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2.2——商氏有女,其名小[兮)_天问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天问 > [](2.2——商氏有女,其名小[兮)

[](2.2——商氏有女,其名小[兮)

 热门推荐:
    作者:夏小白

    字数:9009

    2020/01/01

    2.2商氏有女,其名小兮

    「嘟~嘟~嘟~」,桌子上手机铃声仍然在响

    商小兮此时被突然的「袭击」震惊了,一时间也没有反应拿纸巾把脸上的口

    水擦干净,冷冷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正拿手捂住口鼻的仍在打喷嚏的夏小白

    另一个竞赛成员杨丫丫仍没反应过来在旁边呆呆的看着,脑海中只有一个想

    法:

    「夭寿啊,这次夏小白完了!」

    篮球的撞击声与不断响起的手机铃声终于提醒了3个人该正面现实了

    商小兮拎着夏小白耳朵的手非但没有用力,反而是抽了回来,两手抱胸就这

    样看着在旁边恢复正常、面色惨白呆站着的夏小白

    门口的杨丫丫赶忙在玻璃会议桌抽纸巾迅速跑到两人身边,想要交给气得脸

    颊淡淡晕红的商小兮

    商小兮没有接过来,一声不吭的盯着某个一言不发的混蛋

    夏小白在旁边喃喃呓语

    「从前的我没得选,今后的我想做个好人」

    商小兮在旁边听见,整个人都气得发笑了,一边拿过纸巾擦着右脸上某人的

    口水,一边冷笑地说到:「从前的你还有得选,今后的你没得选了」

    看了看待客桌上不断震动的手机,再看了一眼正在思考自己刚才言语的夏小

    白,对旁边的杨依丫丫无奈的笑一下,直接走过去拿起手机看到熟悉的来电人,

    心里想着:「这个混蛋等死吧!!」

    夏小白迷迷糊糊听到这来电铃声瞬间清醒了,知道这是老妈的手机,心想:

    「刚才……不会吧?今天我还要和她谈判的!」

    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了,连忙跑到玻璃会议桌想抢商小兮手里正在拨号的

    手机,一边抢一边恳求

    「小兮啊,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别告诉我妈!」

    夏小白的突然行动被早有预料的商小兮躲开了,商小兮举着手机移步至靠窗

    的办公桌旁,想着今天非要给他个教训才是,现在还想敢抢手机。站在办公桌旁

    另一只手指着夏小白,

    「站着,不准动。就算你现在能抢着难道我回家就见不着夏姨了?还有你就

    只怕夏姨生气不怕我生气!」

    夏小白现在可不敢乖乖听话,直接冲向商小兮,准备几天的「谈判」可不能

    因为这个电话被打扰,不然她一定会借题发挥的。不过又有点怕面前的小兮很严

    重的生气,边冲边求饶

    「小兮,这几天我是真的有事!我已经准备好几天了!」

    商小兮听到夏小白的话大约能猜到事情是什么,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

    是这真的是一举两得,肯定不能让他成功,那么多年真的是太烦人了!!哼~长

    远来看,这是在帮助他……

    看着冲来的夏小白,商小兮想后退却碰到办公桌的边沿,没办法只有紧紧靠

    在办公桌边,抬手把手机高高举起不让这烦人的家伙拿到

    办公室里的第三人杨丫丫也不知道该不该拦,因为此时什么情况都不清楚,

    愣愣的站在一旁。

    冲到办公桌的夏小白看着身前的商小兮高高举起的手机,身高稍微比她低一

    点,一只手想抓住商小兮举起的手拽下来又不敢用太大力,不然真的会被打。不

    过想到晚上的事情也顾不得旁边还有其他人和之后会被怎么收拾了,最怂的语气

    的说出不合理的狠话

    「你不要逼我」

    商小兮对夏小白放的狠话没什么反应,也不知道听多少次了,后面都变成求

    饶声。只是觉得他靠自己太近了,呼吸间能闻到彼此的气息。

    「逼你怎么了,离我远一点」

    夏小白感觉又被侮辱了,我就不信今天旁边有人,你还要打我!怂怂的说到:

    「我今天不亲你两口,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变态」

    接着上半身前倾,嘴唇向商小兮脸上缓缓靠去,一点又一点地接近,可不敢

    快,一定要让对方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旁边的杨丫丫表示看呆了,小白同学居然雄起了真是不可思议!

