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开大卡车的强猛老公X娇柔小骚妻(1V1,勉强算篇正经文)_欲瘾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欲瘾 > 开大卡车的强猛老公X娇柔小骚妻(1V1,勉强算篇正经文)

开大卡车的强猛老公X娇柔小骚妻(1V1,勉强算篇正经文)

 热门推荐:
    孟虎回到家的时候,打开房门,客厅的窗帘拉着。两层水粉色的薄纱遮挡住了午后的烈日阳光。厚重的遮光窗帘垂落在客厅两侧,屋里布置的清爽明朗。明粉色的北欧沙发,马克龙色的茶几,电视柜。

    男人出了一身的热汗,烈日晒的又黑了俩色号。孟虎属于易黑体质,下了大卡车走一圈的功夫,都能晒成健康的深麦色,加上他本来就黑。小时候经常被宓柔“取笑”为黑蛋儿。

    “老婆……”

    进了屋,顿觉清凉舒爽,右角墙上的空调送出徐徐清风。孟虎进屋又忘记了换拖鞋,在地板上留下45码的大脚印,进了卫生间撒尿。

    卫生间传来强劲的撒尿水流声,击打着陶瓷马桶壁。卫生间水蓝色、暖黄色、青绿色,嫩粉色交汇的瓷砖,也是结婚前两人一起选的。

    “老婆,我回来了……”

    男人拉上裤子拉链,低头出了卫生间的门,抬头——

    “老公……”

    面前的小娇妻宓柔,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穿着一件几层水滑料子做成的清透薄衫。薄衫是八成透明的,里面的春色几乎一眼所及。

    晕染的神秘紫色水彩花卉,加上微透的浸透水红轻纱,还有一层粉嫩色的轻薄料子,孟虎不知道怎幺形容。总之穿在自己老婆身上很好看。那些淡染的娇柔水彩色,交相辉映,半掩半映住了老婆娇娇柔柔的酮体。

    “老、公……”

    面前的尤物调皮的打开一下薄衫,让男人一眼看到她里面的春色,又迅速合上。让男人只能云里雾里的隔着几层薄衫看不真切。

    “……”

    孟虎看到宓柔水滑薄衫里,那呈弧形的红粉色丁字裤,刚遮住半个**的缎面胸罩时,胯下可耻的燥热绷紧。

    “……!”

    面前的小美人水润娇唇微启,薄衫从细滑的手臂滑下,伸出玉臂,勉强圈住了男人的脖子。在男人盯着她眼里冒出欲火的时候,忽的踮起脚尖,亲了下男人硬朗的下颚。

    “……!!”

    一股邪火瞬间窜进胯下那根软垂着也甚是客观的大**,又从燥热充血的微硬**,窜上尾椎。结实的腰板下方三寸处,本能的想要插进脸下娇娇柔柔的小尤物,身上的某个淌满蜜汁的嫩**。

    揽着微凉湿嫩的尤物,抱着她白白嫩嫩的身子,插进那处蜜液做成的小**,劲腰摆动,猛烈撞击,狂往里面打桩!享受里面极致的嫩滑紧润……

    男人胯下可耻的硬了,刚回来出了一身热汗的脸庞,更红的像是猪肝。踮着脚尖穿着清凉的小美人仰望着孟虎已经有了反应的神情,松开了男人汗水淋漓的粗硬脖颈,往后退了几步,又拉开自己身上半透的水色薄衫。

    “老公,这件好看吗……”

    修长优美的白嫩双腿,一只脚立起脚尖,侧曲在另一条美腿的膝盖上。成功把男人的目光引向了她那条几乎每晚都要被男人扛着的美腿上。

    d罩杯的丰满**,饱挺白嫩。嫩粉色的乳晕凸起,两粒又嫩又弹的香滑奶头凸起着,随着饱挺的乳波在男人面前颤巍巍的轻颤着。

    曼妙诱人的小腹曲线,腰胯处凸起的刚刚好,孟虎开始回味起面前尤物水嫩润滑的肌肤触感。热血在体内奔腾,都涌向胯下的四两肉。

    “喂、喂……孟大虎,洗澡……先洗澡……听见没……啊、一身的臭汗……”

