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23-24_罪恶都市·女警炼狱_笔翠小说

23-24

 热门推荐:
    罪恶都市·女警炼狱 第23章 嗜血陷阱 玉帝现身

    “龙头,你跟我走吧,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了!”

    陈爷一脸肃然道,他身前站着的正是一身唐装的王天威。

    “老陈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里的事情不用你管了,我虽然老了但却不蠢,我还想多活几年,后路我早准备好了,你放心去吧,子龙那边才真的需要你!”

    王天威笑了笑道。

    “龙头,这回情况是真的不妙了,我这些年修练的密宗精神力让我已经拥有一种预感,你再留在这里恐怕”陈爷第一次表情显得激动了起来。

    “老陈,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其实心里有数的,子龙这孩子很优秀但是他太自傲了,以为一切都控制在他的手中,胜利冲昏他头脑的一刻他还没察觉已经落入人家的陷阱里了,所以如今他更需要你在他的身边帮他!”

    王天威正色道。

    “唉,我对少主的忠心绝不会比你差的,但,我就怕少主不肯听我这个让他烦的老家伙的话,这些年他表面上对我很尊重实际上暗中削弱了我堂口的人手,如今我的堂口其实已经是各分堂最弱的一堂,他最信任的是齐谨先那帮年轻人,不过我承认小齐也是个难得的人才,少主的眼光并不错!”

    陈爷坦然道。

    “嘿,我们吃的盐比他们吃的米还多,他们欠缺的恰恰就是经验,你快点走吧!”

    王天威急道。

    “罢了,龙头你多保重了,少主派人突袭桃花源我不太放心还是去看一看吧。”

    “好,有你去的话这件事就一定没问题了,你走了之后就不要再回来等我的消息吧,无论这里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再回来了!”

    王天威叮嘱道。

    “龙头,我走了”陈爷暗叹了一声,然后一跃跳出窗外,他内心已经有一种预感,恐怕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王天威了。

    王天威看了看窗外天空中皎洁的明月也不禁叹了一口气,子龙啊子龙,希望你早晚有一天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如果这次能让我替你去死的话我也愿意,只是如今我实在还不能死,若是我死了很可能你就无法渡过这场难关。

    “老k,我的未婚妻还有王市长女儿到底有没有消息了?我已经把能够提供给你们的东西都提供了,你们也总得帮我吧!”

    郑东平一脸焦急道。

    “放心吧,我们已经有蔡忆莲和王丹娜的线索了,只是郑公子还需配合我们的行动,跟青龙会那帮人虚于委蛇,如果你能够打入对方内部那是更好不过了!”

    老k吸了一口“中华”道。

    “什么?你你这不是要我身陷险境吗?他们可是帮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我我可不想拿自已的性命开玩笑!”

    郑东平顿时脸色发白,脑中又回想起齐谨先那狰狞的笑意,一众大汉嚣张的笑容,还有那面色涨得通红在自已双手下渐渐丧失生命的可怜女生,这一幕幕对他的刺激太大了,他实在是不想再去面对这些恶魔了。

    毕竟是个官二代,虽说有点正义感但终究还是骨头软,老k心中暗暗嘲讽但脸上仍是笑道:“郑公子放心吧,令尊已经叮嘱过我一定要保证你和他未来儿媳的安全,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但要顺利救出被绑的人质还是需要你的配合和帮助,否则很难毫发无损把她们救出来啊。”

    “这”郑东平闭上双眼想起蔡忆莲都张精致娇媚的可爱俏脸,难以想像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在魔窟中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还有她肚里的自已的骨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郑东平一咬牙一道:“好,只要能救出忆莲我这条命也可以不要了,你说吧,要我做些什么?”

    “好,郑公子果然重情重义,你别急,如果他们再联系你的话,你就”老k正说着,突然他腰间的手机鸣叫起来,老k抽出手机看了看发过来的短信不由脸上露出了笑容。

    好啊,终于上面下达指示可以动手了,王天威你这老狐狸以为躲在疗养院里就能在一直在幕后操纵一切吗?你和你那自以为是的儿子马上就要变成瓮中之鳖了!