    商小兮自然是忍住动手的欲望,身子后仰,手机的的高度随之变低,不过距

    离夏小白更远了。心里想的是「要不是丫丫在旁边,非要把你揍得夏姨都认不出

    来」。

    两人一进一退,一人往前靠、一人向后仰,默默无声,商小兮怒其不争的看

    着他所想之法,一只手仍然举着手机,只是因为后仰手中高度已经变低,另一只

    手放在两人腹部之间,隔开两人的距离不让夏小白再继续前靠贴近了。

    夏小白哀己不幸地望着她手中之物,一只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已经抓住了

    商小兮手中的手机,两人手中共同的手机正在不断震动。

    杭州七月的阳光正好,微风不燥,窗边飘荡着几片不知何处而来,尚未成熟

    的银杏树叶,青绿色的小扇子一般,随风同游,似进似否,窗里犹如城堡,又如

    牢笼,在窗边停留了片刻,终究是继续着未完的行程罢了。

    与风共游,不仅些许银杏叶,或有疏香清凉、蝉鸣鱼跃。有的已走,毫无痕

    迹;有的未走,停留此地;有的已走,如梦一场。

    杨丫丫此刻眼中画面清晰无比,阳光照至办公桌一半靠窗一边停滞不前,徘

    徊此处显得温暖无比,办公桌靠内一边虽光亮明透,对比却显室内满屋空寂寒冷。

    七月的夏天,站在办公桌以内的丫丫恍然间心里感觉到冰凉,全身上下不禁打了

    个哆嗦。

    哆嗦完之后却感觉荒谬………全身暖洋洋甚至还觉得炎热怎么会觉得冷呢?

