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21-22_罪恶都市·女警炼狱_笔翠小说

21-22

 热门推荐:
    罪恶都市·女警炼狱 第21章 内忧外患 疯狂虐尸

    “牛大爷,这回真是多谢您帮忙了,我们一定会剿灭青龙会那帮人渣为你报仇的”玉眉正色道。

    “唉,傅警官,我们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你们盼来了,这块地方没有王法已经有好多年了,青龙会简直就是这里的王法,现在你们来了,这帮家伙祸害我们的日子总算也到到头了,只可惜我儿子死得太惨了,我媳妇更唉”牛老方抹着眼泪道。

    “大爷,您放心吧,我们会送您媳妇去医院治疗,或许她还会恢复以往的神智的”玉眉安慰着牛老子,同时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一脸痴呆的女人不禁心中暗叹,这么一个好端端的女人就让青龙会这帮人渣给逼疯了,天知道这么多年这些可怜的村民是怎么过的。

    “谢谢你们了,傅警官你简直就是观世音转世大慈大悲啊,哦,对了,你们需要我们帮些什么忙吗?尽管说好了”牛老方热情道。

    “不用了,我们只需要在你们村暂住一晚等待上级的命令,明天我们就会有所行动了,你就只管回去好好休息吧,我还要谢谢你们能提供我们几间房子过夜呢。”

    “唉,这算什么话嘛,这几间房子跟本就没人住,既然空着你们住进去不是正合适吗?”

    牛老方不好意思道。

    “大爷,时候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我走了。”

    “哦,傅警官你也早点休息吧,我送你”牛老方一直把玉眉送出门口后转身把门合上,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狞笑。

    嘿嘿,这傻婊警察还真是相信我是什么受青龙会迫害的老人家呢,长得倒是真水灵要是能干上几炮就爽了!唉,整天只能干这疯傻的婊子真是太没劲了,可惜那上等货又怎么能轮得到自已干呢?

    牛老方唉声叹气了一阵看了看床上的女人有心用她泄泄火又怕被玉眉她们察觉到了,只有忍着胯间的鼓涨难受进里屋睡了。

    东方镜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地形图,在出发前她已经反复看过不下几十次了,几乎闭着眼睛都能背出来,可是如今听村里的村民讲,前段时间发生过泥石流一些地形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果然是计划不如变化,山里不同于城市,和外界消息闭塞是很大的问题。

    明天就要发起攻击了,可是东方镜总是觉得已方的准备还不够,这总攻的命令似乎太草率了一些,虽然她也想要尽快剿灭青龙会,但若是稍有不慎她连同这么多姐妹都可能会万劫不复,一直以来她的直觉都很灵验,而这次直觉偏偏就是让她觉得非常不妙。

    王子龙,这个看似见风使舵的家伙始终让她有种非常不安的感觉,似乎贪生怕死只是他的一张假面具,在这张假面具后隐藏着的真正的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东方静皱起秀眉思考着,却不防后面一只玉手在她的腰间一抱。

    “谁”东方镜一手已经拔出腰间的弹射匕首,回头一看却是心怡,不禁有些气恼道:“你真是的,有你这么吓人吗,要是我一匕首捅过来可就伤到你了。”