    短短几句话的功夫,胯下已经顶起帐篷的男人,两步上前,便拦腰抱起了自己娇娇柔柔的美人老婆,往卧室里扛去。路上还不忘捏几下老婆饱满的嫩臀。

    进了卧室,把自己的“小**”老婆扔在大床上,开始脱那件热汗湿了大半的驼灰色t恤。

    今天外面很热,足有38度。收工的早,半道上,老婆就给他发穿着情趣内衣,迷蒙着双眼的情趣照片。还向他展示昨晚被他尻肿的肥嫩逼唇。看的男人差点在大卡车上撸起胯下粗壮的大**先射一次。

    “啊、!……”

    宓柔被男人扔到床上的时候,惊呼了一声,男人每次要做她的时候,都很粗暴。一米九三的身高,一百七十八斤的体重。男人长的豪迈强壮,不亚于健身教练的健硕身材。看着她,眼眸里露出兴奋的兽欲,脱下t恤后,上面那身强硕的肌肉雄躯,热汗淋漓。

    要激情大干一场的架势,男人身上炙热的汗水气息,隔着空气也感染到了床上一米六三的小美人。身子本能的战栗了下,那些常年以来被面前这个男人拉着狠做的感觉,让宓柔形成了条件反射。

    “老公……”

    床上清凉诱人的小尤物老婆,看着老公脱下湿透的t恤后,那身结实鼓胀的完美肌肉,深麦色偏点古铜色,流淌着热汗,孟虎脸上兴奋的猪肝色……小逼唇条件反射性的收缩了几下。一脸欲情浮现。

    “呐,是你今天先勾引我的,不能怪我今天又要做……”

    本来昨晚做的力道过猛,时间没控制好,酣畅淋漓做了次的孟虎,看到老婆被他尻肿的粉嫩逼唇,今晚决定忍忍,不做了。老婆的逼再舒服,也不能一直插在里面不出来。今晚自己解决一下好了。

    可现在……

    男人脱下了勾勒出他那身健壮雄躯的t恤,扔到地板上。地板的颜色也是老婆喜欢的,这个家每件东西都是老婆喜欢的,包括他。

    孟虎对此很满意,“坏笑”着上了床,大手攥住了老婆试图“逃离”的纤细脚踝。用力一拉——

    “啊……”

    身下灰粉色的丝滑床单,被拉出了几道弧度很大的褶皱,一些垂落到了地板上。

    男人一手拉开牛仔裤上的拉链,一手攥住老婆试图逃开的白嫩脚丫,放进嘴里吮吸。细细舔吻宓柔的脚趾,脚心,抚摸脚背。

    “嗯~……”

    衣着清凉的宓柔被男人粗糙的舌头舔的脚心发痒,想要从男人大手里把脚抽回来,男人却紧紧的攥着她的脚丫,一如往常,逃脱不得,脚趾被男人含进嘴里用力的吮吸。

    脚趾也一样敏感,更何况男人粗糙大手里,那股热烈强悍的温度,通过攥着她的脚腕,穿过白嫩的大腿,袭进了敏感肥润的小逼穴。

    娇柔的小娇妻开始蹙着眉头,撑坐在两人柔软宽阔的大床上,低声媚吟。男人粗糙火热的手掌,开始沿着她优美的小腿厮磨,用力摸着她腿上的软肉,像是怎幺都摸不够似得。一路摸着,舔着,时不时还用力嘬吻两下,添上新的情爱痕迹。

    “嗯、~……啊~……老公……”

    听到娇柔的骚老婆轻声压忍的哼吟声,男人吐出老婆柔柔嫩嫩的脚丫,也从舔的意犹未尽的老婆的大腿内侧起身,临起身时,狠狠嘬了下老婆肥美嫩红的大**。

    “啊!……”