    我真是疯了………再看眼前的两人,一直以来很奇怪的是观察两人自己最先注意

    的竟是夏小白,即使是现在小兮正面对着自己,夏小白是背对自己。

    从杨丫丫视角看去,夏小白黑白相间的秋季校服显得有一点大,弯腰以至于

    遮盖了因身子向前靠而撅起的臀部,腿上带有白色条纹的黑色校裤显得有点空荡

    荡的这倒是正常情况,高中校裤可是运动裤,宽松是正常的,背面看去只看到头

    发上有小撮竖直的头发,腿部并不笔直。

    身处办公桌一半以内的「冷寂」,向着办公桌一半以外的阳光,感觉整个人

    都在使劲向阳光靠拢,整个人看起来显得一种懒散却又拼搏的形象,有那么点矛

    盾,正是这点矛盾在此刻异常吸引人的视线。

    杨丫丫看到夏小白身后的商小兮背对阳光,气愤的看着夏小白,自己因此能

    正面看到她的脸,薄薄的空气刘海,天然的黑色中短发,头发长度大约在耳朵下

    方一些,将优雅干净的小方脸很好的烘托出来了

    脸型的线条感非常强,骨骼较为突出,面部硬朗,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感觉,

    此时流露出丝丝庄重、愤怒的气息,以至于让人忍不住忽视美貌的五官。

    后仰的的上半身穿过清寒的寂冷,抵达暖阳的领域,慵懒的阳光洒在她身上,

    并没有显得发光刺眼的感觉,庄重的气质与阳光的懒散有一种莫名的和谐,是一

    种别样的朴实无华……

    某种意义上如同脸型一样,小方脸的形状是非常具有耐看性的,拥有这种脸

    型的女生大部分都是属于耐看型,看小兮的时候,第一眼相对于气质而言不惊艳,

    但是之后看了发现越看越好看,沉迷其中而不能自拔,秀色可餐形容恰如其当。

    z大的这边,两位母亲正在办公室,桌上摆着在研究所旁边3号教学楼打包

    的外卖,看着仍然没有接通的电话,两个人面面相觑。

    (夏母)「这是怎么了?」

    (商母)「难道是小白又拿小兮手机在玩游戏?」

    等了一会,商母拿着保温杯在饮水机接水,接好了看到女子在偷偷的夹自己

    外卖里的山药片,无奈的说:「都给你都给你,别偷偷的夹了,杯子接水了没有。」

    被抓现场的女子并没有感到害羞什么的,「嘻嘻,没有,杯子在那边的桌子

    上,早上喝完了,给我在饮水机下面拿一瓶矿泉水吧。」,然后喜滋滋地再夹了

    一片山药片

    商母摇了摇头,在饮水机下方拿了矿泉水过来,看着仍然在夹自己山药片的

    女子说到:「你这一天天地还说小白没儿子的样子,我看小白一天是很乖的,倒

    是你现在哪有母亲的样子。」

    被「冤屈」的女子也就是夏母——夏教授可不答应这番说辞,狠狠地一口气

    夹了商教授菜里的两片山药,「他还乖!这几天一直在跟我赌气,你说是不是我

    几天没打他他又皮痒了。」

    商母用筷子打开还在伸筷子夹自己山药的夏小婉,「你就让他去北京又怎么

    了,我看小白一天文文静静的又听你的话,怎么不乖了。」

    看到抬起头准备反驳自己的夏小婉马上补充「除了有关小兮的事」

    夏小婉被抢了想说的话,恼羞成怒,耳朵浮现丝丝红晕,翻了个白眼,「反

    正不能让他去,要不他那么乖送你家好了,我就不管他去那里,可是你又不要。」

    商母对这个问题不想回答,保持沉默,默默吃饭。

    夏小白在旁边有人情况下抢到了商小兮手中的手机,原本想走一边去打的,

    又担心打电话时被缓过来的商小兮干扰。

    于是向前动两下,一个膝盖顶住了桌子,自我感觉压住了商小兮之后小心翼

    翼的说到:「小兮,我真的知道错了。要不你再给我个机会,你看我改正效果

    ……」

    商小兮的上半身向后仰,一只手费劲地从两人腹部抽出来,然后连续拍在夏

    小白拿手机的肩膀上,低声地说到:「还不让开,等下我可不管丫丫在这里了。」

    夏小白一个哆嗦,连肩膀上的重击的疼痛都忍住了,不过想到晚上的事硬是

    没有后退让开,耍赖皮的低声说到:「我不管,反正今天我不能让你告状,你明

    天告都行,你不答应我就不让开。」

    商小兮也没有想到夏小白这次居然这么硬气,不过这对她可没什么用,右手

    没有再打夏小白脑袋停了下来,冷静严肃的说到:「你最近整个人心浮气躁,现

    在都敢对我耍无赖?」,声音并没有压低,旁边的杨丫丫也可以听到。

    夏小白听到商小兮突然变得严肃的语气有点尴尬,就像你在朋友面前口若悬

    河的吹牛突然朋友就变为了家人,还是严肃的家人那种尴尬。习惯性的想蒙混过

    去,毕竟谁也不想因为小小的问题暴露自己不为人知的心思,哪怕是男孩。

    夏小白感觉耳朵有点烫,抿了抿嘴唇,眼睛微微眯了一刻又恢复原状,随后

    眼珠一转,转头想去接电话以转移商小兮的注意力,稍稍后退了一点距离。

    「这,哪有哈,哈哈哈……先接电话先接电话」。

    在一边杨丫丫只能看到夏小白原本有血色的耳朵更红了,感慨「夏小白实在

    是又菜又爱玩,这是在害羞?」

    在夏小白的正对面商小兮明显感觉到的与杨丫丫不同,「刚才那是难过吗?