    “我才不担心呢,你怎么忍心伤到我呢”心怡眼中媚光一闪已经把身子贴了上来,鼻中的热气已经喷到东方镜的脸上,顿时把她燥得脸上一红。

    “冰姐,这这里不行,会会被人看见的”东方镜全身一阵燥热,连忙用手推开心怡,她可真是怕被战友们看见严重影响军心。

    “哦,我知道,我们的女英雄要注意影响,那我们就出去,这样她们就看不见了”心怡轻启朱唇柔声道,但手却是一点不停指尖在东方静的裆间轻轻刮过。

    “啊”东方静美目圆睁只感一股骚痒自胯间涌出,顿时浑身一震想要推开秦冰的双手也软了下来,但一手还是迅速移下捏住心怡一只手腕向外移。

    “冰姐,不能我们不能在这里”东方镜喘息着试图阻止对方,但心怡动作很快另一只手已经伸到了东方镜右腿膝弯处将她的一条腿夹在腋下。

    “阿镜,明天就要上战场拼命了,子弹可不长眼,也许也许我们中有一个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了,我我只是想稍微放纵一下,我的压力真的很大的”心怡一边说一边加大力度,手指在东方镜裤裆上端揉了两下,东方镜顿时浑身抽搐不已双眼开始变得迷茫,喘息声也越来越粗。

    心怡调情的手法极是高明,再加上上次和东方镜在浴室合欢已经清楚把握了对方的体质和敏感带,只是随手一揉就恰好揉在东方镜的阴蒂上,顿时令一向理性多智的她变得情欲高涨难以自拔。

    “啊住手啊”东方镜很清楚自已身体是非常敏感的,她怕自已真会抵受不住跟心怡发生关系,这可真是太,但在她全身酥麻的情况下她很难摆脱对方的纠缠。

    心怡把东方镜推在了一张桌子上,顿时桌子上的地图和无线电接收器都被东方镜的玉体压在下面,虽然身处情欲之中但仍让她一惊,要是把作战重要的工具弄坏可就惨了!

    “停快停”东方镜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用力把心怡推了开来,低头一看自已裤裆处竟已有些隐隐的湿迹,感到胯间有些粘乎乎的,竟是已经小泄了一把。

    “冰姐,对不起,真的不行,你不该抱着这种悲观的想法,等行动结束我们我们可以可以尽情”说到这里东方镜绯红的玉脸变得更加红艳了。

    心怡低头片刻抬起头笑道:“阿镜,你说的对,我这几天胡思乱想脑子都要坏了,可能是前段时间对我打击太大,我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了,我回去睡了”说罢回身推门而去。

    我这么拒绝她冰姐她不会是生了我的气了吧?东方镜看着心怡的背影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愧疚。

    应该不会的,冰姐是个明事理的人,不过这段时间她真是变得有些奇怪,和过去真是相差太远了,莫非这段时间的打击对她真是如此严重?也许该给她个心理医生治疗一下才对。

    东方镜晃了晃脑袋关上门,解开皮带把长裤和内裤拉至膝间,只间内裤中央已经沾了不少白浊的液体,这让她看了一阵羞愧。

    自已的定力似乎越来越差了,怎么才被冰姐一摸就,唉,还是快点擦干净吧,东方镜苦笑着摇了摇头找出张卫生纸擦拭着一片狼藉的胯间,却未曾留意到桌底粘了一个黑色的拇指大小的东西。

    “堂主,周小姐已经得手了,她把干扰器放置在那帮娘们的接收器下方,那样无论桃花源怎么发报她们都不会接收到了”冯彪一脸喜色道。

    “好,周小姐不愧是金龙会少主,能够跟她合作我齐某真是三生有幸了”齐谨先朝着一旁的血罗刹道。

    “哪里,我们家小姐从小就接受严格的训练,这也算不了什么,只是这次我希望你们能确保绝不能伤害那个国安局女科长秦冰的性命,这是源于我们龙头的秘令”血罗刹冷若冰霜道。

    “什么?秦冰?她现在已经失踪了,为了我们可是损失惨重,本会的熊堂主就死在她的枪下,尤其是狂风七匹狼更是有三匹狼死在她和那帮女警手中,狼王的宝贝女儿还断了一只胳膊成了残废,狂狼那帮人可是恨她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她擒下奸个死去活来,狼王已经主动来找我表示不管多少钱都要买下她,你现在这个要求未免”齐谨先露出一脸为难之色。