    然后他随即又想起了那身处桃花源中身死未卜的女儿,小宁,别怪爸爸,为了能够获取这场胜利,你身为军人就得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了。

    “队长,你们前方一公里处就是兰泉山庄了,跟据情报狂狼一伙就躲藏在里面”对讲机一头传来了侦察女兵小郑的声音。

    “小郑,山庄周围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暗哨?”

    东方镜低声道。

    “我已经用夜视镜和望远镜观察了半小时了,周围没有暗哨,山庄大门和后门也没见有人站岗,这帮家伙警惕性真差,大概都在睡觉吧,这样这次的行动也未免太容易了!”

    小郑不屑道。

    奇怪了,怎么这帮家伙会一点防备了没有呢?这和之前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袭小村虐杀已方一人又掳走一人的神出鬼没完全不符啊!东方镜的秀眉紧皱了起来。

    “队长,现在是个好机会啊,这帮家伙那么大意,我们正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对啊,这正好给死去的姐妹报仇,让他们血债血偿,我这枪还没见过血呢。”

    一旁的女兵们一个个跃跃欲试,这反而更增加了东方镜心中的不安。

    “小王,联络村中的小吴她们,让她们和左大姐联系,向她报告目前的情况,我觉得情况很古怪不宜目前发对进攻!”

    东方镜沉声道。

    “是!”

    小王用步话机迅速联系了村中的小吴,过了几分钟后,小王抬起头道:“队长,小吴她们左大姐知道情况后要我们不要犹豫马上发动进攻,务必全歼山庄中的歹徒。”

    “什么?”

    东方镜不禁一惊,左大姐这是怎么了?先是让我们兵分二路,如今明明山庄的情况很不明朗却又要我们不管一切发动进攻,这要是个圈套可怎么办?

    东方镜心中陷入了极度的矛盾,理智告诉她强攻绝对不可取,但军令如山身为军人绝不可违背命令。她犹豫了片刻咬了咬牙,军人必须服从命令!何况左大姐她更拥有丰富的经验,或许她是握有最准确的情报才敢于下达这样的命令的。

    “好,我们马上包围兰泉山庄清剿狂狼一伙,不过要注意对方始终是亡命之徒而且持有重武器,大家小心些防备有诈!”

    东方镜下达命令,众女兵眼见队长做出了决定不禁欣喜若狂,一个个摩拳擦掌要让狂狼个个变死狗。

    眼前的兰泉山庄显得甚是热闹,山庄中传来一阵阵划拳嘻笑还伴有男女调笑之声,从山庄外的玻璃窗看隐隐可见里面的人影在晃动着。

    “队长,看来这帮家伙真是得意忘形了,跟本没想到我们已经到了他们眼皮底下了,他们现在肯定正在喝酒吸毒,这样的状态下我带十几个姐妹进去就足以收拾他们了!”

    小郑的语气中颇带着些兴奋。

    东方镜思索了片刻道:“好吧,你带一班翻墙进山庄,听我的命令发动突袭,最好能够出其不意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小刘带二班从后门攻入,向我汇报情况后我再带三班从正门攻入,不过要小心,如果有什么不对的话马上向我报告。”

    “是”小郑和小刘带着两班女兵开始布置,而东方镜则开始估计这场行动的结果,按她的推测如果一切正常的话已方话,但绝对是个值得信赖的优秀战友!

    虽然狠狠煞了煞对方的嚣张气焰,但东方镜心中并没有多少喜悦,如此恶劣的形势已经远超当年在缅甸了,到底她们的行动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如此处处受制呢?联想到左大姐一连串古怪的指令,东方镜突然心中一动,莫非“队长,小吴那边回复说左左大姐说天气恶劣直升机派不出来了,要我们现在马上向这帮家伙投降保存实力?这这也”小王一脸愕然抬起头道。

    “什么?要我们投降?”

    “这怎么可能?”

    “我们是军人绝不能向这帮流氓缴械投降!”

    “左大姐是不是疯了?全是她瞎指挥才害我们落到这地步的!”