    这混蛋又有什么幺蛾子!」,也没有去追问刚才的问题,还是等下没人时候问好

    了。

    虽然刚才夏小白后退了一点,但是此时二人仍然靠在一起,外人看起来是夏

    小白正把商小兮压在桌子上。商小兮正想把夏小白推开,夏小白接通了电话,一

    时想法被打断了。

    「嘟嘟嘟……妈………」

    电话接通了,商母把电话递给夏小婉,夏小婉一手喝水一边点了免提。

    夏小婉:「喂,小兮,刚才是有什么事吗?」

    年轻稚嫩又特意搞怪的声音传来「啊,麻麻,你估我系边嗰」

    一时其他的人满脸黑线,听到这话在想「夏老师(小婉)不是只有你一个儿

    子吗?」,呼……真是令人智熄。

    对自家时常不着调的儿子夏小婉已经习惯了,放下矿泉水,狠狠地夹起自己

    菜中的山药片一口吃了下去,然后眼神示意对面呆滞的商母,仿佛在说「你看,

    这就是你说的一整天乖乖地,送你好了!」

    冷冷的道:「你是谁?小兮呢」

    夏小白再看了看滑板屏幕上的联系人名字,——夏姨,没错啊?疑惑的问到:

    「你………」

    「你!你真的猜不到我是谁?」

    夏小婉:「你是?

    算了,不想猜,不想和你说话,把手机给小兮吧。」

    「…………」

    开着免提的话筒中只传出夏小白微微变重的呼吸声,「呼………」,这是典

    型的被打断施法名场面,我这就想开个玩笑怎么就听不出我声音呢!!人间不值

    得………

    商小兮忍住笑,右手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夏小白,左手抬手把手机拿过来,

    捂住手机话筒对夏小白说「下午体育课你给我解释清楚最近什么情况,不然我直

    接告诉夏姨。」随后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夏小白现在不要说话。

    「喂,夏姨,刚才手机被小白拿走了」

    夏小白知道现在中午的事情算是大半过去了,不会耽误晚上的事,原本应该

    意气风发的心情又被来自不靠谱老妈的无视精神攻击无情伤害,独自走到沙发边,

    躺着思考人生去了。

    旁边看戏的杨丫丫大概能听懂电话内容,好一出母慈子孝,侮辱性不强,但

    伤害极大。回避商小兮接电话,走到沙发这边站着,笑盈盈的看着直挺挺躺尸的

    夏小白。

    商教授打了一下偷偷夹自己菜的夏小婉,「自己没菜啊,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的,小白这些习惯都是跟你学的。」

    「哪有,我家小白可不抢别人的菜。」

    商教授看着洋洋得意的夏小婉,调笑道:「是是是,他不抢其他人的,就只

    抢你的,刚好母子二人喜欢的菜都一样,还是被你教育得好啊。」

    夏小婉放下筷子,捂住脸,「你别说了……这个逆子」

    商小兮走到一边把电脑拿出来打开,在话筒中听到两人交谈,看了一眼直挺

    挺躺在沙发上望天花板的夏小白,想着「很多方面两人真的好像啊!」,出声再

    次问到:

    「妈,夏姨,你们能听到吗?」

    z大这边,手机话筒里的声音传来,让两人想起还在打电话,夏小婉拿起手

    机说道:「能听到,小兮,现在在做什么啊?」

    「大赛举办方那边提前举办了,我们上半年做的那个竞赛项目处理一下数据

    也可以拿去报名,现在在小姨办公室这里。」

    「这样啊,那个竞赛的话还是值得报一下的,不过我记得不是高一高二才能

    报名吗?」

    旁边吃饭的商母将不好吃的菜挪到一边,听到这里给夏小婉普及了一下:

