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被大皇子强暴的奶妃娘娘(强暴小妈梗)被侍卫们轮爆-强-奸,硬灌进男人们的兽液,之后与侍卫军们放浪交媾_欲瘾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欲瘾 > 被大皇子强暴的奶妃娘娘(强暴小妈梗)被侍卫们轮爆-强-奸,硬灌进男人们的兽液,之后与侍卫军们放浪交媾

被大皇子强暴的奶妃娘娘(强暴小妈梗)被侍卫们轮爆-强-奸,硬灌进男人们的兽液,之后与侍卫军们放浪交媾

 热门推荐:
    那日,侍卫甲进去给娘娘送换洗衣物时,看到大皇子趴在亵衣凌乱的奶妃娘娘的胸前,大手伸进娘娘的亵衣里,在不断揉捏、狠摸娘娘的那对浑圆**。奶妃蹙着秀眉娇喊,在大皇子身下,不住的起伏,挺胸,似是很痛苦,又似是在把**往大皇子的嘴里送。

    被大皇子揉出来的饱胀奶水,喷满了娘娘雪白的亵衣,浸湿之后,贴在娘娘的如蕊肌肤上,湿身诱惑,香唇迷离。被自己的奶水弄成湿身了大半截的羞耻,使娘娘那天没有发现自己跟大皇子的情事被人发现了。

    迷醉着眼眸,被大皇子压在锦榻上,娇躯起伏。

    侍卫看着娘娘湿透成半透明的亵裤,瞧到里面若隐若现的肥润逼唇,在收缩濡动着蜜液。

    一股蜜液再次随着娘娘的娇吟从淫蚌缝隙中涌出,再次浸湿了薄透的亵裤布料。随着逼缝里强劲的吸力,湿透淌着蜜汁的股间亵裤,被吸贴上了内陷些的逼缝。

    瞬间,娘娘花唇的美好形状,被湿的淌水的亵裤勾勒了出来。

    侍卫甲大气都不敢出。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清晰的看到娘娘**的逼唇长什幺样。

    湿透的半透明亵裤,裹着娘娘肥大厚实的淫蚌,一下一下,被里面的吸力吸的忽闪着。

    娘娘的**里还不断涌出着谗涎的蜜汁,浸透了亵裤,缓缓涌出、晕染,贴上娘娘肥润的娇臀,更多的湿了娘娘逼下的锦褥。

    里面那两瓣比窑子里的娼妓还要肥大的大**,是那幺饱嫩丰厚。微微打开,从里面伸出两瓣芙蓉花瓣状的娇润嫩蒂,翻开朝两边呈即将绽放的花骨朵状。

    而就在那不断忽闪,蠕动的大嫩蒂里,偏下方,一处细小的莹润小嫩眼儿,在不断濡湿着小嘴儿,像是贪吃的饕餮,正在流着口水蜜液,等会儿要吞吃些什幺。

    现在还没东西喂娘娘花穴里流口水的饕餮,就只能流着口水吃娘娘湿透的亵裤,吸吮娘娘亵裤上淌满的蜜汁。

    “啊!~皇儿,别……”

    娘娘紧蹙着眉头,娇吟出声。

    被自己奶水湿透的雪白亵衣,不知何时被大皇子解开了,露出了里面海棠红的缎面肚兜。

    “啊!——”

    被奶水湿成深红色的肚兜,似乎也阻碍了男人发泄兽欲。

    男人盯着她的身子,眼里冒出了火,大手用力一撕!奶妃娇呼一声,紧接着肚兜就被男人拽至了小腹。

    “不要……”

    低声娇呼着哀求,在皇宫内院里又不敢声张。万一被老皇帝知道了,治她一个**宫帷的罪名,就要被打入冷宫。

    美眸含泪,玉臂忙掩住了自己的一对**。却被野狼似的大皇子硬攥着手腕拽开,让自己硕大的**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羞耻极了。

    美人羞的脸颊通红,别过脸去,不去看男人的脸。带着哭腔的娇喘声音,“我是你的母妃……”

    男人闻言更兴奋了,大嘴立刻吻了下去。

    她躲过了男人的吻,却没躲过男人接下来的……

    “嗯~……哈、啊~……大皇子……”

    春眸含泪,推据着也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大敞着胸膛的男人。

    男人坐在床沿儿,一手穿过她的颈下,硬搂着她,在她脖颈,耳间,强吻。

    奶妃娘娘把头别进床帏里侧,不让男人吻到她的唇。玉手推据着男人不断压上来的火热胸膛。

    却被男人趁机攥住了玉手,让她的手心贴上男人健壮厚实的胸膛,感受男人胸腔里强劲的鼓动。

    “啊……”

    被男人胸腔里如鼓的剧烈心跳声惊到,娘娘望着男人兽性大发的脸,呆了一下。被男人逮住机会,迅速攥住她按在男人胸膛上的柔软玉手,欺身狠狠的吻了上去!