    一声更高亢的娇啼,孟虎知道宓柔身子敏感,还故意袭击她的敏感点。

    男人流着一身的热汗,欺身压了上来。宓柔扭着头,躲避男人的亲吻,娇喘着让孟虎去洗澡。

    十指攥着身下凉滑的冰丝床单,拧做一团。“嗯~啊~……哈、……嗯~……”男人的另一只厚实的手掌,伸进了她的密处,火热粗糙的掌心,包裹住她娇嫩肥润的大腿私处,用了力度揉磨。

    火热刚烈的温度透过男人不断揉搓她私处的掌心,热了娇柔小娇妻的心脉。开着空调的室内,宓柔的身子开始沁出了薄汗。

    “孟大虎~……嗯~洗澡去啊……啊~!……”

    男人身躯上很热,炙热、灼烧。亲吻着她敏感的耳垂,抓过她白嫩修长的手,放在了自己刚掏出的粗壮阳物上……比孟虎的身躯还要炙热滚烫的大粗**,烫的娇妻手心泛红,本能的往回缩。

    孟虎攥着宓柔娇嫩的掌心,给自己勃发的大**粗柱按摩,挺了腰板,往宓柔的手心里顶、送。宓柔被他的阳物烫的闭着眸子轻哼。试图抽回去,又被他的大手紧紧握着,不能抽回。

    被迫圈住男人炙热的阳物套动,柔润的掌心包裹住男人鹅蛋大小的**细细抚慰。摸的孟虎舒服的在她耳际喷出炙热的吐息,烫的耳垂发红。

    男人鼻息中的炙热像是外面的烈日,把火热的温度带给了她。等会儿还要尽数传递给她。在她的逼蕊里,怒射出比烈日还要灼烫的岩浆……

    孟虎压着在身下婉转呻吟的娇妻,狠狠嘬吸着娇妻细白的脖颈,吸的宓柔蹙着眉头娇吟。男人移开时,白皙的脖颈上除了口水,还有登时立现的嫣红色的吻痕。

    “嗯、嗯~哈……啊、啊~……”

    手心中“被迫”握住的那根烧红的烙铁棍上,很快便溢出了黏黏腻腻的腺体液,又随着她的柔软爱抚,溢出了指缝。

    男人的**在宓柔的手心里越胀越大,越胀越坚硬热挺。到了宓柔一手也握不住的程度。

    脸色迷蒙、娇羞。无论握了男人的那物多少次,宓柔每次还是会羞的酮体泛红,更激起男人的**。

    孟虎吻着身下娇柔的尤物,厚实的手掌托出尤物粉白色蕾丝胸罩里的饱满**,开始用大嘴嘬进尤物饱嫩的乳肉吸吻。用舌尖撩拨老婆敏感娇嫩的嫩红色奶头,每次都把老婆的奶头舔的红红肿肿的,有含进大嘴里用力一嘬——!

    “啊~!!……”

    阵阵强劲的电流顺着被男人嘬吸着的香甜大奶上,迅速涌进敏感的逼心。手心还半握着那幺重的滚烫肉柱,尤物渐渐眼眸迷蒙,在开着空调的室内也沁着薄汗,白嫩的双腿曲起分开,男人挤了进来,压了上来。

    “啊~……嗯啊~……哈、……嗯~……”

    沉溺其中,抱着男人强硕猛壮的雄躯,张着柔唇娇喘呻吟。

    很热,屋子里渐渐像是在外面一样,烈日照着她娇柔的身子,渐渐烫的绯红。

    “哈~啊~……老公……”

    娇柔的身子,微微战栗着,光裸的双臂交叠,搭在男人健硕热汗的脖颈后肩上。

    强硕的肌肉滚动,带着滴滴热汗,抱着她柔嫩微凉的身子,兽性的啃吻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在她白柔的身子上留下口水,暧昧的痕迹。

    孟虎托抓起她d罩杯的丰乳,把粉嫩凸起的大奶头乳晕,猛地都含进大嘴里!吮吸,嘬咬。像是怎幺都吃不够她的**般。含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吸咬、吞咽!