    「那是全日制高中生都可以参加,只是建议高一高二,没有规定,小兮他们参加

    是可以的」。

    商小兮也免了解释的必要,「对啊夏姨,如果获奖了,虽然现在加分材料已

    经上报了,但是在大学招生时是可以看到这个竞赛荣誉的。」

    夏小婉还真不懂这些,毕竟她又不做招生工作,当初考试也不是现在这样。

    不过又觉得好笑

    「小兮,你保送都不要为什么还报那个竞赛啊。」

    商小兮打开数据处理软件,自信的说到:「夏姨,我又不需要保送,还不如

    把机会给别人,报竞赛是为了托底啊,免得真的有发挥失常……」

    两个母亲听到这话笑了起来,果然是商小兮啊。商母说到:「你还真像你夏

    姨,当初她也是这样说的,那个保送的就是我了。」

    夏小婉在旁边感慨,「那时候保送的q大说不定我就去了,后面我都没有去

    成,现在小兮保送的可是q大你这个当妈的还不劝她。」

    商小兮在这边也没有说话,继续听两个长辈回忆与感慨。

    商教授想着当初的回忆,看着面前的夏小婉不像闺蜜反倒像自己妹妹,时间

    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岁月的痕迹,心态上除了面对小白也是永远的「年轻」,当年

    没去q大现在每次提起还耿耿于怀看起来有着别样的娇憨,自己一个女人看起来

    心里竟然都是甜甜的,真的好像是上天都宠爱她一样。

    「还叹什么气,当年可是你自己不去的,现在小兮不是要去嘛就当圆你梦了。」

    夏小婉听到这话心里舒服了一点,不过想起自家刚才的「小祖宗」,不仅又

    捂脸感叹了。真的是感觉好酸啊,拼死拼活的给他补课这才能碰到q大招生门槛,

    看看人家小兮,保送都不要,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啊。一点都没有自己的优良基

    因,不应该啊,当初肯定是妈抱错孩子了,都怪妈太粗心了唉!

    商教授看到又捂脸的夏小婉不经莞尔一笑,看来是又想到小白了,不是小白

    怎么能打击到她这样子啊!

    拿过夏小婉手中的手机,边吃饭边和商小兮又唠嗑起来,

    (商母)「xxx……」

    (商小兮)「xxx……」

    捂脸的夏小婉闻到饭菜的香味抬起头看了看,然后又埋头吃菜,不吃饱了下

    午回去怎么有力气打人呢?

    商小兮和商母聊了一会,夏小婉在一边吃了一口白米饭,喝了一口水,对商

    教授说到:「手机给我一下,我问问小兮,小白可能在学校又做什么事了」,商

    教授点头递过手机。

    夏小婉接过手机低声问到:「小兮,刚才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商小兮看了在沙发上开始翻来覆去的夏小白,嘴里说到:「没什么事啊,早

    上送我们来学校时候夏姨你不是说最近要去参加评选会议嘛,刚才打电话就是想

    问一下是不是这个竞赛」

    夏小婉被这话逗笑了,掩嘴轻笑,「哦,那倒不是,我们叶企孙物理奖的评

    选委员会,要评选你们的作品你还得加油哦。」,为什么说的是你,夏小婉明白

    课题组里面当然是不指望另外的两人。

    随后正色到:「好了,不要给小白打掩护了,你是不可能专门打电话问这个

    的,我想你都能猜到,这是不是小白想问的。你把手机拿给小白,我有话跟他说。」

    商小兮吐了吐小舌头,这个理由实在是漏洞太多了,看来是被小白传染了,

    想到这恶狠狠的剜了一眼静止不动在偷听的夏小白。

    「好的」,转头看躺在沙发的夏小白,走过去踢了一下,将手机递了过去,

    「接电话」

    「哼,呼……」,夏小白坐起来拿着手机哼了一声也不说话,话筒中只有浅

    浅的呼吸声。

    夏小婉听到哼声自然知道是谁,不过感觉这臭小子现在忘性还挺大的啊,果

    然是忘记他今天学校做的什么事,这才多久时间就忘了。

    「喂,夏小白,你今天自己做了什么事忘了?」

    「喂,喂,信号不好,听不到啊,我挂了」

    「………」两边的其他人都在想,这是把谁当傻子呢?