    一时间女兵们变得激动起来,对左梦痕的荒唐命令无法接受。

    “大家别急,我怀疑目前我们接到的指令可能并非来源于左大姐,我们步话机的频道已经被青龙会的人获知,那个向我们下达命令的左大姐可能是对方用变声器伪装出来的声音!”

    东方镜低声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

    “是啊,我们步话机的频道是绝密的,青龙会的人怎么会知道的呢?”

    “就算对方真知道了我们的频道但左大姐她们在后方就没办法进行干预吗?”

    众女兵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知道这确实很难以置信,但如果左大姐她们后方出了问题的话那就可以解释这一切了,对方可能已经完全切断了左大姐她们在桃花源总部和我们之间的联系才能够如此容易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中,现在我们呆在这里只是束手待毙,唯有杀回小村以其为据点等待援兵的到来,就算左大姐她们真有不测总部也不可能对我们的事不闻不问的。”

    “可是,我们这么撤退了的话,那小王小刘一班二班的姐妹们怎么办?我们这岂不是抛弃了她们?我们绝不能抛下自已的战友姐妹不管独自逃生啊!”

    一名女兵急道。

    东方镜娇躯一震,只觉得自已心口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当年她也不得不接受上峰的指示放弃了被数百缅武装包围的战友带着叛徒杀出重围回国,可那完成任务获得的勋章却像刀子在扎她的心一样,让她时时刻刻无法忘怀自已在战友危难之时抛弃了他们,而自已是用他们的牺牲换取了荣誉,难道这一幕又要重演了吗?

    她不禁又想起了曾参加过对越战争的父亲对她说过的话:“战争就如决策者在下棋,每一个棋子都要物尽其用,我们士兵就是棋子尽其所能发挥作用,而决策者在为何全大局的情况下无论愿意或不愿意都要牺牲一部分棋子以换取胜利。”

    父亲,你这话说的真是不假,可是我宁可当一个棋子而不是去下棋的决策者啊,东方镜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但随即又睁开了双眼,在这个关键时刻她绝不能犹豫不决了。

    “做这样的决定我也很痛苦,但是目前的状况下我们跟本不可能救出被困的姐妹,蛮打硬拼的结果除了全军覆没之外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现在必须要和外界取得联系,要让后方知道这里的情况,而且我怀疑这次行动高层方面出了内奸,否则青龙会不可能掌握我们的一举一动甚至知道我们对讲频道,这次行动搞成这样我也要负很大的责任,对不起!”

    东方镜低了头眼角涌出两行痛苦的泪水。

    众女兵也是明事理的人,心知东方镜说的都是肺腹之言,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小田则抄起了狙击枪道:“够了,队长,不用说了,如果一班二班的姐妹知道我们现在身处的情况她们也会理解我们的,快点吧,迟则生变。”

    东方镜又看了看眼前的兰泉山庄心中发誓:姐妹们,对不起了,我发誓一定会回来救你们的,如果你们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一定要让青龙会的败类付出千万倍的代价,否则我也不配再穿上这身军装理当自尽谢罪。

    “把自动榴弹发射器抬起来,一口气把弹药全部射光,乘他们混乱的时候我们就马上突围,不要再带自动榴弹发射器了,它们太重了带着只是累赘!”

    东方镜下令道。

    操纵自动榴弹发射器的女兵将准星瞄准了歹徒们盘据的一块山头扣动板机,“托托托托托”仅几秒内一个弹托15发榴弹便准确落在了对面山头上。

    “轰”“轰”“轰”“啊呀”“他妈妈的”“快躲开”“痛死我了”对面山头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众歹徒显然没想到女兵们手上还有如此厉害的“大杀器”被一连串的榴弹打得晕头转向,女兵一口气连换了六个弹托把所有的榴弹全部打光,把对方山头上炸得烟雾腾腾一片狼藉。