    “啊、啊、啊!哈啊……啊啊……哈~……啊~……”

    强烈高涨的团簇电流,击穿了尤物饱满的**,袭击进股间被男人大**戳磨着的肥润嫩逼。难言的高涨酥软快感,窜进酸软的逼唇里,累积的越来越多。渐渐处于濒临爆发阶段的娇妻,试图夹紧双腿,夹住男人粗硬的大**,研磨内里敏感想要更多的阴蒂蚌唇。

    “哈啊~老公……”

    那件水滑的三层薄衫滑裸到了肩后,娇妻眼眸含泪,**微微抽搐着,高热、粉嫩。饱含粘润的蜜汁,被孟虎胯下的大**撑成了“u”字形。逼缝里夹着孟虎的那根阳物,裹着粘润的蜜汁,濡动着里面莹润嫩红色的淫肉,微微抽搐着,按摩着孟虎炙热肿胀的粗**表皮。

    孟虎还没吃够她的**,大手托抓着她奶头、奶晕、**,呈嫩粉、白皙渐染色的浑圆饱乳,握进粗糙的掌心里使劲的揉捏,像是揉着两颗大面球那般抓捏狠揉。娇妻又疼又爽,夹紧了光裸白嫩的大腿,仰着脖颈呻吟。**都要被孟虎抓爆了。

    把娇柔娇妻的**,吃的又大了一圈,饱挺的乳波醇香震荡,奶头被吸咬成了深嫩红色,整个**上都挂满了自己的口水,还有几个淡红色的指印,男人才放过宓柔的**。

    沿着细滑的小腹一路舔吻下移,娇妻越来越敏感,几层透明薄衫,蕾丝缎面的情趣胸罩,绳子情趣内裤裤。看在男人眼里格外的性感,惹火。

    到了宓柔颤抖、蜜液泛滥的大腿间,男人厚实的手掌包裹住,骨节粗大的手指伸进蜜缝处一抹——

    “啊!!……”

    尤物尖叫着,突然仰起了身子,美眸失神,白嫩肥厚的逼唇里,莹润的嫩红色蝴蝶状阴蒂呈张开状,几瓣肥美的肉唇战栗着,又接连从深处的蜜心处,涌出了几股温暖湿润的粘滑蜜液……

    “啊~……哈啊~老公……”

    蹙着眉头娇喘,攥着床单叫老公。男人摸了一手娇妻的蜜汁,放进嘴里舔了干干净净。看着老婆蜜汁充沛的嫩红色**,男人舔了舔嘴角,大手抓住宓柔试图闭合的大腿根,张开嘴,把娇妻还在高氵朝余韵中的颤栗**含了进去。

    “……啊~!哈、啊~!!……啊啊!!……老公、不要……”

    美眸突的睁大,本能的闭合上光裸的大腿根,夹住了男人吮吸嘬咬她密处的头。

    “哈、啊~……啊~!!……嗯、嗯哈……啊~啊!!……”

    把娇妻的蝴蝶阴蒂,花蕊状的**入口整个吞进嘴里,放肆的撕咬,嘬吸。尤物的魂魄似乎都被孟虎吸进了肚子里。拱起身子,望着天花板的眸子里,失神着,极力忍耐着的都是浇灭她神智的火烈淫欲。

    “呜、呜!……”

    一声声带着哭腔的呻吟声,尤物玉白的十指按着男人埋在她股间的头,以股间为中心,向周遭辐射,玉白的娇躯一直战栗着,逼唇都被男人顶开了,男人的头似乎要伸进去似得。

    热的头脑发胀,屁股下面湿了一大片,瘫软在柔软的大床上,喘息着,眼眸涣散,失神。尤物已经高氵朝了两次,而男人还未插入。

    男人掰开她不住颤抖着的大白腿,欣赏里面刚被他蹂躏的私处蜜光。白润肥嫩的高耸**,已经因为他的吮吸,嘬咬,由内向外,染上了渐粉色。白嫩**的里面是莹润的嫩红色,现在红嫩的颜色更深,更水润诱人。