    夏小婉忍住怒气,宛如深渊的语气,「你再给我装傻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夏小白一下就怂了,不过先前被无视的丢脸一下就忘了那也太没有面子了,

    如果没有其他人知道还好,可旁边在作聊天样的两人怎么就装得那么假呢!瞪了

    一下笑嘻嘻的胖妞,再想瞪一下冷着脸的商小兮,算了,这个惹不起。

    企图挽尊的夏小白决定直视一下深渊,就一下应该没事夏小白这样自我安慰。

    想复制一波网络上反复横跳的操作,生命不息,沙雕不止,习惯地咳嗽一下,缓

    缓说到:「咳……夏女士,请问你是?」

    「………」,「哼~好,你回家了我就让你知道我是谁,学校专业的事晚上

    我也不想聊了。」,打蛇打七寸的精准抓住不成器儿子的弱点,同时还悠闲的夹

    着一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送入嘴中,「唔,真香,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夏小白一骨碌起身站起来,再也不想挽尊了,事实证明不要企图去凝望深渊,

    因为实在太危险了。膝盖碰到了桌脚也没有喊疼,「别别别,妈,亲妈,我滴亲

    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夏小婉再夹了一片薄薄的五花肉,「你错什么了。」

    夏小白大拇指和食指捏得紧紧的,来回不停地走动,「我哪都错了。」

    夏小婉听到话气不打一处来,「你现在每次都这样说,算了,你这次考试下

    来多少分」

    夏小白眉头紧锁:「妈,不是说算了嘛。下次想打我的时候,能不能换个借

    口?再这样下去我都要不想读书了。」

    「啪」的一声,这是筷子拍击到桌子上的声音,夏小婉现在可不想惯着他,

    突然温声细语的,「呀,不想读了?这是好事啊,不折磨你也不折磨我,我这每

    天给你补课感觉最近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你姥爷讲过老家地里还有几亩地,你

    不读书也可以去种地什么的,家里的地之前都没人种呢,你觉得怎么样。」

    夏小白嘴角扯了扯,老妈还真的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哪有这样聊天的,瓮声

    瓮气的说「额…额……不怎么样」

    将筷子摆整齐放好在一边,夏小婉示意对面的商母不要说话,假装认真的分

    析,「你不读书了不去种地还能干什么,要不然去中职学点技术然后开个店什么

    的,不,这个恐怕也不行,一天跟别人交谈文静得比女孩子还害羞,你去做生意

    我这家底都得被你败完。唉,你说你还能做什么呢?」

    明明只是为晚上事试探一下的夏小白被无情的打击到了,少年的好胜心让他

    不甘的问到:「妈,怎么被你说得我一无是处一样,凭什么我只能去种地啊。」

    「呀,你这倒是提醒我了,种地你也不一定能胜任,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

    土可不就是书上写写那么简单,你这一天好吃懒做,叫搬个东西就呼天喊地的叫

    累肯定是做不了,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啊?」,说着说着夏小婉自己也有点担

    忧了。

    夏小白要不是顾忌这是自己亲妈真想给她几拳,这真的是张口就来,血口喷

    人,好啊,你要互相伤害。此时冷冷的说到:「亲妈,20岁零196个月夏教

    授!你做个人吧,9岁后大部分时间家里不是我做饭打扫卫生?好吃懒做不是正

    常人的正常习性吗?谁有条件不想好吃懒做啊!搬东西你还好意思说,明明是你

    自己买东西填错地址还不叫人去搬非得叫我,呼天喊地喊累的难道就没有你?我

    这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阳光青少年,祖国的花朵你说我一无是处?我看你才

    是只能去种地,还有种地怎么了,种地吃你家大米了,劳动人民最光荣。」

    z大这边听到196个月夏小婉就急急忙忙想关免提,对面的商教授笑盈盈

    伸手阻止她,就是不让触碰手机,听完已经笑趴在椅子上,一只手捂着肚子,一

    只手指向夏小婉,「你说你,怎么有那么多事被小白记下来了,有时候一点母亲