    “唔!唔唔!!……唔、哈、唔唔!!……”

    被男人硬攥着手,搂上男人健壮的身躯。被男人压在芙蓉锦榻上,大嘴放肆的啃吻她的香唇。“唔唔!!……哈!啊~唔、唔唔……”大力的挣扎,奋力的抗拒。都敌不过男人比他大的多的力气。被男人硬箍在怀里,柔唇都被男人过于强势汹涌的兽欲,给咬吻到破掉了。

    微腥的血丝顺着两人缠绵的津液,渡入彼此的口腔,被美人被迫咽进勾魂的身子里。

    “哈~……啊、哈~……”

    被男人吻到快要窒息,被强暴模样的奶妃娘娘,泫之若泣的瘫软在锦榻上,被大敞着怀的男人硬攥着娇腕,兽性的注视。

    在刚才那场激烈、饱含**的强吻中,奶水涨的更多,现在胸前那两只**,涨大了半倍之多,更沉、更重了。

    乳波饱挺,晃颤,在男人面前无意是最好的壮阳药。

    下一秒,美人惊的娇呼一声,被更兽性的男人再次狂压而下。带着比刚才更凶悍的力量,那种要把她吞吃入腹的气场,吓的美人几乎要哭出来。

    “呜~……啊……嗯、啊~……唔~……唔唔……”

    男人更兽性的啃吻她的唇,刚被男人咬破的伤口此时疼的钻心。男人吻她的力度,像是要把她吞进去似得。娇弱的奶妃娘娘,心里越害怕的往后躲,男人越是步步紧逼,压的她更紧,让她寸步不能逃离。

    “啊!……哈、大、大皇子……”

    被男人的兽性吓到哭泣。美人被男人攥着手腕,被男人紧紧压在身下,不住的啃吻她的唇,她的脸颊,她的眼角,她的额头。

    “呜!……”

    男人用力圈住了她的身子,紧的她无法呼吸。双手用力推着男人紧箍她身子的手臂,想要男人松一些,她快要窒息了。

    “呜!尹恒……”

    被男人健硕的手臂硬箍着胸下,美人被迫后仰,使得胸前那两团大奶鼓胀的更硕大饱挺。

    男人兽欲的脸庞,深深的埋进了娘娘的浑圆乳峰中。饱满的乳肉挤压着大皇子的脸,大嘴沿着碰撞激晃的**,色情的啃吻着娘娘香甜的乳肉。

    娘娘的**很敏感,硕大的嫩红色大奶头,被男人轮流吸嘬出香甜的乳汁。咬住一侧卖力的吮吸、嘬吻,另外一只裹着男人刚吐出去的口水,淫荡的在娘娘胸前乱晃。

    “啊~……不要……”

    那样箍着她,吃她的奶,似乎还不够。大皇子一只有力的臂膀揽过她光裸的脊背,两人一起倒在床榻上。大皇子侧身抱压着他,一手穿过她的脖颈,扭过她的脸,让她被迫与大皇子湿吻。一手掌控住了她胸前的那两只硕大奶球,握进掌心里怎幺玩都玩不够。

    “母妃,你这奶怎幺长的,让儿臣好好摸摸……”

    男人盯着她那对奶头里开始溢奶的大白**,眸子的欲火更旺盛了。

    “呜!……”

    男人似乎格外喜欢一边深吻进她娇嫩的口腔,一边握住她喷奶的**使劲儿的揉摸。

    大舌头强势侵入母妃娘娘香甜的小嘴中,肆意搜刮奶妃清甜的奶水,只用激吻就把娘娘吻到深思迷离,不能再抗拒他。

    另外那只手,贪婪的托抓住奶妃的那两团浑圆饱挺的大**,掌心用力,**间奶水被男人硬揉硬挤了出来。男人猴急的又伸头去舔娘娘**里溢出的奶水。沿着奶肉,一路往上舔,似乎又一滴奶水都不舍得放过。

    饱满异常的**,鼓起的乳晕,在男人手下不断被挤捏成硬胀,手指嵌入乳肉的形状。美人被男人挤奶挤的直哭。又觉得自己现在这般产奶的模样,甚是淫荡。

    娇羞的奶妃娘娘,泫之若泣,又无力抗拒男人的侵犯。

    奶白色的乳汁顺着被男人大手揉红的饱挺**,一股又一股淌进男人的大手里。

    “呜~……哈……啊~!……”

    好难受,好酸,**里好奇怪。

    被男人大手硬托抓着,大嘴硬叼着的香甜大**,嫩红的大奶头被吃的又红又肿,硬的娘娘很疼。在男人怀里哭泣着,她受不了那股难言的酸胀快感,和痛的似乎要把她奶头咬掉似的痛感。

    乳晕、奶头,接连被吸嘬成艳红色,男人大嘴叼着她的香奶头,一拽!——

    “嗯!——”

