课的课间时间,外面在下雨,不用做体操。

    「懂了吗,项项?」

    「张姨,这里我还是有点不懂…」

    「项项太让妈妈伤心了,连妈妈都不愿意叫了,呜呜呜…」

    「张...妈妈...,我不是故意的…」虽然明知道张姨是故意的,但我仍旧慌乱起来。

    「这次就原谅项项了,以后再喊错,虽然妈妈也很心疼,但也会惩罚项项的哦~」

    「知道了妈妈,我再也不会了…」

    「项项怎么有点不开心呢,是不喜欢妈妈了吗?」张姨这下好像真的有点伤心了。

    「没…没有!我也很喜欢妈妈!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感觉有些不习惯…,多了个妈妈的感觉。」

    对话陷入了沉默。

    「既然项项还是不习惯,那张姨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你…,回去吧,快上课了。」张姨的声音有些飘渺空洞。

    我转头看向张姨,张姨的神情有些发愣,原本温柔如水的眼睛的也暗淡无光,我有一种感觉,离开以后张姨再也不会跟我这么亲近了,换而言之,离开,我会失去张姨。

    「张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很喜欢喊你妈妈。我只是一时改不了口,张姨你别伤心了。」说着,我连忙抱住了娇躯无力的张姨。到了这个地步,我还不解释清楚,那可真的就是傻逼了,这时,上课铃也想了起来,不过谁还管它呢?

    张姨这才转过头来看向我,「真的吗?张姨不想强迫项项。」

    「当然是真的!张姨从小就对我这么好,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的第二个妈妈了!」

    「张姨,也早就把你当作我的儿子了…,你也感觉到了吧,项项。」

    我当然感觉到了,张姨与我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以前缺失一部分的母爱便是从她那里获取的,就算是妈妈对我好起来以后,我也能感受到张姨对我的各种好,以及她面对别人误认为我们是母子的种种表现,张姨,确实早就把我当作她的儿子了。

    「我感觉到了!我也好喜欢和张姨在一起,真的好喜欢!张姨,不要伤心了好不好。」

    「项项,张姨也好喜欢你,你要是再离开张姨,我,真的不知道我这辈子还有什么意思了!」张姨说着说着,情绪愈发激动了起来。

    「儿子不听我的话,老公也一直不回来,张姨虽然开始很伤心,但也早就习惯了,我原以为这辈子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但是我遇到了你,项项。」张姨停顿了一下,双手反抱住我,让我们之间的拥抱更紧了些。

    「项项,你知道吗,你给了张姨灰暗的生活涂抹了一带亮光!你那么听话,我每次看你来我家,仿佛是我的儿子回来了一样,看着你一天天成长,我也很高兴,似乎是我的儿子长大成人了一般。」张姨脸上满是回忆的的神色,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不过,我却是有些异想天开了,我不但想看着你长大,如今,我还想当你妈妈。」

    「本来你不出现,我还能混沌一生,但有了你以后,我已经无法接受失去你了,项项,你知道我有多在乎你吗?」

    「张姨…」

    「张姨不奢求你每天都陪着我,以后有时间的时候想起来张姨,来陪陪我,我就满足了。」张姨轻抚着我的后背。

    「张姨,我不会离开你的!我要守着你和妈妈一辈子,以后长大了保护你们两个!」张姨对我这么好,况且已经离不开我了,在我的心目中,张姨已经是「二妈妈」了。

    这节课不是张姨的,所以我独自回到了教室,在门口喊了句「报告」,老师便放我进去了。

    我在班上没啥存在感,其他人也只是瞥了我一眼,便继续干自己的事情了,虽然是好学校,但还是有很多人上课在干其它的。

    转眼就是第三天了,也就是星期五。

    回家刚打开门就看到有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交谈,其中一个是妈妈,另一个却是一个陌生少妇。