    样子都没有。」

    夏小婉此时耳根子通红,白嫩圆润的大拇指与修长纤细的食指绞在一起,恨

    不得跑到杭二中掐死这祖宗,好家伙,你这仇恨还挺大啊,还敢当众胡言乱语,

    真的是最近太飘了。

    饭也不香了,索然无味,啪的一声就挂断了,手机丢桌上。不想和这祖宗说

    下去了,回家再收拾!!回家再收拾!!。

    坐得端庄优雅的,眼神诚恳地看着商教授,「老商,臭小子胡说八道你不会

    信了吧!我那都是为了锻炼他呀,你也知道的,不然他以后怎么找得到妻子。」

    商教授当然是谁都相信,谁都不相信,这母子俩不在一起还好,在一起时真

    的是笑死个人。两个人说的话都是真的,但都没有说完,母亲儿子少部分时候没

    点母亲儿子样,哪有敢这样跟妈妈吵架的儿子,又哪有会这样打击儿子的妈妈,

    笑着没有说话。

    深知这个理由不太令人信服的夏小婉埋头飞快的吃完饭,不想面对闺蜜的调

    侃,直接赶向实验室,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脑子里想的是「下午回去怎么收拾这

    祖宗呢……」

    另一边梭哈自己勇气去吐槽之后的夏小白感觉脚有点软,头有点昏,眼睛有

    点花,瘫在沙发上,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麻麻已经5天没打我了……」。

    旁边假装聊天实则听八卦的两人听到了夏小白的大概话语,杨丫丫有点出乎

    意料,2年半时间的夏小白同学都很文静啊,虽然开局高一有那个「浪子」,不

    过最多只是中二罢了,平时接触就能感觉是很温柔安静的那种男孩子。为什么最

    近总感觉有点那种听说的那种「浪子」气息了?转头看了眼去桌子上拿着打包的

    饭菜走向办公桌的女孩美好的背影,毕业季吗?难怪。

    商小兮觉得自己下午可以放过夏小白了,毕竟一天两顿揍实在是太惨了hh

    h。

    杨丫丫拿着盒饭放到夏小白面前会议桌上,筷子敲了敲桌子,「起来,吃饭,

    不然等下冷了。」

    夏小白现在只想思考晚上回家怎么办,翻个身侧趴在沙发上,背对着另外两

    人,不想说话,连为什么会有盒饭也不想问。老妈翻脸比翻书快并不可怕,可怕

    的是她还翻来翻去,今晚肯定要挨揍的,如何既能少挨揍又能完成晚上的目标真

    是一个难题,头晕啊。

    在办公桌处一边吃饭一边导入分析数据的商小兮看这样子直接对不好意思杨

    丫丫说,「别管他,不吃就算了,他就这脾气,现在估计在焦虑晚上回家怎么办,

    饭都不吃不下的。」

    商小兮猜得正确无误,夏小白就更尴尬了,额头紧贴沙发背沿,原本闻着饭

    菜的香味有点饿的感觉瞬间被羞耻感压下去,没胃口,唉……。

    杨丫丫拿着盒饭想了想,小白现在十有八九就是小兮说的这样了,不愧是从

    小一起长大的,那么快就能猜到对方在想什么。然后拿着盒饭走到办公桌,拉来

    一张椅子坐旁边,边吃边了解一下数据处理方向,免得到时候需要自己答辩一问

    三不知就很尴尬了。

    两人在办公桌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正在思考人生的夏小白感觉隐藏在内心的

    抑郁,像蓓蕾中的蛀虫一样。

    徐徐夏风起,丝丝饭菜香。心绪千万缕,茫然却难说。剪不断,理还乱,是

    忧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有诗云:夏日凉风拂书案,昨夜晓月伴天明。

    愁思万缕年少忧,饥眠欲至梦中游。

    温煦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射在办公桌两人身上,有一种别样的温暖,犹如直接

    照在小小的一颗心上,暖暖的,生机勃勃的。两人吃完饭收拾好,然后边聊天边

    处理数据,蓦然,沙发处传来声响,

    「呼~~~扯噗鼾(hān)~~呼噜噜~~~zzzz……」

    看到背对着自己二人的夏小白此时的睡姿,一只手被侧着的身子压着,一只

    手贴着沙发靠背无力地盖在头上,脸朝左下方睡着紧贴着沙发,后背微微有点弯

    曲显示睡觉中的不安感,不长不短瘦弱的小腿半边悬空在沙发边沿,随着呼噜声

    响起肩膀一松一挺的。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齐刷刷的看向电脑显示的时间,12:30,再次对视,