    “堂主,我也希望你清楚,要保住秦冰的性命是我们龙头的命令,如果你拒绝的会就是不给我们龙头面子,不给金龙会面子,当然价钱好商量,狼王能给你多少钱?我照三倍的价钱给你,狼王那帮家伙也不过是缅甸一帮子土匪罢了,他们给我们金龙会提鞋都不配,你大可把我这话跟狼王直说,他要是不服大可直接来找我”血罗刹冷笑道。

    “这唉,血小姐说的这是哪里话?贵会的势力自然是远远大过狂狼他们,只是大战将起这时候要是发生内讧绝对是亲者痛仇者快啊,我想秦冰的问题还是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的,到时齐某大可在你们两边中间当个和事佬,能够顺利解决这件事情自然是最好不过,当然若是谈不成真要动手那也不要在这里动手,齐某还是懂江湖规矩的,这种事情青龙会绝对两不相助,只是打起来刀枪无眼累及无辜可就不好了”齐谨先一脸诚恳道。

    “齐堂主果然会说话,难怪能够深得贵会龙头的信任,那好,在这之前你们青龙会必须要保证不得加害秦冰,她若是死在别人手中那就和你们无关,不过希望齐堂主能够信守诺言,否则的话”血罗刹眼中杀气一闪。

    齐谨先心中一寒,但脸上依旧不动声色道:“血小姐请放心吧,齐某若是毁诺自会承受代价,齐某在乎两会之间多年的情义和生意也很在乎自已这条命的,不过在下真是很奇怪,为何贵会对秦冰如此在意?她跟贵会龙头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我只知服从龙头的命令其他一概不会多问的,齐堂主的好奇心为免太强了些吧,有些事情还是越少知道越好,还有请你不要把此事透露给心怡小姐知道”血罗刹说罢起身就走。

    见血罗刹离去齐谨先支起自已的下巴沉思起来,真是奇怪啊,实在没想到血罗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秦冰和金龙会龙头是什么关系呢?要说秦冰和周心怡长得确实是太像了,她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难道她们二人会是亲姐妹?齐谨先脑中闪过了这个念头,血罗刹曾说过他们的龙头要寻找在大陆失踪多年的女儿,难道秦冰就是而齐谨先未曾注意到在墙后有一个一直在偷听着,此人肌肉如铁脸上带痕,正是“野战兵王”马奔雷!

    嘿嘿,想不到一直盯着这臭婊子居然让我听到些有价值的东西,金龙会和秦冰!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马奔雷狞笑着慢慢走入黑暗之中,谁也不清楚这个可怕的巨汉心中到底在盘算着些什么。

    血罗刹独自一人走在走廊之中,脸上却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齐谨先这个人精一定会想到秦冰就是龙头的另一个女儿,没有不透风的墙,心怡应该很快也会知道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她只要耐心等待就行了。

    司徒灵灵目然看着眼前的电脑荧幕,她原本以为自已此生会将电脑网络上的天才发挥到淋漓尽致狠狠打击社会上的黑恶势力,可做梦也没想到如今自已竟会为黑社会效力转而对付自已的姐妹们。

    如果自已真按齐谨先的要求去做的话,那正在外面准备发动进攻的镜姐她们,还有呆在桃花源的左大姐她们恐怕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了,而造成她们身陷险境元凶却将是自已,自已真要这么做吗?自已这么做就算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可下辈子良心能过得去吗?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马上借助这里的网络向桃花源示警取消这次行动,灵灵心念一动手指也开始快速拨打着键盘,但随即手指僵在了空中,自已这么做自然是死路一条,可是爸爸妈妈呢?他们可就要陪自已无辜枉死了,自已为了正义就要牺牲他们吗?

    一瞬间灵灵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可始终未能做出决定,此时门一开一脸笑意的齐谨先走了进来。

    “怎么样啊,司徒小姐,你需要的一切我们都已经为你准备妥当了,你应该是很轻易就能黑进桃花源的中央网络中心并能完全控制系统的吧?”