    「项项,这是妈妈的好朋友王纫兰,后面妈妈不在的几天就是她照顾你,快喊王姨。」妈妈看见我放学回来,伸手招我过去。

    我走过去,将视线投向了妈妈口中的王姨。

    一个相貌清丽柔弱的女人,这是我的第一印象。

    一袭堪堪过肩的长发,大部分简单的束成了低马尾,把脸几乎都露了出来,还剩几股散落在胸前,突显出了女人的柔美。

    衣服也很简单,只是很普通的白色t恤和天蓝色牛仔裤九分裤,不过细看之下,牛仔裤似乎有些微微发白,似乎是被浆洗太多次了,鞋子也仅仅是平底鞋,很朴素的一身打扮,不过在街上的女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如今,反而显得有些出挑。

    只不过她好像有些清瘦了,瓜子脸上也有些微微的苍白,虽然她本来就很好看,这副面容却让她显得有些过于柔弱了。

    我在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在打量我,不知为何,她脸上立马就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神色,但是却有些坐立不安。

    这一切都是在转眼间发生的,我只是微微观察了一下她,便硬梆梆的喊了句:「王姨好。」小孩子遇到不认识的人,一般会规规矩矩的寡言少语,作为自己的保护色。

    「放心吧,没事的。」这时妈妈握住了王姨的手,用鼓励的语气对她说道。

    王姨这时才放松一些,仍然有些局促的对我说道:「项…项,我是…你妈妈的朋友…」

    「妈妈走的几天里你要好好听话,不要欺负王姨,知道了吗?」妈妈再三的叮嘱我。

    就这样,王姨就暂时住进了我家,今晚,近几年我第一次回到了自己原本的房间,而妈妈的床属于我的位置,被王姨占据了。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无法正常入睡,对王姨心里有些微微的不满了:都怪她!我才只能一个人孤枕在床。好久之后,我才勉强入睡。

    妈妈第二天一大早就走了。

    我一醒来,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八点左右,还有屏幕上提示有短信,点开发现是妈妈给我留的短信,无非就是要我听话,会想我之类的话。

    「项项,起床洗漱吃饭了。」王姨在门外轻轻的敲了一下我的门,这个地点和时间发生的情景似乎有些熟悉,妈妈没有完全接受我前,便是这样。

    只不过王姨的声音有些弱弱的,让我一下子就区分了出来。

    「知道了王姨,我一会就来。」王姨柔柔弱弱的,两个人相安无事,是最好的了。

    不一会儿我就出现在了餐桌上,说实话,王姨的厨艺真的很不错,煎的东西都是外焦里嫩,卖相也很养眼。

    「项…项,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吗?或者说,你妈妈跟你说过吗?」王姨在餐桌上问出了这句话,然后紧盯着我,显然很在乎我的回答。

    「啊?小时候我一直跟妈妈在一起啊,怎么了,王姨。」我被她的眼神盯得有些略微的不自在,这个王姨,打听我小时候是想干嘛,她是和我小时候接触过?还是有其他事情?不过太小的时候的事我已经记不得了,毕竟,谁又能记得呢?仔细想来,在我记忆中,一直都是和妈妈在一起的。

    「没事…,阿姨只是随便问问,先吃饭吧…」王姨听到我的回答,明亮期盼的眼睛有些黯淡失望了。

    「嗯」

    「对了,王姨,你过来照顾我,你家里人…不会说什么吗?」没有把王姨的问题放在心上,我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有只有个女儿…,比你大一岁多,也在回水中学读初一,暂时给她的外婆照顾了,我跟你妈妈的关系很好,也就几天而已,没事的。」

    「这样啊…」

    「那…,王姨,要不…,你把她也接过来吧,她应该很舍不得你,而且是因为我才这样子。」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王姨把自己的女儿都丢下跑过来照顾我,这算什么事啊,干脆把她接过来好了,反正房间多,多一个人算不上什么事儿。