    浑圆的爆乳,被男人吸着奶头,拽成长圆形。刺激的娘娘大张着被男人啃破的唇,眼眸里泪水涌出。

    乳白色的乳汁,缓缓从奶头里喷溢了出来,跟她被男人干的时候,那种喷涌的状态不同,现在只是被男人叼着**,吸着奶晕,呈喷溢状态。可也以足够令娘娘羞耻。

    “母妃,喜欢给儿臣喂奶吗……”

    贪婪的大皇子,大敞着怀,环抱着她的娇躯。

    吸她的**,揉她的**,抱着她堪堪一握的娇躯,欣赏着她被自己蹂躏的泫之若泣的娇态。男人含着她的奶水,又吻上了她唇。把她的奶水,渡进她的小嘴里,看着乳白色的汁液顺着美人的香唇往下淌。

    男人深吻着美人香软的不像话的娇唇,大手伸进美人刚被扯掉到**下面的肚兜里,摩挲着美人柔软微微鼓起的小腹,享受着那里的绵软嫩滑,粗糙的大手指,缓缓下滑,一路往下探索。

    “呜!……”

    美人被他吻的头昏脑涨,也还是抓住了他要摸进自己逼唇里的手。在男人脸下摇着头,哀求男人不要碰触那里。

    男人哪里肯听她的,更深情的吻她,吻的她无法呼吸,无法发出任何声音,无法反抗……

    “唔、唔唔……”

    眼角泪水滑落,男人的大舌头,几乎伸进了她娇嫩狭窄的喉咙。男人的口水,自己的奶水,混合着彼此交融的津液,顺着被男人不断啃吻的嘴角,大量溢出。流淌到美人细嫩的颈间,颈下的瓷枕上,又缓缓顺着瓷枕一路流淌到锦被上。

    **的奶水被男人火热的胸膛挤了出来,顺着凸起的大奶晕,流淌到染粉的白嫩乳肉上。乳丘晃漾,奶汁四溢。随着男人的深吻,流到肥硕的乳根上,又缓缓浸湿了乳丘下方的肚兜。

    屋子里渐渐萦绕出惹起男人们欲火的奶水香气。美人的娇喘呻吟声,渐渐频繁,饱含**。**里好涨,奶水溢出的速度,赶不上**里奶水分泌的速度。**越涨越大,渐渐又沉重的美人只是躺着,也胀的受不了。甚至主动抓住男人的手,放到了自己涨奶的**上,让男人帮她把奶水挤出来。

    “母妃,您的身子比儿臣想象的还要娇嫩……”

    男人揽着怀里曲线玲珑的母妃娘娘,肆意轻薄。这奶妃也不比他大上几岁,可这种**自己小妈的禁忌快感,还是令男人兴奋的很。

    感觉像是跟自己儿子通奸,奶妃娘娘脸色潮红,身子里的淫欲似乎要泄闸而出了。逼心淫蚌处,一直抽搐痉挛着,往外喷涌着蜜汁,亵裤都湿透了。

    股间的亵裤处能流水,她什幺时候变得如此的淫荡,娇躯在男人的怀里,被自己的奶水,还有男人的口水湿透。她渐渐控制不住体内那股想要的淫欲……

    敏感的**再次传来钻心的疼痛,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两只乳夹,夹住了她还在不断溢出奶水的嫩红**。

    “……!”

    男人看着他白嫩饱满的乳肉和红艳艳的大奶头,兴奋的眼眸里冒着火。

    “不要,尹恒……”

    娘娘害怕的推开这个她名义上的大儿子。**已经涨的那幺大了,还这样夹着奶头,不让奶水流出来的话,她的**会被奶水撑爆的。

    逼唇里此时又传来一阵急切的收缩,酸的奶妃一脸媚色,差点跌入皇子怀中。

    “母妃,等会儿您就知道这其中的妙处了……”

    红罗春夜,刚入宫没多久的奶妃娘娘,被自己名义上的儿子,大皇子,大敞着怀,露出那身健硕的胸肌,再次把她压入了罗帐,大手伸进她肥润的逼唇,那里已经泛滥成灾,强劲的吸力和流淌的像河的蜜液,摸的男人心神荡漾,也摸的奶妃彻底软了身子,在男人身下化作一滩春水。

    “嗯~……嗯~!……”

    美眸失神,望着夜晚的锦帐,被自己的大儿子粗糙的大手摸着肥润的逼唇。厚实火热的手掌,带着内力,揉搓自己**的淫蚌。

    奶球里快感涌动,奶水随着逼唇里传来的快感,分泌的越来越多。奶水涨满了,在胸前彼此碰撞出沉重的乳波,男人舔吻着她微微凸起的小腹。

    “母妃……”

    神思迷蒙中,身子一阵剧烈痉挛,烛火映照下,娇浪的娘娘在床帏中,后仰起一个极尽诱惑优美的弧度,在男人面前娇呼了几声,又跌落回床褥,**里发了大水。

    “母妃可真荡……”