    东方镜见时机已到大喝一声:“姐妹们,跟我冲”三班的女兵跟着她如何下山猛虎般直向外冲锋。

    刚才那轮狂风暴雨般的榴弹雨发挥出了作用,对方山头上只传来稀稀拉拉的枪声对众女兵几乎没构成多少威胁,东方镜等十人非常顺利的冲过了对方的封锁,但跑出去才一公里多侧面又传来的枪声,两名女兵一个不防肩上和背上都各中一枪,好在她们身上穿着避弹衣加上对方距离较远未穿透避弹衣可也把她们痛得够呛。

    幸好小田凭着精准的枪法连续狙中三名歹徒才勉强压制住对方的火力,但后方又传来枪响,显然是刚才山头上的歹徒们又追了上来,若是让他们围上那想要再突围可就难了。

    东方镜眼看一旁是一片树林,当机立断带着众女兵直冲入树林中,所谓“逢林莫追”从歹徒果然心生忌惮不敢再卖力狂追了。

    “轰”“啊我的脚,我的脚啊”东方镜耳中听得后方一名女兵传来惨叫声,她忙回头一看,只见一名女兵捂着一只脚在地上惨叫打滚着,旁边几个女兵拼命按着她。

    “别喊,小杨,忍一下,让我看看”东方镜用冲锋枪下的探照灯一照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小杨穿着军靴的前半只脚掌已经全炸没了,五只脚趾不知飞到了哪里,这显然是反步兵地雷的杰作,好在众女兵行进过程中分得比较开,否则伤的人会更多。

    这反步兵地雷最阴毒的地方并不在于其杀死对手而是把对手炸成残废让其中一人成为拖累同伴的累赘,小杨很不幸一脚踩中了这颗地雷成了残废,她这个状态下跟本无法再自已跟上队伍了。

    “唔队长,你们别管我了,快走吧,我的脚废了我这辈子完了”小杨痛得五官扭曲额上冷汗直冒绝望道。

    “不没事的,你的脚还能治好的,别说傻话,我们不会抛下你的,来你们两个把小杨架起来,帮她包扎伤口!”

    东方镜让两名女兵架起小杨给她的伤脚做了短暂的包扎,众女兵继续前进但速度比之前慢了不少,这样下去恐怕很快她们就会被背后的歹徒们追上。

    “可恶,这样下去我们会被追上的,你们先走,我留下掩护!”

    东方镜突然下令道。

    “队长,不能这样,我们需要你的指挥啊”痛得快晕过去的小杨急道。

    “别吵了,你们难道信不过我吗?以前我在缅甸武装的重重包围下也能脱身,这帮家伙想要逮住我那是做梦,你们快点赶路,抓紧时间赶回村子,进村以前先联络村中的小吴她们,如果没问题再进村,如果我没能及时赶回来的话你们就由冰姐来指挥,她一定是被陷害的,你们要像相信我那样相信她,听清楚了吗?快点走,这是命令!”

    东方镜厉声道。

    “队长”众女兵哽咽着各自取下一个弹筒和手榴弹交到东方镜手中,东方镜犹豫了一下后接过,毕竟有了这些的话她阻挡追兵的本钱也就增加了一些。

    眼看着三班女兵消失在后方的树林深处,东方镜这才喘了口气,清点了手头上的弹药,10个03式冲锋枪的弹筒合共500发子弹,12颗手榴弹,再加上一具夜视仪,一把95式手枪还有一把匕首枪,至少火力上她还算不错。

    东方镜戴上夜视仪,眼中的黑暗世界立即变成了绿色,虽然是国产货和西方的同类产品有一定的差距但至少能看清500米距离内活动的物体。

    很快映入眼中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歹徒正端着ak47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口中还一副在骂骂咧咧的样子,东方镜不知道他在骂些什么也不想知道,她所做的只是把瞄准镜的十字线对准了那歹徒的脑袋。

    “叭”的一声枪响,东方镜清楚看到那个歹徒的脑袋炸了开来脑浆飞溅的惨像,这让她感到一阵欣慰,自已的枪法总算还没让自已失望,随即前方冒出无数火舌把她身前周围打得泥草四飞。

    东方镜冷静的不断变换着位置忽而点射忽而投掷手榴弹,凭着夜视仪之利屡屡得手且让对方无法判断已方的人数,一时间搞得众歹徒反被她压制住一个个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心疑是否中了女兵们的埋伏。

    “蠢货,怕什么呀,就只有一个人在六点钟方向,用火箭弹打她!”