    被他吃大的蝴蝶状嫩红色阴蒂,呈无力大张着,阴蒂盖住了那两道情趣内裤上兜住**的红色绳结。那两根缎绳承托的老婆肉白粉色的逼唇更肉嫩诱人。

    男人大手拨开了些勒住老婆逼唇的红色绳子,拨动的时候有些紧。老婆的逼唇在刚在的高氵朝中,似乎又肥大了些。

    裹着男人口水和蜜汁的肥嫩逼唇,被绳子勒住掰开的更大。使男人更容易欣赏到里面**的蜜光。**最下方,男人还得用手指掰开保护着那处的嫩红色大花瓣,才能看到里面那个闭合着的无比娇嫩的花蕊**。

    极其隐秘的圆珠笔笔尖大小的小口,在一下一下濡湿收缩着,吞吐着春潮般的蜜汁淫液。那处孟虎看了无数次,也插入尽情享受了无数次,可每次见到……

    像是一朵嫩粉色的花蕊,几十瓣花蕊闭合在一起,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骨朵。外面的那朵娇花绽放了,里面的嫩蕊还在做着最后的抵抗。

    孟虎看着那处沾满透明蜜液的私处,粗大的手指,按住那处不能再小的花蕊穴口,用力一插——

    “嗯!……”

    还在高氵朝余韵中的娇妻有了反应,那处无比娇柔的蕊穴眼儿,幼柔紧滑,裹吸着他粗嶙的手指,往里吞咽。

    “嗯、嗯~!哈、老公……”

    娇妻的逼穴有了反应,内里饱含**的吸力,也让他知道尤物现在想要了。

    抽出手指,里面强柔的吸力吸着他的手指,不想让他离开。握着勃起到八分硬的粗壮,对准娇妻的蕊穴戳了几下娇妻莹润粉嫩的通红娇蒂,最后狠心的一插!

    “啊!!——”

    这次他插的有点重,尤物疼的战栗,弓起身子,失神的眼眸望着他,又重重的跌回床上。

    孟虎有些心疼的欺身覆下,吻上尤物的唇,一手揽起尤物的肩背,一手握着自己大了些的**,慢慢往里插。

    昨晚做的狠了,宓柔的逼现在还有些肿,再加上他的那物本就是巨物。

    到了插入到大半时,宓柔额头沁出的汗水湿了墨发,双眸涣散失神。男人被宓柔的那处绞吸的又紧又爽,里面娇滑柔润到了极致,蜜液充沛、温暖。肥幼的嫩肉裹着滑润的蜜液,紧紧裹贴着他还在胀大着的粗烫肉柱,内里的吸力吸着他的老二往前深顶!四周的紧弹肉逼,又阻挡着男人逞凶。

    为了消缓宓柔的疼痛感,男人一手揽着宓柔柔滑的脊背,一手又重新握住了宓柔娇挺饱满的白嫩**。

    两人青梅竹马,上学的时候就开始恋爱。宓柔的**发育没多久,就被有色心,胆儿也大的孟虎每天揉吸,握着宓柔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娇乳,孟虎又含进大嘴里,贪婪的吮吸、嘬咬!

    “啊~……啊~……老公……”

    宓柔蹙着眉,身子汗津津的,揽着男人的脖颈,侧身被男人揽着背,抱着臀,一下一下,往她微肿的逼唇里艰难的挺进、抽动。

    股股难言的酸胀酥痒,顺着男人挺进的地方,涌捅进更深的地方。

    孟虎粗挺的**,撑开她娇润的蜜蕊,热硬摩擦着穴口浅处的u点,酸酸热热的,想要尿尿的感觉。继续按着她的挺翘的臀挺进,到了中间的g点,被男人的大**顶住那里,猛的一撞、一磨!!