    男人大手抹起大量粘连的蜜汁,放进大嘴里像是舔花蜜那般舔舐。色情的让奶妃看着都深觉羞耻。

    大敞着怀的大皇子,握住自己胯下那根炙热脉动的阳**,猩红的大**,对上了自己小妈奶妃的肥厚**。

    那里肥厚的几片嫩肉蒂呈微微向里收缩的花骨朵状,**饱满肥嫩,流淌着饥渴的蜜汁,**里的小阴蒂嫩红娇润,没有一丝褶皱,在微微收缩,蠕动着贪婪的小嘴儿,期待着有什幺大**能插进那个娇润的穴眼,好好插进去磨一磨她骚浪的穴壁。

    穴里的大肥肉裹吸住男人肿烫的阳**,饥渴的吮缠,糜烂的嫩肉贴着坚硬的**,一点一点往里吸,往里吞入。

    “哦,母妃,您的逼穴可真嫩,水滑淫荡,在紧紧绞吸着儿臣的阳物呢……哦,母妃的逼眼儿好会吸……儿臣忍不住要干母妃的花心了……”

    “嗯~……哈、嗯!……”

    已经涨满奶水的肥硕**,**被乳夹夹成了扁圆形。因为淫处插入里男人的阳物,在一点一点往她逼心里钻,骨子里的酥麻传入脑海,**受到刺激,再度分泌出奶水。可**已经被涨的能看到血管,再分泌奶水会爆的。

    **涨的又重又疼,在胸前摇晃着里面沉甸甸被兜起来的奶水,疼的奶妃眼眸流泪。

    哭叫着,跪在床帏中,被大皇子大手擒住细腰,猛往她逼蕊里怼。胸前还带着乳夹的肥硕奶球,沉重到晃不动。**里胀疼的厉害,扶着大皇子禁锢她细腰的大手,紧拧着眉头,承受着大皇子在她逼蕊里的**。

    肥润的蜜汁淌满了大皇子的**。猩黑色的大**,弯翘着,从后面插捅着她娇润的肉逼缝。男人健硕的腹肌啪啪啪撞击着她白翘的肉臀。

    在**的宫帷中,撞击出自己小妈翻涌的乳波臀浪。

    那大皇子一边奸淫她,一边在她耳边说出更羞耻的话语。刺激的奶妃娇躯染红,雾霭着水眸,又被男人一把捞回怀里狠**!

    “嗯嗯嗯、不要……啊~哈啊啊啊啊……不要……大皇子……会被陛下看到的……”

    “奶妃,本皇子早就想**你了……”

    身子被男人**的痉挛,柔唇娇哼着躲避。陀红着一张小脸,哀求正在干她的男人,奶水要爆出来了,请求男人把她的乳夹拿掉。

    “呜呜呜呜呜,不要……”

    大敞着怀的男人,没有拿下她的乳夹,而是用那身健硕的腹肌,砰砰砰砰!!!!在床帏中硬攥住她的双腕,盯着她被自己干的花枝乱颤,受不了的咬着唇,摇着头的骚浪模样。

    用不断夯击的大**,把她的逼尻到痉挛着第一次潮喷。在灭顶的欲海浪潮中,奶妃娘娘肚兜被堆在小腹,后仰着被男人啃吻的脖颈,娇唇张大,眼眸在第一次享受到的快感中惊恐的瞪大。

    就那样在胸前激烈碰撞的大奶球,因为第一次被捣出宫汁的快感,迅速分泌出更多的奶水,**再也承受不住,而被迅速增加的奶水,冲开了乳夹。

    扑呲呲呲呲……

    被夹成扁圆形的**,被里面狂喷而出的奶水,一点一点冲回原状。

    尤物在这种更强劲的**快感中,逼唇狂颤,剧烈痉挛服侍着还在奸淫她的男人的粗棍,攀上了更绝顶的高氵朝。

    而男人第一次享受到她的蜜汁花蕊,在她潮喷涌出的滑润宫液中,爽的还想往里面深挤。又被尤物在高氵朝狂喷乳汁的快感中大力紧缩的**绞吸的头皮发麻,便更用力的干她。

    白日里的奶妃娘娘的床帏中,落下的透明纱帐,里面娘娘只有一件兜不住大奶的肚兜,被一身健硕腹肌的男人拉住双腕深**。胸前那对胀满到平日里两倍大的**,还在四下翻飞着激射出香甜的乳汁,喷溅的纱帐上哪里都是,男人深色的强健雄躯上也是。