    齐谨先道。

    “我,只是理论上可行,如果实际操作起来也只是有七成把握,也不见得”灵灵心虚的偷望了齐谨先一眼,对方的脸马上板了起来。

    “司徒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心存侥幸了,你已经回不了头了,如果你再这么首鼠两端想着要给你的姐妹通风报信那,我马上就可以下令让我的人进你家剥光你妈的衣服裤子在你爸面前干她,就算他想不看都不行,然后把他们两个一刀刀剐了做成肉片送到你的面前,你想要这样吗?”

    齐谨先一脸狰狞道。

    “不不要我马上就做,我有十成把握能够成功,求你别伤害他们,我可以控制桃花源的控制中心,但如果里面的人通知外界还是可以再中断我的控制的”灵灵吓得几乎崩溃那里还敢再有叛意?

    “很好,你是个识时务的人,你放心,我不会让桃花源里的人再有机会干扰你的工作,你只管做好你的事就行了,别浪费时间了,快点动手吧”齐谨先催促道。

    灵灵叹了口气十指快速在键盘上敲动着,一条条指令飞速输入开始走上了她的不归路“这里可能有个暗桩,还有这里可能埋伏着”王子龙在兰泉山靠近青龙会总坛的地图上划着一个又一个圈,玉眉看着眉头皱了起来。

    “都画清楚了吗?要是进攻时出了问题我可拿你是问!”

    玉眉大声道。

    “傅队长,我只是把我知道的都画出来,可是他们要是有什么改动我可就不清楚了,这这还是得问你们潜伏在青龙会里那位卧底才能彻底搞清楚,否则要是你们真有了伤亡把责任都怪罪在我身上,那我可真是太冤了吧?”

    王子龙一脸冤枉道。

    “好吧,如果确实跟你无关那我也不会胡乱扣你帽子,楚楚,我把这份图再去给姐妹们看一遍让她们熟悉一下,你看着他”玉眉瞟了一眼王子龙。

    “放心吧玉眉姐,有我看着他,他跑不了”楚楚拍了拍腰间的手枪,王子龙则是一脸陪笑道:“傅队长我哪敢啊?”

    “哼,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得不多个心眼”玉眉说罢转身推门而门然后将门合上,其实她对王子龙也不是真的十分信任的,谁知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会不会因为贪生怕死又转而去向青龙会通风报信呢?此时房间里只剩下了楚楚和王子龙。

    王子龙走到门前悄悄把门拉开一条缝向外看了看确定外面肯定没人偷听,而楚楚站在原地丝毫没有阻止他的意图。

    “齐堂主让你帮我,看来你在傅玉眉面前演戏倒还真有两下子啊”王子龙回身道,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阿谀奉承之态转而是一脸的冷傲。

    “是,我已经加入青龙会,在傅玉眉身边当卧底,上次齐堂主让我配合胡堂主演戏,嘿嘿,傅玉眉这傻女人跟本就被我们耍得团团转,你不知阁下在青龙会中是什么职务?”

    楚楚眼珠一转问道,想要探探王子龙的底,一般来说这样的卧底应该都是齐谨先的心腹吧?她将来要在青龙会出人头第恐怕还要倚仗王子龙不少的。

    “我说你的话是不是太多了?不该问的别问,齐堂主让你来帮我你就只管照我说的做就是了,傅玉眉现在很相信你但并不太相信我,而你就是要在她身边起重要的作用”王子龙沉声道,他又岂会把自已的真实身份透露给楚楚知道?

    “是是,我多嘴了,那你要我怎么帮你呢?现在她们对我们没有防备,可是我们毕竟只有两个人,就算出其不意罢解开自已胯间裤子的拉链,那杆一尺多长的可怕肉棒已经弹出,红黑色的龟头像是一杆长矛的矛尖一般狠狠戮入女尸裸露的两腿间的阴道之内。

    女兵只死了不到二十分钟所以身体还是温热的,即使已经死了但马奔雷仍能感到自已的肉棒像是被一只小手捏住一样让他一阵兴奋更是卖力往里面狠,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啊?”