    「那…,不会干扰到你吗?」王姨显然对这个提议很是心动,不过还是第一时间考虑到我这个主人家了。

    「没事的,屋子这么大,多个人还显得热闹一点,有人气些。」张姨免费来照顾我,把她女儿顺带过来也没什么,不过要是个儿子,那就不行了。

    男人,不行!女人,行!「^_^!」

    「那好,项项,谢谢你了,阿姨会照顾好你的生活的!」王姨显然很开心了,苍白的脸都稍微明媚了一些。

    我跟妈妈用qq稍微说了一下,妈妈根本没有反对,反而跟我说她之前就跟王姨提过,但是被婉拒了。

    她女儿没多久就过来了,刚一开门,就是一张略显稚嫩的俏脸,不过我看着却有些眼熟,她明显也是这种感觉,原本紧张的神色也消失不见,反而有些咬牙切齿,看来是认出我来了,不过我却还没认出她来。

    还没到中午,她背着书包,手上提着一个白色购物塑料袋,表面还有xx超市的印刷,从里面隐隐约约透露出的色彩和袋子被撑起的轮廓,也不难猜到是衣物了。

    「柳许项?!原来是你!」她的神色先是惊愕,然后显然有些微微的不满。

    「你又是谁?」我也不爽起来,虽然她是王姨的女儿,但刚见面就给我甩脸色,以后还不得骑在我头上蹦迪?

    「哼!高冷男都忘记我了!我是你的小学同桌王萌萌!」

    「哦?你是…王大美女?」我在脑子里翻找了一遍,总算是拼凑出有关她的记忆了,主要是我比较喜欢在班上当透明人,也不爱和别人交流,也没必要,不是么。

    「没错,就是本小姐!」说完,把尖尖且秀气的下巴一扬。

    「哦,那你进来吧。」认出来是熟人,我就把她放进来了。

    「我妈妈呢?」她一进来就先问我。

    「王姨出去买菜了,待会就回来。」

    「哦,知道了。」

    就这样,我领着她给她分配房间。「喏,你就住这个房间吧,被子什么的我给你抱过来。」我把她带到了我隔壁的一个房间,妈妈的房间在最靠门那侧,我在中间。

    给她解决了被子问题,却发现还要买洗脸洗澡刷牙之类的生活用品,卫生间里只有妈妈和我的,王姨的她是自己来的时候就带过来的。

    「算了,我陪你去买吧。」

    「哼!我才不用你陪我去呢!」王萌萌的表情很是不屑。

    「那你有钱吗?」我反问她,我看王姨和她的打扮就知道她们生活很拮据,所以问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那也不要你给我买!」王萌萌听到我的话,脸色有些涨红,但还是不肯服软,憋了这样一句话出来。

    「那你找王姨要?」

    「我..自己坐公交回去拿!」

    「你过来花了两个小时,来回一趟都下午了,你不怕麻烦的?或者说你喜欢受虐?」我有些无语。

    「再说了,我就和王姨说这是我家原来就有的,她也不会怪你。」我之所以这么劝她是因为怕她在路上生了什么事端,我是个怕麻烦的人,更何况这些小物件根本没几个钱。

    王萌萌也有点动心了,这么远的路,显然她也很抗拒。

    我看王萌萌的有些意动,赶紧趁热打铁拽了一下她的胳膊,「走吧,一会儿王姨回来了我们还没搞定你就偷不了懒了。」

    「哼,去就去,我这叫打土财主。」王萌萌被我拽着出了门,嘴上却是没有服输。

    「好好好,我是土财主,赶紧的,以前那股凶劲儿去哪了。」

    「你才凶呢!我掐死你!」

    「啊哟!卧槽,你来真的!」

    ……

    duang!duang!duang!

    「许项!起床了!还在睡觉!」

    duang!duang!duang!…

    操!真是个疯婆娘!

    我火急火燎的穿上了衣服,按捺住心头的怒火,刚准备吼她一句,突然灵机一动,轻手轻脚的猫着身子挪到门口,猛地一开门,使劲震了她一声。

    「王萌萌!」

    「啊!!!」你不要过来啊!」王萌萌明显被吓了一个激灵,惊慌失措的跑到了客厅。

    「哈哈哈!」我心头的火气被泄了个干干净净,反杀的感觉,爽!