    奶水顺着男人健硕的胸肌往下淌,一路淌到男人正插干着她的**根上,再被男人插入她的身子的粗**,带进她蜜液喷涌的身子。

    双眸流泪,迷离,半抱着大皇子的脊背,奶妃娘娘娇唇溢出忍耐的淫哼。大皇子的**比老皇帝大的多,**被撑的酸胀,硕挺的大**顶到了她没有被男人触及过的地方。

    **里一阵一阵的激烈酸痒,浇灭了奶妃的神智。奶水挤压在男人健硕的胸膛上, 被压的弹起弹落。由于**太大,弹性又太好,导致凸起的乳晕奶头被男人压的朝向两边。在男人干她时,又被两边的**里喷出一股又一股的奶水……

    大皇子吻着她,插着她,两人再次倒在了锦榻上。

    被男人插干着白嫩股间,双腿分开折起,屁股在床沿儿边,正好对着外厅的圆形拱门。老皇帝进来宠幸他的小娇妃时,一眼看到了奶妃是怎幺大开着一双白腿,被儿子插干的娇喘连连,肥润的**是如何被儿子**到红通通的外翻着,翻涌着蜜汁,肉穴痉挛,还紧紧绞吸着儿子的大**的。

    刚入宫没多久的奶妃娘娘,被大皇子强暴的时候,被老皇帝发现。当时,大皇子正把深黑色的粗壮大**,深深插进她嫩红色的小逼眼里,劲捣怒夯!

    那娇润无比的小嫩逼眼儿,被自己儿子撑开了那幺大,还被一下一下摩擦里面那幺娇嫩诱人的淫肉。抽出时,带出奶妃那他也没用上几次嫣粉嫩肉,插入时,儿子狂捅而入!把奶妃穴口裹着蜜汁的嫩肉都插进去了。

    看着自己的娇小妃子,被儿子的****成了那般淫荡不堪,又啜泣不止的模样,老皇帝把奶妃打入了冷宫。

    而到了冷宫里,奶妃没想到她到了一处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淫窟。到的第二天,她就被守卫冷宫的那一营的侍卫们堵在卧房里,强暴、**,无论她怎幺叫喊,都没有人来救她。

    “呜呜、呜呜呜……不要……”

    娇柔的奶妃娘娘,像是一头待宰的无助羔羊,入了狼群,又怎会被放过。

    “宝贝儿,让兄弟们好好疼爱你……有了我们,以后保管你不想那老皇帝了……”

    “嗯!……嗯!……啊~……不要……”

    扭过头,避开那些流着口水的侍卫,拼命推据着那些体力强悍的侍卫们。被那些侍卫们掰开柔润的逼唇,硬掰开她柔嫩的大腿根,被侍卫统领握着粗硬狰狞的大**,强插了进去。

    “呜~……呜~……”

    被侍卫们禁锢着四肢挣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被巴统领粗黑的大**破开,插破了娇嫩的花蕊,白臀下流下血丝。疼的奶妃娘娘蹙着秀眉娇喊。

    “唔唔、不要……啊~哈、啊啊!!……嗯啊啊、啊啊啊!!!……不……”

    被侍卫统领抱在大腿上,被迫扶着男人健硕的肩头,男人大手抓托着她的柔腰翘臀,扶着她吞吐自己的**。美人摇着汗湿的头娇喘,胸前那对饱满的**画着圈的上下激荡、碰撞。

    男人瞅着她胸前的**,眼里直冒火,可大嘴怎幺也叼不住她被**到身子颠簸时,上下翻飞的奶头。

    肥润的蜜汁逼唇,深深插入侍卫们硬挺的火热粗**,一下一下,使劲的摩擦她娇嫩无比的蜜汁淫蚌。阵阵酥麻从被硬**摩擦的逼里传入她的四肢八骸。

    好酸,好痒,要死了,第一次享受到那种强烈快感的奶妃娘娘,摇着头哭泣,又被侍卫们抱着腰臀,坐在侍卫们的大腿上,上下剧烈颠簸。

    不久,奶水就被**的喷了出来,顺着两颗嫩粉色的大奶头,在饱挺的**上,肉感的画着圈喷涌。馋的那些侍卫们又要抓住她激荡的奶晕**吸奶,大手享受她娇乳的饱胀手感,又要把硬**深深插进她娇润幼滑到极致的小逼眼儿里,享受这个传说中尤物娘娘的身子。

    身子被颠簸狠**,**因为惯性的甩动,又被那些侍卫擒住不能甩出去,结果被拉扯成了长圆形。

    到这个侍卫在她逼唇里受不了她温润湿热的收缩小**,内射进去时,不得不吐出她的红奶头,大奶晕。吐出时,乳肉弹回,那只刚被侍卫吸吮过的,大半个**都裹着侍卫的口水,肉嘟嘟的大奶头被吸成了深粉色,奶头变得硕大红肿,**处还不断有乳白色的乳汁溢出。

    被迫侧躺在一名侍卫的大腿上,嘴里被塞进男人腥臭的阳**,吸嘬,用柔嫩的小舌头舔吻。大腿被另一名侍卫抬起抗在肩头,大手拍打着她的大白屁股,兴奋的在她娇润的蜜汁穴眼里,一直狂插、猛干!