    小玉捏了捏老八的耳朵笑道。

    “没什么,只是希望下个月能让我的工资再涨点,我又要交学费了,可是家里的钱”老八一脸为难的样子。

    “你也真是挺不容易的,又要打工又得读书,实在不行的话我借你些钱吧,放心不收你的利息”小玉柔声道。

    “小玉姐你真好,你把我当亲弟弟一样照顾,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老八一脸感动的样子。

    “好了,只要你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就行了,别让我失望哦,咖啡放这吧,你去休息吧”小玉说罢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那好,小玉姐,我先去休息一下,你忙吧”老八转过身乘电梯下了二楼,走到一楼的监控室门外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回应。

    “看来应该得手了”老八得意一笑从裤袋里掏出钥匙一转,门开了,只见里面几个保安全都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他们面前放着几个已经喝完的咖啡杯。

    真是太容易了,轻而易举就摆平了这几个傻瓜,上面小玉这傻大姐也应该已经把咖啡喝光了,很快她也会跟他们一样了,老八邪笑着把门又合上。

    随即老八又走到大门前,为了安全起见今天“桃花源”停止营业放下了卷帘门,此时左梦痕等人正在密室中指挥可绝想不到他在到处搞破坏。

    老八找出一个手电对着窗外闪了五下,五分钟后“桃花源”100米外的一家饭店门口突然放起了焰火鞭炮,一时间声响震天。

    “真是怎么搞的?没听说有什么喜庆事怎么半夜里突然放烟花了?不过这也正好给本小姐解解闷!”

    正趴在“桃花源”房罢黎姐踩着四方步走出了密室,把犹自在房中挣扎呻吟不休的秦冰留在了里面。

    可恶,你回来,快回来,我非杀了你不可!秦冰额头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只后悔没有早点宰了这变态女人,一个小时内挣脱这绑缚?简直就是开玩笑嘛!

    自已的嘴被堵上,手指脚趾全都被绑得动弹不得哪里还能挣得开来?她分明就是在戏弄自已。

    不行,我一定要离开这里,桃花源的姐妹如今一定没想到身边的自已其实是周心怡假冒的,如果相信她的话只会给她们带来灭,不说我就打爆你的脑袋”楚楚率先发难抄起冲锋枪对准了心怡的脑袋。

    “住手你们想干什么”“把枪放下”“你们才把枪放下呢”东方镜摩下的女兵眼见楚楚拿枪对着秦冰当下亦纷纷抬起枪对着楚楚,而玉眉摩下的女警们亦抬枪相对,转眼间战友们就已经是壁垒分明。

    “玉眉,请你约束你的部下”东方镜急道,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同室操戈绝对是最坏的情况。

    玉眉犹豫了一下剑眉紧锁道:“东方,我觉得还是你先约束一下你的部下为好,我们来这里是来对付青龙会的,不是来自相残杀的,楚楚是冲动了些不过她也是为了抓出潜伏在我们之中的青龙会的卧底,许丽可是你的部下,她死得那么惨,你还要相信这个出卖我们的内奸吗?”

    “内奸?你指秦冰?开什么玩笑!之前录像上的秦冰劫走夏局长不过是青龙会用一个酷似她的替身假冒的,那个人可能就是周心怡,你怎么到现在还是如此固执?”

    东方镜语气中也不自觉带着三分怒气了。

    “我固执?我看你是被私人感情冲昏了头脑了!一路上她都是鬼头鬼脑的,这张纸片一定就是她暗中留给青龙会的人有意暴露许丽她们的位置,有这证据还不能证明她就是内奸?”