    一名似乎是头目的歹徒戴着一台夜视仪能够看清东方镜的大致位置,随即一枚火箭弹呼啸着直朝东方镜藏身之处射来。

    不好,他们也有火箭筒,东方镜一惊忙朝旁边一跃,火箭弹射在她身边4米处爆炸,炸起的泥土溅得她满身满脸都是,好在火箭弹的弹头是用于破甲而非反步兵的散弹,除了让她颇为狼狈外倒也没受什么伤,但随着爆炸的火光众歹徒均看清了东方镜的位置,一时间子弹像暴雨般射来把东方镜逼得几乎抬不起头来。

    “臭婊子,快点投降,否则就把你打成蜂窝!”

    那头目用扩音器喊叫着,众歹徒一边开火一边朝东方镜躲藏的位置围了上来。

    “呼呼”东方镜大口喘着气,这样恶劣的形势下她想要脱身的可能已经不大了,以她的性格就算死也绝不能被这帮畜兽俘虏,落在这帮色中恶狼手中会有什么结果她很明白!绝不能让他们玷污了自已的清白!

    东方镜一手抓紧一枚闪光弹,另一手则扣着滚筒冲锋枪打算等这帮歹徒靠近后先掷闪光弹然后用冲锋枪扫射,能杀几个杀几个,能够让对方陷入混乱后脱身最好,若是不成功那大不了就是一死,凡正她说什么都不能让自已被活捉。

    就在东方镜要抬起身的一刹那,那个甚是嚣张仍在劝降她的头目突然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胸口爆出一团血花被射了个透心凉,在众歹徒一呆之即那个手持火箭筒的歹徒又被一发子弹爆了头。

    东方镜抓紧时机猛的把闪光弹投在了众歹徒身前,一阵强烈的炫光照得众歹徒纷纷用手遮挡眼睛,但接下来迎来的则是东方镜那秋风扫落叶般的冲锋枪扫射,措手不及的歹徒们顿时让她扫倒了一片。

    东方镜猫着腰一边扫射一边向后退去,眼见不远处一个女兵从树上滑下朝她靠过来,定睛一看竟是狙击手小田,东方镜也来不及问她什么一把抓住她的手朝密林深处狂奔,直到身后的枪身和叫骂声渐渐消失她才喘息着站住了脚步。

    “呼呼,小田,你你怎么没走?”

    东方镜喘息着有些气恼道。

    “队队长,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我我让姐妹们先走过来助你一臂之力,怎么样我还算帮到你了吧?”

    小田一边喘息一边笑着说道。

    “死丫头,真是个个都不把我我的命令当回事了,等回去再好好收拾你”东方镜虽然嘴上仍旧不饶她但其实心里却是颇为感动。

    “呵呵,那也要先离离开这里再说队长,我们就”小田直起腰刚想再说下去,突然一阵枪响随即她的两腿间的裆部像是被奔马重踹了一脚身子倒飞出一米多远,背上的狙击枪也脱了手。

    “啊啊”小田双手捂着裆部身体像只虾米般蜷缩起来身子,两条大腿并拢在一起抽搐个不停,穿着军靴的双脚无力的在地上蹬蹭着,一张原本清秀的俏脸已经痛得完全变形了。

    东方镜在小田中枪的一刻想要上前救护她但又是一声枪响迫使她不得不迅速躲至一颗树后,子弹射在树上竟穿出个洞来,显然是狙击枪用的子弹!

    “小田,小田你没事吧?”