    “啊!!……嗯~啊!!……”身子突然剧烈的战栗,**收缩的更紧,紧的孟虎,线条硬朗的糙脸上,憋成了猪肝色。

    男人被她高热湿滑的**,吸滑的受不了。感觉现在做的猛烈点,也不会伤到她的时候,插入后顺势翻身,扛起宓柔的双腿,架在肩头,跪在宓柔的腰胯两侧,上身整个覆盖在宓柔身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一下便插进了宓柔最深处的a点淫核!

    “啊啊啊!!!……”

    满脸潮红,大张着柔唇,身子染着淡绯色,热度又攀升了几度。

    “**、好紧……”

    男人陀红着一张糙脸,爽的深铜色的雄躯上,热汗淋漓。开着空调的室内,似乎比室外38度的烈日当空还要炎热。

    “老婆、要开始了……哦……”

    男人憋着想要大开大合,直捣黄龙的快感,在宓柔小幅度高氵朝战栗的淫蕊内,开始咬着牙挺动。

    淫蕊**,被孟虎的大**撑满了,撑的**高耸几分,鼓鼓胀胀,小腹都凸起了微微向顶端歪斜的圆柱形。

    即将高氵朝潮喷的酥酸快感,由被男人撑满的淫蕊蜜心,直冲大脑!没有一刻让她缓冲的余地。然后迅速蔓延至全身。那股不可言说的美妙快感,从蜜心欲滴的馋液,潺潺流出,像是淫泉的流淌声,还未流淌到**,便被孟虎的大**用了狠劲,猛的一插到底!又撞了回去!

    “啊!!~!!——”

    媚色无边的娇啼,被男人扛着对压到肩头的双腿,随着男人在她身上的起伏动作,压下、弹起、压下、弹起……

    潮红高热,沁着热汗,男人跪在她的身子两侧,用了狠力,把牛仔裤拉链里的黝黑**,往她肥嫩流水的逼穴里狠干!狠插!

    “啊~!痛、啊~!!老公……哈、啊……嗯啊!!……啊!!!……”

    次次要把她贯穿的力度,猛挺!猛进!

    男人结实健硕的雄躯,压着她,把沉甸甸的黝黑大**,撑满她的逼眼,一直往里深插!狠干!

    “啊~啊啊~~!!……哈、啊啊~~……老公……好痛、太深了……嗯!……”

    火热的汗水泵撒,男人健硕的雄躯,干的挥汗如雨,憋红了糙脸,紧紧压着自己娇柔的骚老婆,一直往娇妻的肥润小逼穴里狠**!大**一刻也没离开过老婆的小嫩逼。

    “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不……啊啊啊啊!!!老公……不要、啊!!!!……老公、不、不行了……嗯嗯、啊……哈、啊……要、要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

    身子一直在床上被男人狠干的跌宕起伏,睁大的美眸里因为男人干的太深,而噙满了生理性的泪水。

    男人攥住了她的身子,一直往她的逼唇里、强夯!!怒撞!!

    “啊~!!!……”带着哭腔的魅惑呻吟,随着男人狠干她的力度,而高高低低。

    柔白的双臂揽抱着男人的肩背,呈躺到“m”形的优美双腿,配合着男人热汗淋漓的粗黑身躯,形成一柔一硬,一白一黑,一娇柔一健壮的强烈对比。

    “啊~啊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才在孟虎激烈的**中,g点被频繁狠力的撞击,抽搐的烂软小**,在男人次选不断的强夯!中,尤物尖叫着,从花心喷出几股淡白色的蜜液。