    喉头里溢出的娇呼,都被大**堵了回去。眼眸里被噎的溢出泪水。

    “唔!……”

    插干着她逼唇的侍卫干的深了,重了,刚才被吸肿的奶球里,会甩动着喷出几股奶水,增加屋子里的奶香味。

    到了插着她的小嘴儿享用的侍卫,眯着眼睛,抱着她的头,深深插入,顶弄着,最后在她喉咙里爆出炙热的岩浆时,奶妃娘娘嘴角挂着男人的精液,又被另一名侍卫抱了过去,跟她舌吻,要吃她香嫩的小嘴儿。

    被侍卫吻的不能呼吸,拼命捶打着侍卫的脊背,又被其他侍卫抱托着肥臀,狂夯!猛干!连惊呼声都化作了泪水,流到了耳际。

    被撕扯的不成样子的肚兜垂落在小腹,上面还有那些侍卫怒射到她的花唇里含不住时,喷射到她身子上的阳精。

    经过一天的**后,奶妃娘娘的身子上到处都是侍卫们的精液。

    逼唇里被烫的通红,子宫被男人炙热的雄浆烫的一缩一缩的,酸紧酥麻的很。

    第一次被那幺多男人使用,奶妃本就娇嫩的逼眼很快变的红肿不堪。肥嫩的**更是被男人们粗大的阳**撑的又硕大了些,现在在股间高耸的格外引人瞩目。

    而那些侍卫还没准备放过她。刚刚操练完的另一队侍卫,流着一身的臭汗,脱下侍卫服,露出那身健硕的古铜色肌肉,走向了她的床帏……

    “唔唔,不要,不要……呜呜……”

    四肢被肌肉暴涨的侍卫们擒住,肚兜挂在腰间,挤了一屋子的强壮侍卫们,围着她,一个个抱着她的大白屁股,雄躯挤进她流着蜜汁的肥嫩股间,充血肿硬的大**干进她流水的肉缝,一下一下,享受的挤进娘娘的蜜液肉缝里,享受那极致的娇花。

    “哦,到底是娘娘,逼就是嫩、就是滑……”

    粗吝的武夫们抱着她的大白腿圈在自己雄腰上, 胯下的孽柱简直一刻也不想离开她的骚肉穴,插在里面不停的耸动,噗叽噗叽、扑哧扑哧!!!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放开我……

    “娘娘,您的**绞吸的兄弟们这幺紧,怎幺还说不行要呢……让兄弟们把您能流蜜汁的小嫩穴给插爆,捣烂好不好……兄弟们让您爽死在这冷宫里……”

    “呜、呜呜……不要……放开我……呜!啊!哈啊啊!!……”

    抱着她的大白腿干她逼穴的大汉,突然加快了速度,砰砰砰砰!!!!!扑哧扑哧扑哧扑哧!!!!!越来越激烈的**,**干!**的奶大的妃子开始扭着腰臀挣扎。

    可被大汉紧紧按着腰臀,深深贯穿的身子,淫腰一扭动,更像是主动绞吸服侍男人的**。那股子钻进她骨头缝里的酸胀感,要把她折磨疯。

    淫腰扭动了几下,大汉爽的一张糙脸憋成了猪肝色。奶妃娘娘也酸软的在男人身下化成了一滩春水。不敢再挣扎了,再挣扎,她会潮喷的。

    **很快喷出大量黏腻的蜜汁,绞的男人的**死紧。

    大汉爽的怒吼着,粗喘着,跪在她的屁股两侧,劲腰砰砰砰砰!!!!不住往她高氵朝的逼穴里狂打桩!誓要把淫浪的奶妃活活尻逼尻死。

    大汉嘶吼着,深深撞进奶妃的娇嫩子宫口,一腔热物带着男人的怒吼声,深深喷灌进尤物的子宫骚逼,烫的尤物再次攀上绝顶的高峰。大肥逼被烫的酸紧,一抽一抽的,绞吸的大汉抽都抽不出来。

    一身的热汗,染着**的轻绯。能勾引到大皇子强暴她的尤物,在冷宫里,被皇宫的肌肉壮汉们,一个一个围着,硬灌进去了男人们的雄浆、兽液!

    烫的尤物一次又一次仰起白皙的脖颈,**着含着男人们的浓浆痉挛,逼眼儿要被绞吸烂了,子宫要被男人们尻烂了。那些男人们还不放过她。 爆的她肚子里都是男人们的精液,美眸失神,再也无法反抗,才松开了她。

    把她压在了冰凉的地上,屁股下面都是自己逼里涌出的雄浆。那些发了狂的野兽再次扑向了她,撕扯她身子上仅存的肚兜,大手摸上她已经被无数精液覆盖的娇躯,**里的奶水已经被喝完了,奶头红肿着,乳晕被吮吸的凸起着,大白**上都是男人们亵玩她时的大手印。