    然后看向仍在打呼噜的夏小白,这才10几分钟就能打呼噜了

    杨丫丫敬佩,想的是:「这可真是个人才啊,饭都不吃了。」

    商小兮恼怒,皱眉却想的是「饭都敢不吃了!!这混蛋肯定是昨晚熬夜了,

    还有他哪来的手机(平板)?」

    过了一会,两人暂时本不想理夏小白的,结果呼噜声越来越大

    「呼~~~噗鼾~~呼噜~~~zzzz……」

    「小兮,要不我叫他去教室里睡,他负责的那部分之前已经整理好了,等下

    我们再核验一下就可以了。」,杨丫丫看到和颜悦色的商小兮转喜为怒于是这样

    说道。

    商小兮脸色恢复淡淡的,轻启朱唇,「懒得理他,让他在这再睡会,等下1:

    00叫起来自己检查。」

    杨丫丫嘴上答应着「好,那就这样。」,心里想的是「太狠了吧,发小就得

    被这样收拾嘛,要是其它同学估计小兮会帮忙的。」

    不过转头一想,「小白也是自找的,小兮明说不喜欢很多遍了,一点都不长

    记性啊。」

    两人为了忍受逐渐平稳的鼾声与窗外的蝉鸣声带上了耳机,耳机里正是今年

    大爆电影火锅英雄主题曲<世界上不存在的歌>

    「有一首老歌

    曾经陪着我上课

    来自草蜢组合

    叫做失恋阵线联盟

    有一个女孩

    总是把歌名记错

    每次问我

    都说成失败者联盟

    我们再也没见过

    可我一直都记得

    这首世上并不存在的歌

    也许你已经忘了

    这个无心的过错

    却在我心里

    越来越深刻

    在某个角落

    也许真的有这首歌

    如果你听过

    会不会想起我

    我们再也没见过

    可我一直都记得

    这首世上并不存在的歌

    也许你已经忘了

    这个无心的过错

    却在我心里

    越来越深刻

    我们再也没见过

    你现在哪里生活

    是谁送你回家听怎样的歌

    也许你已经忘了

    临别羞涩的沉默

    就像一阵风

    遥远的吹过

    在某个角落

    也许真的有这首歌

    如果你听过

    会不会想起我

    如果你听过

    请

    记得嘲笑我……」

    歌声慢慢的、慢慢的,犹如窗外池上飘荡的柳絮,几片洒落在空中旋转的杏

    叶,一荡、一荡在塘上泛起丝丝涟漪,涟漪扩散的速度也是如此,缓缓的、缓缓

    的,最终融入至古井无波的幽潭里。

    商小兮记得看这部电影时夏小白出电影院眼眶红红的,之后每次听到这歌时

    都是一副装忧郁的表情,还一脸抑郁的看着自己,让自己恨不得揍他一顿,后面

    没忍住揍了之后就老实多了,笑了一下继续做着两人的工作。

    杨丫丫记得看这部电影时自己心里想的是以后一定不能成为那样的人,小人

    物大英雄?虽然钦佩,可谁又知道英雄时刻过去之后小人物又是什么呢,一辈子,

    那么长,不过是个无名之辈罢了………,摇头一下,然后发现听歌时把pn结正

    向压降打成npm结正想压降了,赶紧改正过来,听歌影响注意力唉。看了看旁

    边手指如飞输入测试数据的商小兮,多次测试、重复核验一起了,果然,人与人

    是不同的啊,埋头继续改报告格式。

    菀彼柳斯,鸣蜩嘒嘒,雄蝉不知疲倦的此起彼伏的发出自己的声音,希望吸

    引雌蝉的注意交配,以在短暂的生命里留下生命的传承。正午阳光愈加浓烈,两

    人将淡蓝色的遮光窗帘拉下来,阳光只能偶尔趁微风吹动边沿时偷偷溜进办公室。

    「哒哒哒……」,办公室里再度响起敲击键盘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