    玉眉嗓音也开始响起来。

    “笑话?这张纸片如何能证明是秦冰画的?上面有她的指纹吗?你跟本就是对她有成见一出事就把事情往她身上推。”

    “现在没有鉴定指纹的仪器,不过只要你把她交给我,我来对她进行审问,相信她很快就会招供的”玉眉冷笑道。

    “你你又想对她屈打成招了?上次的事我还没跟你计较,现在你又想来这一手了?想都别想”想起上次秦冰受到的凌辱,东方镜顿时怒从心头起,她手握冲锋枪的枪把也紧了一些。

    “镜姐,你们这样上去只是让亲者疼仇者快,这样吧,我就跟玉眉姐走,我又没做亏心事,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心怡眼圈一红把肩上的冲锋枪往地上一抛。

    “好,带她走”玉眉一挥手,两名女警就要上前抓人。

    “够了,我忍你很久了,今天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们把她带走的”东方镜终于忍无可忍举起了冲锋枪,随即玉眉也举起了枪,双方一时间箭拔弩张。

    “镜姐,左大姐那边已经跟我们联络上了,她让你和傅队长还有冰姐跟她汇报情况”一名女兵急匆匆赶到嚷着,总算让紧张的气氛稍稍一缓。

    “玉眉,大家都把枪放下,我们把这件事汇报给左大姐,让她做决断,我们应该服从她的命令而不是在这里自相残杀”东方镜首先把枪放下道。

    玉眉沉思片刻也把枪放了下来缓缓道:“好,就由左大姐来定夺吧,不过我绝对不会再跟这个内奸一起并肩作战,我可不想在关键时被她背上打上一记黑枪。”

    “想不到情况居然会发生这种变故,虽说没有证据能说明秦冰是内奸,但你们队伍里存在内奸的可能性确实很大”步话机另一端传来左梦痕的声音。

    “左大姐,可是现在我真的无法再和秦冰一起行动了,我必须要为我的队员生命负责”玉眉态度很坚决。

    “左大姐,老实说刚到这里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我觉得我们是否该取消这次行动,让直升机把我们接回去”东方镜道。

    “什么?撤退?你开什么玩笑?我们就抛下薛芬不管了吗?我傅玉眉从不会抛下一个部下的,薛芬她现在正不知受着什么可怕的折磨呢,而你居然提议我们自已开溜抛下她不管,东方镜枉你还是个军人?居然如此贪生怕死”玉眉一脸鄙视看着东方镜道。

    “我我当然想救出薛芬为我的部下许丽报仇,可是我们现在似乎已经掉进了一个对方精心准备的陷阱之中了,你这么硬闯结果只会让我们全军覆灭”东方镜摇头道。

    “哼,未战先怯才会必败,我们没有准备才被他们偷袭了一下,但是正面对抗凭青龙会一帮毛贼几把手枪也能跟我们对抗?简直笑话!这么长时间来青龙会都是北龙的心腹之患,而我们一直对他们一再退让,现在是消灭他们的最佳时机,我们这一退这帮家伙就会有时间转移资产化整为零逃跑,到时再想把他们一网打尽就很难了,我坚决反对现在撤退。”

    “玉眉说的有道理,东方,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是个政治任务,刘军首长正在后方等着消息呢,我已经向他打了保票这仗许胜不许败,如果现在撤退恐怕,所以希望你们能明白我的难处,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这样吧,你们现在兵分两路,由你带你的部队进攻兰泉山庄,而玉眉则带你的特警队由王子龙当向导攻打青龙会在山中的总坛,秦冰暂时不参加这此行动,留下两名队员和她留在这个村子里负责向我汇报前线的情况。”

    东方镜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把秦冰留下明显是对她不信任还要找两个人看着她也就罢了,可是兵分二路这从战术上来看怎么都不是什么高招,已方人数本就有限还要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分兵岂不是有被对方分而歼之的危险?

    “左大姐,这样一来我们的兵力岂不是?”