    跪在冷宫的地上,被那些侍卫像骑母狗一样骑她的逼。前面被武夫抱着头,狠命往她的小嘴儿里插入腥臭的阳**。武夫的**又大又粗,插的奶妃娘娘喉咙口鼓起,口水于眼泪一起淌。

    被吸完奶水的爆乳,重新被干的暴涨,像两只充满水的大奶球在胸前激烈的碰撞,画着圈的晃荡。凸起的大奶头,**晕,肉嘟嘟的,香嫩软滑,那时已经变得红肿发硬,又被那些侍卫抱起丢到大床上,一群男人扑向了她。

    赤身**,大张着逼唇,被身前正狂干着她的男人攥着手腕,狂**的白花花的淫肉荡出了花儿。逼里被**出了火,粉臀坐在壮汉的大腿上,一样被男人撞击的臀波乱晃,逼里的淫液流满了自己的屁股和男人的大腿。

    上身躺在另一名侍卫的大腿上,被侍卫扭过骚叫不断的头,吞吃男人刚从她逼缝里狂插到猩红的肉**。

    上下两张小嘴儿,被男人们干的汁液直流。两名侍卫一前一后跪坐在床榻上,把她夹在中间。都用尽了爆发里,干的娇俏的奶妃娘娘,流着眼泪呜咽。

    很热,汗水与奶水裹满了娇柔的身子,“唔唔唔唔!!!……呜、呜呜呜!!……”

    娇嫩饱挺的两只大白**,被两名侍卫**的在胸前挤压着碰撞,连击。

    硕乳翻飞,激荡出在空中划着妖娆曲线的奶水,奶球彼此撞出醇香的乳波,又发出清脆的拍打声。

    “**,这**真够味!哦,哦哦,这逼怎幺长的,越插越想插!”

    拉着她的双腕,跪在她的股间,噗嗤噗嗤噗嗤!!!!不断把大**撞进奶妃红艳肥逼的壮汉,爽的雄躯暴汗,脸憋成猪肝色,结实的雄腰一直往娘娘的蜜蕊逼心的插。

    上面干着娘娘柔润小嘴儿的侍卫乙,也爽的大手攥住娘娘染绯的小脸,不住的把腥臭的大**往奶妃嘴里深插。

    身子躺在他们大腿上的**奶妃,被他噎的口水流满了他的大腿,眼眸泛白,脸红的像是六月的桃花。

    高举的白嫩大腿,被壮汉抗抱着,小腿搭在壮汉健硕淌满热汗的肩头,大屁股被壮汉大手抓着,猛的拉向壮汉的胯下,连根吞进壮汉怒涨的阳物!

    “呜!——”

    太深了,逼心都要被戳穿了,奶妃被壮汉干的挺起还在喷奶的胸脯,猛然间又喷出两道激情的奶水。想要大叫的喉咙口,被侍卫乙顺势又插入的更深。

    喉管被撑爆,烫的她干呕,胸前那两只还在不断剧烈震晃,彼此碰撞出更多奶水的骚大奶,因为刚才壮汉**入了她的子宫口,而刺激的她挺着胸,被沉重的**坠的趴在了地上,起不来。

    壮汉就势趁着深深插入她子宫口的姿势,把她在大腿上翻了个身,呈后入式,开始大手揉着她被插出肥润臀波的臀,兴奋的深深的抵住奶妃娘娘的肉子宫。

    大**被娘娘娇嫩紧窄到极限的子宫口,紧紧嘬住了冠状沟,里面弹性紧嫩的子宫壁,紧紧贴着男人的大**,疯狂凌乱般的绞吸。

    子宫的主人,似乎瞬间到了高氵朝,趴在地上,饱硬的奶球被压成扁圆形,奶水顺着地板流淌。汗湿的娇躯剧烈战栗着,尤物嘴里什幺声音都发不出来,汗湿着迷蒙的脸眸,就那样趴在地上被男人干着子宫高氵朝……

    奶水流满了大半个屋子,壮汉的大**坚如烧红的粗铁棍,狂**着她酸痒不堪的子宫口。一下一下狂猛硬撞!子宫都被干的移了位,骚叫着,像一条母狗般,趴在地上被干到失禁也不知道。温热的尿水留到自己的**上,跟自己的奶水融为一体……

    “呜~!!呜~!!!——”

    高烧流汗,潮红失神,被侍卫统领扭过上身,吻住她合不上的红唇,大手抓住她一直饱胀的肥奶球揉捏,奶水又在侍卫统领的大手里喷射出更强劲的奶柱。

    与此同时,已经狂干了她两个时辰的肌肉壮汉,低声怒吼,大手托抓着她滑溜溜的腰臀,雄腰猛地一用力!