    东方镜眼见小田痛苦捂着裆部呻吟不休不禁心中一片冰凉,女人裆部要是被子弹射穿了可算是致命伤,最惨的是一时还不会马上死,这对小田来说简直比死还惨,这个机智的女孩已经快嫁人了,却为了帮自已自愿参加这次的行动还冒险赶回来援救自已,若没有她的话刚才自已可能就被乱枪打死了,谁知小田竟在自已眼前落得如此下场。

    “啊唔”小田双手紧捂的裆部竟开始变湿,一缕暗红色的血水从她裤裆间慢慢淌下,东方镜看得心如刀绞正想不顾一切上前时步话机中竟传来一阵生硬的国语。

    “嘿,东方,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碰面吧?上次你一拳打断了我三根肋骨还打扰了我和秦的好事可是让我生气了很长时间,不过不要紧,现在如果你能够好好满足我的话我或许会考虑放过你的!”

    东方镜心中一惊,这声音竟是当日在桃花源偷袭并企图非礼秦冰的乌克兰女杀手娜塔米娅,当日她被自已重创后逃走不知所踪,想不到如今竟会在这里伏击自已。

    “女色魔,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步话机所用的频道的?你害死小田我要你偿命!”

    东方镜怒道。

    “哦,东方,别说得那么绝情,我喜欢你打人的那股子狠劲,频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也跟本不想弄清楚,反正你们这回是一败涂地了,开枪打伤你的手下的是我的妹妹,不过她可没用实弹,用的是橡皮子弹,不过被这玩意打中那里嘿嘿,恐怕一天都站不起来了,唔,你的手下那里流血了!她不会还是个处女吧?完了,妹妹,你又让老爹损失了五十万美元啊,今晚老爹可要在床上狠狠惩罚你了!”

    步话机那头传来娜塔米娅的怪笑声。

    橡皮子弹?东方镜仔细看小田的裆部果然并没有多少血流出,或真是被实弹射中的话小田的裆部早就开了个大洞血流满地了,而裆部渗出的血应是她的阴阜被橡皮子弹射个正着强烈的冲激力竟令她的处女膜破损以及小便失禁造成的。

    “喂,东方,我们做个交易吧,上次我输给了你,这回我们再打一次,只能用冷兵器不准用枪,如果你打赢了我,我就放过你和你的手下,否则我可以让我妹妹马上用实弹一枪打爆你手下的脑袋,她这个样子你跟本无法救她,快点决定吧,你不会那么绝情对一个冒死来救援你的部下见死不救吧?”

    虽然小田没有性命之忧但一个女孩的处女就这样被一颗橡皮子弹夺走了仍旧让东方镜恼怒不已,眼看小田依旧痛苦呻吟无力站起来但显然也听见了步话机里娜塔米娅的声音,她努力抬起头一个劲朝东方镜隐蔽的地方摇着头要她不要出来。

    但东方镜随即便将冲锋枪手枪匕首枪手榴弹和弹筒等武器一件件扔了出来,“好了,女色魔,我把武器都扔出来了,你也要守信用!”

    东方镜说罢高举双手从树后走了出来。

    “太好了,东方,你真是个重情义的好军官,我老爹也是这样的人,你让我更加喜欢你了,不过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敢耍花招的话那你的手下脑袋马上就会开花的。妹妹,你也听好了,这是我和东方之间的事,我不让你开枪你就不能开枪,当然如果东方要用枪的话那你可就不要客气哦。”

    话音未落,100多米处的一颗树上跃下一个女人,一头扎起的金发身材高挑健壮足有东方镜一个头多高,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脚上穿着及膝的长筒军靴,手中提着一把军刺背上竟背着一把日本太刀,正是久违了的乌克兰女杀手娜塔米娅。

    “嘿,东方,让我们继续上次未完的一战吧,这回我可不会再大意了!”

    娜塔米娅舔了舔嘴唇淫笑道。

    东方镜一看到这女色魔只觉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可如今小田被娜塔莉娅的狙击枪锁定着,自已只能接受对方的条件和她肉搏,只有在肉搏中制住这女色魔拿她当人质才可能反败为胜,这一战许胜不许败,想到这里东方镜从腰间拔出匕首一步步朝娜塔米娅走去“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在北龙市精神病院传出来,老k一脸恼怒的看着无人机拍摄的下方精神病院烟雾腾腾的情况。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动手时要小心不要搞出太大动静吗?是谁不听我的命令?”