    “阿镜,你放心,我会向刘首长汇报此事,然后会有短时间内再空运一批人过来支援你们,你们放心吧,我们不会让你们孤军奋战的。”

    “好,我同意,就这么办,东方镜中尉,你说呢”急于立功的玉眉对着东方镜颇带着些挑衅的味道冷笑道。

    “好我服从左大姐的指挥,不过冰姐,这会真是又要委屈你了”东方镜充满歉意的看了心怡一眼。

    “镜姐,只要能让这次行动圆满成功,我受点冤枉跟本不算什么,事情总是能够搞清楚的,我就留在这里,武器就由你们来保管好了”心怡表现出一副颇受委屈的样子道,心中却是狂喜。

    好啊,计划进行的真是很顺利啊,可笑傅玉眉这傻逼钻进了陷阱里犹不自知,东方镜虽然比她强得多可是终究没能看出我的真正身份,更想不到刚才向她们发号施令的人跟姐本不是左梦痕,只是青龙会成功换入了她们接收器的频道用变声器假冒左梦痕的声音罢了,只是想到东方镜跟她亲热时的骄人玉体和善解人意对她处处维护又让她微有些不忍。

    罢了,只能让青龙会的人对东方镜手下留情,等将她生擒后再慢慢劝解她,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东方镜毕竟是个优秀的人才,难够为她所用是最好不过,否则沦为那帮老外的胯下玩物实在是有点可惜了。

    不过秦冰这臭婊子一定要由我亲手解决,青龙会这帮废物居然把她弄丢了,好在她没有再出现否则自已可就危险了,想到秦冰那张和自已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心怡内心中竟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憎恶,这已经不仅仅是男友被杀之仇了,秦冰的存在总是让她有种寝食难安的感觉,她实在有点后悔没早点除掉秦冰。

    “快点,通知小刘小陈小郑小严小玉,让她们小心敌人可能已经攻进来了”左梦痕焦急的不断按动着警报,可是奇怪的是警报系统像是失灵了一样。

    “左大姐,怎么办啊,我们”“全都联系不上了,我们我们会被杀吗”几个刚才还显得颇为轻松的少女全都紧张的要命,她们手无寸铁要是青龙会的人攻进来那她们只能变成靶子。

    “别慌,外面的门是用合金制成的有10厘米厚,一般的炸药都不可能把它炸开,他们没那么容易攻进来的,总部跟我们联系不上的话也会派人过来的,你们放心,只要”左梦痕话音未落,突然一股白色的气体从通风管道内钻入。

    “不好,他们灌毒气进来了”“快找防毒面具”“这里那有啊?”

    “我要回家我要回去啊”“大家别慌,这是麻醉气体不是毒气,这条通风管道里有安装着铁栅栏,就算麻翻了我们他们还是进不来的”几个少女慌成一团,左梦痕虽然不断高声喝止但亦无法阻止气体的不断灌入,很快房间里充满了白色的气体,左梦痕和几个少女很快被白色气体所包围,尖叫声和哭喊声渐渐停止了。

    北龙市警局新上任的警察局长刘军刚开会关于打击北龙市各黑恶势力的具体措施从警局大楼中走出,一旁跟着的是国安局处长常孟青,刘军虽年近五十但仍旧精力充沛,虽多次因打击黑恶势力令他和他的家人受到生命的威胁但依旧没有半分畏惧,北龙的青龙会这块骨头实在是相当的硬,但他绝对有把握把它啃下来,虽然可能要付出不轻的代价但重铸北龙的轶序是他的职责。

    “老刘啊,你刚才发言称北龙警方高层有不少人勾结黑社会时我看下面有不少人神情闪缩啊,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看样子北龙这潭水真是够浑的,这帮人中能够找出跟黑社会没有几分瓜葛的人都难了”常孟青摇头叹道,三十多岁的他一脸白净显得甚是儒雅,看上去倒更像是个文人墨客。

    “哼,这里的情况小左早跟我提过了,真是烂到家了,我也跟本没指望这帮家伙能够去大力打击黑社会,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在内部来一次大清洗,把这帮家伙全部调换掉,换上由我准备的新人,这些人我花了半年时间考证过全都是可靠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们不卖力都不行,这次我要先立个威,所以第一步就是斩掉北龙最大的毒瘤青龙会”刘军充满自信道。

    “老刘你出马哪有失手过的时候,我只是担心东方中尉还有秦冰她们这次行动是否能够顺利剿灭青龙会,毕竟对方在兰泉山盘据多年了,这次行动会否有点太过冒险?”