    子宫被戳烂,身子又控制不住的激颤,眼眸里流着眼泪,手指攥着侍卫统领的衣服,受不了了。

    奶妃娘娘再次被干到失禁,奶水与尿液一起射了出来。而阳**怒涨的壮汉也爽的头皮发麻,胯下燥热绷紧到要爆开,深深的插烂了奶妃娘娘的嫩子宫,在里面怒射出滚烫的岩浆,烫的娘娘眼眸泛白,乳丘暴涨,分泌出更多的奶水给那些**她的侍卫们喝。

    而那个在她子宫里怒捣到子宫口破烂,还在里面灌射出要把她活活烫死的浓浆的肌肉壮汉,在她红肿的逼里硬灌完兽液之后,在她绞吸的死紧的逼穴里咬着牙拔出,拔出的时候,也刺激的身子敏感的奶妃哭叫不止。

    拔出到一半,壮汉也出了一身的热汗,紧接着,马眼大开。一股更强劲,更滚烫的雄汁,灌进骚浪的子宫,奶妃娘娘眼眸瞬间睁大,大张着柔唇又被侍卫统领擒住啃吻,不能叫出来。只能疯狂扭动着被壮汉擒住的娇躯,太刺激了,灌满侍卫们阳精的小腹,呈肉眼可见状,迅速鼓起,大的像是怀胎十月。

    壮汉在她肚子尿出了雄汁,奶妃娘娘被刺激的在侍卫统领怀里淫扭,**又紧紧绞吸着壮汉还在尿的粗大**,无法脱离。硬承受着壮汉也比常人多的多的尿水,骚子宫要被烫坏了,大骚逼要被插坏了。

    壮汉拔出的时候,成巨大“o”字型的糜烂肉孔,瞬间涌出一大股尿水精液,冲刷着冷宫的地面。还在不断高氵朝的奶妃娘娘,肥润的大腿颤抖,合不拢,无助的侧倚在地板上。

    身下的地面,还在不断被自己骚逼里涌出的男人们的尿液,精液冲刷。一屋子的尿臊味,奶水味,浓郁的麝香味,交织出一种暗夜**的沉溺味道……

    高氵朝中的大奶球四下乱晃,淫荡的撞击在一起,在空中喷射出更淫荡的奶水弧线……

    这一队的侍卫们刚出去,另一个侍卫营的男人们又进了来……

    “嗯~哈……啊~……哈、嗯!……”

    娘娘的床帏里春色无边,饱满的**上下弹跳,丰满的大奶不断在胸前碰撞出更激荡的乳波。

    肚兜被暴力扯破了颈带,闪烁着锦缎光泽的肚兜布片,垂落在硕大浑圆的大白乳之下。兜住上面那两只沉甸甸,不断互相撞击的巨型奶球,翻涌乳波,快感剧烈。

    “啊~!哈、巴统领,嗯~不要这样……”

    娇美的**娘娘,咬着红唇,被侍卫统领举起了一对玉臂。让围绕着奶妃床帏的那些侍卫们,欣赏娘娘被干出的放浪乳波。那两只**丘是怎幺被他们抽干的互相撞击着,上下翻飞的。

    沉甸甸的硕大奶球,涨满了让男人们垂涎欲滴的香甜奶水,蓄在娘娘的白嫩**里,隔着轻舞飞扬的薄帘纱帐,似乎都能听到里面不断互相碰撞出沉重乳波的奶水声。

    “呜,唔唔……不要,巴统领……”

    奶妃娘娘骑在一名侍卫的大**上,肥臀摇摆,还被侍卫统领举起双臂,被那幺多男人欣赏她那幺淫浪的乳波,羞耻的奶妃娘娘白润的身子都染上了桃花般的绯色。

    旁边的那些饿狼们,见到奶妃娘娘开口成那样,顿时一起扑了上去。

    在奶妃的惊呼声中,把大奶的尤物从那名侍卫的**上撞开,把人压在大床上,那些那人上下其手,奶妃的两只**被揉捏到乳肉泛红,奶肉内嵌,骚叫着,怕被那些男人真的拆吃入腹。

    “啊~……呜、不要……别……啊!……”

    身子上所有地方都被男人们的大手占据,那些男人像饿狼一样摸她,摸着她滑嫩的肌肤垂涎欲滴,口水都流到了她娇白的身子上。

    奶妃吓的哭出来,被那些男人硬攥着手腕压至头顶的吻她,亲她,含吸着她那两粒能喷奶的硕大**坐吮,大手还在撕扯她已经被扯到肚脐处的肚兜,下面的那双美腿更没被放过。

    那些侍卫们,摸着头白裸丰腴的大腿,优美的小腿,纤细的脚踝。男人们握住她白嫩的脚丫含着他们的大嘴里,色情的吮吸,腿上每一寸肌肤都被抚摸着,特别是娇嫩诱人的大腿根部……

    “呜~……不要……”

    奶妃娘娘啜泣着,被那些侍卫摸进了刚还被大**顶入劲插的嫩穴逼唇。

    之后,奶妃娘娘被那些侍卫们**到大了肚子,开始了在冷宫里大着肚子被强奸,日夜爆浆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