    老k抓起步话机大骂道。

    “老大,我们刚一潜入几幢建筑就突然发生爆炸,好几个队员都被爆炸波及到了,里面还涌出一大堆精神病人,我们现在实在是。”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只想知道王天威还有许胖子他们在哪里?”

    ************离精神病院一公里外的地道中,许胖子正扶着王天威在地道中行走着,身后还跟了几个手持54式手枪的保镖。

    “老龙头,这回幸好接到了玉帝传过来的消息知道有人要动您啊,我及时引爆炸药制造混乱,您当年修的这条暗道可算是派上大用场,神不知鬼不觉就逃离了险地,那帮家伙知道了非气疯了不可啊!”

    许胖子奉承道。

    “哼,其实我是永远也不想用上这条暗道,用上了就代表真是到了形势危急之时,我和子龙注定要被追捕一世了,还是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再说吧,玉帝会在暗道另一头接应我们的!”

    王天威不急不缓道。

    “什么?玉帝也来了?我还从未见识过这位了不起的人物呢,今天我可想要开开眼界了!”

    许胖子颇为兴奋道。

    很快暗道的另一头到头了,只见一扇高大的铁门前站着个身材颇为高大的穿着一件黑色风衣的神秘人,头上还戴着一道,表面上是维护王天威但话语中的讥讽之意却是傻子也听得出来。

    “龙头你一定觉得不解许胖子为何会出卖你吧?不错,你一直很了解他,他贪财好色贪生怕死,你认为完全掌握了他的弱点多年来一直把他操纵到得心应手,他也很满足手上那点小权,但你还是忽视了贪生怕死的本性”玉帝说罢瞟了一眼许胖子。

    “老不死的,以往我跟着你是因为觉得有你罩着我这条小命不用担心,可是你那狗儿子在外面到处惹祸,现在上面的人已经动怒要除掉你们了,我才不想跟着你陪葬呢,所以我早决定跟着玉帝大人干了”许胖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许胖子你只要对我忠心那我绝不会亏待你,还有你之前放出去的带着炸弹的100多个疯子现在仍在北龙隐藏着吧,也只有你能够联系到他们并操控他们,这可是龙头用来自保的最后杀手锏,上头的人要的就是稳定,要是知道有一百多个人弹在北龙会随时在闹市区爆炸还不把他们急疯了?用这极端手段来和他们讨价还价也只有龙头有这胆子,可惜这杀手锏却要便宜我了”玉帝悠然道。

    许胖子除了拍马奉承外似乎别无所长,但只有极少数人清楚他有本事控制精神病院的疯子们,只要通过手机短信给予他们的暗示就能指挥他们,这也是王天威对他当成心腹在最关键时刻仍旧带着他逃亡,可没想到玉帝竟一早已经将许胖子收买了过去。

    “哼,我真是真是老了,居然连身边的人被你挖走都没察觉,可是要是我出了事,很快就会有人把你的秘密泄露出去,到时大家也是一拍两散”王天威虽身处劣势但依旧察不示弱。

    “呵呵,这我当然想得到,龙头要是不做这样的安排那才真是怪了,不过我还是有法子让你说出谁会泄露我的秘密以及你们王家所有财产所藏之处的秘密”玉帝冷笑道。

    “你以为我会说吗?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王天威双眼一闭一副大义凛然的气概。

    “龙头就是龙头,我当然相信一般的酷刑对你没用,不过要你说实话未必一定要用酷刑啊,天使,该到你了”玉帝瞅了一旁的黎姐一眼坏笑道。

    “唉,真是的,说清楚了,让我做这事要再加三成酬劳哦,这么老的男人,没办法,挣钱真是不容易啊”黎姐看了看王天威满脸皱纹的老脸露出极不情愿的表情,走到王天威跟前一伸手竟把他胯间的裤子拉链拉了开来,一出手就把王天威裤里像软皮蛇般的老二揪了出来。

    “啊”许胖子一时楞住了,难不成这位大美人要用色诱这招,而玉帝此时上前几步道:“许胖子,如果你想为自已的生命安全着想就最好离得远远的。”