    常孟青道。

    “秦冰是你的爱将,你该对她有信心,东方就更不用说了,对了,最重要的是有小左在后方坐镇指挥,她的本事你还不了解吗?要说明年我就可以喝你们俩的喜酒了吧”一向不苛言笑的刘军微笑着拍了拍常孟青的肩头笑道。

    “唉,老刘啊,你这,哪有这么快啊,我和她都是工作狂忙得要命,明年是否能请得到假都成问题呢,你就别取笑我了”常孟青脸上一红,他跟左梦痕的关系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呵呵,放心吧,我帮你们去向你们局长说情他还能不答应,一天到晚工作真是弄出病不可了,这事更是耽误不得,你和小左年纪都不小了,要是再过几年小左可就成超龄产妇了,我还等着抱你们的娃呢”刘军哈哈大笑道。

    “老刘,你真是,唉,不说这个好不好,老k那边获得的最新资料显示,王子龙的父亲王天威他。”

    “砰”常孟青还未说完突然耳中传来一阵枪响,刘军胸前突然爆出一团血花,对方就这么一脸震惊的倒在了他的面前。

    “老刘”常孟青惊得呆了一般刚回过神来想上前察看随即又是一记枪响他左肩一阵剧痛翻倒在地捂住伤口大叫着:“快来人啊,有人暗杀老刘。”

    一身白衣白靴的天使黎姐微笑着收起了手中的狙击枪在十秒内将它分解成一个个零件然后扔进了背后的背包里,她所站的位置是一处离警局超过一公里的六层楼民房,要在这里射中一个移动中的目标似乎是相当困难的,不过对于她这样的罢那黑衣人淫笑着伸出一只手在严宁那微微鼓起的胯间摸了摸,隐隐感到了薄薄的紧身弹力裤包裹下那块肥美肉丘上的一块硬硬的小豆豆然后用力一抠。

    “你,干什么!放开我混蛋啊喔嗯嗯唔混啊”严宁顿时美目紧眯俏脸通红,一阵酥麻的怪异感觉从下身传遍全身,虽然她也曾用枪管自慰,可是岂能跟黑衣人这等欢场老手的手法相比?

    黑衣人只感手掌下那块美肉开始迅速膨胀变得炙热异常,一股子潮湿的热气似乎正从那道肉缝里喷出来不禁笑道:“怎么了?神枪手不知是不是常跟部队的领导上床啊?反应那么快不像是第一次了吧?八爷可别看走了眼拣了那个领导穿过的破鞋啊?|”“胡说我啊啊喔”严宁的玉体竟在黑衣人无耻的挑逗下开始把持不住抽搐起来,后脑不断耸动着话时紧握拳头指甲深深陷入手掌心已经把掌心都刺破了。

    “是,队长,第一队和第二队已经做好攻击准备,给他们的命令是勿必活捉青龙会的老龙头王天威,同时切断他们和兰泉山方面的联系,由我们的人接管精神病院”青年无奈道。

    “跟郑东平合作的那个神秘人提供的资料和我们掌握的资料对照之下,我已经可以肯定青龙会的上代龙头和如今这代龙头就是王天威王子龙父子,王天威表面上一直在这坐精神病院养老,实则一直在暗中相助他的儿子,而且他肯定知道玉帝真实身份,所以这次无论如何要活捉他,捉到他撬开他的嘴玉帝这家伙就再也无所遁形了”老k大声道。

    更激烈的战斗又要开始了,这场正邪之战究竟会鹿死谁手?谁是猎物谁是猎人?秦冰严宁东方镜傅玉眉她们的命运又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