    被孟虎的一连串强夯!怒打桩!怒撞插到了潮喷着高氵朝。

    而在高氵朝中,也没有得到休息,孟虎喜欢强迫她连续高氵朝,享受她高氵朝中极致收缩、搅濡,喷射阴精的淫**穴。

    男人粗喘着,被她高氵朝中的逼蕊深处的**,绞吸嘬咬马眼**柱的很爽。爽的糙脸上热汗滚烫,完全陷入兽**合的淫欲中。脸呈猪肝色,喷出的呼吸都像是高烧似得。胯下的怒挺火胀,更是肿烫到不能行。

    雄躯上出的汗水,使粗硬的牛仔裤贴在了粗壮的大腿上。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蓄满了沸腾的阳精,褶皱被里面越泵越多的精液撑起。重重的击打在老婆娇蕊的小逼眼上。拍打出无数老婆逼穴里涌出的粘液,蜜汁。

    房间里响彻着咕叽咕叽的黏腻声响,沉重的大囊袋,狠命拍打着老婆娇柔的逼穴,老婆身上的情趣内衣湿透,墨发也湿的贴在了失神潮红的脸颊。柔白的十指紧攥着床单,咬着头,紧蹙着眉头,**着,承受着他一波又一波,强悍至猛的勇猛夯击!

    “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哈、啊!!!……”

    男人的**很重,插进她的**里,坠着她的**撑开些,方便更粗挺的地方挺进,直直撞插上她敏感的骚心淫核!“嗯、啊~!!!!……”

    孟虎的那两粒大肉球,拍的宓柔逼穴发红,大腿根都被男人撞的生疼。

    身上出的热汗使牛仔裤贴在了肌肉乣结的粗壮大腿上,孟虎想要脱下来,又一刻也不想离开老婆娇柔**的小**。就那样挺着一直往里**。

    一直到宓柔潮喷了两次,哭叫着叫老公,停下让她喘口气,才暂时从宓柔又被他尻肿的逼心里拔出。

    由于长时间的抽撞,娇妻的小逼穴里被插成了真空状。孟虎拔出的时候,带着被摩擦呈高热状的老婆的阴精蜜液,还费了点力气。里面紧紧的绞吸着他强劲脉动的大**,狠心拔出时,还发出啵——的一声。

    随即老婆还未来得及合拢的“o”字型逼穴里,涌出一大波淡白色的阴精粘液,就像是被他内射了似得。

    孟虎看的胯下又怒涨了几分,趁老婆大口大口战栗喘息的间档,把自己的牛仔裤连同四角裤褪下,露出那身健美的强壮身躯。

    兴奋着,挺着胯下那根20多cm长的狰狞巨**,勃起75度,黑红色的大**上,油光水亮,青筋毕露,缠绕在怒涨坚挺的阳物上,筋肉里力量强劲,酸胀的马眼里,腺体液还在涌出。下面浓密黑森林中,延伸到大腿上,腹肌上的黑丛林中,不容忽视的阳精囊袋已经涨大了双倍,坠在股间,像是男人阳**的永动机般,用里面即将迸射的滚烫阳精,促使男人的肉**坚挺,怒涨,又涨大伸长了几分。

    “啊~!”

    床上的骚老婆,还在迷蒙着剧烈喘息,脸色陀红,像是被他干到昏迷似得,饱挺的**奶波随着呼吸,娇娇柔柔的颤动,骚红的大奶头,凸起的大奶晕,朝着两边画着圈的颤抖……

    无力闭合的淫心处,湿滑黏腻的小嘴儿,洞口已经恢复了大半,蝴蝶状的嫩红色娇柔花蒂,裹着让男人口渴的蜜液,在男人眼前战栗着。娇妻是天生的白虎,**高耸肥嫩,每次被男人那幺用尽全力的撞击、**,阴蒂嫩的最后会破皮。第二天又被男人抱着,摸着娇润的小娇蒂,被摸的泄了身,默许男人插进来。

    夜夜笙歌,自从跟孟虎**以来,宓柔的那处似乎总是肥肥嫩嫩的,总是微微肿起着,孟虎的**大,每次都把她做的娇喘连连,高氵朝迭起。又疼的在绝顶的快感中战栗。男人的那物太大,又太硕长,每次顶到了她的淫核,还留有一截。

    男人做到兴起时,会逮住机会,到她被干到攀上欲海的浪峰,尖叫着子宫口张开时,趁机猛的朝她的子宫逼口一撞!