    “啊,是是我马上就走”许胖子虽然看得有些莫明其妙但还是清楚新主子要他滚远些他要是稍迟疑半刻对方绝不介意让这地上再多一具尸体,当下拖着一双肥腿三步并成两步直向通道另一侧跑去,那里还有一间避难所,只要进去关上门就算他想听也绝不可能再听到一个字了。

    “贱货,你你以为用这种手段我就会”王天威满脸怒容瞪视着黎姐,可是黎姐一只玉手已经在他那条软皮蛇上飞快搓揉了起来,而黎姐另一手竟解开了紧身衣上身的扣子露出一对硕大洁白的乳房,她里面居然没有戴奶罩!

    黎姐的一双乳房圆滑白嫩鼓鼓晃动着,乳尖宛若一对红樱桃,这样的美妙景像饶是王天威身处绝境也不禁看得一呆,他年青时也是一个风流好色之徒,被他看上的女人无论是什么背景他都要想方设法搞到手,明的不行就来暗的,只是如今年纪已大肉棒早难勃起,对女人性欲也已经淡了,但冷不丁眼前这绝色尤物突然脱衣露点也把他看得两眼发直,腿间的老二竟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

    “哦,不错嘛,有点硬度了,老龙头你那样龙看来还雄风犹在啊,让我再帮你一把吧”黎姐五指紧捏王天威的两个皱皱的肉袋暗暗运起了内力,而她的樱桃小口一张竟含住了王天威的老二吮吸了起来。

    “你嗯嗯你这骚货喔喔”王天威明知对方不怀好意但他那衰老的肉体在这尤物面前也竟像是恢复了青春一般,即使在麻醉的作用一他的腰部开始微微挺动,肉棒开始越来越勃起变得越来越硬。

    黎姐口交的技术非常高超,雪白的贝齿在对方肉棒龟头那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之一,他尝试着用力一捏那小肉柱。

    “啊啊好疼啊哦不要”胡韵莹捂着脸浑身抽搐不休,哭腔中竟带着一些异样的愉悦,阴唇之间竟渐渐涌出一些晶莹的粘液,这让王天威心中大喜,他知道这就是女人的淫水,冒出了淫水说明这女人想要干了。

    “妈的,已经出淫水了还装什么淑女,就是一烂婊子罢了,放心,大爷虽然要了你也不会白要的,你让我痛快了我就给你三块香皂,到时你敢说出去可别怪我不客气”王天威一边恐吓着一边用手把肉棒摆正了瞄准了胡韵莹的蜜穴狠狠插入。

    “啊”胡韵莹身子一阵疯狂痉挛,两眼翻白口角唾液横流,王天威的肉棒已经硬生生插入她娇嫩的阴道之中,狠狠罢走到大开的铁门旁的一角用力一压一块石头,那大开的铁门竟慢慢合上了,女警们的退路已经被完全断绝了。

    “王子龙王子龙你个混蛋跑哪去了”玉眉怒吼着,刚才她们戴上红外线夜视仪在狭窄漆黑的通道中正走着,突然眼前一亮一时间什么也看不清了,却是通道中的灯一下子亮起来严重影响了她们的视线,等从眼冒金星中恢复过来后却惊觉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王子龙竟不见了。

    纵然是玉眉再如何急于立功此时也明白事情不妙了,她大声道:“姐妹们,快从原路回去,大家小心,这可能是个陷阱。”

    “小齐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全靠你才镇住局面,没有你我这计划哪能这么顺利就成功了大半,你可真是我的大功臣啊”王子龙大笑着和齐谨先拥抱。

    “龙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要说龙头才是艺高人胆大,敢把自己当诱饵引这帮傻婊进来,这下子我们可能拿她们卖个好价钱了,只是那个楚楚怎么办?”

    齐谨先问道。

    “哦,她如果能够把那事办成就说明她还算有些本事,就留她在会里当个头目吧,如果她办不成的话那我们也不需要养一个无用的废物”王子龙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