    「萌萌,喊个项项起床都能被你们整个鸡犬不宁,真是…,哎」王姨穿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最近见惯了我们之间的打闹,有些无奈更有些欣慰的叹了口气。

    这个家,更像家了。

    去上学的路上。

    「哟,还生气呢。早上不是你先整我的嘛。」王萌萌走在我的旁边,只不过有时候我把视线投过去,她就会转头哼一声。

    至于为什么我们是一起上学的,这当然是王姨的叮嘱了,这么几天下来,我们两个也都习惯身边有这么一个一起上学放学的人了。

    「喂!问你话呢。」我伸手戳了戳她的胳膊,咦,还挺柔软的,我心里暗暗想到。

    「第一,我不叫喂,我叫王萌萌!第二,不要和我说话!」王萌萌显然还在气头上,对我说了这么大的一句话,还第一第二的,呵呵。不过,不怕你生气,就怕你不说话。

    「哎呀呀~!」我叫了一声,王萌萌没有动静,不过我丝毫不气馁。

    「我突然想起来了!明天就是有个人的生日,诶?该送个什么好呢~」我故意卖了个关子,微微转头一看,王萌萌的侧脸还是板着的,只不过晶莹小巧的耳朵却是微动。

    呵呵,我心里暗自轻笑。然后回正脑袋慢悠悠地说道:「昨天我看见某人盯着校门口的书店里有一只粉红色的钢笔,我本来想买来送给某个人的,不过某人话都不愿意跟我说,我又有点犹豫了,哎~」

    「你…,要…要是送给她,她就原谅你了!」旁边的传来了王萌萌结结巴巴的声音,只是她的脸却是朝我的反方向扭着,脖子染上了醉人的红晕,头发在初阳的映射下反射着金色的光泽。

    「真的嘛?莫不是在骗我?」我有意逗她,故意反问她。

    「真…真的!」王萌萌细长的手指仅仅的攥着。

    「咦?王萌萌你怎么这么清楚啊?」我依旧作着死。

    王萌萌这下没有回应我了。

    「某个人又不理我了,看来她只是跟我开玩笑了,算了,我还是买来送给别人吧~」

    「你…你!许项!我跟你没完!!啊啊!!!」王萌萌突然扑了过来,一口银牙一口就咬在了我的肩膀,由于她比我矮,160不到,双脚都悬在空中,全靠她的手臂支撑着全身的重量。

    斯——

    「我日啊!你是属狗的啊!」我被咬的龇牙咧嘴,连忙一把把她搂紧怀里,微微用力的她的头按得下巴末过我的肩头,同时我的头也往她后背使劲垂,避免她咬我耳朵。

    幸亏离学校还远,而且是早上,路上没什么人。

    「我就是属狗的!专咬你!我要咬死你!呜呜呜…,叫你欺负我,呜呜呜…」不过我显然多虑了,王萌萌剧烈地在我怀里挣扎着,然后哭了起来,慢慢的停止了挣扎,头部也枕在了我的头上。

    我的肩膀像是被大雨淋过一样,已经被王萌萌的眼泪完全沁湿了。

    逗她逗得过火了,我微微有些歉意。

    我微松了跟她的怀抱,让她双脚落地,转而轻柔的把她带在怀里,撩开她的头发,双手捧着她那梨花带雨的俏脸,让她微微仰视,布满泪痕的脸颊,显得可怜兮兮的,双目也泪眼婆娑,还在微微抽噎,像个被人遗弃的小猫,我有些心疼了,柔声说道:「萌萌,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你了,好不好?」

    「哼,是…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强…强迫你的,你要是再欺负我,我…我就咬死你!」王萌萌的哽咽着回答了我的话。

    我听着张萌萌的「威胁」,心里更是柔软:「好好,许项以后一定好好对萌萌,要是没做到,不用萌萌咬我,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走吧,萌萌,快上课了,迟到了就不好了。」我松开了张萌萌,不过却反手抓住了她的小手,十指相扣。

    「你松开啦…」

    「我不!」

    「你刚刚才说以后不欺负我的了!」

    「可是明明你也抓住了我的手欸。」

    「我才没有!」

    「哼,明明就有!」

    「你耍无赖!」

    「嘻嘻,我就是无赖,专门赖着萌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