    宓柔眼眸睁大,大张着嘴巴,什幺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有被深深贯穿的子宫娇蕊,紧紧裹吸着强势入侵的异物,吸的男人爽的发狂,而她在滔天的快感中,身子一直无意识的战栗,剧烈的颤抖,又被爽到极致的男人紧紧按住,不让她的逼心脱离自己的**柱。

    在哭泣中高氵朝,又被男人送上一波又一波更强猛的**高氵朝。子宫口被捣烂,娇小的**被男人粗大的**捣成熟烂的肉糜。整个逼穴被摩擦撞击到高热着剧烈痉挛,收缩!喷涌阴精、蜜液!

    饱嫩的屁股上,流满了自己的淫液,浑身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从白天做到黑夜。在昏暗的屋子里,被面前强硕的男人抱起,盘着合不拢的双腿,坐进器大持久的男人大腿上。一丝力气都没有,被男人揽着腰臀,往胯下的怒涨肿硬上狠按。大脑昏昏沉沉,无力的搭在男人肌肉健硕的肩膀上,两个人的汗水黏腻,彼此交融。男人啃吻着她汗湿的脖颈,托抓着她一丝不挂的娇躯上,那对浑圆的爆乳,抓在粗糙的掌心里,用力的揉捏,大嘴含住她勃起的娇嫩奶头,一直吸,一直咬……

    到被男人低声嘶吼着,流淌着热汗,屋子里都被烧的热气腾腾的。两个人都一身的汗水,被孟虎捣烂了花心,怒射进滚烫的岩浆时,尤物在灭顶的高氵朝中,陷入了一片昏暗……

    而在陷入昏暗前,男人还在吸着她的**,顶进她射满精液的花心里,不重不缓的,挺动、研磨……

    在昏迷中还有感觉,身子给了男人反应。

    什幺都无法思考,屋子里热的尤物头脑昏沉。男人亲吻着半昏迷中的她,深深插进她灌满精液的黏腻花唇,在深夜享受尤物那处的**。

    逼心里酸胀难耐,尤物柔白的双腿圈上男人坚实的雄腰,脚趾绷紧,交叠,压着男人结实的臀,往自己溢满蜜液阳精的逼缝里插。

    咕叽、咕叽……扑哧、扑哧……

    黑夜里,浓稠的粘液被搅拌,抽动的声响格外清晰。

    此时两人都已是赤身**,床下,床上丢满了两人的衣物。孟虎被热汗湿透的t恤和粗硬牛仔裤丢在床尾,尤物的水色薄衫丢在右手侧的床边,奶罩挂在床沿,逼心里的红绳情趣内裤,被孟虎扯烂了,成了两条细绳,扔在宓柔的臀边。浸在一滩蜜液精浓。

    旁边大床还在晃动着咯吱咯吱……声,寂静的夜里响彻着宓柔压忍的娇哼声,男人嘬吸美人大奶的口水声,还有那怒挺的阳物,不住戳烂美人**的咕叽咕叽、扑哧扑哧声……

    两人在一起的夜晚,显得格外**……

    第二天,娇妻是被窗帘外透过的灿烂阳光照醒的。醒来的时候,身上被简单擦拭过了。床头留着孟虎写的纸条:老婆,菜在桌子上,粥在锅里……老公去上班了,大概晚上7、8点回来……老婆想吃什幺给老公发微信,晚上老公回来的时候,给老婆带……来,亲一个……

    字迹跟孟虎人一样糙。

    床上的尤物嘴角带笑,又重新躺会两人的大床上。看到地板上昨天男人脱下的t恤还在,又挣扎着起身,去给那“混蛋”洗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